非政府组织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美国与中亚反华非政府组织

    美国与中亚反华非政府组织

    经历了中美之间的吵吵闹闹,甚至是激烈的贸易战之后,上述人员的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乌马罗娃与“祖国”合作,获得了美国对自己项目的支持,甚至进入了哈萨克斯坦总统公共委员会。拜斯罗夫成为吉尔吉斯斯坦驻英国大使。图尔杜库罗夫因动乱遭到讯问,却并未被捕。前总统阿坦巴耶夫被捕后,他摇身一变成为反对派社会民主党的实际领导人之一,获得了很大的政治影响力。

  • 非政府组织是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

    非政府组织是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

    慈善基金会和智库与美国政府紧密合作,在二战后共同建设和巩固了半全球帝国。实际上,在2003年第二次伊拉克战争中,这个概念偶然起源于非政府组织。更为普遍的是,政府提出了外交政策,而非政府组织进行了细化。也有一些政策来源于国会,而国会也有自己注资的智库。为了确保这些基金会为美国外交政策作出贡献,或至少不阻碍美国外交的发展,官方组织与非官方组织都设立了许多相关机制。此外,如果智库希望保持自身的“影响力”,则不可能绕开美国的行政问题。那些不受政府待见的成员可能会被智库劝退,而外国官员则更喜爱那些与政府关系密切的组织。

  • 非政府组织——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二)

    非政府组织——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二)

    二战结束前,小部分外交事务智库组成了美国的中流砥柱的一部分。这些组织在名义上独立,但实践中,它们将自己视为为美国成为世界领袖建言献策的组织。因此,它们全都反对美国原本的“孤立主义”政策,而这后来被证实是对建立美国的统治地位的正确选择。二战后,智库大量出现。二十一世纪初仍存的智库中,百分之九十一都是在1951年以后建立的。1980年后,智库的数量增加了一倍。许多新建立的智库并未对美国外交政策有所帮助,毕竟他们关注国内事务而非国际事务。而外交政策智库总体上持有相同的价值观,包括美国例外主义(exceptionalism)、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不可替代性”、美国需要在国际社会中处于领导地位。这些价值观促进了半全球化帝国的发展。

  • 管理NGO,美国是“州官放火”

    管理NGO,美国是“州官放火”

    美国千方百计通过非政府组织等方式在别国推行“颜色革命”,并指责俄罗斯等国加强对非政府组织管理的做法,事实上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多年来,美国决不允许其他国家对美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或介入美国政治决策等,并通过法律规定扎紧了防范篱笆。在美国,有多部法律对外国势力在美活动进行严格限制,其中最主要的是《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俄罗斯修改后的《非政府组织法》就是借鉴了这部美国法律。美国制定《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最初的理由是严控“纳粹宣传”,后来调整范围是“外国势力”在美国的“具有政治影响能力或准政治影响能力”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