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共为您搜索到59篇文章
  • 张捷:中非友好和支持的历史需要重新理解

    张捷:中非友好和支持的历史需要重新理解

    非洲当今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与历史是一样巨大的,资源逻辑今天依然存在,并且在西方对华围堵和瓜分世界之后,非洲是唯一有最大开发潜力的地区,对中国崛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对西方而言,其合作互补意义却没有那么巨大,不容易共赢。这就是中非合作的战略基础,我们看非洲的问题,需要有历史的长远眼光的,有些事情,是不容易公开讲的。

  • 非洲的安全形势、中国的利益维护和非洲安全研究

    非洲的安全形势、中国的利益维护和非洲安全研究

    海外安保体系建设应该引起国家、政府和企业的重视。中国在海外的安全利益、经济利益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护。我们要认识到: 靠别人来维护自身的安全和利益, 永远是不可靠的, 中国这样一个大国, 必须要通过自己的力量来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建设中国的海外安保体系, 需要政策方面的扶持, 从而帮助国内的安保公司走出去。让中国的安保公司在海外经历风雨、经历锻炼, 使之成为国际上知名的安保队伍。目前, 美国、英国都有国际知名的安保公司, 中国如果也能建立几家国际知名的安保公司, 那么对于树立中国的海外形象、维护中国的海外利益就会产生非常积极的效果。

  • 鹿野:毛泽东主席在新中国入联问题上说谎了吗?

    鹿野:毛泽东主席在新中国入联问题上说谎了吗?

    非洲的黑人国家的确是我们的兄弟,但是我们的兄弟不只限于非洲的黑人国家。东南亚、阿拉伯和中东欧等第三世界国家同样是我们的兄弟。在国家推行“一带一路”的今天,我们更应该重温毛泽东主席“主要是第三世界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等论断,把外交的立足点放眼于整个第三世界。

  • 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到底是不是非洲兄弟?

    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到底是不是非洲兄弟?

    “中国是非洲兄弟抬进联合国”这个说法,不能说全对,也不能说全错。不少非洲国家在当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权益时给了我们很多帮助,跟中国在国际上是友好的。国家之间,或许不能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咱们中非友好,的确应该互相感恩。

  • 前非统秘书长萨利姆:非洲仍需要毛泽东思想

    前非统秘书长萨利姆:非洲仍需要毛泽东思想

    在联合国大会上手舞足蹈的非洲朋友中有一位是当时坦桑尼亚驻联合国的代表萨利姆先生,他后来担任过坦桑尼亚总理、非洲统一组织的秘书长。2003年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时,他告诉新华社记者:“毛泽东思想曾对非洲产生过深远影响,对现在的非洲也有着重要影响。”“毛泽东本人从未到过非洲,可许多非洲兄弟都知道他的名字,这是因为他的思想已融进了中国援助非洲人员的行动中。可以这样说,没有毛泽东思想在理论上的指导和中国在经济上的无私援助,非洲国家在摆脱殖民主义、争取民族解放、获得国家独立和经济自给的道路上将花费更多的时间,付出更多的牺牲,走更多的弯路,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他还坦陈道:“非洲现在的很多问题,恰恰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从毛泽东思想中汲取有益的东西来为国家发展服务。”

  • 美媒:美国政客对中国在非洲的看法完全错误

    美媒:美国政客对中国在非洲的看法完全错误

    关于中国人在非洲,我们(通过研究)发现的是一个有关全球化而非殖民化的故事。比如中国在非洲进行掠夺性借贷吗?其实中国提供的贷款利率普遍相对较低且偿付期较长。那侵占土地”的说法呢?我们花3年时间追踪每个案例后证实:近1/3都是地地道道的假新闻。所谓大规模侵占土地和中国农民正被运往非洲种地的说法,都是谎言。

  • 以平等态度看非洲,才是中国追求的国际秩序

    以平等态度看非洲,才是中国追求的国际秩序

    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同时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在今天全球发展面临严峻挑战的情况下,让各国人民团结起来,为人类找到一条新的发展道路,这是所有国家的共同使命,也将是中华民族对人类可能做出巨大贡献的方向。而要真正承担起这种历史使命,中华民族就应该超越那种弱肉强食的国际秩序观,真正树立起平等的国际秩序观。

  • 以毛泽东思想为底色——非洲的第三世界思想路线

    以毛泽东思想为底色——非洲的第三世界思想路线

    非洲思想界底色为什么是毛泽东思想呢?因为社会的客观状况类似,农民是社会的主体,毛能够摆脱教条转化马克思理论,意味着理论是要依据历史现实不断更新的才能有开创性,同时毛强调“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这些落地的宏观思想成为第三世界知识份子所以非常推崇毛泽东思想的塬因,对中国的情感也部分是来自于此。所以一直到今天非洲的很多知识分子,包括印度,对中国的情感不在于中国的经济崛起,而在于从社会主义的底色中不断的前行,甚至在转变世界。

  • 关于中国对非洲文化传播战略布局的思考

    关于中国对非洲文化传播战略布局的思考

    中非文化交流源远流长,文化关系是中非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双方人民相互理解、相互欣赏、相互友好的桥梁与纽带。近年来,随着中非友好合作关系全面深入发展,中非文化交流与合作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历史发展时期。

  • 中国在非洲的最大潜在对手,居然是这个国家?

    中国在非洲的最大潜在对手,居然是这个国家?

    由于印度与非洲国家都曾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同样说英语,曾经为了反抗殖民者并肩作战过,因此在情感上,印度人很容易与非洲人产生共鸣。例如,圣雄甘地就在南非生活了21年,并在南非领导反殖民斗争,是曼德拉崛起之前的南非反抗明星。因此印度人很容易融入非洲社会,在当地定居和发展,并与国内保持联系。因此印度要经略非洲,在非洲找到熟悉当地情况又愿意为印度服务的“非洲通”,要比中国容易得多。

  • 垄断资本主义剥削非洲的新形式

    垄断资本主义剥削非洲的新形式

    非洲已成为通过新自由主义政策和侵略性的军事化政策实施垄断资本主义的主要目标。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实行的政策削弱了大多数国家后,西方帝国主义利用反恐进一步破坏非洲的稳定,并以此为借口发动军事干预,希冀在战略上比挑战其霸权的后起帝国更具有优势,同时防止人民对帝国主义统治和剥削的抵抗。新的“争夺非洲”导致越来越多的非洲学者和活动家认为,当前西方军事干预浪潮和非洲自然资源开发的加剧让人联想到殖民化。所以,很多人毫不犹豫地说,如果非洲国家和人民都没有足够的准备去抵抗这种新的西方帝国主义干涉浪潮,世界可能会见证非洲的再殖民化。

  • 将来的人们能做什么工作?

    将来的人们能做什么工作?

    在整个世界经济发展仍然处在不平衡的发展状态时,不用过早地担心中国的大多数人口只能去学习艺术、哲学之类的东西。中国人要做的事还很多,而且很可能还忙不过来。不说别的,单说在非洲实现广泛的工业化,这个工作量得有多大?中国将来成为世界工业化国家的前列,自然有义务有责任帮助非洲国家实现自己的工业化。

  • 西方媒体对中国在非洲的报道:一种种族化的话语建构

    西方媒体对中国在非洲的报道:一种种族化的话语建构

    西方主流或明或暗地把中国定性为“非洲的新殖民者”。这就是说,一向看好资本“全球化”的西方主流媒体和精英这时却不承认中国资本和中国人员走出去是全球化的一部分,他们把“中国在非洲”排除在“全球化”之外,打入另册,贴上“新殖民主义”的标签,对其进行隔离处理。

  • 21世纪的非洲——帝国主义的遗产与发展的前景

    21世纪的非洲——帝国主义的遗产与发展的前景

    对非洲人来说,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团结和在基层的运动一极组织起来,以便结束新殖民主义的种族主义剥削,或是建立在矿业和农业出口基础上的正规经济形式,或是以非正规经济包括贩毒的形式。为了可持续发展的工作只能来自土著居民的运动,首先改变依附国外的政权,然后承诺改变社会秩序,在一个面向国内的模式中将带来经济的增长。注意到在非洲历史上深刻的部族对立,对其中一部分西方人是有过错的。西方新殖民主义牢固的基础更有过错,在未来几十年这些情况中的任何一项发生的机遇完全不可能的。非洲将继续是矛盾的大陆,非洲人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但是它的某些自然资源是世界上最丰富的。

  • 贼喊捉贼!西方对中国“新殖民主义”鼓噪可以休矣

    贼喊捉贼!西方对中国“新殖民主义”鼓噪可以休矣

    西方殖民主义因其对非洲的巧取豪夺以及血与火的征服,被永久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而至于中国是不是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非洲国家和人民。不停息地鼓噪“新殖民主义”不仅是对中非关系的歪曲和妖魔化,更是对非洲国家和人民的侮辱。

  • 宁舍友邦不予家奴?是某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宁舍友邦不予家奴?是某些人唯恐天下不乱!

    我们对外提供经济援助是为了发展经济,提高国际影响力,维护国家利益。而财政资金投资到义务教育,则是为了提升全民素质。提高全民素质干嘛?就是为了国家更好地发展。对外援助为了什么?为了引导世界发展,而引导世界发展,引导其他国家与中国合作,就是我们更好地发展自己的一个重要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