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67篇文章
  • 张全景: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初心

    张全景: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初心

    理想因其远大而为理想,信念因其执着而为信念。全党同志需要在通过学习不断改造主观世界的过程中,通过实践不断改造客观世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不忘初心、抖擞精神,担当使命、砥砺作为,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勇于把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继续推进下去,为实现历史使命不懈奋斗。

  • 四渡赤水:军事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

    四渡赤水:军事指挥艺术的生动体现

    当各路敌军继续东调之际,我主力却从贵阳、龙里之间突过敌军防线,向南而后向西急进,威逼昆明。但是,红军并未攻打昆明城,而是虚晃一枪后,乘追敌在红军后侧,金沙江两岸空虚之际,掉头北上,直指金沙江边,从容地渡过了金沙江。至此,中央红军终于跳出了数十万敌军围追堵截的包围圈,彻底粉碎了蒋介石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川黔滇边境地区的狂妄计划,又实现了渡江北上的战略意图,是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中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也告诉我们,党中央和毛泽东等领导人运用示形诱敌、声东击西、机动灵活的作战方法,夺取了战略转移中的主动权,为红军长征的胜利和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其军事思想与领导指挥艺术,至今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 总前委——南线大决战战场最高指挥中心

    总前委——南线大决战战场最高指挥中心

    从毛泽东本人到各战区将帅之间,在讨论策划作战问题时,很少有语气强硬生硬的断然命令方式,大都是商榷征询式语气。在条件许可的前提下,一般都多给对方留足充分思考斟酌的余地,这是毛泽东本人倡导并身体力行的指挥风格,也深深地影响了他麾下的将帅们。这,也是典型的中国特色!或曰:中国共产党军队的特色。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四:《剑》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四:《剑》

    美国的这种国家恐怖主义劣根性自其成立以来一直存在,当年它在北美大陆就对大陆的主人印第安人实施了恐怖主义的灭绝行为,在朝鲜战争以后依然如此,比如在侵越战争中用贫铀弹轰炸越南村民,在侵略南斯拉夫时攻击电网等民用设施,乃至用导弹攻击中国大使馆,侵占伊拉克后用电视播放吊死萨达姆的恐怖场面,在监狱中对伊拉克战俘进行性虐待,等等。现在可见的反映这个事实的文艺作品不太多,近四十年来更是绝无,这部小说显得弥足珍贵。

  • 乡贤的成色:我党为啥是土豪劣绅的死对头?

    乡贤的成色:我党为啥是土豪劣绅的死对头?

    无可否认,“乡贤”曾在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起到定海神针的坚实作用,只是替谁“定”就两说了。然而1840年之后,天崩地坼的中国,从清末到民国,是典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经济和社会双重作用下,乡贤迅速劣化,逆淘汰成为趋势,弱肉强食伴随内卷化,加剧造就了乡村成为丛林法则的天下。外国资本大举入侵之下,社会财富很大程度上被洋大人及其买办阶层所鲸吞,残羹冷炙才能在地主和佃户之间分配。佃户原本用于弥补生活不足的家庭手工业,在洋货倾销浪潮中基本破产,已不足维持基本生活,更无法负担地主的地租,老实缴租就可能饿死。而地主阶层在洋货生活的刺激下,生活标准大为提高,维持消费就需要加紧剥削。

  •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三:《不可侵犯的人们》

    抗美援朝文学札记之三:《不可侵犯的人们》

    顾全大局,积极主动,自我牺牲,这是我军高级指挥员的基本素质,师长邓克的言行生动地展示了这种素质。这种素质的形成主要不是天赋,而是来自于我军从井冈山时期开始确立的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建军原则。

  •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小诸葛”朱理治在拓展“窑洞银行”业务的同时,亦注重自身队伍建设。当时的陕甘宁边区,虽然是全国革命精英的集散地,但金融方面的专业人才依然极为匮乏。为了广招人才,朱理治时有创新之举,不惜采取“贷款收买”的办法,与陕北公学、中国女子大学等建立“互惠”,由银行为其提供生产资金,作为交换,银行从这些学校中抽调知识分子,先后共50余名。经过朱理治的一手操持,陕甘宁边区银行工作人员的知识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大学生占到员工人数的40%以上。这段故事,在边区传为佳话。

  • 钱昌明:关于“告别革命”问题的思考

    钱昌明:关于“告别革命”问题的思考

    一段时期来,正是由于受“告别革命”思潮的影响,许多共产党员忘却了自己的身份,把无产阶级政党混同为资产阶级政党。他们忘记了共产党人“执政”,不是为了做官当老爷、以权谋私;他们忘记了共产党人“执政”,不是为了维护剥削阶级的罪恶制度,而是要干社会主义,为共产主义奋斗!也正因为许多共产党员忘记了这一切,才会孳生出蜕化变质分子、贪污腐败分子。

  • 一支染血的旁开门盒子炮——国军匪徒的兽性人生

    一支染血的旁开门盒子炮——国军匪徒的兽性人生

    如今的标准,只要是抗战时和日本鬼子打过一仗的,甚至是只要在抗战期间恰巧在国军中当过兵的,那么不管他之前或之后有过怎样的罪恶,都可以忽略。那个血洗莲花中亲自操刀的陈光中的把兄弟、国军少将旅长李伯蛟,后来在淞沪战场被敌炮击中身亡,2014年被民政部定为烈士,也成为很多人笔下的大英雄。历史有时就是这么既简直又复杂,既合理合法又充满无奈。

  • 魏德平:毛泽东是怎样处理“挨骂事件”的

    魏德平:毛泽东是怎样处理“挨骂事件”的

    在中共七大召开前夕及会议期间,毛泽东三次提起“挨骂事件”,从三个不同角度进行了分析和阐释。首先,毛泽东借“挨骂事件”向全党提出了如何克服中共领导工作中官僚主义的问题。1945年4月20日,毛泽东在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上指出:“小广播就不同,这需要搜集并加以分析。其中有许多是闲话,是没有恶意的;有许多是错误的,但也不一定是恶意的;至于有恶意的也要听,因为只有听了才能发现它的恶意。总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把各种闲话都引到自己的责任上来,这就卸下一个大包袱,不至于多生气。一九四一年边区老百姓中有人说雷公咋不打死毛泽东,这就引起我的警觉,分析原因,发现是征粮太重了,于是就发展大生产运动。党校去年有人说我是官僚主义,这也使我下决心到党校去多接近一些人。”

  • 郭谦贵:毛泽东血战桂东

    郭谦贵:毛泽东血战桂东

    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桂东会议在战火和硝烟中历经三天两夜两地,挽救了和保存了红军主要力量,使井冈山根据地得到恢复和发展。可以说,桂东战役、桂东会议是我党我军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战役和会议。

  • 这些“抗争者”,一颗糖衣炮弹就把持不住了?

    这些“抗争者”,一颗糖衣炮弹就把持不住了?

    以前的传统革命是要改造社会结构,现在的革命只是要完成象征性的改变。比如说,能说委内瑞拉的问题都源自马杜罗?推翻了他,委内瑞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乌克兰式陷阱”告诉我们,这类抗争活动搞完了,除了自己的更大痛苦和极度失落,实现不了任何真实诉求,反倒是政府换来换去,社会更乱人民更苦。的确,发生抗争的社会是存在问题的,但社会问题的症结和抗争者们找到的那个原因常常是对不上的。认知的这一错位就会带来巨大问题。这也是主义和问题的区别。谁都不宜搞自由民主的这套主义,而应该通过具体社会改革来解决社会问题,实现博弈中的利益合作。这才是对社会问题有建设性的解决态度。

  • 刘润为:警醒“初心”的晨钟暮鼓

    刘润为:警醒“初心”的晨钟暮鼓

    古人说:“行百里者半九十。”现在,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然而,越是接近成功,越是备加艰难,越是容易懈怠,越是有可能出现功亏一篑的错误,越是需要慎终如始、日乾夕惕。《古田军号》的上映,为我们进行了一次提醒。

  • 从革命者到卖国贼——汪精卫遇刺记

    从革命者到卖国贼——汪精卫遇刺记

    河内遇刺后不久,汪精卫发表《举一个例》,公布国防最高会议第54次常务会议记录,声称与日谋和并非其个人主张,而是最高当局一致的看法,并公开说中共领导的游击战是“流寇”,是共产党“趁火打劫”。蒋介石随即进行回击。4月,《大公报》公布汪精卫与日本勾结的证据,6月7日,国民政府下令通缉汪精卫、周佛海、陈公博、陈璧君等。蒋介石大骂汪精卫“余见奸伪之人多矣,但未有如汪之卑劣者”。遇刺后一个月,汪精卫等匆匆登上日本商船“北光丸”号前往上海,走上了叛国建立傀儡政权的不归路。1944年,汪精卫因1935年孙凤鸣刺杀他留在身体中的子弹生锈,引发败血症,死于日本。1945年日本投降,汪伪政府倒台。最终发生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 恩威并重,德法同行:毛泽东的廉洁文化

    恩威并重,德法同行:毛泽东的廉洁文化

    主席作为革命导师和领袖,他是有理想,有抱负,有信仰的人,这一切都落脚在他对于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责任上。他需要人民的爱戴,但是他从不刻意去讨人民的喜欢;他需要人民授予的权力,必然在行使这个权力时对于党员干部要严格要求,严加管理,以至于几乎苛刻的廉洁教育。毛泽东时代的干群关系,互相信任,同时又互相监督,这是古今中外独一无二的现象,是毛主席恩威并重,德法同行——特殊的道器变通的结果,是毛泽东文化的具体体现,形成了绝大多数干部不想腐,不敢腐,不能腐的文化氛围,此为毛泽东的廉洁文化。

  • 侯立虹:不能听任“众人有功,一人有过”的继续

    侯立虹:不能听任“众人有功,一人有过”的继续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正是习近平高举捍卫毛泽东旗帜,继承发展毛泽东思想,弘扬光大毛泽东创立的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谱写了改革开放最辉煌篇章,带领中国人民跨进了伟大的新时代。但那些敌对势力和西化渗透分子不甘心他们的失败,挖空心思破坏和捣乱,而千方百计改变手法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便是他们其中的一个重要毒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