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72篇文章
  • 遵义会议亲历者的评述

    遵义会议亲历者的评述

    遵义会议不但对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意义重大,而且在每一个参加者的心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遵义会议的伟大精神照耀着1935年以后的中国革命史,激励着中国共产党人在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征途上克服种种困难,不断前进。通过梳理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等遵义会议亲历者的相关评述,让人们对遵义会议的召开情况,以及遵义会议的伟大转折意义,得到更深切、全面的认识。同时,对以坚定信念、不畏艰险,实事求是、独立自主,顾全大局、民主团结为基本内涵的遵义会议精神,有更深入的理解。

  • 胡新民:茅某轼关于“站起来”的文章失实在哪里?

    胡新民:茅某轼关于“站起来”的文章失实在哪里?

    撇开抗战后的中国国际地位实质问题不说,再来讲讲这个人民是否站起来了。当时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是农民。徐中约一针见血地写道:“国民政府不理解农民,看不到解决农民困苦的紧迫性,对农民的疾苦也就漠不关心。讽刺的是,国民政府官员继续生活在儒家关于劳心者与劳力者之区别学说的阴影下,将农民鄙视为毫无生气、无足轻重的人,所以看不到农民大众的革命能力,因而也从未尝试去组织他们。恰恰就在这个被忽视的区域,毛泽东的天才得到了最高度、最成功的发挥。一块造屋者抛弃的石头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房屋之柱石。”在人民的主体被“抛弃”的时代,恐怕不能说他们站起来了。

  • 周恩来:我若再不坚定支持毛主席,红军会全军覆灭

    周恩来:我若再不坚定支持毛主席,红军会全军覆灭

    毛主席成为领袖之后,中国革命在文化上焕然一新,在人力资源上的显著特征,就是看客越来越少了,中国的脊梁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了,这就是名副其实的道器变通之变。

  • 胡新民:陈嘉庚的曲折延安行

    胡新民:陈嘉庚的曲折延安行

    6月7日晚上,延安各界代表在中央大礼堂举行欢送会,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人出席。朱德致欢送词,陈嘉庚登台讲话,说他这次访问延安,最满意的是,真正看到了中共方面坚持国共团结,坚持抗战到底的坚定立场和诚恳态度;真正感受到了延安党政军民所激发的艰苦奋斗精神并由此形成的良好社会风气。因此,他对抗战胜利有了绝对的信心。离开延安前往山西前,有件小事也让陈嘉庚感慨不已。陈离开招待所时,觉得那位负责照顾他们的服务员辛苦了,便送去一百元表示谢意,但那位服务员坚辞不受。这与其在重庆遇到的司机每日索要五元的茶钱的情形,恍若是生活在两个社会。

  • 长篇小说《红日》创作的前前后后

    长篇小说《红日》创作的前前后后

    纵观《红日》,它以别出心裁的篇章结构、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鲜活丰满的人物塑造、恢弘壮阔的战争场面、细腻生动的景物描写和热情洋溢的叙事表述,而成为新中国十大红色文学经典之一,对我国的军事文学创作产生了重大深远的影响。

  • 朱新开: 毛泽东的“力量”到底来自哪里?

    朱新开: 毛泽东的“力量”到底来自哪里?

    进一步而言,“政治委员”也好,“党代表”也罢,只不过是一个名称而已,乃至“党指挥枪”也只是一个形象化的表述,包括“支部建在连上”只是对组织构架的一个概称。若深究其实质,应该是——经过毛泽东亲自摸索、总结、实践并坚持的一种适合国情的运作模式,包括政工干部的培养、选拔与调配,由此落实下去的并非通过权力“监督枪”或“指挥枪”,而是宣传教育、贯彻执行共产主义信仰之后的“带领枪”,进而,升华为张学良至死也没有搞明白的那股“力量”!

  • 有关毛泽东与湘江战役关系的几个问题

    有关毛泽东与湘江战役关系的几个问题

    毛泽东与湘江战役的关系问题,不时引起学术界的关注与研究。在《史说长征》一书的第三章中,作者夏宇立持这样的看法:毛泽东错误指责湘江战役前后的领导决策是“逃跑主义”;湘江战役时红军行军缓慢是毛泽东造成的;湘江战役是历史给毛泽东的“契机”。这些看法是错误的,不可不辩。

  • 彭德怀三战马家军

    彭德怀三战马家军

    在国民党军各派军阀当中,马家军战斗力的强悍(尤其是“青马”),是一致公认的。但即使是如此劲敌,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面前,却连一个昼夜也撑不过去,这无疑对西北反动势力产生了致命的精神打击。此外,马家军对解放军一向残暴异常,无论早期与西路军的作战,还是后来的西府、陇东战役,马家军一旦得势,往往肆意屠杀俘虏。解放军在兰州的胜利,彻底摧毁了“青马”骨干力量,一举洗雪了之前与马家军对决中遭遇的所有耻辱。

  •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在数据暴力的行使主体方面,科技巨头力量显著,某种意义上的“数据封建主义”已日益成为现实。面对数据暴力控制模式的技术化要求,传统职业官僚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垄断了暴力行使的公权力故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私人化转向。此外,在立法与创制方面,科技巨头、社交媒体、网络集群乃至网络大V在不同程度上似乎都能够挑战现代国家的合法化能力,其中又以科技巨头实力最著。

  • 桃花舍主人:革命斗争历史题材影视剧中的称呼问题

    桃花舍主人:革命斗争历史题材影视剧中的称呼问题

    当今的一些革命斗争历史题材的影视剧,恰恰就在敌我双方的称呼方面出了问题。这种问题,反映出一些影视剧制作者不尊重历史,随心所欲地篡改历史细节,而对革命斗争历史细节的或粗率马虎、或刻意篡改,不仅损害了这类影视剧的真实性,也往往起到了戏弄、淡化、甚至抹黑革命斗争历史的作用。比如,许多革命斗争历史题材影视剧中所表现的革命组织和军队,人们互相不称“同志”,而称“兄弟”、“姐妹”,这实质上是将共产党描写得“国民党化”,遮蔽了共产党及其领导的革命的先进性、创新性和人民性。

  • 遵义会议:生死攸关的转折,走向胜利的起点

    遵义会议:生死攸关的转折,走向胜利的起点

    在纪念遵义会议召开85周年之际,我们要牢记历史经验,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在新的时代继续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前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 胡新民:从遵义会议看毛泽东崛起

    胡新民:从遵义会议看毛泽东崛起

    遵义会议后,周恩来与博古有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周恩来说,我们党必须找一个熟悉农村革命的人当统帅。我虽然长期做军事工作,但我有自知之明。你虽然有才华,但不懂军事,很难领兵打仗。你和我都是做具体业务的人,不适合做领袖,当统帅。毛泽东擅长农民运动,经过井冈山斗争,总结出打游击战、运动战的经验,很适合驾驭目前的战争,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帅才。宁都会议后,他离开了军队,但红一方面军不能没有他。从长征开始,我就在想办法让他尽快回到军事领导岗位。我深信,以他的才能,一定能率领红军走出困境。周恩来还说,谁做“书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掌军权,谁来领导打好仗,只有在战争中不断得到军队拥护的人,才能真正成为党的领袖。

  • 董学君:毛主席,我们永世敬仰您

    董学君:毛主席,我们永世敬仰您

    中国人民得以站立并扬眉吐气,毛主席是领路人,中华大地这片神奇土地浴火重生啦!多么值得庆幸!毛主席离开我们了,但他又永远活在亿万人民心中!今天,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的大国一一中国,已取得了“当惊世界殊”的辉煌成就,毛主席是其缔造者!多么伟大而神圣的开拓者,领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毛主席乃为时势所造的拯救中华民族的英雄,如大禹而胜过大禹啊!他集中华圣域山水之灵气,日月之精化于己身,成为本民族的智慧,勇敢和坚韧意志力的化身和独一无二的典范。想到毛主席便不能不使我们想到长江黄河长城,想到黄山青松和万里蓝天翱翔的矫健的雄鹰。毛主席已成为也应当成为中华民族的文明图腾。伟大的毛主席永远活在亿万海内外有血性有良心的中华儿女心中。毛主席永远不会朽,千秋万代!

  •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从伊朗的出口结构来看,有一种说法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公司掌握着40%的伊朗出口,同时靠控制油气确实也能控制伊朗的经济命脉。所以,伊朗国内一些民众和相关政府部门对这一状态早就心有不满。因此,在综合因素的影响下,面临内外夹击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命运如何,是否会在未来面临大的改革,都是未知之数。

  • 胡新民:今日中国与周恩来的愿望

    胡新民:今日中国与周恩来的愿望

    “两弹一星”元勋王大珩在回忆研制“两弹一星”的艰苦历程时说:“必须掌握具有威慑力的战略武器,并且越早越好,因为没有人会等你填饱肚子后再来打你。我想,对这一点体会最深刻的莫过于毛泽东了,所以毛泽东才深有感触地说出这样的话:实践证明原子弹还是要有一点的,有一点就比一点没有好!”而最能理解毛泽东的也莫过于周恩来了。1962年12月14日,中共中央下达了加快原子弹研制的《关于成立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的决定》。中央专委由周恩来总理、7位副总理和7位部长组成,周任主任。在他的高效组织指挥下,生产科研和建设中的100多个重大问题及时得到解决。1964年9月16至17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专委第九次会议,根据对国际形势的估计,提出早试和晚试两个方案。会后,报请毛泽东批准。毛泽东说:原子弹是吓人的,不一定用。既然是吓人,就早试。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终于在10月16日实验成功。

  • 侯立虹:喜迎开天英雄话鼠年——庚子杂感

    侯立虹:喜迎开天英雄话鼠年——庚子杂感

    鼠咬天开是关于老鼠的美丽传说,传说的老鼠那么威武,那么令人可亲可敬!现实中的老鼠,又是那么的可怕,那么的面目狰狞。神话与现实的天壤之别,启迪人们在鼠年不要想入菲菲异想天开,要认定目标学习鼠咬天开,撸起袖子加油干,拥抱开天英雄,领略英雄无限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