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共为您搜索到227篇文章
  • 张志坤:真不知道韩国对美伊冲突怎么看、怎么想

    张志坤:真不知道韩国对美伊冲突怎么看、怎么想

    南朝鲜当局多年来一直在扮演这样的角色,只是至今还没有成为直接的现实,因为美朝之间还没真打起来;同时,几乎历届南朝鲜当局还都对这样角色乐此不疲,为此而积极地上蹿下跳。并且更加令人吃惊的是,似乎仅仅当美朝的战略砧板不够劲,还进一步要当好中美、美俄之间的战略砧板,为此而引进了美国的“萨德”系统,似乎不如此就不足以彰显南朝鲜的战略作用一般。

  • 千钧棒:中日韩再度握手,美国又会出什么妖蛾子?

    千钧棒:中日韩再度握手,美国又会出什么妖蛾子?

    由于特朗普的“商人政治”的特点是“进两步,退一步”,也不排除美国以不收取那么多“保护费”来换取日本和韩国的疏远中国,能够拖延一年是一年。当所有这些都没有效果以后,不排除美国利用其在日本和韩国内部的势力推动两国的领导人换人,最大可能性的是在韩国“倒文”,换总统以后,没准是又一个李明博,这么一来,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谈判又得往后推。在当今世界上,只有善良的人们想不到的,没有邪恶的美国佬做不出的事情,在中日韩再度握手之际,人们有必要对美国佬的动向保持警惕。

  •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韩国“媒体人”,你们是来香港鼓动暴徒的吗?

    这些记者明面上以采访报道为幌子,背地里却进行着秘密拍摄,掌握了大量一手现场信息。通过互联网论坛、电报群、人力渠道等方式,打探、整理、汇总香港暴力示威游行的情况。在这些记者传回国的画面中,从无暴徒对普通市民及警察的攻击,专挑港警正常执法的画面,渲染警察使用催泪弹,散播“有大量市民'被自杀'”的荒谬谣言,吹嘘“五大诉求”,攻击“一国两制”。

  • 在成都开的这个会,让蓬佩奥气到肝疼?

    在成都开的这个会,让蓬佩奥气到肝疼?

    中日韩分别是亚洲经济的前三强,三国GDP加起来和美国2018年的GDP总额不相上下,中国稳居日韩最大贸易伙伴,日韩两国是中国第二和第三大贸易伙伴国。在人文交流上,纪录也被不断刷新。2018年,日本的外国游客中有1/4来自中国,韩国和中国均居对方国家留学生人数之首。我是谁?我的邻居是谁?我的利益又是什么?在冷战时期,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但如今,它们显然不只有一个维度的回答。

  • 鹿野:崔雪莉是幸运的,韩国至少比美国有希望

    鹿野:崔雪莉是幸运的,韩国至少比美国有希望

    错把好莱坞模式影响下的韩国文艺界存在的问题当作其特有的现象,不知道张紫妍、崔雪莉等人的悲剧恰恰是韩国模仿美国的结果,也不能完全怪中国的网友。毕竟,中国引进的美国文艺作品也大多是《复联4》这种歌颂超级富豪拯救世界的类型,连《小丑》这样多多少少触及一点儿美国真实现状的作品都几乎不引进。尽管美国官方都承认有五分之一的美国女性被强奸过,但是中国却也和美国主流媒体一样很少报道。一些中国人对美国产生不切实际的美好幻想,自然也就很难避免了。

  • 财阀韩国:光鲜而腐败的水蜜桃

    财阀韩国:光鲜而腐败的水蜜桃

    在韩国,始终还是财阀们的天下,世袭罔替,无法撼动,屁民们看到有敢于屠龙的勇士过来,便纷纷拥上去凑个热闹,一看到财阀反手拍过来,自己的钱袋要吃亏,便赶快把勇士绑在十字架上献祭!财阀们有这样一手遮天的权势,几百年传下来的斗争手段,还有不争气的韩国国民当帮凶,总统都能玩的飞起,何况几个女演员呢?你看这个韩国,看起来什么现代发达国家,民主国家,亚洲发展典范,韩流文化发源地,真是光鲜亮丽的一批,好似一个诱人的水蜜桃,剥开一看,烂熟烂熟,都是稀烂,不过是画皮包着罢了。我还是那句话,靠韩国的总统,再牛x的英雄,也抵不过整个社会体制,除非财阀们都破产了,国家垮掉了,重新再来过,看有没有新的强人能领导这个国家前行。

  • 崔雪莉“自杀”:恐怖的韩国娱乐圈

    崔雪莉“自杀”:恐怖的韩国娱乐圈

    韩国完全没有白手起家的富人,76%的资产,来自于继承。而这些财阀的祖上,往往都是日本侵略者的买办、“韩奸”。当今的财阀,也往往都是美国华尔街资本家掌控的买办......这个社会是完全、彻底固化的,铁板一块,没有人可以翻身......所以,韩国富人,和韩国普通人之间的区别,可能比人和狗之间的区别还大。娱乐圈里的人,在资本财阀面前,连人都算不上,所以什么凌辱、性侵、玩弄、压榨、迫害,都算不得什么了。

  • 钱昌明:历史的“罪”与现实的“恶”

    钱昌明:历史的“罪”与现实的“恶”

    日本是个亚洲国家,历史已经证明:近代它所选择“脱亚入欧”的道路,是一条邪路,其结果就是让它吃了两颗原子弹。在今后的日子里,如果它还要继续“脱亚入美”地走下去,总是迷信“傍霸权、欺近邻”,继续与亚洲人民为敌,下一遭的下场可能会更惨!解铃还需系铃人。奉劝日本领导人,醒醒吧!迷途知返,还来得及。且勿看错历史发展的趋势!弃恶从善、睦邻友好才是正道。

  • 习惯残酷屠杀平民——这就是美国当年死伤数万人去保卫的韩国政权

    习惯残酷屠杀平民——这就是美国当年死伤数万人去保卫的韩国政权

    在首都汉城,李承晚的敢死队部署在各个地方。数以千计的政治犯,其中大部分仅因敢于质向李承晚残酷无情的专制统治而遭逮捕,并被警方处决。一次,占据汉城北部的英国军队惊讶地看到一辆货车满载着衣衫滥褛,蓬头垢面的男女犯人由令人僧恶的国家宪兵队押解着,飞快驶去。犯人们的双手用电线捆绑在背后。一位愤怒的英国军官说.“他们让这群可怜的犯人跪在深沟里,用自动步枪从脑后向他们射击。

  • 日韩科技战简史:究竟谁是芯片、半导体、屏幕之王

    日韩科技战简史:究竟谁是芯片、半导体、屏幕之王

    在日本推出TRON系统之初,美国律师哈威尔警告:“一旦TRON成为标准,日本资讯业将摆脱对美国软体工业的依附,美国再打入日本市场,将难如登天。”而这样的警告,正在伴随5G时代的来临,在中国和美国的国运博弈中,重新上演。只是,当年的日本强烈依赖美国的市场进口需求,而韩国的发力让这个本就没有主权的国家,只能依照着美国的要去妥协,就像曾经发生在日美贸易战中,前3次的场景和结果。

  • 中美科技战使世界产业链分崩离析,日韩被迫选边站

    中美科技战使世界产业链分崩离析,日韩被迫选边站

    韩国若随美国一起制裁华为,那等着他的可不是华为一家公司的反击,而是全中国的反击。韩国再次面临必须在中美两大强权间选边站的历史性难题。特朗普宣布对华为的禁令两天后,首尔政府才不得不做出回应,回应的说辞小心谨慎,两边都不敢得罪。韩国政府说,是否断绝与华为的合作,应该由个别企业根据需求,自己做出战略性决定。政府的意思是,这事,我政府管不了,让企业自己去决定吧。那企业是商人,哪边商业利益更大他就选哪边,韩国不可能受得了损失中国这么大客户的危险。

  • 志愿军歼敌数超过自身损失数

    志愿军歼敌数超过自身损失数

    按照联军各方的官方数字相加,联军这边总共损失约114万。就算联军这些损失只有一半是志愿军造成的,那么志愿军消灭敌人也有57万。(虽然志愿军作为实际上的主力,消灭敌人比例肯定不止一半。)志愿军的官方损失数字是39万。损失39万,歼敌至少57万。这样说来,结论只能是志愿军歼敌数超过自身损失。

  • “华为被封锁”背后,是“生死混战”几十年!

    “华为被封锁”背后,是“生死混战”几十年!

    芯片的重要性毋庸赘言,无论是小到日常生活相关的电视机、洗衣机、移动电话、计算机等家用消费品,还是大到传统工业的各类数控机床和国防工业的导弹、卫星、火箭、军舰等,都离不开它。

  • “赌上命运”的文在寅,能不能赢?

    “赌上命运”的文在寅,能不能赢?

    文在寅真想彻查这件事情,或者说,真想借这件事情扳倒韩国一手遮天的财阀们,需要满足三个基本条件:1、韩国是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不受外国力量控制。2、韩国拥有一个深入基层、如臂使指的高效、现代化的政党。3、韩国拥有一支饱受人民信任,并且听党指挥的强大军队。这三个条件,文在寅政府一个都没有,拿什么和财阀斗?勇气吗?赌上性命吗?

  • 新任驻华大使张夏成:财阀与韩国经济的矛盾

    新任驻华大使张夏成:财阀与韩国经济的矛盾

    韩国财阀结构问题的根本症结在于所有权结构。财阀掌门人和家族成员拥有财阀集团极少的股份,却试图世世代代掌握企业控制权。SK集团掌门人和家族成员持股0.5%,现代掌门人及其家族成员在现代重工业集团的股份占比为1.2%,三星集团掌门人和家族成员持股1.3%。

  • 文在寅的复仇(韩国政坛大戏)

    文在寅的复仇(韩国政坛大戏)

    韩国国情特殊,其执政党根本不像中国一样控制力直达基层,动不动就一个党出来个核心分裂出另一个党出来竞选,每个党的的根基都十分脆弱,韩国总统更没有实际军权(战时指挥权在美国手里),也没有自己的类似于克格勃一类的特务机构可以收拾财阀,不可能像普京那样将寡头们一个一个干掉,而韩国诸多财阀的背后,都有华尔街的投资存在,三星集团55%的股份是外资,其中又以花旗银行和大摩投资最多,动三星就是动美国,以区区韩国总统的实力,华尔街只要愿意,可以将他反复秒杀几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