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90篇文章
  •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从索罗斯针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可知,这个索罗斯的本职工作是搞政治的,说是政客不为过,而他在1990年代搅乱金融市场的,金融大鳄的形象,其实是他的副业。所以,对他金融炒家的形象,我们要做更正了——他就是美国政府里一个“不在编”的高官!索罗斯,及其基金组织的破坏力虽然大,但是,正如病毒入侵人体需要条件一样,时机和内应的作用更要高度警惕。

  • 美国的民主陷阱与颜色革命

    美国的民主陷阱与颜色革命

    这些矛盾的激化使今天不同的美国人爱的是不同的美国,导致美国民主政治基础——社会共识的动摇。而且这种分化随着外来移民的增多还在不断加剧,美国建国初期白人比例是95%,现在不到60%,其中靠近墨西哥的加州和得州白人不到50%,预计到2050年美国白人人口将不足一半。这是特朗普为什么要修美墨边境墙、限制外来移民的原因,也是美国深层次危机的根源,美国也正在再次掉入美式民主的陷阱之中。

  • 港版“颜色革命”十二步 注定再次铩羽而归

    港版“颜色革命”十二步 注定再次铩羽而归

    这套颠覆政权的十二步,虽然已经接连在东欧、中东、北非等地成功上演,让美国不费一兵一卒,成功推倒了多个目标政权,但在香港却始终遭到强力反制,五年前“占中”惨败收场,今年再次动员,但十二步已尽出,香港仍然巍然不动,警队始终坚守最前线,特区政府也在重整旗鼓,接连反击。相反,幕后势力各种明招暗招尽出,花费了大量资源,却仍然难以撼动香港分毫,甚至拖累背后老板,在贸易战的谈判上处于被动。这正说明香港有足够能力抵御“颜色革命”,关键是决心和意志,加上有中央的大力支持,“颜色革命”注定再一次铩羽而归。

  •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西方“颜色革命”从未停止

    “颜色革命”是西方国家意识形态斗争的长期战略。在国家层面,西方意识形态渗透和民主战略输出仍在继续,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将长期存在;在传媒层面,西方媒体的政治功能愈发凸显,新兴与传统媒体在“颜色革命”中扮演的角色及发挥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在社会层面,西方非政府组织参与和政府支持双管齐下,非政府组织的渗透和干预随处可见;在宗教层面,西方国家利用宗教因素进行隐形干涉,形成了巨大影响力。西方国家的“颜色革命”从未停止,我们要提高警惕,做好防范和抵御西方“颜色革命”的长期准备。

  •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你确定想做“乌克兰人”?

    这样一个国家,你如果说它有什么“自由”、“民主”,我是不相信的,因为它只有国外资本、买办、寡头、政客的自由民主,没有广大乌克兰人民的自由民主,乌克兰人民不但没有自由民主,甚至连吃饭、居住、取暖都成问题了。寡头们可以卖国求荣,人民只能卖自己,卖妻女了,这不是“民主”,这是在吸血,这是在吃人!

  • 田文林:西方大国操纵“颜色革命”的心态与手法

    田文林:西方大国操纵“颜色革命”的心态与手法

    “颜色革命”使用非暴力手段,组织者有意将自身包装成争民主、护人权、维护公民利益的“正义抗争”,甚至抗议氛围也搞得像“嘉年华”,但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现实表明,“阿拉伯之春”已然成为“阿拉伯之冬”,这场剧变给阿拉伯世界造成的浩劫之大,不亚于一场全面地区战争。

  • 千钧棒:有废青居然被洗脑洗到哭求香港变成乌克兰

    千钧棒:有废青居然被洗脑洗到哭求香港变成乌克兰

    香港的两极分化导致青年人失去了希望,青年人特有的缺乏社会生活经验的通病和处于逆反期的心理特点让他们只相信那些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加上从众心理、法不责众心理,加上境外势力的金钱雇佣以及少部分人希望通过领导和参与动乱得到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动机,加上蒙面参与动乱和香港外籍法官的违法庇护让他们没有受到惩罚的后顾之忧,一旦头脑发热起来,就会不管不顾,甚至是非常幼稚地认为他们是在做一件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所以才有文章开头的那个废青哭哭啼啼希望香港变成乌克兰的闹剧出现。

  •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

    田文林:利比亚如何从天堂坠入地狱

    卡扎菲早期推行左倾冒险主义,得罪了西方国家和部分阿拉伯国家,晚年又转向右倾投降主义,大张旗鼓地“归顺”西方,并交纳了若干“投名状”。但西方骨子里并不接受卡扎菲。卡扎菲就像《水浒传》中的宋江一样,明明已经背叛昔日阵营,树立起“忠义”和“招安”大旗,但西方国家就像赵家皇帝一样,对其始终心怀戒备,一旦利用价值榨干,便一脚踢开。2011年,当卡扎菲遭遇国内抗议后,美欧“老朋友”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反而鼓动联合国通过授权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1973号决议,北约随后打着“维护联合国决议”的幌子,对利比亚发动代号“奥德赛黎明”的军事行动,最终在当年10月20日将卡扎菲抓获并虐杀。由此使执政42年的卡扎菲政权彻底消亡。

  • 造谣栽赃是颜色革命的例牌操作

    造谣栽赃是颜色革命的例牌操作

    很明显,反中乱港势力都是美国中情局的好学生,也学会了造谣、欺骗、盗窃这些招数。所谓“违法达义”,就包涵了为达到“颜色革命”的目标,不惜造谣惑众,欺骗公众。“太子站死人”、“布袋弹伤眼”、嫖客变“英雄”、暴徒成“义士”、“每一个香港人都可能被送中”,等等,莫不是无耻的谰言。谣言造得多了,非但可以欺骗别人,误导国际舆论,造谣者甚至被自己的谣言“感动”。不是吗?颜色革命搞了九十多天,超过了“占中”,已是强弩之末,但反中乱港势力仍然一厢情愿地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他们还有成功的机会。直至今天,他们还在高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可见他们仍活在自己制造的谣言中且陶醉着,仍在做着夺取香港管治权的美梦。

  • 乱港有套路!我们找到了颜色革命的“教科书”

    乱港有套路!我们找到了颜色革命的“教科书”

    为了给香港市民搞洗脑,“活学活用”的乱港分子最近真的是蛮“拼”的——大街上支起投影仪和幕布,搞“流动放映”,给路人播放美化2013年乌克兰颜色革命的纪录片《Winter on Fire》。这把BBC都惊动了,昨天(9月4日)专门发了条中文视频报道称:“一些举办放映会的人认为这部纪录片给香港示威活动带来启发”。

  • 刁大明:美国是“颜色革命”的幕后推手

    刁大明:美国是“颜色革命”的幕后推手

    美国在全世界肆意以所谓“民主援助”和“隐蔽行动”的伎俩完全是冷战思维与对抗思维的体现,不但无视世界各国各自独有的历史文化,更无视世界各国人民选择自身发展道路的基本权力。换言之,这种以“民主”“人权”为借口的行径本质上才是对别国主权和人权的公然践踏。

  •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罗冠聪的“聪明劫”

    多名祸港乱港分子已“跑路”台湾。据香港《文汇报》透露,已有三十多名暴徒藏匿台湾地区,不少人罪行累累,包括发动包围警察总部行动、高调冲击警总大门的“港独”分子杨逸朗,多次参与暴力事件、被发现后又假冒记者脱身的郑伟成,以及煽动“占领立法会”的梁继平等暴徒。不过,台湾民众普遍担心,那些乱港暴徒连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都舍得去大肆破坏,又岂会珍惜所谓“第二家园”?他们广泛批评蔡英文在“引狼入室”。

  •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颜色革命”打的是信息战争与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同价值观与发展模式的激烈较量。为此,俄军也十分注重加强“软实力”建设,把牢牢捍卫视之为国体基石的俄传统精神道德价值观,作为抵御“颜色革命”思想冲击的主要手段。

  • 美梦成噩梦 乌克兰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美梦成噩梦 乌克兰拥抱西方遭弃沦全欧最穷国

    乌克兰政治评论家普罗卡普丘克在接受采访时曾对记者说,过去波兰是“欧洲的走廊”,被东西两方来来往往的侵略者利用、蹂躏,甚至分割。现在,乌克兰取代了这一角色。当年许多示威者都表示,抗争是为了给下一代争取更好的未来,让祖国变得更好,但激情过后,他们最终沦为政客权力更迭的工具,成为地缘政治格局此消彼长的耗材。

  • 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颜色革命”看似温情脉脉,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成为西方权力体系中的外围地带。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

  • 混合战争视角下的美国极限施压与“颜色革命”

    混合战争视角下的美国极限施压与“颜色革命”

    美式混合战争理论诞生至今,美国虽然没有在该理论指导下发动一场对外军事行动,但是其对外活动中却明显带有着混合战争的某些痕迹,显示出该理论对美国的巨大影响力。然而,虽然在该理论指导下美国在对外行动中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当前美国忽视道义、透支自身软实力的做法终究是饮鸩止渴。毕竟,一个强大的国家需要的不仅仅是先进的理论,更需要“混合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