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06篇文章
  • 香港问题真相:西方将颜色革命洗脑术伪装成屠龙术

    香港问题真相:西方将颜色革命洗脑术伪装成屠龙术

    香港作为中国大陆过去唯一的对外窗口,人、钱、货必经之地,就像新加坡一样设了个收费站,躺着都赚到笑醒,香港人真的以为全是凭“狮子山精神”才富裕的么?如果香港不能正视世界的发展,不能正视大陆的崛起,还沉醉在西方世界的话语系统里,迎合那些全面抹黑中国的言论,看不到世间的真相,在精神上找到了比大陆高人一等的理论依靠,就只能让香港问题愈演愈烈。

  • 吴知山:乱港势力的“攻心计”

    吴知山:乱港势力的“攻心计”

    有一些机构虽然表面维持中立,其高管却与乱港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循道卫理杨震社会服务处总干事朱牧华,其父亲就是朱耀明;某NGO虽未表明政治立场,但其国际及赈灾服务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某某,却是乱港分子的强力支持者。方某某与“叛国乱港四人帮”关系密切,本人公开表达赞同激进分子上街暴力冲击的行为。她担任董事会成员的立场新闻,惯于抹黑港警,也是唯一一个与“港独”文宣团队“我要揽炒”本身有联系的媒体。

  • “挂羊头卖狗肉”的NGO——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

    “挂羊头卖狗肉”的NGO——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

    通过对“反修例”期间一系列纵暴乱港事件的观察,不难看出:这些NGO组织打着为社会公益事业和所谓“人权民主、自由抗争”的幌子,变换不同的手段,致使香港“反修例”暴乱不断升级,实为本次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是时候该擦亮眼睛了,这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NGO,无论披着多么华丽的外衣,也不过是西方反华势力发动颜色革命的工具罢了。

  • 索罗斯——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的老朋友?

    索罗斯——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的老朋友?

    2017年,马其顿、罗马尼亚、匈牙利、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克罗地亚等东南欧国家政府、媒体频频发声,指责索罗斯基金会是“伪非政府组织”的主要代表,其煽动民众对现政权的敌对情绪,推波助澜激化社会矛盾,面目虚伪且狰狞。这些国家的政府与媒体指出,以索罗斯基金会为首的一些境外非政府组织是造成国家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和暴力冲突的重要原因。而由于基金会的大量私募基金被用来收买当地情报人员和信息分析,美国媒体更是称它为私有化的中情局。

  • 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智利

    我们要创造一个新的智利

    这场运动不仅仅是为了解决这个或那个具体的问题。它提出的问题直达根源。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一部新宪法。我们如今的宪法是智利新自由主义的遗产,可以追溯到皮诺切特和芝加哥男孩那个时代。要从根本上改变现状,我们需要从根本上消除这些根源。我们需要制定新的游戏规则。

  • 打开港版“颜色革命”的潘多拉魔盒

    打开港版“颜色革命”的潘多拉魔盒

    美国中情局(CIA)的“白手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等组织长期资助香港本地政团、民调机构或所谓人权组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此外,NED还通过“祸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大笔向反对派组织和人物派钱,金额超过4000万港元。拿钱办事,从抛头露面的“民阵”“香港众志”到隐在幕后的各种非政府组织,各路反对派人马上蹿下跳、“各显神通”。尽管西方媒体一再宣称香港暴徒“无大台”,但任谁都能看出,香港街头的暴力行动绝不是松散的乌合之众能干出来的,而是有严密的组织和指挥的。

  •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现在香港人所面临的危机,包括高房价、生活成本巨大、工资过低等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买办性质的大富豪、大财团不受限制、疯狂扩张造成的,他们和香港普通人之间的矛盾,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只要那些勾结英美的富豪财团还垄断香港政治和经济,广大香港人民就得不到救赎。

  • 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崩溃的历史反思

    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崩溃的历史反思

    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大批受新自由主义影响的经济学家受到重用,这些“苏联经济学家都被西方的极端观点迷住了,这种极端观点就是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思想。”他们打着“经济改革”、“市场至上” 的旗号,恶毒地妖魔化社会主义经济体制,造成苏联经济指导思想的极大混乱,逐步把苏联经济推向崩溃的边缘。总之,苏联解体苏共亡党的原因不在于社会主义制度自身,而是苏共内部出了问题,是苏共意识形态丧失领导权导致的严重后果,尽管拥有 2000 万名党员,最终却丧失了执政地位,亡党亡国。

  •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原本就是冷战的遗物。1982年的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演讲中,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次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自诞生之时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把干涉别国内政、颠覆他国政府、推动“颜色革命”为己任。它先是在巴拿马、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国家的大选中做手脚。之后,它又在委内瑞拉、乌克兰、伊朗、缅甸等国家策动“颜色革命”。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频频资助“藏独”“东突”“港独”等各种反华势力。

  • 3毛钱引发的智利大暴动,像极了希特勒崛起的前夜

    3毛钱引发的智利大暴动,像极了希特勒崛起的前夜

    有的国家垂死挣扎,在崩溃的边缘奄奄一息,只求几口饭吃,能让自己苟活。有的国家逐渐走向疯狂,满世界找茬,与全世界开战,试图转嫁内部矛盾。有的国家依然安定,在他们的民众眼里,只是地球上某个离自己很遥远的国家发生了一场暴乱、一次抗议;另一个国家发兵入侵了他的邻居,仅此而已,还是娱乐明星和今天午饭吃什么更重要,哪儿有什么战争?“很多人因为生活在和平的国家太久了,才产生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对于整个人类文明而言,战争、冲突、流血、死亡,才是生活的常态。

  •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伟人告诉我们,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要依靠群众,要相信群众的智慧,这话一点没错,但群众也是需要学习,需要进步的,更需要有人教他们知识和理论,教他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群众也是需要先锋队的。他们需要知道:“我是谁?我需要什么?”

  • 佩洛西为加泰罗尼亚独立派树立了个“香港好榜样”

    佩洛西为加泰罗尼亚独立派树立了个“香港好榜样”

    西方一些国家一直没有停止对中国西藏、新疆、内蒙古、台湾、香港的“独立”分裂阴谋。习近平主席近日强调,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国的外部势力只能被中国人民视为痴心妄想!倒是佩洛西等西方国家政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行为让人忍俊不禁,佩洛西有句话倒是没有说错,“香港示威者激励了全世界”。美国佬为了一己利益打开了潘多拉匣子,给西方国家的民族分离主义势力树立了榜样,现在报应来了。

  • 中国道路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超越

    中国道路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超越

    中国道路在三个根本点上超越了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所走过的道路:首先是中国道路坚持和平发展取代了资本主义现代化血腥的掠夺和战争道路;其次是中国道路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坚持国家宏观调控、坚持金融监管抵制了“华盛顿共识”鼓吹的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再次是中国道路坚持独立自主、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方针抗衡了西方列强输出民主、颠覆别国政权的“颜色革命”。

  • 警惕“深伪”技术成为“颜色革命”的杀手锏

    警惕“深伪”技术成为“颜色革命”的杀手锏

    拥有网络霸权和全球话语霸权的美国,尚且如此警惕“深伪”技术的威胁,我国更应引起高度关注,未雨绸缪。随着人工智能制作假视频技术的成熟,特别是在互联网“西强我弱”的舆论环境中和社交媒体信息泛滥的背景下,网络信息让人真假难辨,获得真实、可靠信息的成本越来越高了,中国又拥有全球最大、高达8.29亿的网民群体,这种“深伪”技术一旦被敌对势力用于舆论战和“颜色革命”,社会很容易坠入“信任危机”的深渊,不可不加以防范。

  • 埃及革命回来了?

    埃及革命回来了?

    铁打的社会矛盾,流水的总统。颜色革命没有给这些国家和地区带来稳定的原因在于,颜色革命本身有成瘾性,对有政治野心的人来说,它见效快,易上手,打击精准,原先同处于一个“革命队伍”的“同志”,都是有样学样,往往相互插刀,用颜色革命推翻颜色革命。更主要的是,颜色革命打破了这些地区原本的社会稳定,民众对政府和秩序的敬畏感消失了,自由放任思想有了相当市场,各种非政府组织林立,外国干涉势力力量增强,再加上社会经济在颜色革命后普遍今不如昔,往往造成一种积重难返的局面,民众的怒火很容易点燃,他们未必针对某一个领导人或者某一届政府,而是对社会本身的持续性失望,颜色革命非但不能缓解这种失望,反而把急性病治成了慢性病,把肝硬化治成了肝癌。

  • 港版颜色革命 掉入西方陷阱

    港版颜色革命 掉入西方陷阱

    香港保持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不变,不等于资本主义制度可以不加以改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经历了多次变革。西奥多.罗斯福把1891年通过的《谢尔曼反托斯法》装上了牙齿,肢解了洛克菲勒等商业巨头,让中产阶级基础迅速扩大。上个世纪末展开的对微软公司的反垄断调查,促进了其他科技公司的崛起;而眼下正在展开的对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诉讼,体现了美国政府反垄断的决心和政策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