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死三千万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孙经先和曹树基关于“饿死三千万”的激烈辩论

    孙经先和曹树基关于“饿死三千万”的激烈辩论

    在这次会议上曹树基对我们的发言情绪激动地进行了长篇措辞激烈的质疑。在我们进行了反驳之后,我们特别注意了曹树基在会议上的表现。在这以后他在会议上表现的十分焦躁不安,但是他最终再也没有对我们的反驳做出任何回应:曹树基在和我们只进行了一个回合的辩论(即在这次学术会议上的辩论)以后,也采取了“鸵鸟政策”。他们的“鸵鸟政策”实际上宣布了他们对他们自己的研究已经失去了自信。失去了进行辩解的能力,这在事实上也宣布了“饿死三千万”的破产。我们的研究工作已经和正在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支持和认可。我们坚定不移的相信,经过我们和其他学者的进一步努力,“饿死三千万”这一重大谣言最终必定会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 孙经先:曹树基是如何从造谣到为日本法西斯洗地的

    孙经先:曹树基是如何从造谣到为日本法西斯洗地的

    事实上我国有许多地方志都对三年困难时期水肿病这一类疾病的发病、治疗情况和由此造成的死亡人数做了记载。显然这一类记载是研究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问题非常重要的资料。但对于这些重要资料,曹树基却绝大多数都向读者隐瞒了,而采取他的错误方法编造全国各地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这很明显是一种严重的造假行为。地方志的记载揭穿了曹树基的造假。上面列举的仅仅是其中很少数的一些例子。我们对曹树基在《大饥荒》给出的一些地区的计算过程进行了重复,发现他在这些计算中所表现出来的逻辑思维之混乱,计算过程之荒谬,都是非常让人吃惊的。

  • 揭露杨继绳制造的周恩来销毁大饥荒证据重大谣言

    揭露杨继绳制造的周恩来销毁大饥荒证据重大谣言

    陈国栋、周伯萍等人根本没有(也不可能)对这一期间“饿死人的数量”进行“全国性的调查”,从他们调查所使用的人口统计数据中也根本推导不出全国饿死几千万的结论。所谓陈国栋、贾启允、周伯萍“三人受命”,进行了一次关于“饿死人的数量”的“全国性的调查”,“经汇总后,全国饿死人几千万”,从根本上就是一个莫须有的重大谣言。搞清了上述事实后,所谓周恩来销毁大饥荒“全国饿死人几千万”的证据,也就从根本上是杨继绳编造出来的重大谣言。

  • 专访孙经先:他戳破了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谎言

    专访孙经先:他戳破了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谎言

    我的文章发表以后,出现了疯狂的谩骂甚至以死亡相威胁的情况。对此我一点也不后悔,一点也不害怕。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我是在以一个学术工作者的良心做我应当做的正义的事业。我们坚定不移地相信,历史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真正胆怯和害怕的不是我们,而是蒋正华、杨继绳、曹树基这些编造谎言的人。面对我们的揭露和批驳,他们的“鸵鸟政策”表明了他们连做出辩护的勇气都没有!

  •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冯克的《大饥荒》

    毛泽东的手枪冒烟了吗?——质疑冯克的《大饥荒》

    读者只要对照一下他所掌握的“独家证据”的文本,便不难察觉冯克恶劣的手脚。首先是他隐瞒了毛泽东针对薄一波的工业报告而发的这一语境,继而在征引毛的插话时刻意删去毛所说的“要完成(大跃进的工业)计划,就要大减项目。1078个项目中还应该坚决地再多削减,削到500个。平均使用力量是破坏大跃进的办法”这一内容。反而是别有居心地把毛泽东说的工业问题,扭曲成粮食问题;把毛泽东表露的让一半基建下马的决心,变成了毛泽东蓄意牺牲一半中国人的狠心;“不如死一半”的形象比喻,成了毛泽东行凶的证据。翻检《大饥荒》一书,多处征引以丑化毛泽东为业的李志绥及张戎的著作,便可想见冯克写作的倾向性。冯克当然有权利表达他的道德价值观和个人偏见,然而历史的写作,毕竟不是中世纪的道德剧。即便存心丑化或美化,抹黑或漂白,学者必须首先忠实于史料,立根于证据,而非扭曲史料,篡改证据。

  • 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一些地区确实出现了“营养性死亡”现象,并且在以河南省信阳专区为代表的极少数地区,这种问题还非常严重。我们利用几种不同的方法对三年困难时期我国的“营养性死亡”人数进行了估算,估计出这一时期的“营养性死亡”人数在250万以下。但国内外一些人把这一减少解释为是由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造成的,是完全错误的。

  • 某个时期几千万?猜大数游戏也只是为了推墙而已

    某个时期几千万?猜大数游戏也只是为了推墙而已

    2008年杨继绳在一本小说中大笔一挥3600万,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就铺天盖地而来,他此后在燕山大讲堂作演讲时更是语出惊人:“大约7600万”,另外还有金辉的4000多万,丁抒的4400多万。当然,参与这一轮猜大数的人非常之多,有著名主持人,政府官员,有外国记者,学者……可是把这些数字往这里一列,是不是与戈尔巴乔夫时期的重评苏联历史如出一辙?

  • 杨继绳获奖--“饿死三千万”谣言破灭之后的闹剧

    杨继绳获奖--“饿死三千万”谣言破灭之后的闹剧

    最近杨继绳获得瑞典“史迪格—拉森奖”,并发表获奖答谢词,继续鼓吹“饿死3600万”。但是他没有勇气面对一个关键的基本事实,这就是《墓碑》中的一系列严重歪曲历史真相的重大错误已经被揭露,并且他还没有对这些错误作出认真负责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