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共为您搜索到757篇文章
  • 倚洋自重,养独自重——“黄瓜之台”咏叹调

    倚洋自重,养独自重——“黄瓜之台”咏叹调

    意识形态是软实力,软刀子比硬刀子更有杀伤力。从省港罢工开始,港英统治下,工人运动和左翼话语可以说处于攻势甚至主导地位。回归了,形势反而倒转。为何?过去,敢于斗争;后来,有些人鼓吹告别斗争,迷信普世也。东方明珠、民主自由、法制典范、百年不用变——自套紧箍,倒持干戈,授人以柄,主导权失落,人家不“倚洋”倚谁?

  • 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与美国里应外合,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大肆鼓噪全面私有化,鼓吹“国有企业低效”论、“国有企业腐败”论、“国有企业扼杀公平竞争”论、“国有企业缺乏创新动力”论,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一句话,就是要配合美国和西方国家,让中国的经济主权不掌握在中国政府的手里,最起码,削弱中国政府对中国经济主权的控制力。

  •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伦敦或者英国,会像香港一般建立起另一个李氏帝国吗?这或许并不重要,但是对我们而言,李富豪的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回到开头长实集团的辟谣,梧桐山隧道的后续是这样的:2011年,历经8年谈判,国企盐田港集团以2.75亿元的价格收购香港达佳集团(香港和黄集团旗下公司)所持有50%股份,随后深圳市政府从盐田港集团以2.5亿完成梧桐山隧道全部资产回收,并于收回后取消10~30元过路费,实现全隧道免费通行。

  •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最近,香港媒体意外发现,谭文豪早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受益者,他在广东惠州购有楼房。一边“唱衰”中国,一边在内地“扫楼”,谭文豪迅速声名狼藉,甚至为街头暴徒所不齿。

  •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回归前的香港采取的是英国判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的是制定法,为了保持香港的稳定,继续保留香港的判例法制度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香港司法的终审权是超越“一个中国”底线的,因而是不能接受的。否则对于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的案件,香港法院可以做出违背国家利益的最终裁决,对法治的统一性和宪制的统一性是巨大的伤害。即使是采取联邦制的英国和美国,在宪法层面上都只有一个司法管辖区,只有一个司法终审机构,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单一制国家,理应确立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突破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的法治底线后患无穷,当前的香港困局就是其突出表现。

  • 六十年代也是他引发香港骚乱,且看李富豪缺德事情全记录

    六十年代也是他引发香港骚乱,且看李富豪缺德事情全记录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李富豪在英国累计投资300亿英镑,结果最近两年分红才有10亿英镑,这跟在香港超过10%以上的利润完全没可比性。李富豪在欧美投资年回报率,平均没有超过2%的,一来欧美投资回报本来就不高,而且李富豪投资还都是基础性的为主。像香港房地产、中国内地房地产、这种高速增长的机会,欧洲没有。资产不能增值,那就是投资失败了。

  • 揭秘:香港抗战中的港九大队

    揭秘:香港抗战中的港九大队

    港九大队历经无数艰险,坚持香港抗战,直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8月30日,英军抵港。9月28日,港九大队发表宣言,向九龙、新界同胞告别,一周内离港。1998年12月2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隆重举行了“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阵亡战士名册安放仪式”。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亲自将港九大队牺牲的115名烈士名册安放在香港大会堂供市民凭吊,并宣布:港九大队“是香港沦陷时期一支正式的武装部队,在保卫香港的战斗中作出了重大贡献”。

  • 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刘仰:宗教是颜色革命的工具之一

    宗教是美国颜色革命工具箱里的工具之一。在各地的颜色革命中,只要对颜色革命有利,美国就会将宗教拿出来使用。而这个颜色革命工具的有效性,则建立在从少年儿童教育开始的宗教意识形态灌输。这就是香港回归20多年后,香港部分年轻人日益与祖国背道而驰的根本原因。反过来说,这次香港动乱的好处之一是,它使我们更加看清了在“新冷战”背景下宗教的本质和作用,还使我们看到美国右翼势力如何在“政教分离”的幌子下推行“政教合一”的伎俩。宗教意识形态在“政教合一”背景下,必然成为反对世俗政权的力量。黎智英等很多香港动乱的主导者、支持者都是基督徒,内地一些基督徒也试图相应动员,朝香港汇聚,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 英国布局香港40年,棋局之大令人惊骇!

    英国布局香港40年,棋局之大令人惊骇!

    英国殖民香港时期,香港的主要行业都被英资企业给垄断了,他们控制着香港的经济命脉。即使香港回归,一些英资财团仍然掌控着香港很多产业。汇丰、太古、怡和、嘉道理四大英资财团,实力非常强大,他们控制了香港15大上市公司,涉及金融、能源、航空、零售等等行业。这些英资财团在香港回归后,变得异常低调,它们大隐隐于市,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甚至是富豪榜都没有他们的名字,但他们私下控制着香港的金融、航空、电讯、能源、贸易、酒店和零售业诸多重要行业,闷声发大财,个个富得流油,堪称真正的隐形巨富。

  • 勾结索罗斯祸乱香港,李柱铭有好处拿

    勾结索罗斯祸乱香港,李柱铭有好处拿

    索罗斯矢言打败中国的兴趣超越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关心,索罗斯染指香港图打开中国缺口,他创办的颠覆组织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一早染指香港。索罗斯“瞄准”司法界协助“变天”,这一招早在美国实行。美国民主党最大金主索罗斯2016年低调推行一项“重塑司法体系”计划,他投放二千四百多万港元资助六个州的地区检察官候选人,图以自己拣选的候选人“重塑”当州的司法界。

  • 索罗斯做空香港之心不死

    索罗斯做空香港之心不死

    索罗斯的确对政治情有独钟。早在上个世纪,索罗斯就成立了“开放社会研究所”,后更名为“开放社会基金会”。大量的报道称,索罗斯通过这个基金会,在东欧和中东以及其它地区的“颜色革命”的背后,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媒体举例说,发生在2003年的格鲁吉亚“玫瑰革命”、发生在2004年年底的乌克兰“橙色革命”、土耳其国会的宪法修改事件以及中东埃及的穆巴拉克总统倒台等,都有索罗斯的身影。有舆论认为,索罗斯的目标就是“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

  • 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

    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

    根据曝光的资料显示,2012年4月,毛孟静收受了黎智英50万港元的不明资金。黑金丑闻曝光后,毛孟静一时手足无措、三改其口。她先是矢口否认,又改称是从丈夫手中收取50万港元捐款,再后又表示接受的是香港公民党50余万元捐款,只不过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如实申报而已。侥幸的是,毛孟静收受上述捐赠时,她并未当选立法会议员。法不溯及既往,故议监会无权调查。不过,最近的“反修例”暴乱期间,毛孟静收了多少钱,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毛婆”贪财慕势,人尽皆知。眼看着政治生命日薄西山,她越发变本加厉的敛财,香港媒体形容说“躺在棺材里想金条”。八年前,毛孟静的政治诚信就已开始透支。

  • 没想到,香港抗日史竟然如此悲壮!

    没想到,香港抗日史竟然如此悲壮!

    香港中年市民钟华新一行五人大约晚10点左右率先抵达乌蛟腾抗日烈士纪念园,他表示,英雄墓碑上被喷上了“反送中”的字眼非常愤怒,因为这是侮辱中华民族烈士的行为,“已经不是内部政见矛盾的事情了,而是敌我分明的战争。”他表示,明天‘九一八’事变纪念日,“所以(清洁)这个事情不可能等到明天,不可能让我们的烈士在‘九一八’这天被人侮辱。我一分钟也等不了。”

  • 香港学者奉劝港青——反送中非徒无益,且有害之

    香港学者奉劝港青——反送中非徒无益,且有害之

    最希望暴火烧下去的是谁?一是死硬泛民,二是别有用心的外国势力,三是西方传媒。所罗门王两母争儿的故事很有启发性,西方何尝没有群众示威暴乱,美国的黑白问题,法国的yellow vest,昭昭在目,美英政府和西方传媒从来都只会劝喻疏导,以求双方调协,从来不会说正义在哪一方而提倡斗争到底的,为什么?因为那是自己的儿子。别人的儿子就不用管了,什么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X X运动,只要不在本国,就大力鼓吹力斗下去;管你两败俱伤,民生凋弊,完全没关系!反正不是自己的儿子,反正没有不流血而革命成功者,为正义而牺牲,何等光荣!(你们)死就死吧!现时一般人以黄丝、蓝丝分别代表对立双方,其实并不全面,因为这样的划分只适用于在街上对立示威的两方,但其实香港还有很多人没有走上街头,但仍然对暴乱者的行为相当反感,他们固然也有很多人亲中,但其中最突出的却不在于亲中,而是反反中;现在对立双方的主体,不是反中和亲中,而是反中和反反中才对。

  •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好的制度必须是源于有共识的规则,好的民主制度关键在于形成民主规则的共识。香港的民主,有民主之壳,而无民主之实,缺的就是“一国两制”的社会共识,毁就毁在“去中国化”的殖民思想的通识教育上。事实证明,有“一国两制”共识,就有美好的未来;没有“一国两制”共识,香港就永无宁日。笔者认为,香港的未来关键取决于能否在想要什么、依靠谁、怎么发展等重大问题上进一步形成社会共识。

  • 请李嘉诚也网开一面!

    请李嘉诚也网开一面!

    法治是香港的基石。而暴徒们肆意破坏秩序、挑战法治,这可以两方面看待?反对派与西方反华势力勾结搞“港独”,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威胁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这可以两方面看待?大是大非面前岂容和稀泥!李城主说“为对方想一想,大事能化为小事。”那么,可以将街头暴力、肆意破坏社会秩序犯罪这等大事化为小事吗?可以将叛国乱港这等大事化为小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