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问题共为您搜索到33篇文章
  • 陈文玲:国际局势的演变与解决香港问题的建议

    陈文玲:国际局势的演变与解决香港问题的建议

    当前,香港局势动荡,面临众多问题。基于对当前国际形势的分析,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持续发酵的大背景下,从战略和国家之间的博弈角度,分析香港问题的原因以及解决方法。香港问题实质是美国为遏制中国崛起而使用的一张政治牌,是中国在新旧动能加快转化、全球化交织的时代实现长足发展过程中必须要慎重解决的问题。正确处理香港问题,保持香港成熟的和成功的制度和做法,最终实现香港人心的回归,对于维护香港的繁荣十分重要。本文从对国际形势的分析、中美经贸关系的分析以及解决香港问题的建议这三个角度对处于世界变局下的香港发展建言献策。

  • 于中宁: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于中宁: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香港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香港暴乱的背后,有一个为美国战略利益服务的,以欺骗为手段的知识精英群体,还有一个受到他们长期欺骗的广大的民众群体。抓捕暴乱分子可以在短期内见效,但是揭露他们背后的那些险恶知识精英群体,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消除欺骗,让广大民众回归他们的切身利益,以公平公正来重整香港社会,就更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关于这些我们以后再说。“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显然,以自由为名的罪恶在这个世界上远没有被终结。

  • 教唆、干涉与操纵:英美左翼关于香港问题的看法

    教唆、干涉与操纵:英美左翼关于香港问题的看法

    由于历史原因,香港与西方有着长期而复杂的关系,欧美国家一直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将其作为经济和政治的前哨。在美英的教唆、干涉与操纵下,香港正成为地缘政治的战场。西方国家的各种表现越发表明其民主制度的虚伪性,这种虚伪的民主更不可能给香港带来真正的民主和自由。香港现在出现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是英国殖民主义的结果,香港有的人之所以抗议,是被一些反对中国大陆和政府的力量所误导。实践表明,大陆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比香港经济制度更有优越性。香港的经济腾飞与中国内地的改革开放是紧密相连的,香港的好运不是英国人给的,而是来自中国以及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的作用。

  • 叶方青:解决香港问题,赢得民心是根本

    叶方青:解决香港问题,赢得民心是根本

    全面整治,大抓民生,就是解决香港问题的基本方略,完全可以上升为长远性、根本性治港方针。全面整治,就是指要全面整治香港的教育乱象、媒体乱象、司法乱象、经济乱象、体制乱象,唱响爱国主义、民族亲近主旋律,医治自由主义、殖民统治后遗症。大抓民生,就是指通过一系列具体政策,把关注点放在香港普通民众身上,切实为香港普通民众办好事,办实事,打击豪强势力,约束资产阶级,推动资本主义制度向造福多数人、服务普通人的方向转变,把多年来给香港普通民众带来痛苦的住房问题、就业问题解决好。

  • 香港这么乱大陆为何不直接介入

    香港这么乱大陆为何不直接介入

    以美国中央情报局在香港几十年的经营来说,必然预留了大量的具有强大杀伤性的武器。甚至还有很多专业的军事人员随时待命。一旦时机合适,哪怕这些人只有数十人的规模,也足以在香港制造出非常惨烈的流血事件。届时再通过资本控制的媒体,嫁祸给已经踏入香港的大陆武警或军队,场面将迅速失控。这带来的问题是,如果大陆贸然介入香港,意图“解救”这些香港人,很可能还会招致这些已经被彻底洗脑的废青的攻击。面对这些手无寸铁、充满恶意的平民,暴力机构的处置将变得非常两难。届时暴力分子躲入平民中,暴乱无法制止,将演变为长期的鏖战,大陆的介入很可能因此而无法达到预期目标。

  • 乱港分子以暴行诠释了自由派的所谓“兼容并包”

    乱港分子以暴行诠释了自由派的所谓“兼容并包”

    香港的动乱和暴乱像一本活的教科书,告诉国人,必须加强人民民主专政,在人民内部实施民主,对企图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人和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人实行专政。如果听信自由派的忽悠,对那一小撮人“兼容并包”,放任他们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内陆发生的乱局绝对甚于香港的千百倍。如果让他们夺取政权,那么叶利钦控制下的俄罗斯就是前车之鉴。

  • 平定香港,亟需发挥人民军队的重要作用

    平定香港,亟需发挥人民军队的重要作用

    今天,历史再次赋予人民军队极其光荣而伟大的使命,那就是,在香港特区,发扬、发挥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走向香港社会、贴近香港人民、服务香港百姓,以此成为打开香港乱局症结的一把金钥匙。

  • 一个香港警察帮助内地学生撤离香港时的心声

    一个香港警察帮助内地学生撤离香港时的心声

    在此危急之时,香港警察出面了,他们帮助这些内地的学生撤离校园。但是,撤离的过程非常惊险,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真有点像当初中国大使馆帮助处在战乱时的利比亚中国侨民离开时一样。在中国的土地上,中国人从一个特区离开回家竟然像惊险的“撤侨”,特区警察帮助同胞撤离竟然要扮演“大使官官员”的角色,这是多么的悲哀,这是多么的耻辱!

  • 扫除一切害人虫,还香港美好明天

    扫除一切害人虫,还香港美好明天

    真正解铃人,还得是香港人自己,面对暴徒的肆虐,面对混乱的香港街头、大学,面对日益萧条的经济生活,香港人得自己站起来,团结起来,保护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亲人,保护自己的美好生活。

  • ​定了!中央确定治理香港五原则!

    ​定了!中央确定治理香港五原则!

    这里我们需要的是香港的全面回归,这种回归应该包括教育主权的回归、司法主权的回归、文化主权的回归,新闻舆论主权的回归,我们应该让香港的法官是爱国的中国法官,我们应该让香港讲台上站着的是爱国的中国教师,我们应该让香港的文化传播者、作家、艺术家都是爱国的有骨气的中国人,我们应该让香港的新闻媒体掌握在一批爱国的中国新闻工作者手中。

  • 这段美国人拍的视频,揭露了多少颜色革命乱港真相

    这段美国人拍的视频,揭露了多少颜色革命乱港真相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美国从来就没有放弃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变化的只是手段和表现的方式不同,变化的只是速度和量度的快慢和多数。美国希望中国和平演变,根本的目的是中国必须永远按照美国的指挥棒转,中国成为美国的附庸。中国如果真如美国所愿发生和平演变,中国的发展必将受到制约,中国梦将永远不可能实现,中华民族的崛起将成为泡影,未来中国将面临的不仅仅再是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还可能出现更多更严重的问题。

  • 最黑暗一夜:全港十四区发生暴乱!香港向何处去?

    最黑暗一夜:全港十四区发生暴乱!香港向何处去?

    这二十二年来,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真的值得我们好好地反思。回归之后的二十二年,香港的教育真的只是培养出了这么一批暴徒吗?香港的文化真的只是影响了这么一批暴徒吗?香港的法治真的只是教育出了这么一批暴徒吗?这批香港回归前后出生的青年人并不是天生就有暴力基因,他们也是从小学、中学、大学一步步受教育过来的,是从香港各种新闻媒体上获得信息和价值导向的,是受香港那些文化导师、精神导师引导的,这些教育、新闻、文化共同培养了他们今天的价值观,这些教育、新闻、文化让他们变得如此凶恶、邪恶、丑恶,让他们心理扭曲、价值观扭曲,使他们丧失了对祖国的国家认同,丧失了对中国传统的文化认同,也丧失了基本的是非判断,更为可悲的或许还不在这些年轻变成了暴徒,而是这些年轻人的暴行得到了许多香港人的心理和文化认同,年轻人如此胆大妄为、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变成如此可怕的怪兽,反噬香港、反噬国家,反噬人类。

  • 港版颜色革命 掉入西方陷阱

    港版颜色革命 掉入西方陷阱

    香港保持资本主义制度50年不变,不等于资本主义制度可以不加以改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经历了多次变革。西奥多.罗斯福把1891年通过的《谢尔曼反托斯法》装上了牙齿,肢解了洛克菲勒等商业巨头,让中产阶级基础迅速扩大。上个世纪末展开的对微软公司的反垄断调查,促进了其他科技公司的崛起;而眼下正在展开的对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诉讼,体现了美国政府反垄断的决心和政策导向。

  • 黄星清:香港问题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黄星清:香港问题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台湾问题的解决是化解上述严峻情况的总枢纽。如果台湾回归,美国勒索中国的地缘锁链就会断裂,其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在包括香港问题在内的各个领域进行讨价还价就失去了重要的基础。但是,如果我们的战略方向发生改变,在香港投入过多战略资源,那就中了美国的下怀,势必影响国家统一的整体部署和节奏。从目前来看,中央高度清醒,既有战略定力,又有战略自信。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 不能再走老路,香港也应进入新时代!

    不能再走老路,香港也应进入新时代!

    不要被法制、程序、舆论束缚手脚,处理重大问题要有打破常规的重大举措,国家安全高于一切。用常态下的路数来应对非常态下的麻烦,是很迂腐的,当下的香港,局面再严重下去,就可以启动紧急状态。香港乱象终究是有终点的,如何解决治本问题,才是核心和关键,这个问题现在就应该展开思考,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作派是要不得的。

  • 举米字旗的乱港者,知道英国有多嫌弃你们吗?

    举米字旗的乱港者,知道英国有多嫌弃你们吗?

    在外媒和很多港媒的宣传中,都是当年英国给香港留下了独立的司法、完善的公民服务等。而且殖民时期的香港迎来稳定的经济发展,因而成为世界领先的商业中心。而从一开始,内地从政治体制、社会状况等就都是“坏的”,只会“破坏”香港。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订至今已经30多年。当英国在回归前给北京百般埋雷的事实早已昭然若揭时,当内地也早已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辉煌成就证明自己能行时,香港的恋殖派们依然闭目塞听,可见香港“去殖民化”的任务该有多么紧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