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共为您搜索到40篇文章
  • 加班是福气论: 某些人没挑明的另一层逻辑是什么

    加班是福气论: 某些人没挑明的另一层逻辑是什么

    劳动过程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风格非常明显的一个理论流派,本文选择了从劳动过程理论视角出发来研究加班问题就很难摆脱这个风格与视角的基调。但是,在研究加班问题的时候采用劳动过程理论的分析视角并不是暗示其他视角、其他力量无足轻重,也并不是否认劳动者自身主动性独立存在的可能。只是说加班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它牵涉经济、社会和政治等方面广泛的影响,我们需要从多个角度出发来对这个现象进行理解。已有的研究多从劳动者的角度出发来理解劳动者加班背后的现实逻辑。

  • 马云先生,我们奋斗,是为了我们的美好生活!

    马云先生,我们奋斗,是为了我们的美好生活!

    要说辛苦,谁都辛苦,要说不容易,谁都不容易!但我们也要讲道理!我们努力奋斗,是为了我们的美好生活!如果我们努力奋斗,只是为了获得一份做牛做马绝对服从毫无尊严的工作,只是每周996,没有休息、学习、娱乐的自由时间,没法和家人在一起,请问,这叫什么奋斗,这叫什么美好生活?

  • 电商巨头的十年与未来十年——商业变迁如何发生?

    电商巨头的十年与未来十年——商业变迁如何发生?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如果以十年一个跨度算,从1978年算起,中国现在已经进入第四轮商业调整期。过去十年的赢家无疑是以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为首的互联网企业,但未来十年呢?未来十年里,电商巨头到底是继续领衔,还是会像先前那些民营制造业企业一样,进入滑坡期呢?

  • 我对马云的遗憾:终究不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

    我对马云的遗憾:终究不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

    任正非从来都不是中国的首富,而华为却是中国交税最多的民营企业,是支撑中国经济最有力的民营企业,是美国最害怕也最想搞垮的中国企业,因为华为是中国企业的骄傲,任正非是中国的脊梁,李嘉诚、王健林、许多印、马云这些中国的首富们在任正非面前或许私人的资本比他多的多,可情怀比任正非差的何止一点点?为社会所做的贡献所差的何止一点点?或许有一天,李嘉诚、王健林、许家印、马云这些中国的先后首富们会如尘埃一般消失,甚至可能成为历史的罪人,因为他们将中国带上了一个虚拟的泡沫化的经济地带,而任正非却永远是一个有家国情怀的伟大的企业家,李嘉诚、王健林、许多家、马云等人显然不是。

  • 关于阿里巴巴的传说:“明漏税”和参与国企混改

    关于阿里巴巴的传说:“明漏税”和参与国企混改

    2016年财年全年,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成交额突破3万亿,达到3.09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声称其规模不亚于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全年的GDP。3.1万亿交易,相当于2015年全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10.3%。记住,这3万亿的线上交易是不发生税的——因为没有收税的环节——只要淘宝网后台不对税务部门开放,不与税务部门联机代收税款,怎么会发生税收?这一点,玩儿淘宝、京东的都会心里门清。卖方如果是生产商,增值税、营业税都免了;如果是零售商,起码营业税免了。甚至企业所得税都看不见。说透了人家还真不是“偷漏税”。人家是“明漏税”!

  • 马云和刘强东谈论马克思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马云和刘强东谈论马克思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这些站在信息产业发展前沿的一流企业家们,通过他们深入的思考以及远超常人的敏锐直觉,感受到了一场酝酿中的风暴来临前的信号:我们可能正处在一场天翻地覆的“大革命”爆发的前夜,炽热的革命洪流将会从地表的裂缝中喷发出来,吞噬目前我们熟悉的一切,将其塑造成为一个全新的模样。这就是继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生产力的又一次飞跃:智能革命!

  • 对未来的担忧:阿里帝国扩张、农业开放和资本出逃

    对未来的担忧:阿里帝国扩张、农业开放和资本出逃

    现在房价虚高不下,堆积着大量泡沫,一批房地产商却以对外投资和所谓“轻资产”的名义向国外大量转移资产,其实不仅房地产商,还有一批通过资本市场捞取大量财富的权贵资本家、金融大鳄、买办资本家在不受监管和控制的情况下将资产大量转移到国外,使老百姓倍感愤怒,深感还未共同富裕,那些先富起来的群体就逃离了中国,这种状况的出现表明我们的发展正在出现某种背离宗旨的情况,如不及时纠正和监管,老百姓将会更加不满意。

  • 马云怎么样才能不成为社会公敌?

    马云怎么样才能不成为社会公敌?

    马云和他的公司给主流经济学家出了的难题,因为马云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了生产力、生产关系、生产资料这些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概念和范畴。马云先前主张互联网和大数据条件下的计划经济,已经被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批判了一轮。现在,马云使用这些马克思主义的话语体系中的重要概念和范畴,经济学家眼中的马云就更离经叛道了。

  •  “马云死一千次”能解决问题吗?

    “马云死一千次”能解决问题吗?

    劳动者被新技术排挤,本质上是因为他也不过是资本家实现利润的工具,但在公有制的条件下,劳动者作为生产资料的主人,技术只会为他服务,而不可能成为排挤他、奴役他的工具,就像今天的马云不会被淘宝网和无人超市所排挤一样。

  • 资本的野望:阿里的“帝国梦”

    资本的野望:阿里的“帝国梦”

    马云提到的未来的阿里巴巴集团的规模要大于现有的国家直接控制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规模,也大于执政党的规模。不仅如此,阿里巴巴集团控制员工的主要经济来源,其对其员工的组织能力,如果不强于党组织的话,至少不弱于党组织。如果我们认为一个社会组织拥有的社会权力取决于其组织规模和组织强度的话,就应该知道,那时的阿里巴巴集团,与其称为集团不如称为帝国。这将是一个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董事会决定的,大股东说了算的现实版的垄断帝国。

  • 互联网和共产主义之间,还差多少个刘强东+马云?

    互联网和共产主义之间,还差多少个刘强东+马云?

    有人说互联网催生的共享经济通向共产主义,有人说互联网+是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不如说,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共产主义的。马云从大数据中看到了计划经济的可行性,刘强东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中看到了共产主义的可行性,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互联网的自带的内设技术特征和内在精神,跟共产主义是一致的。

  • 马云+刘强东,距离共产主义,还差一个马克思

    马云+刘强东,距离共产主义,还差一个马克思

    历史的进步可以经历很多曲折和反复,但是大的方向却不会掉头向后。马云和刘强东,作为互联网的大资本的代表,他们谈计划经济和共产主义,不过是因为冲在信息技术革命的最前面,反而比别人更早的感觉到了一些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发展趋势,是他们从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中看到了世界的大势。

  • 挑战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不只是马云,还有刘强东

    挑战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不只是马云,还有刘强东

    刘强东和马云一样,当然也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者(至少现在还不是),但他们都是走在时代创新的最前沿,企业比别人做的成功的企业家。他们在最残酷的市场经济中胜出,他们把其他市场同行逐渐抛在身后。当他们发现身后的追随者越来越少的同时,也模模糊糊的发现前面有不同的风景:一块牌子写着“计划经济”,一块牌子写着“共产主义”。

  • 为计划经济正名:马云正在挑战中国整个主流经济学界

    为计划经济正名:马云正在挑战中国整个主流经济学界

    马云提出在未来几十年,人类将重新定义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会越来越多,我认为这反映了马云的洞察力确实非同寻常,说明马云的成功,不是没有理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