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396篇文章
  • 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从马克思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看中国道路的合理性

    中国道路不可避免地与西方的资本现代性“纠缠”在一起,其原因就在于中国道路是在现代西方文明这个大背景下展开的。中国要开辟的是一条既能充分享受现代性的成果,又能把现代性展现过程中所要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的现代性道路,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而按照新自由主义和后现代主义这两大思潮,中国所开辟的这样一条“鱼和熊掌兼得”的道路并不具有合理性。能够为中国特色的新型现代化道路提供理论依据的是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在现代性实现过程中所出现的种种负面效应并不是现代性逻辑所必然带来的,中国人民完全可以找出并逐步消除造成现代性走向反面的根源,从而在充分享受现代性的积极成果的同时,使所付出的代价降到最低限度。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以其深刻性和前瞻性,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中具有天然的“在场”权和话语权,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事实上的成功,则为这一理论的合理性给予了实践上的证明。

  • 屈炳祥:一面高高擎起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信仰的大旗

    屈炳祥:一面高高擎起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信仰的大旗

    《论人民民主专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一篇光辉文献,尽管全文内容丰富,其主旨是全面阐述我们党关于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治原则、理论主张、思想体系及重大政策措施。但是,该文却又深情抒发了作者对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之心与景仰之情。他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既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者争得解放的强大思想武器,也是他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科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自从有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世界改变了面貌、中国改变了面貌。历史事实证明,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才能拯救世界、拯救中国。历史事实还证明,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没有中国共产党,没有今天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所以,从根本上说,《论人民民主专政》正是毛泽东为我们高高擎起的一面马克思列宁主义信仰的大旗。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的学者来信摘编

    《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的学者来信摘编

    2018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口述历史——40年,中国史更精彩”专栏,用一个整版的篇幅,刊发了《完整准确理解把握党的基本路线》一文。该文较为完整准确地阐发了党的基本路线的内涵,特别是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和发展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的战略思想与战略部署,引起了学术界和广大读者的关注。现将部分学者对该文反应的来信摘登如下,以飨读者。

  •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发展观存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固有的弊病,不宜照搬。唯物史观的经济发展观在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相互作用中认识经济发展,高度重视生产关系对经济发展的能动作用。唯物史观指导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结构观,揭示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对社会主义宏观经济运行的决定性作用。标本兼治地纠正宏观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失衡,要求建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宏观经济调控机制。

  • 侯惠勤: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改造世界观

    侯惠勤: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改造世界观

    哲学是一切理论的世界观基础,用什么样的世界观武装全党、改造世界是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必然存在着尖锐的思想斗争。毫不动摇地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就是要捍卫马克思主义关于哲学的党性立场,回击当代污名化唯物主义哲学的倾向。西方现代哲学的所谓“生存论转向”,就是借口超越“认识论哲学”,使实践和认识论分离,否定物质本体论,取消哲学基本问题,试图恢复唯心主义的一统天下。盲目追随西方哲学这一转向,搞所谓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论转向”,否定或虚化辩证唯物主义,将导致世界观上的颠覆性错误。克服这一倾向必须深入批判唯心论,加强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学习,推动世界观的自觉改造。

  • 习近平人民中心论对毛泽东人民观的继承与发展研究

    习近平人民中心论对毛泽东人民观的继承与发展研究

    习近平人民中心论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人民观。人民中心论在治国理政各领域坚持人民中心价值,在坚持人民主体性、坚持人民历史创造者地位和坚持矛盾辩证法哲理思维方式等方面继承了毛泽东人民观,而在为民谋福新课题、新思路以及群众路线新认识、新方法等方面则对毛泽东人民观进行了发展。这一理论做到了将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成为新时代党领导人民治国理政的思想武器,在弘扬中华传统民本主义文明基因的同时丰富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经历了实践检验并将继续经历实践检验。

  •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论“两个伟大革命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

    习近平“两个伟大革命论”,包含了完整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逻辑,即共产主义事业是伟大社会革命,伟大社会革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党的领导必须搞好党的建设,搞好党的建设必须进行党的“自我革命”。“两个伟大革命论”展现了伟大社会革命和党的自我革命之间的理论、历史和实践之间的逻辑关系,使马克思主义“两个伟大革命论”得到了系统化、体系化的理论呈现。

  • 捍卫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演变规律理论

    捍卫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演变规律理论

    中国的社会形态演进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中国的特殊情况决定了中国既不能走原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走过的资本主义道路,也不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而要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再经过社会主义革命而不经过资本主义制度的痛苦,实现跨越性发展,走出一条非资本主义的现代化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中国社会形态历史和中国发展道路的独特历史。只有从社会形态演进层面予以理论剖析,才能认清中国社会形态历史和发展道路的特殊性。

  • 尹海洁 夏志军: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神学本质探析

    尹海洁 夏志军: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神学本质探析

    克莱蒙神学院的神学学者们对中国进行了 10 多年的过程哲学的输入后,于 2015 年打造出并向中国输入“有机马克思主义”。深入分析却发现,有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是对上帝进行重新诠释的过程神学。以重振基督教为理想的神学学者们打造的“有机马克思主义”含有很多神学特质,他们宣扬末世论,鼓吹建立宗教共同体,号召人们要信仰上帝。基督徒们如此热衷地向中国推销以神学为硬核的假马克思主义,是为了实现他们重振基督教的理想。中国的理论界应该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石冀平:重谈计划经济思想及其历史实践

    马克思主义创立者的经济计划思想不仅是作为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对立物提出来的,而且是对市场经济的整体性和制度性的超越。这种思想的依据也不是市场经济的供求均衡,而是人的需要。因此这种思想是以人为本位的。从历史实践看,也从未实行过文本意义上的指令性计划经济。因此也谈不到对这种模式的历史否定。

  •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陈先达: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百年发展的两个特点

    现在各个不同学科哲学工作者的哲学视野也在发生变化,变得越具客观性和包容性。但开展哲学对话不容易,因为哲学有不同类型。就主要之点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革命实践型哲学,是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为目的的哲学;中国传统哲学是人生伦理型哲学,强调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是追求至善之学;西方哲学则是思辨智慧型哲学。类型不同,它们有各自的范畴和思维模式,以及不同的哲学兴奋点和生长点。如果在当代社会主义中国,中西马哲学工作者没有共同的问题意识和共同认可的一些最基本的哲学共识,对话就很难展开。

  • 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吗?

    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吗?

    关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创新意识,首先是关于创新对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意义的认识,这种认识形成马克思主义者在实践上和理论上实现创新的要求、创新的意志,它是推动人们进入实际创新过程的精神动力。创新意识自觉首先是对于创新意义的认识和创新动机的形成。创新意识是具体的。它既包括“我要创新”的意识和意志,还包括创新意识的具体形态、表现形式。就其内容和性质而言,它实际是“创新认识论”和“创新方法论”的问题。所以,创新意识不能被仅仅理解为创新认识的感性,而且是并且主要是创新认识的理性。

  • 陈先达:学习马克思,做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

    陈先达:学习马克思,做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者

    马克思的确是个大写的“人”。但马克思和所有普通人一样,是父亲,怀有对儿女无限的爱,可是因为革命而陷于穷困的他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夭折;他对自己的爱妻燕妮无限爱恋,可是因为贫困不能给出身于贵族的妻子以安定和比较富裕的生活,而是依靠典当银器和大衣救急。他宁可依靠挚友恩格斯的友谊帮助,也决不向统治者屈服和低头。马克思出身于生活优渥的律师家庭,如果他为自己的个人生活考虑,完全可以跻身于普鲁士上流社会,可马克思没有走他的阶级为他铺就的这条功成名就之路——去当学者、当律师、当教授,而宁愿做一个为广大劳苦大众解放而受反动统治者迫害和驱逐的流亡者。这种为世界被压迫者和穷苦大众谋解放的“九死无悔”的人格,是何等高尚,何等辉煌灿烂!

  • 陈晋:青年马克思与青年毛泽东

    陈晋:青年马克思与青年毛泽东

    马克思从23岁大学毕业到28岁开始创立新的世界观,只用了五年时间,所以恩格斯称他在思想领域"不是在走,不是在跑,而是在风驰电掣地飞奔"。青年毛泽东的探索心路,同样迅疾。他25岁走出校门,28岁参加建党,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便实现了世界观的转变。马克思创立新的世界观后,仍然及时地通过分析、比较和批判各种思潮,去丰富、完善和发展他创立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在确立了自己的信仰以后,也是通过及时地分析、比较和批判各种思潮,去实践、调整和发展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理论。

  • 王伟光: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王伟光: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是不是站在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上,认识问题、解决问题,这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区别于其他哲学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的显著特征。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作为工人阶级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科学性与价值性的统一,具有鲜明的党性原则和政治立场。马克思主义从不掩饰认识和解决问题的政治立场,这使其与一切打着价值中立的旗号,鼓吹进行“纯粹客观”研究的旧哲学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从根本上区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