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480篇文章
  • 陈先达 | 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陈先达 | 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

    在社会主义国家,如果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甚至在党和国家的指导地位被取消,那就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因为,如果共产党抛弃或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就必然接受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 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共产党宣言》毫不掩饰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阶级性,旗帜鲜明站在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一边,热情讴歌人民群众在推动历史前进中的伟大作用,把无产阶级看作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者、资本主义制度的掘墓人、新社会制度的创造者,强调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这一鲜明的政治立场,充分肯定了人民的历史主体地位,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性质和宗旨。

  • 西方政客扶持的港独暴乱能叫“革命”吗?

    西方政客扶持的港独暴乱能叫“革命”吗?

    《资本论》是煌煌巨著,《共产党宣言》是伟大的宣言,但你不能拿着几百年前圣贤的一些字词片段做文章,那叫断章取义,凭什么你就可以垄断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难不成伟大的建设不是社会主义,让14亿人口安居乐业,让大家有饭吃,让几亿人脱贫,让边远山区都有了道路、桥梁、通信不是社会主义;你们打砸烧、上房揭瓦、伤害普通人、危及公共安全,反而成了“社会主义”?

  • 张旭 常庆欣:《资本论》是光辉的政治经济学著作

    张旭 常庆欣:《资本论》是光辉的政治经济学著作

    认为《资本论》主要是一部哲学著作的《资本论》哲学化研究,有一种典型的表现形式,即认为《资本论》是一种存在论。《资本论》是存在论的论证,是通过模糊马克思使用的某些概念、曲解他的经济学方法、歪曲某些引文的含义实现的。在分析层次上,这种论证从现实退回到概括程度更高的抽象层次上,这使论证呈现出表面上的合理性的同时,消解掉了《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经济社会问题的研究,遮蔽了《资本论》中隐藏的具有重大理论意义的哲学问题。《资本论》哲学化,既伤害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也伤害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自身。《资本论》是光辉的政治经济学著作,这一基本判断,既没有因为时代的变化,也不会因为认知科学的进展,而丧失其客观性。

  •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劳动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劳动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由劳动二重性及抽象劳动所带来的“知识革命”(为商品经济范畴提供根据)彻底扭转了资产阶级所熟悉的纯主观批判那一套东西,而真正走上了客观批判(生产力批判和生产关系批判)道路。这种生产方式规定不排斥主观批判,但高于主观批判。如生产关系批判具体运用于资本主义对象,则产生了价值批判和生产价格批判的工作联袂的奇妙效果。其又不同于纯粹客观批判的地方乃是在于:突出主体人的发展属性和批判属性,从而通过生产方式(物质关系运动和生产关系运动)批判,使整个历史过程成为一块发展上的整钢。

  • 张全景等:在第十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上的发言摘要

    张全景等:在第十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上的发言摘要

    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院级论坛,世界社会主义论坛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坚强阵地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理论、思想交流、丰富、深化的重要平台,成为我们学习研究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传播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有价值的窗口。

  • 张文木 | 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张文木 | 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向制度的关键环节,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当代所有重大国际现象,若不回到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就不能被很透彻地理解和很好地解释。民主社会主义用抽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将马克思主义学说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普世”学说。其结果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每次重大关头,民主社会主义都以“非暴力”为标榜,死死抱住无产阶级的双手。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而言,是大灾难的开始。民主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将成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最危险因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坚决斗争的新对象。

  • 龚忠武:试论新时代的“新仁道主义”精神

    龚忠武:试论新时代的“新仁道主义”精神

    历史地看,概而言之,政权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革命性变化的思想,始于谭嗣同的《仁学》;其中疾呼“冲决一切罗网”,即“旧仁学主义”赖以存立的纲常名教,中经中国马克思主义先驱和启蒙者李大钊的《庶民的胜利》,完成于毛泽东的《人民民主专政》。这正是毛泽东所说的,“旧仁道主义”思想家康有为、谭嗣同等,尽管理想高远,但始终找不到实现理想的道路,却被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国共产党找到了。这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

  • 许光伟 | 事的科学与《资本论》逻辑怎样练成

    许光伟 | 事的科学与《资本论》逻辑怎样练成

    善读善用《资本论》,同时,也要善于进行中华转化;注意从中发掘中国元素,以开放的态度统一中华历史和世界历史,创造新的工作境界和新的理解境界——“国学马克思主义”。一句话,没有民族内涵和工作体式作为支撑,任何门类或流派的经济学都将不可避免地沦为理论空壳,免除不了成为一堆逻辑的空壳。这是现代语境中“创建中国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必然要求。严格意义看,《资本论》是“12部史”:转化史I、转化史II、资本生产史;运动史I、运动史II、资本流通史;生活史I、生活史II、资本积累史;范畴史I、范畴史II、资本批判史。表明:马克思的航程乃是“历史”到“逻辑”,再到“历史”。它的内在的方法、逻辑和工作话语是“历史唯物主义发生学”,这是中华条件下的马克思的“我的辩证方法”工作语境,由此,我们可以在历史探究方面合并叙述“农业史的经典著作——《道德经》”和“工业史的经典著作——《资本论》”。《资本的生产过程》可以说明为历史发生学的“逻辑”;《资本的流通过程》可以说明为系统发生学的“逻辑”;《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可以说明为现象发生学的“逻辑”;《剩余价值理论》可以说明为认识发生学的“逻辑”。其首篇则是对以上逻辑的一个“导引”以及“总括”。将历史发展过程说明为由这些“史”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规定所构筑,乃是升华了《资本论》的工作逻辑。这是绝对的历史主义和行动主义,自然是对“结构主义”、“科学主义”、“形式主义”的最大反动。进一步又可以说,《道德经》和《资本论》的“研究同构”乃是确立社会科学的一个根基。

  • 《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近年来部分先富人士,将自己依靠党的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本转移海外投资,国外资本加强对我经济控制,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当今时代中国仍不存在一条独立自主地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国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而不是走爬行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我们在经历了20世纪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威胁严重的条件下,在重新研究了中国社会所处的国际和国内具体的历史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 马克思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什么意思?

    马克思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什么意思?

    断章取义而不参照语境对象环境的引用,是会害死人的!马克思这句话的针对对象很明白:对那些自称马克思主义者而又歪曲马克思主义行为所言的。要道出的意思是:“既然你们比我更懂得马克思主义,那我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你们去是吧!反正我不是!”

  •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为何我党要一直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伟大的历史转折,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恰恰是从开展真理标准大讨论、开始思想路线上的拨乱反正为前奏的,充分显示出思想理论和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然而,在这以后也出现了“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放松了思想政治教育,削弱了思想政治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轻视了意识形态工作,结果导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严重弱化,西方错误思潮乘机而入,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有的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中国现在搞的不是马克思主义;有的说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说教,没有学术上的学理性和系统性。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相反地,一些人对于西方思潮、西方学说、西方价值观缺乏必要的分析,看不清其中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甚至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跌进坑里了还在叫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这些情况再一次证明,意识形态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西方错误思潮必然要来占领,同我们争夺阵地、争夺人心。

  • 正确认识金融危机以来马克思主义的时代价值

    正确认识金融危机以来马克思主义的时代价值

    伴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马克思的幽灵复仇般地回到公共领域的前线,这一点也不意外。除了其经济和社会后果之外,这场危机也在语言学领域肆虐,表现在“自由市场”再次变成“资本主义”,而“国际关系”常常被称为“帝国主义”,“社会冲突”有时变成“阶级斗争”。今天谁还敢说“市场有能力进行自我调节以造福于社会”,或者声称“私有化”必然让国有企业更有效率。他指出,我们断裂和离心时代的文明危机已经开启了一场新的旷日持久的社会斗争时期,其结果不可预料。在这一背景下,研究马克思的著作,尤其是《资本论》, 是必不可少的,它不能使我们预测未来,但却能使我们更好地理解这场危机的性质和详细说明它的进程,以更有效地参与当前和未来的斗争。

  • 梁柱 | 毛泽东:“他是我真正的老师”

    梁柱 | 毛泽东:“他是我真正的老师”

    十月革命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使中国人民找到了科学的理论武器,对中国革命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作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李大钊最早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准备了思想条件。他初步运用马克思主义,正确说明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面临的基本问题,指明帝国主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无产阶级是中国革命的先锋、农民群众是伟大的革命力量、中国社会问题要“根本解决”以及指出了中国革命发展的社会主义前途。李大钊对中国革命基本问题的探索和回答,对实现中国革命由旧民主主义向新民主主义并同社会主义前途相连接的伟大转变,做了理论上的重要准备。

  • 卫兴华:正确理解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理论观点

    卫兴华:正确理解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理论观点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对马克思关于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问题的研讨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发表了大量论文,出版了一些专著。有的学者仍坚持生产资料公有、消费品个人所有的“个人所有制”。如果不考虑“否定之否定”和“重新建立”这种逻辑思维,单就反驳杜林对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攻击来说,恩格斯的解释也是说得通的。因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确实存在生产资料公有、消费品个人所有的事实。而且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第1章第4节中讲到未来“自由人的联合体”即社会主义社会时,也曾指出:这里“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联合体的社会总产品中“一部分重新用作生产资料,这一部分依旧是社会的。而另一部分则作为生活资料由联合体成员消费。”恩格斯也是依此为例做出消费品个人所有制的解释的。这样解释简明易懂。但是,用消费品的个人所有制来解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也存在一些值得斟酌的问题。

  •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据说现在很多研究马克思的学者,已经弄出了一个“马克思学”。这个“学”的重大研究课题,就是处心积虑地去考证:马克思与恩格斯互怼互殴,老年马与青年马不共戴天,马克思自己挤兑自己……。这就像李零所说:“所谓马克思学,‘鸾刀缕切空纷纶’,不但马、恩后学与马、恩作对,恩格斯与马克思作对,就连马克思自个儿,晚期与早期也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