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455篇文章
  •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们看待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来认识问题和分析问题,而不能简单化、片面性和情绪化,更不能上一些反毛反共的“公知”的当。

  •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我们只有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以“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作为试金石,才能真正做到“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在这个标准下,才不至于像某些核心领域的党员干部那样,把某些新自由主义公知旨再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当作“开明知识分子”们善意的批评,而把马克思主义学者和人民大众对某些涉及民生的具体政策的建设性批评看成反改革。毫无疑问,习总书记关于“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的讲话,为我们进行意识形态的斗争划清了敌我友的界限,指明了方向。

  • 吴易风:西方“重新发现”马克思述评

    吴易风:西方“重新发现”马克思述评

    从2007年开始的危机不只是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也不只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美国“财政悬崖”,而是21世纪第一次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系统性危机。这场危机包括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意识形态危机以及已经持续多年的生态和环境危机。正是在这一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西方许多界别人士“重新发现”马克思,并且在各个领域程度不同地有所表现;同时,危机的爆发和持续使得西方学者在检视他们自己的相关理论,不少人把目光转向马克思的相关理论;他们“重新发现”马克思的许多重要理论对于他们认识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源、分析资本主义的现状和前途、认清新自由主义的危害等,具有重要意义。深入研究和认真思考西方“重新发现”马克思的现象及其背后的社会和历史路径,对于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方面都有重要启示。

  •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毛泽东思想应成为主流媒体坚守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离不开政治工作作保障,意识形态是我党政治工作极端重要的一环,如果我们不用毛泽东思想占领意识形态阵地,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文化必然会去占领。我们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全党动手加强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指示,党和政府主流媒体网站就应立场坚定、理直气壮地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伟大斗争。否则,只能事与愿违,走向反面。我们应该放声高歌“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而不是泣声吟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就必须旗帜鲜明、勇于斗争!

  • 发扬斗争精神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

    发扬斗争精神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党领导的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正在如火如荼进行,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我们面临着难得的历史机遇,也面临着一系列重大风险考验。胜利实现我们党确定的目标任务,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各级领导干部要主动投身到各种斗争中去,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亮剑,在矛盾冲突面前敢于迎难而上,在危机困难面前敢于挺身而出,在歪风邪气面前敢于坚决斗争,要做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战士。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现象发生学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现象发生学

    这表明生息资本拜物教其实就是资本拜物教本身,而财产拟制基础上的货币拜物教亦不过是实现了的资本拜物教。它将财产拟制的一般运动和特殊运动有机结合起来,也即意味着达到了资本生活运动的完结形态;一句话,财产形式的资本拜物教即完成了的资本生活形式。通过建立直截了当的毫无内容的财产形式的虚拟实体,资本从两方面完成了自己的伟业:从实体-形式方面,使自身建构为货币和商品的高度化结合的统一运动;从生活形态方面,进而使自身仿真为它们的灵活性的运动统一。

  • 扬弃与整合:中国政治经济学是如何借鉴儒家文化的

    扬弃与整合:中国政治经济学是如何借鉴儒家文化的

    文化基因承载着文明孕育和生长过程中的核心信息,构造了文明的基本形态和主要功能。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国政治经济学正是植根于这一古老的文化基因,把“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关系”这一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实践有机结合,通过文化基因的复制、转录和表达,从经济学视角赋予中国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从而凝练出饱含中国特色的经济学智慧。这个过程,既是马克思主义经过中国化的转化,成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过程,同时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经过唯物史观的转化,成为社会主义新文化的过程。

  • 周新城:改革的成败取决于指导思想和政治方向

    周新城:改革的成败取决于指导思想和政治方向

    我国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四十年了,改革解放了生产力,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生活大大改善,这是举世公认的。总结我国改革的成功经验,根本原因在于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始终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保证了我国的改革沿着正确方向开展。坚持正确的指导思想和改革方向,是意识形态领域一项艰巨而长远的任务,必须永远坚持下去。

  • 论“两个必然性”——兼评民主社会主义的哲学基础

    论“两个必然性”——兼评民主社会主义的哲学基础

    马克思主义关于“两个必然性”(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理论有其科学的客观依据,唯物史观是这一理论的哲学基础。当代世界历史的发展不但没有推翻,反而是不断证明着“两个必然性”理论的正确性。民主社会主义否定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把社会主义建立在抽象的道德原则的基础上,把社会主义仅仅看作是一种价值目标,这是以唯心史观代替唯物史观,否定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

  •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不得不承认,我们这一代一直接受西方经济学教育,有着浓厚的新古典自由主义和奥地利学派情结,而对马克思则感情复杂。就是在写此文的此刻,我仍然对哈耶克和米塞斯等奥派大师们充满敬意。但大多数人真的读懂马克思了吗?认真读过大部头的原著,还是一直陷入西方自由主义的话语体系和大学老师自己都不知所云的马列课堂上?

  • 赵磊:资本主义黄昏的猫头鹰

    赵磊:资本主义黄昏的猫头鹰

    沃勒斯坦对必然性的定位,把自己与马克思区别开来。虽然在这一点上,沃勒斯坦的确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对于正确把握资本主义历史而言,他的世界体系理论无疑具有十分有益的参考价值。在沃勒斯坦看来,在平等的名义下维持着极度的不平等方面,它也是独一无二的。然而,如同所有的历史体系,现代世界体系将不可避免地画上句号。500年来,扩张一直是它的生命线:在社会动荡时期,适度的让步可以通过向外扩张得到补偿。今天,资本主义已经耗尽了扩张的空间。社会运动的压力不可能在不威胁利润最大化基本原则的情况下得到缓解。沃勒斯坦指出,当利润下降时,工厂已经失去了“逃跑”的选择权。

  •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和现代主流经济学在利益取向存在根本性不同,这也可以在其劳动价值理论和效用价值理论中得到经典的体现:劳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冲突的,并把价值的创造归功于工人的劳动投入;而效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和谐的,并依据供求来为现实的利益分配辩护。

  • 赵磊:马克思的“价值转型”始于何时?

    赵磊:马克思的“价值转型”始于何时?

    马克思关于“价值转型”的逻辑起点,并不是始于《资本论》第三卷,而是始于第一卷。这个问题之所以有必要澄清,就在于学界通常认为,马克思的“价值转型”是在《资本论》第三卷才开始的。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虽然马克思专门讨论了市场价值向生产价格的变化,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的“价值转型”始于《资本论》第三卷。问题的要害在于,市场价值并非价值转型的逻辑起点,劳动才是价值转型的逻辑起点。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随着价值形式、资本、剩余价值等范畴的出现和演化,马克思为我们揭示了价值转型的发生过程;在《资本论》第二卷中,从资本循环与周转到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马克思为我们揭示了价值转型的深化过程;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随着市场价值转化为生产价格、剩余价值转化为利润,以及利润转化为平均利润,马克思为我们揭示了价值转型的定型过程。基于这样的逻辑线索,本文批判性地讨论了斯蒂德曼、鲍特基维茨等人在这个问题上对马克思的误读。

  • 何干强:不是市场决定生产,而是生产决定市场

    何干强:不是市场决定生产,而是生产决定市场

    我们理应沿着马克思的科学理论道路前进。看清新自由主义违反辩证法,颠倒生产与流通关系,颠倒企业发展内外因关系,夸大市场作用,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服务的欺骗性和危害性。

  • 葛元仁:要勇当马克思主义的战士

    葛元仁:要勇当马克思主义的战士

    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才能按照《宪法》规定的“国家保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国家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并对非公有制经济依法实行监督和管理。”使所有资本家明确,必须合法经营,要夹着尾巴做人,不允许对劳动者残酷剥削。人民群众有协助国家对他们监督的权力。使得大家明白,私有制基础上形成的意识形态是要被消灭的,从而遏制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传播。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系统发生学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系统发生学

    资本不是自然本质,而是社会本质,甚至不是社会本质,而是历史本质。在后一方面,阿尔都塞也没有超出律师工作者——科斯的眼界。科斯不能够正确处理流通费用的内部构造关系,在于不能使之在规定上依存于相应的生产费用,并归结到生产本身的发展。阿尔都塞只看到资产阶级特殊社会的结构形式,而忽略了经济制度(实体是生产关系)背后的内容发展方面的规定。这样,他把生产关系生活化了,抽掉了历史的维度,直接抽掉了真正的生产方式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