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59篇文章
  • 从《共产党宣言》看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

    从《共产党宣言》看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

    恩格斯与马克思不约而同地叩响真理的大门,共同创立了唯物史观;与马克思共同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为之起草党纲。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继续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他概括了“构成《宣言》核心的基本思想”,并根据实践的检验论证了其真理性。他进一步总结巴黎公社经验,发展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运用摩尔根的研究成果和马克思的批注发展了史前社会理论和阶级斗争理论;针对把唯物主义歪曲为“经济唯物主义”的现象,阐述了“相对独立性”“反作用”和“相互作用”的思想,发展了唯物史观;提出马克思的世界观不是教条而是指南,确立了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准则。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学习马克思主义,必须学习恩格斯的著作、思想和他的精神,坚决反对把恩格斯和马克思的思想割裂开来的错误观点,坚决反对曲解恩格斯晚年著作和思想,并以此来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点。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毫无疑问,科学抽象法就是一个,但不断处于“建构”或者说建设状态,因应了学科基础的不断增容和扩展。然则需要知道,科学抽象法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建行动与立足《资本论》的重建行动除开民族工作内涵方面的考虑(由此增设新的研究线索“历史-文化”),本质上是相同的,是“原理初成”向“原理终成”迈进。这种建构进程亦说明方法论成熟对于正确理解共产主义是多么地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讲,原理终成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抽象法将成为向共产主义前进的工具基础。

  • 赵磊:神秘“聂小倩”

    赵磊:神秘“聂小倩”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理解使用价值的客观实在性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要想理解价值的客观实在性,那是非常困难的。如同世人看见聂小倩就眼睛发直挪不动脚一样,即使马克思已经揭示了“价值对象性纯粹是社会的”,人们也很难在价值对象性那幽灵般的神秘性面前保持定力。换言之,对于价值范畴是否真的就是马克思所分析的那样,很多人表示深深的怀疑。

  • 朱新开:红军时期的航空兵与“马克思”号之谜

    朱新开:红军时期的航空兵与“马克思”号之谜

    从刘云、冯达飞、常乾坤、徐介藩、唐铎等人的经历,可清晰地看到——我军在建军之前及至红军时期起,虽然有过挫折与牺牲,虽然历经“红米饭南瓜汤”、“小米加步枪”、“小车推出来的胜利”等艰难困苦阶段,但航空人才储备及至航空建设的脉络始终没有间断,包括“列宁”号、“马克思”号飞机,直至“建立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得以实现。

  • 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第二大致命错误

    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第二大致命错误

    社会是具有神奇而巨大的经济功能,能够使1+1>2,大于10,甚至是大于100,大于1000。社会还能够创造出经济智慧,创造出生产技术或技能,从而使经济发展。社会还具有传递性、延续性,从而使技术或技能、工具能够被后人接续或传承,还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创造出新的经济智慧(技术或技能)促进经济发展,通过历史使社会的经济功能被扩大。社会的这些又这么大经济意义说明:经济是社会的,没有社会经济就不能成其为经济。社会也是经济的双刃剑,所有的经济问题都是由社会产生的。经济学最为重要的是研究社会,或者说是要对经济进行社会研究,经济学研究社会比研究人重要千百倍。马克思开启了经济学的社会研究。现代经济学根据理性人对经济学只研究人,而不研究社会,所研究出来的经济学根本不配称为经济学,只根据理性人研究经济学是现代经济学的第二大致命错误。

  • 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与贡献

    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与贡献

    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和《波河与莱茵河》中展现了自己的天才,不仅如此,除了《资本论》及其手稿外,构成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经典著作的半数以上文献都是由恩格斯完成的。但是,恩格斯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在马克思主义的名称上挂上自己的名字。恩格斯不仅甘当绿叶,而且为了做好这个绿叶,还奉献了伟大的牺牲。为了使马克思能够安心地从事理论研究和政治活动,恩格斯承担起了获取生活来源的责任,从事他本人十分厌烦的商业活动。恩格斯还在实践方面,参与了马克思主义的许多社会活动,并在马克思去世后捍卫了马克思的名誉。

  • 常与共:六维视角念屈子

    常与共:六维视角念屈子

    “告别屈原人格”?直到今天,依然有人以深刻的偏见和瘠薄的逻辑,在以别具一格的话语,向知识分子群体进行煽惑,其背靠国家崛起的宏大背景和爱国主义的历史强磁场,而裹头扯嗓尖叫的姿势,实在不好看,也越来越没有“票房”。

  • 赵磊:“价值”是马克思捏造出来的东东?

    赵磊:“价值”是马克思捏造出来的东东?

    晚近以来,用“价值与价格不一致”来否定价值的客观性,依然是否定劳动价值论的学者所秉持的基本论据。有人甚至以“现象之后根本不存在别的事物”的“现象学”理论为依据,指责马克思对本质的追问是“没事找事”。我认为,对于这些指责,马克思主义学者不应当视而不见,更不应当熟视无睹。

  • 世界战疫和后疫情时代与中华道统的历史纪元(3)

    世界战疫和后疫情时代与中华道统的历史纪元(3)

    毛泽东和他开启的中国气派,并肇始于最暗淡无光、暗无天日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时代,但却因迅速并发现和弘扬了中华古典和现代一切个体与群体最杰出、伟大优秀的东西,而自赋予以文化的圣洁性和文明的高贵性。

  • 田鹏颖:论21世纪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

    田鹏颖:论21世纪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

    21世纪马克思主义创新理论话语,把中国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提高到新境界,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时代课题,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飞跃;创新理论主题,把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同为世界人民谋大同统筹起来,回答了“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人类难题,是“和平与发展”时代精神的精华;创新理论形态,把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道路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结合起来,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整体性、系统性、协调性的时代明证;创新理论方向,把“后新冠疫情时代”世界体系的可能变革、第四次产业革命对人类生存方式的挑战、两种社会制度的斗争与合作纳入视野,澄明社会主义发展的未来图景。

  •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

    中国样本不同于以美英为代表的西方样本,西方学说解释不了中国奇迹;中国样本不同于以阿根廷、智利为代表的拉美样本,所谓华盛顿共识、新自由主义学说完全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样本不同于以日本为代表的东亚样本,所谓儒家资本主义的解释框架解释不了中国;中国样本也不同于传统社会主义模式的苏联样本,他们的社会主义学说不能完全解释当今中国发生的故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正确解读中国奇迹、解码中国样本的唯一科学学说。

  • 许光伟 | 马克思革命:行动的语境

    许光伟 | 马克思革命:行动的语境

    “四卷结构”使《资本论》成为一体例完备的作品,毫不夸张地说,这得益于马克思对科学性与阶级性的“严谨统一”的处理。认真梳理《资本论》的逻辑可以发现,马克思是由主客观统一的行动范畴界定与刻画“资本运动”及其过程的,即运用了“事的科学”的学科门类归类和过程分析的基本笔法。“行动”的范畴生产与批判的理论效果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统一历史中的社会阶级、行动与个体行为,既蕴存阶级的主体概念的历史规定性,又突出社会启动个人的经济行为特征;第二,以生成性规定统一阶级、行动、语言,这种研究越出了语言本身,构造出“真正的实证科学”——阶级与行动内在统一的历史科学;第三,行动范畴最终迫使“唯物辩证法”(作为“历史学科方法”)和“历史唯物主义发生学”(作为“历史工作逻辑”)取得一致性,完结了理论实践的“意蕴”。通过渐进追询“行动如何可能”,各种行为模式在《资本论》中艺术地结成一体,结成完整的工作;这种大写意义的“逻辑构造”旨在消除各门具体科学之工作盲目性,通过学科批判的指导,有效服务阶级客观对象的社会现实,实现阶级、行动、理论科学的实践统一。

  • 赵磊:价值万岁?那是不可能滴

    赵磊:价值万岁?那是不可能滴

    劳动异化不仅是“工资和私有财产”出现的直接原因,而且也是价值关系以及“劳动决定价值”这一经济事实存在的直接原因。因此,既然价值关系以及“价值由劳动决定”也是劳动异化的结果,那么,随着私有制的衰亡以及劳动异化的消除,价值关系以及“价值由劳动决定”也必然走向消亡。从劳动异化的维度来把握劳动价值论,其中蕴含的深刻性就在于:马克思不仅科学地揭示了价值为什么只能由劳动决定,而且科学地揭示了价值的历史性。

  • 梅荣政:爱智求真与忧国忧民的统一

    梅荣政:爱智求真与忧国忧民的统一

    陶德麟教授青年时期出于对现实的热烈关注和理想的追求,出于对当时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及胡适、张君劢等人思想的强烈不满,在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毛泽东的《辩证法唯物论提纲》、《新民主主义论》和《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论著的引导下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他1949年5月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后,勤奋地研读马克思主义哲学著作和经济学著作。以后对马克思主义的根本信念一直没有动摇过,包括在“文化大革命”中饱受磨难的年月。他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仍然重新钻研马克思主义的原著,学习中外历史,思考党和国家的命运问题。这对后学者选择人生道路和职业极富有启迪。

  • 王岩: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意识形态批判

    王岩: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意识形态批判

    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与马克思主义新闻自由观有着本质的不同,它是改革开放进程中西方新自由主义新闻观的理论逻辑与中国媒体市场化改革的实践逻辑相互耦合的结果,其兴起和发展已经成为国内重要的思想文化现象乃至社会政治现象。然而,囿于其独到的产生环境以及其自身理论根基的依附性、价值理念的迷惑性和受众群体的广泛性,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日益凸显出浓厚且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科学揭示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实质,透视其反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本质,探索对之进行批判和引领的有效路径,对于净化新时代我国的新闻舆论生态和维护国家主流意识形态安全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 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变化的认识及其时代意义

    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变化的认识及其时代意义

    恩格斯作为19世纪八九十年代社会主义运动的精神领袖,他的晚年思想极为活跃。其中,关于资本主义新变化的认识是恩格斯晚年一系列思想变化的基点,也是科学评价恩格斯历史贡献的基础问题。围绕生产动力、经营方式、资本逻辑、阶级关系和危机形态,恩格斯全面、客观、批判地阐释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图景,为作为理论形态、思想形态和实践形态的马克思主义的“守正创新”开辟了广阔空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世界历史情境中,重温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新变化的认识理路,对深化当代资本主义运动规律的研究具有重要时代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