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共为您搜索到404篇文章
  • 选择马克思主义的年轻人——记北大马院在读本科生

    选择马克思主义的年轻人——记北大马院在读本科生

    今年9月,9名首届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本科生、15名第二届“大钊班”项目本科生进入北大马院开启大二学年生活,加之29名首届“大钊班”项目本科生,这所学术科研导向的学院迎来了更为年轻、更具活力的新生力量。但更令我们好奇的是,这些本科生为什么选择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呢?

  •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在人类思想史上,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座令人仰止的高峰,除了其科学性之外,还在于其深厚的人民性。科学性解决的是“是非问题”“我是谁的问题”,是认识问题;人民性解决的是“谁是谁非问题”“我为了谁”的问题,是立场问题。马克思主义不是为某个集团或阶级代言的“私器”,而是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而斗争的“公器”,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和历史进步方向。代表人民、为了人民,是马克思主义能够始终占据理论最高峰和道义制高点的真正原因。

  • 郭冠清:吴易风先生学贯中西,坚持马克思主义

    郭冠清:吴易风先生学贯中西,坚持马克思主义

    与处在象牙塔中的学者不同,吴易风先生非常注重研究中国经济改革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至少做出了4个方面贡献。第一个贡献是,针对国有企业私有化的主张, 对“张五常热”进行了深度剖析、对科斯的产权理论进行了系统性批判,从理论和实践上证明, 私有化能提高企业效率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吴易风先生指出,国有企业改革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产权理论为指导,要把国有企业改革牢牢地建立在“人民”的利益上。为了确保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吴易风先生在1994年提出了成立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国资委)的建议。2003年3月10日,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会议经表决,设立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998年,提出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脱困的基本思路及政策并制止出售国有企业成风的建议。2004年,提出不能让新制度经济学产权理论误导中国国有企业产权改革的建议;第二个贡献是,关于宏观调控政策,吴易风先生提出了调节可分为微观调控或微观调节,宏观调控或宏观调节两个层面。这里考虑到了社会主义优越性,比西方国家只注重宏观调控而无力微观调控是一个大的改进。在宏观调控方面,吴易风先生主张借鉴而不是照搬西方国家的做法,并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宏观调控的文章,对于纠正我国经济政策实施中宏观调控偏差、微观调控不足、忽略人民群众利益等发挥了重要作用;第三个贡献是,面对全球化带来的冲击,吴易风先生指出,“由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推动和主导的‘现实的全球化’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化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全球化”,吴易风对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化带来的副作用进行了有理有据的分析,这对纠正我国一些学者在全球化认识上的偏差具有一定的作用;第四个贡献是,面对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吴易风先生进行了跟踪研究,发表了多篇有分量的文章,并于2010年出版了《当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背景下西方经济思潮的新动向》一书,探索了危机的起因、发展轨迹和根源,揭露了金融危机的实质,并提出了我国应对这次金融危机的政策建议。

  • 谢富胜 李英东:当代帝国主义发生质变了吗?

    谢富胜 李英东:当代帝国主义发生质变了吗?

    帝国主义问题一直是21世纪以来西方左翼理论界的研究热点,哈维、帕特奈克和史密斯等学者近年来围绕南北依赖关系、全球财富流向和列宁帝国主义理论的当代适用性展开了争论,并引发了广泛讨论。其实,帝国主义的本质并未改变,但其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呈现阶段性特征。对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最新争论的综述,能窥见个中对世界进程的理论反映及其局限。

  • 何毅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中国话语的崛起

    何毅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中国话语的崛起

    我们之所以有这个信心和底气,是因为中国的学术界理论界正在摆脱对西方话语的路径依赖,不断增强建构中国话语体系的集体自觉。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试图通过西方理论的植入和西方话语的中介来讲述中国,最终呈现的不过是不着边际、不伦不类的中国形象。如今,是否能够构建中国话语体系,不是看是否符合西方的价值逻辑、贴近既有的历史经验,是否有某些政治人物、思想人物的概念作话语基础;而是看是否能够从中国实践中升华出中国理论、展示中国思想、提出中国主张,是否能够讲好中国故事、解码中国样本、破译中国密码。

  • 读好“有字之书”与“无字之书”

    读好“有字之书”与“无字之书”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是马克思主义学科的基础。尽管由于知识分类和传授的需要,我们可以把马克思主义划分为若干个不同的研究方向,或者有些地方叫作“二级学科”,但这都是在同一基础,即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著述的基础上的划分,都是同一棵大树上的分支。只有根深本壮,才能枝繁叶茂。缺失深厚的马克思主义基础支撑,不论这个学科的哪一个研究方向,都会使马克思主义理论不同程度地成为失真的哈哈镜,并使培养“真学、真懂、真信”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人才队伍的目标成为不可能。

  • 毛泽东怎样在与教条主义者的斗争中挽救中国革命的

    毛泽东怎样在与教条主义者的斗争中挽救中国革命的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成功实践。指导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毛泽东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继承、丰富和发展。根据人类社会形态的不断演进发展,每个新的历史时期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综合历史经验教训,正确研判前进方向,将源自实践的理论反复重置于新时期的生动火热的社会实践熔炉中,获得理论内涵的丰富、升华,正是保持理论的科学性、正确性和生命活力的根本原则。任何理论一旦形成纯粹的理论教条而致僵化,在散发着腐臭气息的理论僵尸下确立的政策方针和路线,很难不失偏颇。这里必须指出的是,马克思主义还有一个最核心的原则,即以为占世界绝大多数的平民阶级谋幸福的理论正义和发展人类文明为其理论基础的原则。

  • 龚忠武:试论新中国之诞生与马克思主义(修订版)

    龚忠武:试论新中国之诞生与马克思主义(修订版)

    新中国的诞生,不但使中国这个国家崛起,昂然屹立东亚,挤入世界强国之林,更使中华文明获得新生,再度焕发活力。这是历史大势,时代潮流,一小撮的台独、港独分子,逆流而动,迟早必然葬身于历史洪流之中!但就近期而言,尤盼当局针对自由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和台港独的史盲症,对症下药,纠正“经硬政软”的失误,并在台港大力推行去殖民化进程,加强对中国史、中国近现代史、中国革命史的宣讲教育;龚自珍谓,“灭人治国,先灭其史”,可见端正历史观对安邦定国、富国强民何等重要!果如此,或可令此辈戒掉损己害人、祸国殃民的精神鸦片毒瘾,革面洗心,幡然醒悟,共同致力于中国统一和振兴民族的大业!值此新中国七十华诞之际,特撰此文作为献礼,并展望未来,有厚望焉!

  • 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阶段和新境界

    二十一世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阶段和新境界

    目前,近两百年以"西方中心论"为核心建立起来的西方伪史,以及以此为基础建立的西方整个文化、学术体系,已经受到了中外学术界持续多年的大规模质疑,特别是在世界格局重心持续东移背景下,西方价值观和西方文化霸权,包括学术霸权和话语权,本质上正在动摇。它的根基在动摇,整个体系在面临崩解,正在崩解。中国文化跟西方近代文化的关系问题,面临着颠覆性的变革。在这种背景下,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必须也必然要在中国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关系上要有根本性的突破,这是21世纪这个新时代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要求。其巨大和深远的影响,目前还难以估量。所以说,余云辉博士这篇文章,他提出来的是很深刻的问题。

  • 周新城:怎样学习经典著作?

    周新城:怎样学习经典著作?

    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掌握社会发展规律,才能保持政治上的坚定。学习经典著作,要有问题意识,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学习的,不能回答问题,学习就没有成效。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旳原则。学习经典著作,最主要的是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然后是联系具体实际得出新的结论。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是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是运用这些原理解决新的问题。要在同各色各样错误思潮作斗争中加深对经典著作的理解。

  • 林剑:关于普世价值问题的辨与思

    林剑:关于普世价值问题的辨与思

    对于是否存在普世价值的争论,并不是近几年才凸现的新问题,而是一个很老的问题。近几年人们关于这一问题争论得很激烈,但有些问题仍需分辨与澄清。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并不是绝对的否认普世价值的存在,但否认理念论、理性主义、康德杜林式的将普世价值作永恒真理的理解。马克思主义认为,在价值领域这种类似“永恒真理”的普世价值即使有,也是极其稀少的,认为价值是生成的,因而是历史的。反对某些阶级将自己的价值取向冒充普世价值。我们认为,被资产阶级宣布为普世价值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等价值范畴并不是普世的,而是历史的。马克思的历史观并不否认有抽象的、普遍的、一般的东西的存在,有具体即有抽象,有个别即有一般,有特殊即有普遍,但马克思主义历史观一方面否认有脱离具体的抽象、脱离个别的一般、脱离特殊的普遍,另一方面,相对于抽象、普遍、一般的东西而言,马克思的历史观更看重与关注的是事物的存在及价值的具体性、个别性、特殊性,因为将一事物与它事物、一种价值观与另一种价值观区别开来的是后者,而不是前者。

  • 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是证伪还是证实了马克思主义?

    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是证伪还是证实了马克思主义?

    欲问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究竟还有没有现实性,最要紧的是要探讨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新变化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关系。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所出现的一些新发展、新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资产阶级“执行”了马克思的理论才导致的,所以这些新变化非但没有推倒反而证明了马克思理论的正确性。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所出现的新发展、新变化,使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更具有了理论说服力和客观现实性。从最近发生在西方世界的马克思再次“火”起来的例证中,我们不仅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马克思正在西方世界“王者归来”,而且也深刻地领悟到这种“王者归来”的根本的原因就是马克思主义对于资本主义灾难和危机的分析的不可替代性。

  •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向制度的关键环节,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当代所有重大国际现象,若不回到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就不能被很透彻地理解和很好地解释。民主社会主义用抽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将马克思主义学说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普世”学说。其结果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每次重大关头,民主社会主义都以“非暴力”为标榜,死死抱住无产阶级的双手。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而言,是大灾难的开始。民主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将成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最危险因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坚决斗争的新对象。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一个国家综合实力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软实力是通过文化、价值观、制度或政策等呈现的实力。中国革命、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思想以及“为人民服务”“以人民为中心”等价值观,经济、政治、文化等制度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吸引力和说服力,并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动力,对于新中国的成立、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顺利发展、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等,均发生决定性作用。而究其根源,就是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决定着文化、价值观、制度的发展取向与目标追求。因此,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我国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 论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三个维度

    论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三个维度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意义生产”和“意义摧毁”的悖论。在价值萎缩、意义稀薄的背景下,资本主义面临生产之镜破碎、成本外部化难以为继以及金融风暴多发的态势。新自由主义试图挽救资本主义危机的工具恰恰以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为前提,未能从根本上扭转其颓势。技术创新使劳动力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速度和比率增加,弹性雇佣制造着新穷人,金融杠杆带来了巨大的资产风险。因此,当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面临重构。重建意义世界、恢复价值多元才是资本主义走出危机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