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共为您搜索到385篇文章
  • 和平演变宣传为什么在中国受挫

    和平演变宣传为什么在中国受挫

    马克思主义也和其他的科学理论那样,最重要的是提出了全新的研究方向和全新的视角、全新的概念,而不是说象圣经那样从头到尾都句句是真理。句句是真理并不是毛泽东认同的观点,反而是毛泽东批判的观点,这一点许多幼稚的右派是不知道的。一些和平演变宣传者煞有介事地说哎呀马克思这个地方说了什么什么话不太通,那个地方需要我们好好研究,我看这些人也就是个傻子,根本就不理睬。大不了说一句反正我懒得去看,也许马克思说错了一句话,这不很正常吗?反正资本家就是要剥削工人的,那就够了,如果你认为不是马克思的观点,那我巴不得,那就成了我的观点好不好?我就是马克思主义者,你倒是和我讲道理啊,你掉那个书袋干啥呀?

  • 论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逻辑意蕴

    论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逻辑意蕴

    马克思主义作为具有鲜明时代性的科学理论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理论逻辑;植根社会实践并在静态实践与动态实践的循环往复中实现自身发展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实践逻辑;遵循历史规律并沿着社会进步逻辑实现创新发展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历史逻辑;以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推进理论创新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现实逻辑。

  • 西方开花的马克思主义为何先在中国结出硕果?

    西方开花的马克思主义为何先在中国结出硕果?

    马克思主义诞生于率先进入资本主义时代的西欧,却在传入东方之后先在中国大地迅速结出了硕果。这首先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其次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传统精神和时代条件比较契合。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据西欧已有的历史发展经历得出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策略,对于当时资产阶级革命还不成功的德国,以及那时还谈不上资产阶级革命的俄国和中国来说,因为与这些国家的时代条件十分契合而极具指导意义。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与中国传统精神有很多契合之处,从而中国人民理解和接受马克思主义相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会更容易一些,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程度会更好一些,从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更容易结出硕果一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充分证明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充分证明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是必然的。

  • 陈先达:做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者

    陈先达:做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者

    “学而后方知,知而后必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都是立足于客观实际的实践者。做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者,就要深刻把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和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充分认识我国当前所面临的复杂国际国内形势,坚守人民立场,扎根实践沃土,努力为最广大人民谋幸福。广大党员、干部要以我们党正在做的事为中心,锐意改革创新,勇于迎难而上,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自己的力量。

  •  龚忠武:试论李大钊开革命史学之先河

    龚忠武:试论李大钊开革命史学之先河

    历史原本就是人类活动的记忆记录,但是记什么,不记什么,是随立场、观念、价值而有所取舍选择。李大钊自从公开声明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史学观,成为革命史学家后,史学对他就成为革命工具、斗争武器,必须为社会主义革命服务;所以史学要从记录的任务功能上发起革命,就得记载“有生命的、活动的、进步的…,是人类活的变迁(变革)”,所以他讴歌“庶民的胜利”。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旗帜鲜明坚持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

    旗帜鲜明坚持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

    工人阶级组织是工人运动发展的最重要的武器,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尖锐斗争的产物,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工人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工人运动的史实表明,没有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领导,工人运动就没有出路。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党始终坚持工人阶级先锋队根本性质。中国工人阶级要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奋力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

  • 五四运动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特点及规律

    五四运动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特点及规律

    五四运动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由分散传播走向聚合传播、由局部传播转向整体传播、由小众学说转向主导理论的关键时间节点。纵观五四运动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交织互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理论的生成逻辑相承接、马克思主义与救亡图存的实践主题相衔接、马克思主义与人民群众的期盼向往相契合、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文化的发展逻辑相贴合、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道路的历史演化相对接。由此,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过程中生成了思想内生规律、实践指向规律、人民主体规律、文化发展规律与道路演化规律等。五大规律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共同成就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有效传播。正是这种有效传播推动了中国革命道路的蜕变与更新,为最终实现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创造了前提条件。在新时代,只有认识、把握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基本规律,使作为客体的思想与作为主体的人之间有着更为紧密的精神联结,中国实践才能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走向现代化的新高度。

  • 吴宣恭教授荣获世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的获奖感言

    吴宣恭教授荣获世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奖的获奖感言

    根据现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特点,指出中国现阶段已经出现生产关系“二重化”、经济规律体系“二重化”、社会主要矛盾“二重化”,表现在市场关系上,也出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同时并存。建议应该从这里去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特点,在基本经济制度中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保证中国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2017年7月6日至9日,美国社会主义大会在芝加哥举行,这是在特朗普执政以后,继纽约左翼论坛之后召开的又一次大规模的左翼学术论坛;是左翼学者研究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揭露资本主义制度危机、探寻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学术盛会,凝聚了北美左翼力量,唤醒了工人阶级意识,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我们也应辩证地看待北美左翼学者的学术观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大会设置了100多场专题讨论,主要有三方面观点,一是马克思主义仍然是理解资本主义制度及其危机的关键;二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面临多重危机;三是社会主义者应当在美国建立工人阶级政党。

  • 获奖感言:西方社会是如何迷失的

    获奖感言:西方社会是如何迷失的

    中国的经济发展证明,除了所谓的“先进”国家试图强加给世界的发展道路之外,还有其他的发展道路。然而,核毁灭、生态灾难和法西斯主义的威胁笼罩着我们。因此,发展马克思思想、理解马克思思想和促进马克思思想的必要性从未如此强烈。中国学者有优越的条件去做出贡献。中国的经济成就为验证马克思的许多重要思想创造了机会,而马克思的许多重要思想,由于早期社会主义所面临的困难,至今仍未得到检验或仍存在着争议。简而言之,马克思提供了解释中国成功的手段;而西方经济理论则不然。

  • 陈学明:伯恩施坦如何全面地否定与修正马克思主义

    陈学明:伯恩施坦如何全面地否定与修正马克思主义

    在《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一书中,伯恩施坦对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提出了全面的修正。这一修正绝非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而是试图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本文从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及科学社会主义三个方面考察了伯恩施坦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这种系统的否定和修正。

  • 陈望道: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传播者、坚守者与实践者

    陈望道:马克思主义信仰的传播者、坚守者与实践者

    陈望道被誉为“千秋巨笔,一代宗师”,不仅因为《修辞学发凡》而成为我国修辞学的奠基者和泰斗,而且在哲学、美学、因明学(逻辑学)、新闻学、教育学等诸多领域都颇有学术成就,著有《作文法讲义》《美学概论》《因明学》《文法简论》等学术经典,他还是《辞海》的总主编和科普小品、普通话的大力倡导者。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为学术而学术,而是自觉地把学术研究作为党的事业来追求,坚持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来指导教育和学术研究。

  • 马克思主义学科的整体性

    马克思主义学科的整体性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整体,在处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现象,处理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各个领域里的问题时,都需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与现实的结合。这种理论并不是某个单一领域里的某一部分,而是马克思主义所涉及到的整体理论与现实的结合。就拿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现象的问题来说,它需要用唯物主义的辩证法,也需要用观察人类社会的历史唯物论,这才有可能更加完整准确地认清当代资本主义的各个复杂纷纭的现象。

  • 朱炳元:“两个必然”仍然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

    朱炳元:“两个必然”仍然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

    “两个必然”论断,是根据唯物史观所得出的结论。要彻底论证“两个必然”,必须要有经济关系上的理论说明。所以,《共产党宣言》发表以后,马克思几乎用全部精力投入到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研究之中。《资本论》是马克思的不朽巨著,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在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上,科学地揭示了剩余价值的来源、本质及其运动规律,揭示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剩余价值学说在经济学上为“两个必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