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共为您搜索到393篇文章
  • 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是证伪还是证实了马克思主义?

    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是证伪还是证实了马克思主义?

    欲问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究竟还有没有现实性,最要紧的是要探讨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新变化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关系。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所出现的一些新发展、新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资产阶级“执行”了马克思的理论才导致的,所以这些新变化非但没有推倒反而证明了马克思理论的正确性。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所出现的新发展、新变化,使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更具有了理论说服力和客观现实性。从最近发生在西方世界的马克思再次“火”起来的例证中,我们不仅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马克思正在西方世界“王者归来”,而且也深刻地领悟到这种“王者归来”的根本的原因就是马克思主义对于资本主义灾难和危机的分析的不可替代性。

  •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向制度的关键环节,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当代所有重大国际现象,若不回到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就不能被很透彻地理解和很好地解释。民主社会主义用抽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将马克思主义学说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普世”学说。其结果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每次重大关头,民主社会主义都以“非暴力”为标榜,死死抱住无产阶级的双手。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而言,是大灾难的开始。民主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将成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最危险因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坚决斗争的新对象。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已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一个国家综合实力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软实力是通过文化、价值观、制度或政策等呈现的实力。中国革命、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思想以及“为人民服务”“以人民为中心”等价值观,经济、政治、文化等制度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吸引力和说服力,并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动力,对于新中国的成立、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顺利发展、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等,均发生决定性作用。而究其根源,就是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决定着文化、价值观、制度的发展取向与目标追求。因此,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我国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 论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三个维度

    论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三个维度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意义生产”和“意义摧毁”的悖论。在价值萎缩、意义稀薄的背景下,资本主义面临生产之镜破碎、成本外部化难以为继以及金融风暴多发的态势。新自由主义试图挽救资本主义危机的工具恰恰以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为前提,未能从根本上扭转其颓势。技术创新使劳动力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速度和比率增加,弹性雇佣制造着新穷人,金融杠杆带来了巨大的资产风险。因此,当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面临重构。重建意义世界、恢复价值多元才是资本主义走出危机的出路。

  • 毛泽东:亲自讲党课宣讲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亲自讲党课宣讲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在上党课时把日本侵略中国比作一头疯牛冲进了中国,我们正面和他直接对抗暂时抗不过,怎么办?靠持久战、游击战和全民族抗战。有扳牛头的,有拽牛尾巴的,有薅牛毛的,有砍牛蹄子的,最后的结果是这头疯牛必死无疑。听课学员在会心的笑声中感到受益匪浅,终生难忘。毛泽东讲党课面临的对象来源复杂,思想基础、觉悟程度、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有工人、农民,也有高级知识分子。但毛泽东“以通俗的语言,讲亲切的经验”,能吸引每一个人,使文化水平低的感到通俗易懂,文化水平高的也不觉得粗浅。

  • 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与文化自信的嬗变与思考

    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与文化自信的嬗变与思考

    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为中华传统文化注入了新的文化元素和新的社会力量,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经中国共产党和人民群众在实践中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也就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习近平指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重点做好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再次强调“双创”方针,这是对我们党和人民继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是对马克思主义文化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是新时代建设文化软实力的必由之路。

  • 马克思主义“行”的时代证明

    马克思主义“行”的时代证明

    马克思主义强调社会主义要实行公有制,正是服从于快速发展生产力和实现共同富裕的任务和目的的。资本主义国家由于存在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基本矛盾,导致周期性的经济危机,阻碍生产力发展。只有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矛盾,最大限度地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 和平演变宣传为什么在中国受挫

    和平演变宣传为什么在中国受挫

    马克思主义也和其他的科学理论那样,最重要的是提出了全新的研究方向和全新的视角、全新的概念,而不是说象圣经那样从头到尾都句句是真理。句句是真理并不是毛泽东认同的观点,反而是毛泽东批判的观点,这一点许多幼稚的右派是不知道的。一些和平演变宣传者煞有介事地说哎呀马克思这个地方说了什么什么话不太通,那个地方需要我们好好研究,我看这些人也就是个傻子,根本就不理睬。大不了说一句反正我懒得去看,也许马克思说错了一句话,这不很正常吗?反正资本家就是要剥削工人的,那就够了,如果你认为不是马克思的观点,那我巴不得,那就成了我的观点好不好?我就是马克思主义者,你倒是和我讲道理啊,你掉那个书袋干啥呀?

  • 论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逻辑意蕴

    论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逻辑意蕴

    马克思主义作为具有鲜明时代性的科学理论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理论逻辑;植根社会实践并在静态实践与动态实践的循环往复中实现自身发展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实践逻辑;遵循历史规律并沿着社会进步逻辑实现创新发展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历史逻辑;以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推进理论创新是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现实逻辑。

  • 西方开花的马克思主义为何先在中国结出硕果?

    西方开花的马克思主义为何先在中国结出硕果?

    马克思主义诞生于率先进入资本主义时代的西欧,却在传入东方之后先在中国大地迅速结出了硕果。这首先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其次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传统精神和时代条件比较契合。马克思和恩格斯根据西欧已有的历史发展经历得出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策略,对于当时资产阶级革命还不成功的德国,以及那时还谈不上资产阶级革命的俄国和中国来说,因为与这些国家的时代条件十分契合而极具指导意义。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与中国传统精神有很多契合之处,从而中国人民理解和接受马克思主义相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会更容易一些,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程度会更好一些,从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更容易结出硕果一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充分证明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充分证明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是必然的。

  • 陈先达:做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者

    陈先达:做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者

    “学而后方知,知而后必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都是立足于客观实际的实践者。做新时代马克思主义者,就要深刻把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和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充分认识我国当前所面临的复杂国际国内形势,坚守人民立场,扎根实践沃土,努力为最广大人民谋幸福。广大党员、干部要以我们党正在做的事为中心,锐意改革创新,勇于迎难而上,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自己的力量。

  •  龚忠武:试论李大钊开革命史学之先河

    龚忠武:试论李大钊开革命史学之先河

    历史原本就是人类活动的记忆记录,但是记什么,不记什么,是随立场、观念、价值而有所取舍选择。李大钊自从公开声明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史学观,成为革命史学家后,史学对他就成为革命工具、斗争武器,必须为社会主义革命服务;所以史学要从记录的任务功能上发起革命,就得记载“有生命的、活动的、进步的…,是人类活的变迁(变革)”,所以他讴歌“庶民的胜利”。

  •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依然活着 但其合法性已丧失

    大卫·哈维说,资本主义并没有进入死胡同,新自由主义方案也依然活着,而且活得不错。巴西新当选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声称要实行智利1973年之后皮诺切特的政策。问题在于新自由主义不再需要人民大众的共识,其合法性已然丧失。我在2005年出版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中早就指出,新自由主义如果不与国家集权主义媾和,就无法存活。它现在与新法西斯主义结合了,因为我们从所有全球抗议运动中看到,新自由主义将填满富人的口袋,牺牲人民的利益(这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并不明显)。

  • 旗帜鲜明坚持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

    旗帜鲜明坚持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

    工人阶级组织是工人运动发展的最重要的武器,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尖锐斗争的产物,马克思主义政党是工人阶级组织的最高形式。工人运动的史实表明,没有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领导,工人运动就没有出路。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党始终坚持工人阶级先锋队根本性质。中国工人阶级要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奋力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