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贷共为您搜索到19篇文章
  • 钮文新:高利贷会因此复活么?

    钮文新:高利贷会因此复活么?

    毫无疑问,中国金融当务之急就是“立即解决错配问题”,这是利率“双轨制”引发的一切金融恶性后果的源头,绝不能允许出现“金融青黄不接”的情况。要快,没有时间再让央行去“试错”。所以,请求中央银行立即“降准”,向市场释放长期流动性,但这只是权宜之计,根本在于立即着力“利率双轨制”问题的解决。

  • 于欢案和保姆纵火案的背后,都有民间借贷的鬼影

    于欢案和保姆纵火案的背后,都有民间借贷的鬼影

    民间借贷、高利贷。为此到底死了多少债主?死了多少欠债者?又有多少像杭州保姆纵火案里那三个孩子一样的无辜者受到牵连?云南曲靖那些冤死的老乡们,又招谁惹谁了?2017年4月25日,我Dang在某重要会议上指出:要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 女大学生“裸贷”的背后:高利贷和色情产业

    女大学生“裸贷”的背后:高利贷和色情产业

    裸贷背后是一条灰色利益链,女大学生已经成为有些人获取利益的新噱头。

  • 必须直面全民性的疯狂“高利贷”

    必须直面全民性的疯狂“高利贷”

    如何处理好已形成的全民性高利贷,处理好高利贷资金链断裂引发的社会动荡,无疑是政府一大难题;而为挽救和防止高利贷引发地区性金融危机扩大,各级政府将面临严峻考验;如何反思高利贷如此疯狂蔓延的原因,如何在全国规范金融秩序,再不能让高利贷恣意而为,这更需长治久安的运筹。

  • 聊城,请不要把针对于欢事件的调查止于基层民警

    聊城,请不要把针对于欢事件的调查止于基层民警

    南方系,引爆这个案子,只想把舆论引向法院改判和警察被查为止,自动收住脚步。一涉及到高利贷和非法集资问题的深层次问题,就戛然而止。有人就注意到南方系的同伴在26号就开始主动降温对这个事件的关注度,因为有人开始关注案件背后的高利贷问题。南方系就是当初为高利贷合法化说话的人,他们怕这个案子挖深了,伤到他们自己和他们背后的人。

  • 辱母杀人案:公知们为何替高利贷黑社会疯狂洗地

    辱母杀人案:公知们为何替高利贷黑社会疯狂洗地

    财新媒体和公知们鼓吹高利贷,先将高利贷塑造成“大德大善”、“皆大欢喜”、“有利穷人”之举,进一步要求中国国家暴力机器维护高利贷的超额剥削。实际上,鼓吹高利贷,放纵金融吞噬中国产业,毁灭中国实体经济,阻碍中国产业升级,消灭中国民众储蓄,颠覆中国社会主义政权,维持一个依附于帝国主义的金融寡头集团的统治,对某些媒体公知而言,才是长治久安之策。不过,这不是广大民众长治久安之策。

  • 法治了就没有高利贷和黑社会了?醒醒,别做梦了

    法治了就没有高利贷和黑社会了?醒醒,别做梦了

    人类历史从来不缺法治和市场经济,但是从来也没有哪个法治和市场经济能够完全消灭黄赌毒、高利贷和黑社会,恰恰相反,正是法治和市场经济才为这些东西提供了生存空间。春江水暖鸭先知,鱼不需要人类去教怎么游泳,这些东西会自生自发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为自己寻找合适的生存空间,而且很快就能学会用法治来保护自己。唯一能够彻底消除这些东西的,叫革命,而且是社会主义革命,不叫法治。法治从来都不只是保护好人,当然也保护没有违法的坏人,而最知道怎么做才不违法的,永远都是坏人,而不是老实本分过日子的小老百姓。因为坏人比好人跟法律打交道的机会要多得多,所以他们学习法律的动力也要大得多。

  • 只有共产党的合作化运动,才能破农村高利贷困局

    只有共产党的合作化运动,才能破农村高利贷困局

    如果听任掠夺性的资本大举进入乡村,肆意侵吞包括土地资源在内的农村剩余,必然会造成广大农民沦为工业化“先进生产力”的“肥料”。而使得中国共产党人的土地革命与唐太宗的“均田”根本性地区别开来的正是:共产党不仅仅给了农民以土地,而且更给了农民以信用、信任和信贷,这是三皇五帝以来的第一次。

  • 物权>人权>主权—— 一道奇怪的不等式

    物权>人权>主权—— 一道奇怪的不等式

    前些年,公知拼命鼓吹要赦免资本的原罪,怕的就是那些来路不正的财产总有一天受到清算,而现在这么一个所谓的“物权”高于“人权”的歪理邪说一出来,那么他们的财产的“物权”无论来路正还是不正,都不但高于别人的“人权”,甚至还间接高于国家的“主权”了,当然他们这一小撮人想让此变成像美国那样的资本家的“物权”高于国家的“主权”的现实还不那么容易。但是最起码他们可以忽悠没有文化的普通百姓,为他们所代表的一小撮人的为非作歹寻找理论依据。

  • 辱母杀人案背后:有些专家为高利贷事业呕心沥血

    辱母杀人案背后:有些专家为高利贷事业呕心沥血

    一些经济学家为了中国的高利贷事业的健康发展呕心沥血,茅于轼老先生就不顾年事已高,一边亲身给农民发放高息小额贷款(美其名曰“为穷人办事”),一边为高利贷鼓与呼,说“高利贷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 "辱母杀人案":让我来做个简单的全景式扫描!

    良知媒体应该调查的,不应局限于于欢、苏银霞,以及吴学占、杜志浩,甚至是调查当地的政治生态都不够。浅层次讨论没用,不挖出根源,不改变现实,这种事只会越来越多。事实上这种事已经在中国现实社会中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了。有责任感的媒体应该沿着这条线深挖:高利贷-民间借贷-地下钱庄-影子银行-金融乱象-社会乱象-利益集团-社会生态-治国理政。挖到哪儿算哪儿。

  • 辱母杀人案背后的问题:政府应负债为市场提供资金

    辱母杀人案背后的问题:政府应负债为市场提供资金

    长期以来,我国央行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就是说,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西方货币,交给西方,从而更进一步加重了国内企业的资金紧张了。我国国内企业与企业,企业与劳动者间的债务问题,一直很严重,因债务纠纷问题而带来的致死致残,常有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措施,就是中央政府应大幅度提高净债务,为市场提供净资金。

  • “辱母杀人案”的要害是公知们鼓吹的高利贷

    “辱母杀人案”的要害是公知们鼓吹的高利贷

    南方报系和各路“公知”对高利贷导致犯罪只字不提,专拿“辱母”大做文章,好像最不可容忍的仅仅是“辱母”。这貌似谴责犯罪,实际是包庇犯罪——拼命强调辱母“不可容忍”,那岂不等于说“辱父”、“辱子”之类就“可以容忍”?岂不等于说用黑社会逼债不算什么罪,之所以有罪仅仅是因为逼债手段太蠢做过了头闹出了“辱母”,否则就不会有事?——难道最不可容忍的仅仅是犯罪手段而不是犯罪根源——高利贷导致的黑社会逼债?

  • 复活的高利贷意味着什么?

    复活的高利贷意味着什么?

    高利贷是中国金融改革中出现的一个毒瘤,我想只要国家还继续实施这种政策,继续让高利贷存在,黑社会就会继续存在,社会就不会太平,需要金融支持的企业和个人依然得不到资金支持,而中国的资本市场却仍然会有一些资本大鳄出现并呼风呼雨,国家经济依然会颤颤巍巍。

  • “辱母杀人案”的焦点不在“辱”,在高利贷

    “辱母杀人案”的焦点不在“辱”,在高利贷

    公知们是不会反对欠债要还钱的。所以,《南方周末》的报道标题叫“刺死辱母者”,而不是“刺死讨债者”,债权是不能否定的。挑出“辱母”这个细节来渲染,一来是为了黑官府,二来也有把公众视线从高利贷上面转移开来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