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共为您搜索到46篇文章
  • 鹿野:向公知亮剑的张院士才是“当代鲁迅”

    鹿野:向公知亮剑的张院士才是“当代鲁迅”

    不要忘了,当年鲁迅先生也是学医的,只不过看到有些中国人面对帝国主义侵略还麻木不仁,才毅然弃医从文。至于面对胡适为代表的那些公开为帝国主义侵略吹喇叭抬轿子的货色,鲁迅当然就更加不留情面了。而今天的张院士虽然没有弃医从文,但是公开向公知亮剑,说到底恐怕也是因为那些胡适一类出卖灵魂的货色在今天又猖獗了起来,实在令人看不下去了吧。

  • 萧光畔:原配

    萧光畔:原配

    每每看见那些痴男怨女写下的绵绵情诗,我又情不自禁哑然失笑。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能理解爱情的真谛吗?《共产党宣言》里面赫然写着:资产阶级的婚姻,就是合法的卖淫。没有好的时代,能有好的爱情吗?能有好的婚姻吗?少数人可以有,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绝无可能。这篇小文,写给那些正在恋爱的男人女人,让我们在八卦这些陈年往事的时候,为美好的社会而奋斗吧。只有美好的社会,普罗大众才有美而真的爱情。

  • 林爱玥:公知与鲁迅之间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林爱玥:公知与鲁迅之间隔着整整一个中国

    公知与鲁迅先生无论在水平上还是能力上都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这些还是次要的,公知与鲁迅先生最大的差距在人格上。鲁迅先生对中国是有着深沉的爱的,所以才会“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而公知虽然叉着腰傲娇的说“看我怕不怕你们”,有那么点“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架势,可公知啥时候“俯首甘为孺子牛”过呢?

  • 常与共:祥林嫂的“祝福”与“不争”

    常与共:祥林嫂的“祝福”与“不争”

    “在任何社会中,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尽度”。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傅里叶的这一思想,随着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中的介绍,而广为人知。但迄今为止真正得到实践的,却是在伟大的新中国,在提出和施行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特别是获得解放的农村劳动妇女更是支撑了中国社会主义新农业“大革命”的大半边天。这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我们今天在庚子鼠年的祝福声中,更加深情地回望毛主席和一切毛主席的好战士、好学生们的缘由所在。

  • 公知的悖论!

    公知的悖论!

    老百姓要的并不多,无非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三部曲”:“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当下,生存和温饱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早已不成问题,现在无非就是发展到什么程度而已,而公知推崇的那些所谓的“自由”、“民主”能解决什么问题?前有苏联,后有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不仅发展无从谈起,连生存温饱都成了奢望,这样的“民主”、“自由”老百姓躲都怕躲不及,又怎么可能神经到去响应呢?这就是一个悖论!老百姓无法理解公知为何自甘堕落对中国咬牙切齿又对美国奴颜媚骨,就像公知永远无法理解老百姓为何“奴性十足”一样。

  • 鲁迅批判胡适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吗?

    鲁迅批判胡适是因为“个人成见(私怨)”吗?

    胡适的所谓“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是标标准准的逆向种族主义,它可以把中国人膜拜的方向指向任何一个洋人/列强种族。具体到胡适对日本的友善,对美国的膜拜,胡适的拥趸里出一帮子美分、精日不在话下。当今一切精日拥抱日本的理由,在胡适的这段话里都能找到根子,当然,在当时日寇在我国东北施行的奴化教育中,也能找到。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胡适不光是当代中国公知的老祖,还是精日们的不祧之祖!

  • 【灯下随笔】从孔乙己说开去

    【灯下随笔】从孔乙己说开去

    鲁迅创作“孔乙己”这个人物,真正的目的不是否定中国传统文化,而是讽刺那些死抱着旧思想不放的旧派读书人愚蠢,他设定孔乙己最后死得无声无息的结局,其实主要是用这种深沉的悲剧来提醒广大知识分子,要多走向社会、走向人民、走向时代,这样才有未来。

  • 苦难和屈辱中,他如何看到一个“可爱的中国”?

    苦难和屈辱中,他如何看到一个“可爱的中国”?

    在五四运动以后,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发现,要争得中国的解放,必须启发中国普通大众的觉悟,让他们认识到自己身上的力量。要动员民众的主人翁意识,知识分子自己就不能再是一个传统士大夫,也不能是一个到羊群里启蒙的先知,只有打掉自己高高在上的东西,作为一个普通人,一个祖国母亲的孩子,为兄弟姐妹的悲欢感同身受,才能跟民众真正结合起来。所以这百年来许许多多英雄人物,都把自己视作没有姓名的野花野草,他们不准备做享有者,而准备做奉献者,他们贴近大地,生于大地,死后又归于大地,这是一种大地的品性。

  • 陈先义|真正的文艺批评一走几十年:你该回来了吧

    陈先义|真正的文艺批评一走几十年:你该回来了吧

    有些人已经不再把写小说中国人民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作为标准了,而是美国人西方人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能不能拿西方的大奖作为标准。仅仅这些还不够,有的作品,在思想倾向性已经有了严重问题,却同样听不见任何批评的声音。而这一切问题的核心,是放弃了文艺必须坚持正确的批评导向的方针原则,放弃了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给我们提出文艺为工农兵的根本方向。没有批评,文艺就没有未来,没有争论,就没有对优劣的鉴别,没有批评,文艺就谈不上发展。这是古今文艺的一条基本规律。文艺方针是大是大非问题,这是不能离开批评的。对于那些触及我们价值观的核心的观念和现象,不仅批评,而且要坚决斗争。这是两种意识形态的分野,关乎事业兴废和存亡。许多年来,我们很多人把正常的文艺批评弄的噤若寒蝉。于是,害怕批评,不愿批评,不敢批评已经成了文艺界一种普遍现象。也是制约文艺健康发展的关键。

  • 鲁迅没走,杂文仍有希望

    鲁迅没走,杂文仍有希望

    鲁迅没走!之前网络上曾有谣传,鲁迅的作品将从教材中去除,不过记者发现,在统编语文教材中,鲁迅的文章依然在列。鲁迅共有5篇文章入选统编教材,其中包括《拿来主义》 《纪念刘和珍君》等。此外,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 《改造我们的学习》等5篇(首)文章,还有《长征胜利万岁》 《大战中的插曲》 《百合花》等多篇作品也同样入选。以上说明,鲁迅没走,杂文仍有希望。

  • 鲁迅最后一次接受采访说了些什么?

    鲁迅最后一次接受采访说了些什么?

    谈话一开始,首先问他对于去年“一二·九”以来全国学生救亡运动的感想。他鼓起浓密的眉毛,低头沉思了一下,便说:“从学生自发的救亡运动,在全国各处掀起澎湃的浪潮这一个现实中,的确可以看出,随着帝国主义者加紧的进攻,汉奸政权加速的出卖民族,出卖国土,民族危机的深重,中华民族中大多数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已经觉醒的奋起,挥舞着万众的拳,来摧毁敌人所给予我们这半殖民地的枷锁了!”

  • 赵磊:为孔庆东一辩

    赵磊:为孔庆东一辩

    细想一下,按照“平正之状可鞠“的标准来衡量,被毛泽东评价非常高的鲁迅不被视为“偏激”,那才真是匪夷所思。

  • 如何剪掉“心中的辫子”?

    如何剪掉“心中的辫子”?

    有些人喜欢混淆概念,说鲁迅先生也批评当时的中国,也批评当时的中国人,所以鲁迅先生也是“公知”?但他们忘了,鲁迅先生从来没有否定过自己的国家、民族和人民,鲁迅先生只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从来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更不是逆向民族主义者。很多人只记得先生对“国民性”辛辣的讽刺,却忘了他字里行间对闰土、祥林嫂、阿Q、老栓......等普通中国人的怜悯和同情。很多人只记得他批判封建文化,却忘了他怒斥“友邦惊诧论”,他和如今那些媚外的“公知”们,有着本质的区别。他批评我们中国人,剖析我们中国人,是为了中国好,是为了中国人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能够更好。实际上,鲁迅先生是在为我们“剪辫子”,所以,他才是“民族魂”。

  • 鹿野:鲁迅会反对整顿涉嫌发布色情小说的网站吗?

    鹿野:鲁迅会反对整顿涉嫌发布色情小说的网站吗?

    鲁迅非但不赞成文艺作品描写色情,即使对于当时的文艺作品过度描写恋爱的做法也是不同意的。不过,当时那些被左翼文坛骂得一塌糊涂的仙侠与言情等小说所宣传的忠孝节义和因果报应等观念固然在本质上是消极的,反动的,也有不少淫秽血腥等低级趣味,但是至少还是对于极端个人主义持排斥态度的,也没有鼓吹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现在一些网络小说,宣传极端个人主义和赤裸裸的丛林法则,甚至让以个人自由主义为指导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看了以后,也感到不可思议。因此,如果要是有关方面对于这些现象听之任之,让这些精神鸦片肆无忌惮的流传,才是真正会被鲁迅等左翼文学家谴责的。整顿网络小说中那一类鼓吹打怪练级、极端个人主义、弱肉强食等价值观的作品,正是他们的一贯态度。

  • 德、赛两先生所遮盖的鲁迅的“问题”与“主义”

    德、赛两先生所遮盖的鲁迅的“问题”与“主义”

    鲁迅晚年手定《三十年集》目录,以早期古文起头的《坟》被置于其首,盖有深意。后人编辑《鲁迅全集》,一律遵循,善莫大焉。此犹朱子解《论语·学而》所楬橥的,“此为书之首篇,故所记多务本之意,乃入道之门,积善之基,学者之先务也。”由“科学”、“民主”出发而探得西方文明之“本根”在“神思”,于是断然罢黜百术,独尊“涵养吾人之神思”的“文学”,而且守此志业,终生不渝,故阐述此理的早期古文也是《鲁迅全集》的“入道之门,积善之基”。今天纪念和反省新文化运动,正也不妨以此为“学者之先务”。

  • 对申纪兰的攻击与芝加哥博物馆的“三寸金莲”

    对申纪兰的攻击与芝加哥博物馆的“三寸金莲”

    近一百年前,鲁迅先生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演讲《娜拉出走后怎样》,揭示出娜拉不是堕落,就是回来。鲁迅的问题,被三十年后的新中国解决了,被听了毛泽东主席号召的申纪兰率先提出并示范了,几亿饱受两千年“夫为妻纲”“卑弱第一”的中国妇女终于男女同工同酬,从根本上翻了身,“三寸金莲”也就彻底画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