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共为您搜索到16篇文章
  • 鸦片的复仇与西方制药资本的贪婪

    鸦片的复仇与西方制药资本的贪婪

    曾经,西方人为了白银用巨舰大炮逼迫中国人吸鸦片;如今,美国人为了金钱诱惑自己的国民吸毒上瘾。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讽刺。

  • 林则徐不是民族英雄,是他带来了鸦片战争?

    林则徐不是民族英雄,是他带来了鸦片战争?

    因鸦片战争开启的中国近代史,痛点太多,不堪回首。但让我们深感幸运的是,中国一代又一代杰出人物,比如林则徐,比如左宗棠,他们一代一代,从未放弃努力,他们无法成为超越时代的“超人”,却一直在努力。惨痛的历史,并不曾失去希望。

  • 美国大部分总统祖上贩毒,资本积累主要来自鸦片

    美国大部分总统祖上贩毒,资本积累主要来自鸦片

    因为罪恶的鸦片贸易,美国社会产生了新的一批权贵精英,这些新权贵精英的诞生标志着第二次工业革命前美国完成了初步的资本原始积累,对美国的工业化进程起了极大的推进作用。这些历史在美国社会中流传并不广泛,波士顿的鸦片大亨的后代也几乎从来不讨论自己家族的财富来源,但仍然有一些美国知识分子深知此事,并且引以为耻。

  • 虎头蛇尾的民国禁烟运动

    虎头蛇尾的民国禁烟运动

    明知鸦片祸国殃民、毒害华夏百年之久的根本原因,却没有做到令行禁止、严格执行禁烟;中央政府容忍各地势力阳奉阴违,某些利益集团为攫取私利而罔顾国家和民众利益,出现“法外之地”,这是禁烟运动事倍功半、也是晚清以至民国鸦片一直屡禁不止的关键。当然,彼时的社会风气萎靡,民众普遍缺乏健康向上的心气,精神空虚,这也是鸦片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这有时代因素,然而,当时政府也有不可推卸的教育引导责任。

  • 为什么我们要对毒品“零容忍”?

    为什么我们要对毒品“零容忍”?

    在毒品和精神毒品的污染下,人民会在虚无的享乐中失去智慧和自信,失去奋发进取的力量。欧美的大麻合法化,就是一种缓和阶级矛盾的方法,快乐,不必源自于劳动和成功,堕落也可以。你可以看到,美国的顶层精英、社会名流们可能也吸毒,但那只是偶尔的放纵,甚至是有意的引导,毒品绝不会在上层泛滥,而会在下层疯狂流通,既能帮助黑白两道的顶尖人物聚敛财富,又能瓦解底层民众的进取心。人们又可以在虚幻的及时行乐中获得短暂的快乐,忘记痛苦和不甘,忘记理想和使命。

  • 普遍主义和平等主权神话在中西关系史上的作用

    普遍主义和平等主权神话在中西关系史上的作用

    这些看似基于平等国家间意愿而签订的不平等条约,终于将中国置于了西方国际法和外交准则的约束之下,而西方关于普遍主义和平等主权的起源神话,也因国际关系中的实证主义(Positivist)法学理论的兴起,而通过条约的方式变成了具有法律效力的条文。尽管如此,本文也凸显了中国在主权、法律和正义等问题上的主张有别于西方国家,并因此对西方帝国谋取普遍主权和文化霸权的政策进行了反制。在现代国际法和外交话语形成过程中,这些争执和谈判形成了大量难以弥缝的断裂和悖论。所以对此进行批判性的再审视,有助于恢复文化和历史的的多样性和多元化起源,而这些恰恰经常被歌颂现代文明和霸权帝国的主流叙事抹杀或说成是落后愚昧的表现。

  • 鸦片和宗教——看新中国如何肃清这双重毒品!

    鸦片和宗教——看新中国如何肃清这双重毒品!

    时至今日,各种类型的毒品,还在卷土重来。既有物质上的毒品,也有精神上的毒品。好在中国对近代史教训深刻,一直执行世界上最严厉的反毒法律,实在是国之大幸。至于那些喜欢作死的西方国家,甚至还搞毒品合法化的国家,坐等他们重演大清末年的历史吧。

  • 金融鸦片之后何时才能戒掉精神鸦片等

    金融鸦片之后何时才能戒掉精神鸦片等

    新世纪的金融海盗满世界推销金融毒品,最终不过是为了掏空目标国的国民财富。170年前大英帝国推销鸦片,今天的华尔街犹太资本集团推销金融毒品,还顺带推销皿煮兹油精神鸦片,面对这一切金融毒品拒绝容易,但是精神鸦片却已经腐蚀了国人30年,毛主席时代摆脱了植物鸦片,习近平主席也正在带领中国摆脱金融鸦片,而国人的精神鸦片要何时才能解除啊?

  • 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让贺卫方情何以堪:一个英国人写的鸦片战争史

    贺卫方称“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西方要求者多在商业贸易上的交往”,而英国汉学家Julia Lovell的著作中提到“(英国)声称它的主要目的是打开中国自由贸易的大门,真实目的是使鸦片走私贸易合法化,并极力隐瞒在文明和进步的幌子下为保护非法的毒品贸易而战的事实。”

  • 中共种贩鸦片:冯玮与洪振快联手制造的一个谣言

    中共种贩鸦片:冯玮与洪振快联手制造的一个谣言

    陕甘宁边区不是强迫老百姓“广种鸦片”,而是强迫种植鸦片者铲除鸦片。而这些真实的历史常识,冯玮和洪振快们全都视而不见。如果没有非常顽固和坚定的反共立场,冯玮们为何要刻意制造这些谣言攻击中共?

  • 抗战时期中外记者在延安没有看到一个人种鸦片

    抗战时期中外记者在延安没有看到一个人种鸦片

    在本文中,李效黎回忆了1944年夏中外记者西北参观团访问延安时的情景,这是抗战时期外国记者对共产党根据地仅有的一次大规模集中采访活动,也是中共对外宣传的一次重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