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共为您搜索到34篇文章
  • 英国殖民下的香港真的那么好吗?

    英国殖民下的香港真的那么好吗?

    近代史是屈辱史,是血泪史,香港在鸦片战争中被英国殖民,香港同胞在殖民统治下饱受欺凌,同时期的大陆更是在列强割据、军阀混战、日军侵略中生灵涂炭。经过不懈努力,香港终于于1997年回到祖国的怀抱。但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一些“怀念港英时代”“港独”声音的出现实属令人痛心。当前,香港发展面临各种各样问题,青年一代对未来所表现出的迷茫和对过去港英时期的幻想我们都可以理解,但只要我们愿意随手翻一翻历史资料、听一听身边老一辈人的讲述,就会知道英国殖民统治之下香港同胞究竟过得怎样。我们撰写此文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认识到英国殖民统治下香港同胞的真实境遇,认识到只有中国人团结一心才能共创美好未来。

  •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中英两次鸦片战争谈判期间,英国人名为要求“平等”,实质上是要求大英帝国对于大清国乃至整个世界的统治。在这个意义上,饱受争议的“夷”字,恰如其分地点出了殖民话语逻辑的要害。对于“文明人”来说,谁是真正的“野蛮人”?如何恰当地回答这个问题,这里充满了各种焦虑和不确定因素。当衍指符号“夷=barbarian”成为现实的那一刻,当殖民者言说中的barbarian开始渗透汉语的那一刻,就必然造成伤害和逆转,甚至出现认知对象被颠覆的危险。从这种意义上说,“平等”话语的殖民性在中英《天津条约》对“夷”字的禁用上,得到了充分的表达,它也是英国人发动战争的法律依据之一。

  • 酒半仙:中国人急需重温鸦片战争这一段历史

    酒半仙:中国人急需重温鸦片战争这一段历史

    中国百年屈辱的历史,是从肮脏的鸦片贸易开始的,今后的中国是不是在中华大地上再度发生新的鸦片战争,我个人认为可能性是极大的,只是成败是否与过去的历史雷同,这只能由国人自己在思考之后在做分析和判断。只是在危机重重的当口,真心希望国人重新都来温习一下过去那段历史,因为任何的历史屈辱,往往就是从忘记了过去屈辱历史开始。

  • 西方伪史教育出来的,只能是鹦鹉,不会想问题

    西方伪史教育出来的,只能是鹦鹉,不会想问题

    当今所谓的贸易战,实际上,是美国现时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内部问题的外在反映,或者说,是美国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一点,公知们是不会明白的。公知们,永远只是一只鹦鹉,凡是洋人没教的话,他们统统不会说,更不会想问题。近几十年来,美国依托其战无不胜的军队、攻无不克的金融,一直享受着唯我独尊、逍遥快活的天堂国荣耀。因此,尽管总统、议员走马灯地换来换去,但是,普世价值的教材一直没有改革,始终就那么几十百把个字:人权高于主权、民主宪政、自由贸易......公知们就只是反复的背诵这些歌词儿,常常引住了三五个人来听。转眼三十年过去,大家也都听得纯熟了,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也不再有一丝兴趣。后来全国人们,几乎都能背诵他们的话,一听到就烦厌得头痛。

  • 组织起来的中国,就能无敌于天下

    组织起来的中国,就能无敌于天下

    国人常叹,清朝GDP世界第一,却败给了英国,甚至败给了日本。原因何在?如前所述,除了急需富国强兵之外,就组织而言,清朝的体制属于传统的“太平模式”,不胜任于西方式的“丛林模式”。和清政府一样,国民党在中国基层的影响力十分薄弱,因此,抗战时期,国民党政府机关撤离的地区,便成为孙中山所指的“一片散沙”的政治真空地带。无数走村串户、深入田间地头的共产党人,用实际行动将人民群众发动起来了。遍及各个角落的“民众团体”,使得共产党在根据地建立起强大的动员力。铁的事实证明,毛泽东的“举国一致的抗日阵线”思想是正确的。

  • 西方话语批判:重新认识鸦片战争

    西方话语批判:重新认识鸦片战争

    1840年发生鸦片战争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绕不开的重大事件,历史学家一般将鸦片战争的起因和中国在战争中的失败,归结为明清时期中国闭关锁国导致的封闭与落后。本文从经济学的角度对中英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重新进行解释,认为鸦片战争爆发的主要原因在于中英之间贸易顺差,英国企图借助鸦片贸易改变贸易逆差无果而发动战争。对鸦片战争再认识,有助于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西方所谓“自由贸易”话语背后的历史真相。由此得出结论,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的成功,一方面得益于改革和开放;另一方面得益于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

  • 鸦片战争的真正原因,被误读了100多年!

    鸦片战争的真正原因,被误读了100多年!

    当年中国的错误,一方面在于朝堂之上衰弱而缺乏治理能力,另一方面又妄自菲薄和妄自尊大交织。尤其是当年没意识到,与我们打交道的对手是一个帝国,是一个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强盗。更没深刻认识到的是,对付这种强盗,只能用更强硬的手段,不能因为中国有着几千年积淀而成的中华文明,就以“君子之道”揣度那些强盗帝国的心态。虽然不能以野蛮对付野蛮,但也必须换种手段,因为解构强盗的逻辑,只能用更强的国力去实现。

  • 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贸易战回眸之四:法国如何实现工商业升级?

    我们更不能忘了:自英国发动鸦片战争以来,英国人的身边,无时不晃动着法国人的影子。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侵华,都有法国大兵参与;而且法国人还“孤军”对华开战,摧毁了马尾船厂,与中国军队在越南北部交战,将中国的广西、云南化作他们的势力范围。

  • 贸易“战”回眸之二:重新认识鸦片战争

    贸易“战”回眸之二:重新认识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的根本原因,在于这样的事实:20世纪初,英国拥有殖民地3350万平方公里,占全球陆地面积的1/5,世界人口的1/4,变成了地道的日不落帝国。由于中国有太多太多的义和团,所以,中国没有成为印度,没有沦为英国的殖民地。

  • 贸易“战”回眸之一:一个半世纪前的鸦片战争

    贸易“战”回眸之一:一个半世纪前的鸦片战争

    英国人敢于发动鸦片战争的原因很简单:清朝军备废弛,有国无防。英国人敢于发动鸦片战争,还有一个秘密原因:长期在中国任职的洋教士,对中国的情况了如指掌。开口闭口谈经济、贸易的人,必须牢记一点:西洋人从来就是仗剑经商——打得赢就抢,打不过才坐下来谈生意。

  • 1840年中国GDP到底多少?占世界比例多大?

    1840年中国GDP到底多少?占世界比例多大?

    鸦片战争爆发时,中国的在外贸上占绝对优势地位:出口的是工业制品,进口的是原材料、白银。请问专家:洋大人惊天骇地的GDP从何而来?莫不是演绎于那个吃狗屎的经济学故事?

  • “历史周期率”的根源初探

    “历史周期率”的根源初探

    本作者认为:产生“历史周期率”的根源,是两千多年来存在着分散的、以一家一户仅种几亩地为生产单位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及其小农意识。

  • 马克思、恩格斯热情地支持中国人民反抗英法联军的侵略

    马克思、恩格斯热情地支持中国人民反抗英法联军的侵略

    150多年过去了,英法联军在沙俄、美国支持下,对中国发动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中国人摆脱了半殖民半封建地的屈辱地位,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自立自强。马克思、恩格斯百多年前对中国前途的预见变为现实,足以证明马克思主义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无产阶级学说,是真正揭示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是中国人民世世代代都会敬重和珍惜的伟大理论。可想而知,他们写这样的评论,同样面临着英国政府的非难和打击,但是,他们还是毫无畏惧地揭露了英法政府的战争罪行。他们的行动表明,真正的革命家、思想家、理论家,就是一个为正义为和平为社会的进步而冲锋陷阵的战士,他们是不会计较个人的安危的,不会忘记社会的进步,不会漠视人民的痛苦,更不会拿着反动势力的脏钱,去编造歪理邪说,危害社会,坑害人民。

  • 马克思思想视野中的中国研究及科学预见

    马克思思想视野中的中国研究及科学预见

    马克思在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行特点、揭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运行规律的过程中,时刻关注着在遥远的东方和古老的中国发生的事情。他深入分析晚清中国的经济社会结构,愤怒声讨英国等殖民主义者对中国进行的罪恶的鸦片贸易,深刻揭露西方列强在中国犯下的血腥暴行,深切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的反侵略战争和人民革命,深信这个伟大而古老的国家必将获得解放,并且认为这一解放对于东方各国和世界人民的解放事业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

  • 中国面临“新鸦片战争”

    中国面临“新鸦片战争”

    伴随着川普挥舞大棒的叫嚣,一群长期吸食米国精神鸦片的“精米分子”如同听到惊蛰的雷声,开始从阴暗的地底下爬出来,随着川普的口令,在中国开始表演声势浩大的“网络广场舞”。动作既整齐划一又奇招迭出,姿势既婀娜妖艳又俗不可耐。哼哼着“中必输”“中药丸”的小曲,如领到新狗粮一般,再吸一口真正“米国制造”的高纯度精神鸦片;然后如打了鸡血一般,将川普“米国第一”“米国优先”“米国至上”的绕口令直接变成震耳欲聋的摇滚伴奏曲。米国说中国对外贸易不公平,理由与当年罂国的强词夺理也差不多。因此,我们发现,中国将面临一场新的鸦片战争。

  • 民众反抗侵略是真暴行,美国精神侵略是真慈善?

    民众反抗侵略是真暴行,美国精神侵略是真慈善?

    义和团固然不是中国当时最先反抗列强殖民的团体,比他更早的还有太平天国、黑水党等。但是义和团在主张“扶清灭洋”以后却是最庞大的反殖民团体,组织了多次惨烈的抗击西方的战斗,如1900年6月15日开始在天津与侵略者的斗争,还有阻击沿铁路线进犯的八国联军,包围北京东交民巷外国使馆和西什库教堂的进攻……否定反抗侵略行为的正义性的人,不就是汉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