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马甲共为您搜索到9篇文章
  •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在他看来,法国“黄背心”揭竿而起是源自对他们所在的社会状况且常常是不稳定的恶化状况的不满。他们是生活在边缘的人们,是政府削减公共援助和服务的第一批受害者。这场运动的新特点是,抗议人群通常与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保持很远距离。这是政治代表面临的一个非常深重的危急时刻。由此,这场运动.出现了模棱两可的情况,萌发出民族主义特征。“黄背心”成为一个世界反叛象征。“他们认为地方民主是宝贵财富。这是一次非常本地化的运动。”拉瓦尔指出。

  • 大革命的双重矛盾:法国为什么突陷大瘫痪?

    大革命的双重矛盾:法国为什么突陷大瘫痪?

    法国人曾经认为只要实现了“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资本主义政治民主,就能够确保每个人可以独立地拥有财产、获得安全。但是,大众民主与精英政治、“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等是天然存在冲突的。法国的精英阶层将法国目前的债务危机归咎于过重的福利社会负担,也就是对穷人补贴过重;而“黄马甲”运动参与者们和其他中低阶层的法国人,大都将债务危机归咎于金融权力的膨胀,也就是法国中央银行失去了货币发行权导致法国政府债台高筑。这种泾渭不同的理解背后是法国社会的精英与大众之间分裂的进一步加剧——究竟是新自由主义初次分配制度的错?还是福利国家制度所惹的祸?

  • 香港若学了巴黎这几招,乱港分子不会如此嚣张!

    香港若学了巴黎这几招,乱港分子不会如此嚣张!

    法国政府对付“黄背心”的另一个杀手锏,是让它自己证明了自己的荒唐无理。2018年12月到2019年3月,马克龙政府发动全国进行了一场“大辩论”,所有法国人都有机会指出社会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建议,就是监狱里的囚犯也有参与“大辩论”的机会。马克龙也亲临一线,他在大辩论期间共参加了56个小时的基层辩论会。

  • 魏南枝:法国大革命的内在矛盾与“黄马甲”运动

    魏南枝:法国大革命的内在矛盾与“黄马甲”运动

    “黄马甲”运动对法国现政权和整个统治结构进行全面质疑,明确指出代议制民主和其他建制性权力的虚伪性。直至目前,他们所试图采用的解决问题的政治手段仍未超越代议制民主的范畴,既缺乏明确方向性,也没有通过既有或者其他革命性政治手段实现诉求的路线图。但是,该运动的持续发展有可能引发法国新一轮宪政危机,建立怎样的“法兰西第六共和国”正在成为法国社会各界的热点议题之一。

  • 《纽约书评》丨迷雾里的力量

    《纽约书评》丨迷雾里的力量

    图为网站文章截图图片来源:https://www.nybooks.com/contributors/james-mcauley/ 法意导言 法国巴黎,是一座充满魅力的城市,除了与浪漫、优雅、奢华等令人向往的字眼相连,巴黎也与一个特殊的词密不可分:“起义”,以及与背后的暴力、愤怒、破坏相伴随。始于2018年11月17日的法国巴黎“黄马甲”运动,是法国巴黎50年来最大的骚乱,起因是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但这场旷

  • 为何法国愤怒黄背心很坏,委内瑞拉抗议者却很好?

    为何法国愤怒黄背心很坏,委内瑞拉抗议者却很好?

    想象一下,如果黄色背心在巴黎点燃了一名黑人,会有多么强烈的抗议?但这是反查韦斯主义者在委内瑞拉做的,所以让我们闭上眼睛,假装它没有发生。尽管绝对没有证据表明外国参与了“黄背心”抗议活动,但美国及其盟友一直公开支持委内瑞拉的反政府抗议活动。特朗普甚至承认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为该国“临时总统”。再一次,想象一下,如果普京承认黄色背心示威者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或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是法国领导人,或者像特朗普在谈到委内瑞拉时所说的那样,如果政府不下台,俄罗斯可能入侵法国,头条新闻会是什么样子?

  • “黄背心”运动揭示西方制度性危机

    “黄背心”运动揭示西方制度性危机

    法国难以实施改革的真正原因,不是民众的不理解和不支持,而是执政者缺少改革的真正动力。这一状况并非执政者素质和态度所决定,而是受制于法国政治体制。法兰西第五共和国1958年创立以来,至今已60年。60年来经济社会问题日益严重,但是无论是社会党还是保守党都未能有效改变被动局面。一些执政者针对某个环节做一点微小的“改革”,以求政绩和选票。长期以来,广大民众对此深恶痛绝,反复通过手中的选票表达抗议和不满。2017年的总统大选,传统的保守党和左翼社会党在一轮投票中双双落马,传统两党轮流执政格局解体。“黄背心”运动揭示的正是法国民主政治的制度性危机。

  • 法国爆发“黄马甲”运动的内外部因素

    法国爆发“黄马甲”运动的内外部因素

    资本的全球性肆虐,并没有实现所号称的“共享收益”,而是将法国社会彻底分裂成两个阶级,一个是财富越来越积聚的垄断资本阶层,另一个是广大的受雇者,包括蓝领和白领。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世界多国劳工阶层的就业机会、收入水平与财富状况等逐渐趋于“被拉平”,工作机会不断流向劳动力更为廉价的发展中国家,曾经被视为“工人贵族”的法国劳工阶层,逐渐成为经济全球化的“被抛弃者”,法国的中产阶级也趋于整体性萎缩。这是“黄马甲”运动的社会基础。

  • 谁动了我的奶酪——法兰西“黄马甲”风暴

    谁动了我的奶酪——法兰西“黄马甲”风暴

    马克龙上台后过于频繁的改革直接触及到社会福利问题。之前工会组织的数次针对改革的抗议游行不见效果,群众的呼声被政府选择性忽略,不满的情绪日益累计。而“燃油税”无疑是烈火烹油,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突破了法国民众忍耐的临界点。比起阳春白雪的“大国崛起”梦想,普通民众更在乎柴米油盐,他们只想知道政府能不能帮他们解决就业;物价能不能再低一些;社会福利能不能更全面覆盖……他们只想过上更有尊严的生活。马克龙不断削减社会福利已经触及了底线,长久以来积压的对现实的不满井喷式爆发,这才有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黄马甲”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