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共为您搜索到75篇文章
  • 刘仰:米国怎么了?答案:物极必反!

    刘仰:米国怎么了?答案:物极必反!

    未来米国会如何?目前看来是无解。米国历史上没有真正的思想家,欧洲当年说米国只是暴发户,没说错。米国过于强大的宗教意识形态阻碍了真正的思想成果。米国曾经还借鉴和学习欧洲的启蒙思想,当初留学欧洲的米国人不少。后来,由于米国的“成功”强化了宗教意识形态所导致的自以为是的傲慢,学习欧洲或其他文明变得很难。靠米国自身能否诞生超越米国宗教意识形态,真正深刻质疑米国建国理念并重新构建米国社会合理的价值体系的思想家?至少目前看不到这一迹象。如果没有新思想的出现并形成新共识,米国只能在历史循环中摇摆着蹒跚而行。要摆脱米国半神权半启蒙的分裂,米国还需要一场真正的启蒙运动。但是,靠左翼民粹和右翼民粹都不可能完成米国的再次启蒙。米国社会不至于崩溃,但痛苦的煎熬必将使米国灯塔彻底熄灭。

  •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黑命贵,白闭嘴?米奴可以休矣!

    “黑命贵”问题,米国社会的种族问题,今天我们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根源在米国建国就确立的国家基因。非洲国家曾经要求欧洲国家为历史上的奴隶制做出赔偿,被欧米一口否决。相反,欧米国家当年废除奴隶制时,有的赔偿了奴隶主的损失,例如英国。如今却不愿赔偿奴隶或奴隶的后代。事实上,当今米国的一些监狱里,主张黑人权利的书刊都被禁止,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却不禁止,已经说明了问题。

  • 胡新民:我对美国黑人的印象

    胡新民:我对美国黑人的印象

    对于当前黑人抗议浪潮中出现的打砸抢行为,当然应该支持依法处理,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不能因此而否认整个抗议行动的正义性。同时,这样的运动再怎样发展,还不会动摇美国社会制度的根基。至于我们对黑人的看法,回顾一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美国政府、美国社会和国际社会对待黑人的态度的变化过程,还有中非关系的发展史,应该不难形成一个比较实事求是的观点。有位长期在美国学习和工作、至今还经常来往中美间的中国知名学者的一段话,是很有启示意义的。他说:“受过教育的海外华人,很难理解黑人被歧视的处境。读历史才知道,中国所谓的改革派康有为,也是种族主义者,仰慕白人,歧视棕人和黑人。中华民族要自立于民族之林,必须告别本质是嫌贫爱富的种族主义,小康社会的本质是平等共生,而非弱肉强食。”

  • 韩东屏:美国黑人需要的是平等工作机会

    韩东屏:美国黑人需要的是平等工作机会

    因为黑人没有生产资料,没有好的教育和训练,他们找到工作的机会,远低于其他族裔。在芝加哥,巴尔的摩,纽约的黑人区里,许多本来应该工作的美国黑人,却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游荡。美国政府的粮食券一类的福利待遇,让黑人和穷人不至于挨饿,但却没法让他们有尊严的生活。很多美国黑人正深陷美国福利政策的陷阱不能自拔。如果美国不能让黑人找到有尊严的工作,让他们有尊严的生活,无论多少法律改革和执法改革,都不能真正解决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

  • 穿透迷雾:且看美国双重危机乱局如何演变

    穿透迷雾:且看美国双重危机乱局如何演变

    美国正在饱尝自己酿就的苦酒:新冠疫情肆虐和抗议种族歧视浪潮,点燃的复仇怒火正在烧掉美国自己的历史、伤害美国自己的家园、削弱美国自己的国力、毁灭美国自己的未来。可以预料的是,这场美国历史上空前的双重危机,必将严重动摇美国霸权的根基,有可能是那只把美国从霸主神坛上拍下马的如来之手。

  •  “美式甩锅”掩埋不了事实―谈美对墨西哥的甩锅

    “美式甩锅”掩埋不了事实―谈美对墨西哥的甩锅

    美国之所以甩锅墨西哥,是因为最近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多数为拉美裔,可是拉美裔之所以会有今天的遭遇,明明是白人至上主义带来的悲剧。最近,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因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在“白人至上主义”控制下的美国社会存在的系统性种族不平等现象的关注,其实不仅是非洲裔,在美国,拉美裔也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们和非洲裔一样,正在被两种病毒侵袭,一种是新冠病毒,另一种就是种族歧视为代表的政治病毒。

  • 韩东屏:马丁·路德·金与美国黑人的平等梦

    韩东屏:马丁·路德·金与美国黑人的平等梦

    一九六三年八月八日,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发表声明,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六亿中国人,走上街头,挥舞彩旗,高呼支持美国黑人的口号。当时正在上小学的我,也是游行队伍中的一份子。当时的我不知道我们的游行示威是否有任何影响。后来到美国留学,美国教授在班上放关于平权法案运动的纪录片,我才知道中国人的游行示威还是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毛主席的声明和中国人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美国南方的白人国会议员对本区的民众讲,他们必须给黑人平等权利。如果不给黑人法律上平等权利,共产党人就会说他们是种族主义者,那样就没人会把美国当回事。

  •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白骨垒起的灯塔国,终会被怒火摧毁

    “有人说‘美国再次伟大’,可美国什么时候伟大过?”葬礼结束后,弗洛伊德的灵柩被运到距离教堂24公里外的墓地,长眠于自己的母亲身边。正如布鲁克·威廉姆斯说的那样:“美国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即使是从抗议开始,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弗洛伊德的葬礼,既是结束,也是开始。惊天动地的革命,正在自由女神的脚下酝酿。美国,即将从灯塔神话中跌落,碎满一地!

  • 毛主席两度声明支持美国黑人斗争,也未见动辄甩锅

    毛主席两度声明支持美国黑人斗争,也未见动辄甩锅

    近些年,支持伊朗委内瑞拉反霸斗争,大力援助非洲,搞一带一路建设,在国际战略上迈步向初心回归,可圈可点。香港安全立法,力挽狂澜,公知切齿,人民欢呼,让回归初心的步子迈得更大些吧!

  • 这面“镜子”,照出“美式人权”危机!

    这面“镜子”,照出“美式人权”危机!

    在美国,无论自由派学者还是保守派学者,都赞同一个基本事实——美国社会存在严重的不平等。造成不平等的深层次制度原因在于,美国政府和政党长期被利益集团操纵和俘获,无法制定和实施促进社会公平的税收、产业和社保政策。面对此次疫情,美国社会在阶层和经济方面的不平等进一步暴露和加剧。对于社会弱势和边缘群体的生存照顾,代表了一个社会的良心,也是验证一国真实人权状况的试金石。疫情期间,美国的“残酷资本主义”特征暴露无疑,致使老年人、无家可归者和儿童陷入悲惨境地。

  • 把警察当军人的制度不改,美国还会发生弗洛伊德案

    把警察当军人的制度不改,美国还会发生弗洛伊德案

    美国警察的问题,不是一个黑人VS白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富人VS穷人的问题。美国治安好吗?说不清,穷人区混乱不堪,毒品枪战频发,富人区歌舞升平,穷人和富人界限如此分明,让人不得不想一个问题:这不是现代版本的种族隔离?只不过这种种族隔离是打着“自由市场”的名义罢了。

  • 子稻:戏精的崛起!

    子稻:戏精的崛起!

    当美国疫情死亡10万人时,国内的精美们选择沉默。当美国政客们下跪时,他们说,看,美国人多有良知,他们愿意下跪谢罪。他们绝不告诉你,黑人弗洛伊德正是被白人警察以这种方式,跪杀的。如果弗洛伊德在天有灵的话,究竟是该感动,还是该愤怒?在美国政客眼里,无论如何,弗洛伊德是死了,但不能让他白死。要让他成为一个工具,一个可以用来拉选票的工具。

  • 美国撕裂的根源:今天的问题不过是历史问题的延续

    美国撕裂的根源:今天的问题不过是历史问题的延续

    很多根本性的社会问题未必能靠选票解决。1619年(即明朝万历年间),第一批非洲奴隶就抵达了今天的美国,距今已有401年。不改变美国的制度本身,黑人还要等多少年才能真正改善自己的社会政治地位?

  • 申鹏:美国,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申鹏:美国,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疫情过后,骚乱过后,不会有一个更好的美国,甚至不会有一个从前那样的美国了。因为美国是一尊庙里的菩萨泥塑,靠的是全世界信徒的愿力铸就了金身,现在信仰逐渐消散,金身也会不可逆转地衰败。唯物史观告诉我们,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不能说懂王毁了美国,这口锅太大,应该说是每一个美国人和每一个精神美国人毁了美国,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 一叶知秋:种族歧视的实质是社会制度问题

    一叶知秋:种族歧视的实质是社会制度问题

    美国资本统治集团,为了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惯用的一种卑鄙手段,就是故意挑起种族矛盾和民族矛盾,制造仇恨心结,消耗民众力量,转移民众对资本统治集团的关注度,有利于他们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由此形成了美国社会的撕裂:以白人为主体的右翼势力和以少数族裔为主体的左翼势力。双方之间的仇恨日益加剧,经常因为诉求不同而大打出手。

  • 清江游:论论美国的种族歧视

    清江游:论论美国的种族歧视

    看看现在的美国,究竟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人权还能解释清吗?而美国鼓吹的那种西方的民主、人权还能让世人相信吗?世人还能相信美国鼓吹的价值观吗?完全是假民主,假人权。美国的种族歧视就是假民主、假人权的体现,美国出现的“风景”是假民主、假人权的风景!我们能从美国的种族歧视中看出,美国有多么的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