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共为您搜索到28篇文章
  • 补刀客:疫情面前,龙应台的矫情不可笑吗?

    补刀客:疫情面前,龙应台的矫情不可笑吗?

    没有一个个人可以单独战胜疫病,每一个人都要为此做出牺牲,而牺牲最大的,是那些在人类与疾病千年搏斗中奉献出一切的伟大灵魂,是詹纳,是伍连德,是顾方舟,是在抗击新冠疫情中牺牲的377名医护工作者及其他各行各业工作人员,是全世界牺牲在战疫岗位上的“逆行者”。星光殷殷,其灿如言。它沉默,也在诉说。在它面前,小布尔乔亚式的矫情,小知识分子的牢骚,不显得卑微和可笑么。

  • 龙应台拿日本援华物资的中国诗词借题发挥自取其辱

    龙应台拿日本援华物资的中国诗词借题发挥自取其辱

    一次次捣乱,一次次失败,龙应台之流还是不甘心,利用日本援华物资上面的中国古诗词,又一次想黑中国,并且上升到否定社会制度和国民素质层面。龙应台出于其对新中国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仇恨,她嘴里喷出些什么都不奇怪,问题是她急于表达这种刻骨仇恨的情感,没有弄清楚写这些诗词的是什么人就借题发挥,没想到到头来夸的还是咱们的中国人,那些什么的“语言贫乏、草率、粗糙,甚至粗暴”我看用在她自己身上就非常合适,她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 “花园鸡蛋”和“未来主人翁”是什么东东?

    “花园鸡蛋”和“未来主人翁”是什么东东?

    当你和她谈止暴制乱,她却和你谈情怀;当你和她谈家国情怀,她却要和你说民主法治;但当你真的和她谈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就是基于宪法和基本法,她却强调你为何要干涉香港自由;而当你尊重特区政府高度自治权、尊重修例或停止修例、给香港足够的空间,她却怪你为什么“不去了解”。

  • 龙应台的作品应该是中学生的“必读经典”吗?

    龙应台的作品应该是中学生的“必读经典”吗?

    这个“必读经典”早在2015年就出炉了,始作俑者是一位语文教师。这些经典书目除了没有反映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经典作品外,其他涉及古今中外(含港澳台)的基本上都有。尽管龙应台2016年遭遇《我的祖国》的尴尬,完全展现了她一贯的偏见,“必读经典”仍然不离不弃,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但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就这样一个由一位教师编出来《必读经典书目》,怎么就一路畅行无阻(居然有人说中国的舆论管制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教育部门、出版部门、中小学校一直不否任,官方媒体,门户网站还不断反复宣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童年的“文学女神”,正在为香港暴徒洗地板

    她顽固地守着井口大的视野,当然理解不了大陆青年胸怀天下的志气。就像大多数网友留言里显露得那样,龙应台在香港问题上的发言,根本不值一驳。中国年轻人,已经不需要听从一个公知的指指点点,中国的未来很光明,中国年轻人的理想很远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或许,是时候该“目送”龙应台这样的人退场了。

  • 龙应台的“假面具”

    龙应台的“假面具”

    她们这群人,从未真正关心过“小民的尊严”,因为她们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阶层,更不是一个立场,她们不可能真正站在“小民”的视角去看问题,她们有着显赫的家世、花不完的遗产、漂亮的文章、响亮的名声,无论去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都能靠笔杆子和巧舌如簧换口饭吃。但真正的小民不行,真正的小民需要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先进的制度,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一个大家都能好好生活的世界,我们不需要那些下辈子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 龙应台玩弄“小民”概念贬损大陆崛起,自取其辱

    龙应台玩弄“小民”概念贬损大陆崛起,自取其辱

    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诡辩,龙应台几年前在北京大学大放厥词的时候,用她们那些人的标准来衡量大陆是不是文明国家和这样的“大国崛起”值得不值得她肯定,没想到“沉舟侧畔千帆过”,她的“螳臂”阻挡不了中国“大国崛起”的历史车轮,倒是她心目中的“文明国家”和地区出现的现象把她的脸抽得啪啪响。

  • 龙应台,你的失意是卫生纸没抢够吧?

    龙应台,你的失意是卫生纸没抢够吧?

    记得龙女士在北大演讲时提到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但看今日之台湾,谁在为天地立心?谁在为生民立命?国民党?民进党?二个鼠目寸光之党,只怕是让龙女士寄予了太多的期望。课纲大删传统篇目,早就让龙女士伤心不已,为往圣继绝学已成无源之水。蜗居小岛坐井观天不说,大搞政治内斗,又何来的太平呢?北大的演讲,在大陆已然成为一个笑话。台湾的民生,却仍是秋后的黄花,日渐凋零。

  • 鹿野:李白文章与习总讲话一齐戳破龙应台的画皮

    鹿野:李白文章与习总讲话一齐戳破龙应台的画皮

    习近平和龙应台可以说代表了当前的两种文艺思潮。习近平同志认为,文艺应该为社会现实服务,没有也不可能脱离政治。而龙应台则鼓吹文艺应该去政治化,应该追求所谓文字优美的纯文艺。事实上,这两种泾渭分明的思潮不仅是当前文艺界主要流行的,而且早在古代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这两种思潮的对立。

  • 别了,龙应台

    别了,龙应台

    《我的祖国》里面那些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那些前所未有的自尊自爱,那些毫无盛气凌人的自信,大概是前朝遗老龙应台所无法理解的。她所经历的历史是一群失败者偏居一隅,成为无根的浮萍,再也无力去探讨宏大命题,唯有细微的感动方能塑造群体认同。然而我们新中国的风采却是处哀衰之世而有汉唐气象。两者的语境截然不同,所以龙应台的文字再也不能感动中国的青年。

  • 龙应台的港大演讲是一次失败的洗脑

    龙应台的港大演讲是一次失败的洗脑

    龙应台本来想給港大的学生洗脑,反而把自己弄成了落汤鸡,她想消除这种影响,结果越描越黑,把她自己的狭隘、虚伪、偏执等扭曲的心理暴露无遗。她这次之所以大出洋相,除了她作为自由派公知所共有的双重标准以外,还与她过高估计自己的影响力和低估崛起的中国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和凝聚力有关。

  • 为什么龙应台对《我的祖国》会有这种反应?

    为什么龙应台对《我的祖国》会有这种反应?

    在龙应台那里,绿岛不仅仅是绿岛,表面反映爱情的《绿岛小夜曲》其实反映的是那个时代。但大河就是大河,表面上作为政治歌曲的《我的祖国》其实和那个时代的大背景并无关系。只有我们阶级的人性才叫人性,只有我们阶级的情怀才叫情怀,只有我们阶级的思想才叫思想,只有我们阶级的歌曲才能反映那个时代。你们阶级的歌曲就算写得再好,再令人产生共鸣,最多也只是“简单美丽的旋律”而已。

  • 吴铭:龙应台的“勇气”

    吴铭:龙应台的“勇气”

    前不久龙女士到香港大学演讲,她问听众,最早的启蒙歌曲是什么?港大副校长周伟立教授回答,他的启蒙歌曲是《我的祖国》,周教授的回答让龙女士很不爽。龙女士毕竟是文化名人,台上尴尬台下掩,所以,还要写篇文章说道说道,要搬回一局,于是,就在《南方周末》上发了篇《大河就是大河》。殊不知,越描越黑,把当场的尴尬延续到今天,陈列在全国人民面前,这也是很需要“勇气”的。

  • 内战冷战意识形态的新魔咒──评龙应台的1949

    内战冷战意识形态的新魔咒──评龙应台的1949

    在这1949历史批判的不毛之地,长出了以「内战冷战现代化论」为基本价值观点,对1949年进行叙事的异化之果──龙应台的《1949大江大海》。这种现象印证了,内战冷战意识形态不但是台湾现实生活的结构,普遍地无所不在;而且在政治经济的再生产结构中,作为维护统治集团利益的思想不断地再生产。虽然它是脱离真实社会历史的虚假意识,颠倒意识,但作为维持现实的社会关系,是一个客观的存在。

  • 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反共文学现代版与高等华人的现代文明价值

    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反共文学现代版与高等华人的现代文明价值

    龙应台,不去正视失败原因,不对历史反省,而只图以夸大战争的受害来掩蔽曾是加害者也是自害者的身分,再以虚夸的口气说以”失败者”为荣,这只会把自己囚禁在内战的咒语中,无以救赎。

  • 影后龙应台

    影后龙应台

    龙应台有一套特殊的“史观”。她被部分大陆网友封为“历史发明家”,主要就是她在《大江大海》书中,不但以浪漫唯美的笔调,将正义是非的问题,包装成文明与野蛮的对决,而文明大败于野蛮,顾影自怜;又捏造国共内战的史实,假藉历史和解,其实是要延续内战战火,战场从军事武器转移到思想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