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共为您搜索到27篇文章
  • 屈炳祥:我看GDP(最新修订版)

    屈炳祥:我看GDP(最新修订版)

    GDP及其整个国民账户核算体系完全是以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要素价值理论为基础确立起来的,它是反映西方资产阶级利益与市场经济要求的一种非科学、非合理的计算方法与平价指标。它的理论与方法,以及实际主张与结果,对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不适合的,并且还是非常有害的。因此,对于GDP,我们必须持有一种科学冷静的态度,不要陷入西方主流经济学给我们布下的迷局和陷阱。当然,为了同西方国家作比较和进行学术交流,GDP还是有用的,不能完全否定。

  • GDP统计核算体系的问题及对经济统计工作的建议

    GDP统计核算体系的问题及对经济统计工作的建议

    引入GDP的中国统计专家们没有考虑到,引GNP、GDP体系入中国,因水土不服,还产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GDP崇拜。GDP崇拜导致了过度生产、环境恶化、经济危机等众多的问题,GDP的支出法衡量可能代表错误的经济学理论。这些问题直到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后才开始得到系统纠正。

  • 朱富强:GDP数字对社会发展的误导

    朱富强:GDP数字对社会发展的误导

    一般地,GDP值反映了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活力和发展状况,经济的快速增长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导向物质繁荣,因而现代经济学往往将人均GDP作为成为衡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国家平均福利程度的重要参照指标。但是,如果作更为全面的考察,我们就会发现,GDP值本身并不是全面衡量社会福利的有效指标,统计数字的增长并不意味着人们福利水平的同步提高。事实上,如果我们过分注重GDP值的增长,往往不仅会阻断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也会削弱环境和经济制度之间的适应性。

  • 中国的“蛋糕”是怎样分的?

    中国的“蛋糕”是怎样分的?

    2018年中国国内新做的“蛋糕”,分给全国居民个人的部分约占45%左右(其中包括各级政府在教育、医疗、养老、扶贫等方面发给居民个人的经费,但不包括企业主所获利润),各级政府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国防、外交、科研、教育、卫生、环保等方面的公共开支部分约占15%左右,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利润和固定资产折旧部分约占40%左右。

  • 屈炳祥:我看GDP

    屈炳祥:我看GDP

    GDP及其整个国民账户核算体系完全是以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要素价值理论为基础确立起来的,它是反映西方资产阶级利益与市场经济要求的一种非科学、非合理的计算方法与平价指标。它的理论与方法,以及实际主张与结果,对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不适合的,甚至是非常有害的。因此,对于GDP,我们必须持有一种科学冷静的态度,不要陷入西方主流经济学给我们布下的迷局和陷阱。面对我国现在大体量、高增长的GDP,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理性地对待,做到心中有数,永远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精神品格,切不可盲目乐观,更不要自我陶醉与痴迷。当然,为了同西方国家作比较和进行学术交流,GDP还是有用的,不能一概否定。

  • 伊拉克与新自由主义

    伊拉克与新自由主义

    美国国会拨款了25亿美元用来重建伊拉克,10月份又追加了184亿美元,然而到2004年7月,伊拉克国有工厂被明令排除在重建合同之外,数十亿美元全部归西方公司所有,绝大部分重建材料来自于国外。当俄罗斯的休克疗法搞出了巨大的问题,甚至最成功的波兰“休克疗法”也曾经导致波兰出现巨大的社会动荡,因此从2004年到之后的若干年,任何媒体胆敢说出伊拉克重建很好,则必然是撒谎。

  • 慕峰:对当前经济方面一些流行观点的认识

    慕峰:对当前经济方面一些流行观点的认识

    在曾经的GDP导向下,对地方官员的评价与地方企业利益是一致的,经济快速发展会带来环保、消费者保护及劳工保护等方面的问题。在不唯GDP之后,对地方官员的评价标准多样化,经济发展仍是基础,但如果任何一个标准成为一票否定的因素,都必然会影响地方施政。环保本来是共同追求,甚至能够催生庞大产业,但就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反而成为了不少产业和企业最头痛的问题。

  • 何新:谈谈GNP与GDP

    何新:谈谈GNP与GDP

    国与国之间比较经济总量和发展水平,以及一个国家不同历史阶段之间做发展程度的比较,就应当分类比较而不是笼统比较,即:以实物产量比较实物产量,以GNP比较GNP,以GDP比较GDP,这样比较才是客观、科学、公允的。否则就是玩弄数字游戏而已。

  • 忠魂:也说数据GDP

    忠魂:也说数据GDP

    在种种不利因素和不同条件下,并且统计数字为后期修正补算而得出,即使就统计数字而言,前期的经济增长速度与后期是相差不多的!至于就实际情况而不是数字的评价,只怕更是见仁见智吧!另外,从实际物质增长(钢产量、发电量等)来看,前期发展速度更快。

  • 经济学最大悖论:美国经济衰落为何GDP世界第一

    经济学最大悖论:美国经济衰落为何GDP世界第一

    我们已经写了很多文章,批判西方经济学的错误理论,揭露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谬误,但是,当前我国在西方经济学占统治地位的条件下,很少引起人们的关注,不仅如此,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以前,经济学界还对美国的经济结构给予极高的评价,吹嘘是现代经济结构的典范等。这次,借特朗普提高关税、发动贸易战的事实,再一次指出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及其理论的错误,希望我国经济学界悬崖勒马,回过头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物质生产理论,不要跟着庸俗的西方经济学继续向死胡同里走了!

  • 人口优势和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固支撑

    人口优势和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固支撑

    世界经济发展是大国之间的博弈,而不是简单的资本积累、技术进步。资本积累、技术进步只是经济发展的伴生现象、表面现象,人的因素才是经济发展的本质决定因素。只有基于这个观点,也才能摆脱西方理论的诅咒和桎梏,看到中国因人口规模和社会主义制度两大因素所形成的交叉、协同效应对于中国未来经济发展所提供的巨大的稳固的支撑。中国由于人口规模和社会主义制度这两大因素为他国不可比拟、不可复制,也因此,尽管中国人均GDP还较低,经济发展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在经济发展的博弈场上,无疑将东风压倒西风。

  • 996争论:解决劳资矛盾必须严格执行《劳动法》

    996争论:解决劳资矛盾必须严格执行《劳动法》

    目前,“996”工作制等问题引发的劳资矛盾,基本上都是由于企业违反《劳动法》造成的。有关部门应该严格依据《劳动法》的有关规定,积极为劳动者申张正义,坚决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及时制止和坚决查处企业违反《劳动法》的行为。这样做,才是正确处理劳资矛盾的唯一办法。在这个问题上,有关部门一定要认识到维护广大劳动者合法权益对于维持社会稳定的重大意义,而绝不能把眼睛只盯在GDP和税收上,否则,就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 尹伊文 | 幸福与GDP——主流发展模式之外

    尹伊文 | 幸福与GDP——主流发展模式之外

    GDP 增长就能带来幸福吗?温饱问题解决后,人们为什么“不幸福”,更迷茫?当沦为消费主义的奴隶的时候,应该去哪里寻找救赎的钥匙?……作者借在不丹、委内瑞拉、冰岛、越南漫游考察“另类”社会发展模式的经历,反省西方主流模式面临的困境,深入思考诸如幸福与GDP、个人自由与集体自由、市场规范与道德规范、权力制衡和人民主权、财富增长与消费主义等问题,于今日中国之发展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 东北的价值,绝非GDP可以衡量!

    东北的价值,绝非GDP可以衡量!

    永远不要仅用GDP、财政收入这些指标,来衡量东北的价值。东北的振兴,除了老百姓过好日子,这些国之重器,一定要搞得更好!以钱来衡量,东北经济落下了,但东北人的自豪、自信、自尊,没有丢!这就是底气所在!

  • 张宇燕:跨越“大国赶超陷阱”

    张宇燕:跨越“大国赶超陷阱”

    苏日追赶美国失败表明存在着某种意义上的“大国赶超陷阱”,但陷阱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参与大国博弈的国家必然会坠入陷阱,而是意味着大国间的赶超在达到一定层次后难度会陡增,其中就包括美国及其盟友对华态度与政策的大角度转变。

  • 用GDP评价中国建国头30年建设成就的几个问题

    用GDP评价中国建国头30年建设成就的几个问题

    现在有一些学者简单地用以GDP为核心指标的SNA理念去评价新中国建国头30年的发展,如认为,当时我们对非物质生产重视不够,应该采用“比较优势”而不是优先发展重工业的发展战略,可以外贸立国而不必建立独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等等,这些看法是不适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