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V6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IPv6带来新问题:顶级网络间出现冲突

    IPv6带来新问题:顶级网络间出现冲突

    长久以来,地方垄断已经成为美国各大有线电视公司建立自身商业模式并宣传业务设计思路的基本方针。但世界其它发达经济体对此显然并不认同,而且普遍能够以更低的价格向消费者提供更快的互联网连接速度。本次报告中另一项有趣的发现在于,目前位列榜单前二十位的国家中,有一个国家单纯依赖单一供应商的IPv6连接——这显然非常危险。据Qrator实验室称,中国的中国电信只能通过Hurricane Electric这一家IPv6支持供应商实现接入,这使其IPv6依赖度指数达到惊人的65%。对于如此庞大而充满活力的经济体而言,这样的状况显然不正常。

  • 公开回答若干与lPV9相关的问题

    公开回答若干与lPV9相关的问题

    国外有影响的媒体发表署名文章认为,中国某些“专家”提出“彻底重塑国际互联网秩序”(Completely reshape global Internet order),是北京想重写因特网规则,是习近平希望从西方市场经济中夺取对全球网络治理的控制权。显然,国际社会对中国某些“专家”虚假宣传的真实反应,负面影响和作用已经大大超出技术本身。中国某些“专家”不负责任的言论,亦或是出于个人或利益集团的政治或经济考量,醉翁之意不在酒。

  • 美重新规划IPv6,我国应审视IPv6全面升级

    美重新规划IPv6,我国应审视IPv6全面升级

    美国断然“勒住”一窝蜂地向IPv6过渡转型,也为从1994年就“全面接入因特网”、20多年来追随不舍的我国网络空间业界敲响了警钟。随着因特网的快速发展,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问题在网络空间也越来越凸显继承和延伸。与此同时,移动通信、物联网、智慧城市等越来越多地需要网络地址和域名。虽然美国拥有因特网的核心技术和关键资源,但是在历时13年的美军引领的IPv6过渡过程中,终于发现“存在的障碍是政策与技术的脱节问题”,因而不得不重新规划过渡IPv6的转型。显然,解决网络地址空间的IPv6过渡或转型之不可或缺的战略方向和政策指导面临重大挑战。

  • IPV6是为了封杀不同意见的吗?

    IPV6是为了封杀不同意见的吗?

    这位吴建平院士,在那次声称“中国IPV6‘起大早、赶晚集’”的演讲中还说道:“以IPV6为基础网络,也就是等于增加了路由源地址验证,增加了二维网络控制,这将使得网络更加安全、可信,最起码能够做到追踪所有数据,知道它们从哪来到哪去,该由谁负责,这对于保障网络空间安全非常重要。原来如此!IPV6追踪“所有数据”竟是为了屏蔽、封杀不同意见,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