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共为您搜索到24篇文章
  • “挂羊头卖狗肉”的NGO——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

    “挂羊头卖狗肉”的NGO——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

    通过对“反修例”期间一系列纵暴乱港事件的观察,不难看出:这些NGO组织打着为社会公益事业和所谓“人权民主、自由抗争”的幌子,变换不同的手段,致使香港“反修例”暴乱不断升级,实为本次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是时候该擦亮眼睛了,这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NGO,无论披着多么华丽的外衣,也不过是西方反华势力发动颜色革命的工具罢了。

  • 非政府组织——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二)

    非政府组织——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二)

    二战结束前,小部分外交事务智库组成了美国的中流砥柱的一部分。这些组织在名义上独立,但实践中,它们将自己视为为美国成为世界领袖建言献策的组织。因此,它们全都反对美国原本的“孤立主义”政策,而这后来被证实是对建立美国的统治地位的正确选择。二战后,智库大量出现。二十一世纪初仍存的智库中,百分之九十一都是在1951年以后建立的。1980年后,智库的数量增加了一倍。许多新建立的智库并未对美国外交政策有所帮助,毕竟他们关注国内事务而非国际事务。而外交政策智库总体上持有相同的价值观,包括美国例外主义(exceptionalism)、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不可替代性”、美国需要在国际社会中处于领导地位。这些价值观促进了半全球化帝国的发展。

  • 我为什么讨厌“白左”?

    我为什么讨厌“白左”?

    白左也自称“左派”,也自称保护弱者,追求公平,他们的口号,听起来也很正能量。他们号称关爱弱者和穷人,每每到贫民窟、非洲大地摆拍作秀,却要维护原生态的文化和环境,指责中国在贫困地区的工业输出和基础建设;他们拍了无数励志鸡汤电影,电影中的主角离不开黑人和底层屌丝,但他们日复一日只会用体育、娱乐等一夜成名的美梦麻痹贫民窟的黑人,自己却躲在精英富人社区,上着常青藤盟校,高谈阔论,表达着对穷人廉价的怜悯。

  •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啥?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啥?

    昂山素季过去和现在的遭遇说明了什么?起码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民主运动和人权标准必须符合本国实际。当遇到罗兴亚人事件时,特别是当意识到有人试图通过罗兴亚人问题使其国家安全和声誉遭到威胁和影响时,她不得不考虑国家的利益,不得不从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这时,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就与其之前追求的理念发生了严重的不对称。而她站在维护国家和其领导的政府利益角度处理这些问题时,西方就不高兴了,因为这有违西方的标准和价值。这时,她自然就成了西方攻击的对象。她原有的西方给她的所有光环顿时便消失了。二是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国际特赦组织本质与无国界记者等国际组织一样,以NGO外衣为西方利益服务和输出西方意识形态,因为采取双重标准:例如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

  • 社会运动视角下西方NGO的民主输出与“颜色革命”

    社会运动视角下西方NGO的民主输出与“颜色革命”

    冷战结束后,西方发达国家借助NGO的民主输出,不断在世界各地制造旨在颠覆他国政权的“颜色革命”。作为西方输出民主的载体,NGO具有隐蔽性、灵活性、渗透性、跨国性等特点。促使西方NGO与政府“联姻”的是经济利益。根据社会运动理论,西方NGO主要在抗争动机、政治机遇、资源动员和抗争技巧等四个方面发挥作用,其五个发力点包括意识形态、资金支持、社会组织、舆论宣传、技巧培训。

  • NGO:天使还是打手?

    NGO:天使还是打手?

    西方文化里面有些东西是好的,例如对人的尊重,强调平等、自由等普世价值,问题在于当这些理念与国家利益结合时,好的价值就成了文化霸权的一些说辞或工具。在善恶二元论、物竞天择与资本主义的向外扩张等核心依据下,西方往往将它们所信仰的价值与自己的利益结合,强加于其他文化与民族,NGO、全球传媒、跨国公民运动、跨国/多国公司也就成为西方大国的马前卒。

  • NGO已成美国外交战略工具

    NGO已成美国外交战略工具

    霸权仅靠硬实力是不够的。不将自己的文化价值灌输给其他国家,就无法让其他地区心悦臣服地接受霸权国的领导。相对于硬权力的赤裸与昂贵,文化价值输出较无形又廉价,因此,NGO与公民运动也就自然被霸权国选用做为战略的工具。

  • 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力:另一场叙利亚战争

    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力:另一场叙利亚战争

    2013年,一个叫白头盔的NGO成立了。他们自称是中立、公正的人道救援组织,不依附任何政治派别的NGO,要用“爱”去阻止战争,拯救更多的平民。他们的报道是不容质疑的真相,美国需要展现阿萨德的残暴,他们就找出完美的受害者,美国需要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他们就“证明”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但是,他们救死扶伤,正义凛然的行为,居然是在摄影棚里完成的,有导演,有摄像,有灯光,有化妆,有场记……摄制组里该有的他们都有。

  • 好人做善事,会不会犯错?读《NGO与颜色革命》

    好人做善事,会不会犯错?读《NGO与颜色革命》

    《NGO与颜色革命》一书从NGO的资金来源、人事安排、与政府部门或海外军队的合作关系、在援助地的所作所为等角度展开广泛而仔细的考察,指出国际非政府组织实际上是战争的打手,也是阻碍后进国发展的元凶。在新自由主义力量造成拉美国家经济崩盘后,正是因为非政府组织和反共的西方强权,以及由欧美主导的世界银行高度协作,以社会服务取代国家福利体制,用境外金援取代政府公共支出,才让后进国无法完善基础建设、无法培养国家所需的专业人才。

  • 从台当局“民运”经费曝光,看境内外民运组织本质

    从台当局“民运”经费曝光,看境内外民运组织本质

    这次台湾媒体曝光的几个大陆“民运”组织,哪一个不是要颠覆中国党和政府的?台当局资助这些组织也是为了“传播民主”?明知道这些组织的性质就是颠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台当局还要资助它们,实质上的目的只有两点,一是怂恿它们在抹黑大陆党和政府上更加使劲,最好通过它们搞乱大陆社会;二是拉拢大陆的“民运”组织和相关人士赞同“台独”,最好通过它们让“台独”的流毒扩散到大陆。

  • 美国NGO在全世界劣迹斑斑-从“暴走团”谈起

    美国NGO在全世界劣迹斑斑-从“暴走团”谈起

    纵观全球,美国的衰落不但不可避免,而且已经在路上,称霸全球这么多年的西方世界露出衰落真容,制度缺陷虽历经修补,似乎已破烂不堪、无法再补。美国过去时代的强势霸权,是以战争经济学为主导的军事帝国主义;后来的竞争霸权,是以金融、经济、科技为主导的经济帝国主义,如今已无力展示其战争经济学;现在面对全世界利益共同体的现实,无力发动军事和金融战争,是文化帝国主义阶段,用“阴谋手段”展示“软实力”,是其乐此不彼的最佳选项。

  • 管理NGO,美国是“州官放火”

    管理NGO,美国是“州官放火”

    美国千方百计通过非政府组织等方式在别国推行“颜色革命”,并指责俄罗斯等国加强对非政府组织管理的做法,事实上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多年来,美国决不允许其他国家对美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或介入美国政治决策等,并通过法律规定扎紧了防范篱笆。在美国,有多部法律对外国势力在美活动进行严格限制,其中最主要的是《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俄罗斯修改后的《非政府组织法》就是借鉴了这部美国法律。美国制定《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最初的理由是严控“纳粹宣传”,后来调整范围是“外国势力”在美国的“具有政治影响能力或准政治影响能力”的活动。

  • 企图阻止中欧人权对话的7个NGO用心险恶

    企图阻止中欧人权对话的7个NGO用心险恶

    中国的发展过程一直伴随着西方利用其所谓的“人权”攻击的声音和动作。然而,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以及西方所谓“人权”声音的破功,西方这种利用“人权”干涉中国内政的企图已经得不到它们想要的效果了。这次希腊否决欧盟批评中国人权的联合声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此,对话才是正道。而那些企图利用“人权”话题颠覆中国政府的反华势力,永远也不可能实现它们的目的。

  • 台湾李明哲为何在大陆被抓?

    台湾李明哲为何在大陆被抓?

    从“颜色革命”引发东欧剧变到“阿拉伯之春”爆发中东战争,无不见到NGO的影子,就连香港的“占中”引发的“雨伞运动”也渗透着NGO,难道台湾民进党前党工、现从事NGO(非政府组织)工作李明哲是要将台湾的“太阳花”的“美好价值”进行“布道”传入大陆,让大陆也来一场什么“花”似的政变吗?这不是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是什么?

  • 白头盔并不“白”--揭露一家从事战地救援的NGO

    白头盔并不“白”--揭露一家从事战地救援的NGO

    白头盔,一家从事战地救援的NGO,在西方世界已被捧上神坛,主流媒体称它为叙利亚英雄,不少普通民众为它的“壮举”而感动,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将其提名为候选人……然而,这些伟光正的英雄形象,却被人一一刺破:背后有西方金主、人员涉嫌勾结恐怖组织、政治倾向并不中立、照片涉嫌造假等等。这些污点不过暴露了西方“软战争”的逻辑——利用NGO打着“人权”的尚方宝剑去反对当地政府,制造正义与邪恶之争的二元叙事去争夺舆论场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