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共为您搜索到31篇文章
  • 警惕!美国NGO祸乱香港又见新趋势

    警惕!美国NGO祸乱香港又见新趋势

    究其本质,这些NGO组织目的就是想要祸乱香港,将“抗争”的思想渗透发展到普通家庭,扩大乱港“手足”圈。正如开篇王毅外长所说,美国等西方国家煽动香港的抗议活动,其证据和事实举不胜举,NGO组织对港行动的新趋势,就足以证明此点。

  •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毫不讳言该组织在推动全球政权变革方面的作用。明眼人都看得出,由该基金会资助的媒体机构带有明显偏见,其破坏目标国政府和促进美国支持的政治人物、政党及反对派团体的努力显而易见。这引起了菲律宾国内主流舆论的强烈不满和反弹。

  • 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杨进:警惕!美国正在我邻国扶植专门反华的NGO

    反对派的反华活动背后,往往还能得到包括金钱、子女留学西方等利益输送。例如,2018年12月到2019年1月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反华活动,就有亲美的反对派组织参与其中,其背后组织者阿吉尔·图尔都库诺夫是当地声名狼藉的人物。根据俄罗斯公布的资料,此人长期接受西方非政府组织资助。由此可见,美国和西方非政府组织能够在中亚国家从事反华活动,既有中亚国家法律环境的因素,也有各国内部政治势力博弈外溢的因素。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和西方非政府组织处心积虑通过反华活动,离间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友好合作关系,目的是破坏中国改革开放和平环境,从而达到全面遏制中国的总目标。对此,我们必须高度警惕,积极应对。

  • 李光满:谁说美国对中国没有阴谋?

    李光满:谁说美国对中国没有阴谋?

    大国之争,必有所谋,问题在于,我们某些人不承认国家之间有阴谋,不对阴谋进行预防,由此而使得在开放时让豺狼进入了我们的森林,让敌人占领了我们的阵地,由此而放松警惕,任敌人攻心攻城,给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危害和威胁,甚至使国家陷入困境,香港发生的暴乱告诉我们,国门必须守牢,边境必须看好,不仅仅是国界,还有我们的思想、意识、价值观,还有我们的精神、情感、心理,否则不用敌人放一枪一炮,我们的边关就会早早被自己人攻破,我们国家会成为敌人的狩猎场。

  • 起底被中国制裁的5个美国NGO,有哪些黑历史?

    起底被中国制裁的5个美国NGO,有哪些黑历史?

    “外国反华NGO往往会伪装成环保、劳工权利等机构来开展活动。由于内地监管比较完善,他们很难发挥作用。但是香港的管制和内地完全不同,它们渗入的程度要深得多。”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NGO插手香港事务比较明显的做法是提供资金与策略、培养骨干、给“乱港分子”留后路。

  • 针对香港废青的一大靠山NED,制裁开始

    针对香港废青的一大靠山NED,制裁开始

    12月2日,中方宣布制裁。这一硬气的态度刷屏社交网络。当我们逐渐崛起,这种对抗也许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会成为一种常态。因为你不找事,事也会找你。唯唯诺诺的软弱,早已经成为遥远的历史,尘封在时光里,并鞭策着我们不断前行。让我们在未来许多个艰难的时刻,充满底气地说出一句:勿谓言之不预也。

  • 乱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实

    乱港NGO:披“非政府”之名,行“反政府”之实

    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为《NGO与颜色革命》一书中文版写序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认为,这些NGO的目的都有制造别国内乱的动因,为欧美制造武力或非武力干预的借口,最后在当地扶植一个亲西方政权、或是退一步至少让其陷入动荡与无法发展,减少西方的竞争者数量。

  • “挂羊头卖狗肉”的NGO——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

    “挂羊头卖狗肉”的NGO——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

    通过对“反修例”期间一系列纵暴乱港事件的观察,不难看出:这些NGO组织打着为社会公益事业和所谓“人权民主、自由抗争”的幌子,变换不同的手段,致使香港“反修例”暴乱不断升级,实为本次香港乱局的幕后推手。是时候该擦亮眼睛了,这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NGO,无论披着多么华丽的外衣,也不过是西方反华势力发动颜色革命的工具罢了。

  • 非政府组织——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二)

    非政府组织——美帝国主义扩张的工具(二)

    二战结束前,小部分外交事务智库组成了美国的中流砥柱的一部分。这些组织在名义上独立,但实践中,它们将自己视为为美国成为世界领袖建言献策的组织。因此,它们全都反对美国原本的“孤立主义”政策,而这后来被证实是对建立美国的统治地位的正确选择。二战后,智库大量出现。二十一世纪初仍存的智库中,百分之九十一都是在1951年以后建立的。1980年后,智库的数量增加了一倍。许多新建立的智库并未对美国外交政策有所帮助,毕竟他们关注国内事务而非国际事务。而外交政策智库总体上持有相同的价值观,包括美国例外主义(exceptionalism)、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不可替代性”、美国需要在国际社会中处于领导地位。这些价值观促进了半全球化帝国的发展。

  • 我为什么讨厌“白左”?

    我为什么讨厌“白左”?

    白左也自称“左派”,也自称保护弱者,追求公平,他们的口号,听起来也很正能量。他们号称关爱弱者和穷人,每每到贫民窟、非洲大地摆拍作秀,却要维护原生态的文化和环境,指责中国在贫困地区的工业输出和基础建设;他们拍了无数励志鸡汤电影,电影中的主角离不开黑人和底层屌丝,但他们日复一日只会用体育、娱乐等一夜成名的美梦麻痹贫民窟的黑人,自己却躲在精英富人社区,上着常青藤盟校,高谈阔论,表达着对穷人廉价的怜悯。

  •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啥?

    国际特赦组织取消昂山素季荣誉奖让我们看到了啥?

    昂山素季过去和现在的遭遇说明了什么?起码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民主运动和人权标准必须符合本国实际。当遇到罗兴亚人事件时,特别是当意识到有人试图通过罗兴亚人问题使其国家安全和声誉遭到威胁和影响时,她不得不考虑国家的利益,不得不从大多数人的利益出发。这时,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就与其之前追求的理念发生了严重的不对称。而她站在维护国家和其领导的政府利益角度处理这些问题时,西方就不高兴了,因为这有违西方的标准和价值。这时,她自然就成了西方攻击的对象。她原有的西方给她的所有光环顿时便消失了。二是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国际特赦组织本质与无国界记者等国际组织一样,以NGO外衣为西方利益服务和输出西方意识形态,因为采取双重标准:例如国际特赦组织在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北爱尔兰独立运动者遭镇压、南非种族隔离、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事件上长期刻意消音,却对某些国家的事件有出乎寻常的热情。

  • 社会运动视角下西方NGO的民主输出与“颜色革命”

    社会运动视角下西方NGO的民主输出与“颜色革命”

    冷战结束后,西方发达国家借助NGO的民主输出,不断在世界各地制造旨在颠覆他国政权的“颜色革命”。作为西方输出民主的载体,NGO具有隐蔽性、灵活性、渗透性、跨国性等特点。促使西方NGO与政府“联姻”的是经济利益。根据社会运动理论,西方NGO主要在抗争动机、政治机遇、资源动员和抗争技巧等四个方面发挥作用,其五个发力点包括意识形态、资金支持、社会组织、舆论宣传、技巧培训。

  • NGO:天使还是打手?

    NGO:天使还是打手?

    西方文化里面有些东西是好的,例如对人的尊重,强调平等、自由等普世价值,问题在于当这些理念与国家利益结合时,好的价值就成了文化霸权的一些说辞或工具。在善恶二元论、物竞天择与资本主义的向外扩张等核心依据下,西方往往将它们所信仰的价值与自己的利益结合,强加于其他文化与民族,NGO、全球传媒、跨国公民运动、跨国/多国公司也就成为西方大国的马前卒。

  • NGO已成美国外交战略工具

    NGO已成美国外交战略工具

    霸权仅靠硬实力是不够的。不将自己的文化价值灌输给其他国家,就无法让其他地区心悦臣服地接受霸权国的领导。相对于硬权力的赤裸与昂贵,文化价值输出较无形又廉价,因此,NGO与公民运动也就自然被霸权国选用做为战略的工具。

  • 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力:另一场叙利亚战争

    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力:另一场叙利亚战争

    2013年,一个叫白头盔的NGO成立了。他们自称是中立、公正的人道救援组织,不依附任何政治派别的NGO,要用“爱”去阻止战争,拯救更多的平民。他们的报道是不容质疑的真相,美国需要展现阿萨德的残暴,他们就找出完美的受害者,美国需要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他们就“证明”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但是,他们救死扶伤,正义凛然的行为,居然是在摄影棚里完成的,有导演,有摄像,有灯光,有化妆,有场记……摄制组里该有的他们都有。

  • 好人做善事,会不会犯错?读《NGO与颜色革命》

    好人做善事,会不会犯错?读《NGO与颜色革命》

    《NGO与颜色革命》一书从NGO的资金来源、人事安排、与政府部门或海外军队的合作关系、在援助地的所作所为等角度展开广泛而仔细的考察,指出国际非政府组织实际上是战争的打手,也是阻碍后进国发展的元凶。在新自由主义力量造成拉美国家经济崩盘后,正是因为非政府组织和反共的西方强权,以及由欧美主导的世界银行高度协作,以社会服务取代国家福利体制,用境外金援取代政府公共支出,才让后进国无法完善基础建设、无法培养国家所需的专业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