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共为您搜索到73篇文章
  •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如何定位香港今后二十多年的位置?香港现在优势无非是:制度安排,政策资源倾斜、有危机时中央政府托底等。不妨换一种思路,假设并畅想一下,假如在2047年以前,中央政府根据“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在香港完整而强制性地实施政治、法律、文化、教育等方面应有主权,将金融、航空等政策资源与内地平等安排,让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与香港在同一政策资源下展开竞争。如此香港,将会是什么样的香港?

  •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其实很可悲,他们既不了解大陆,也不真正了解香港,更不了解美国和英国所面临的巨大困境,他们以为天井里的香港就是整个世界,他们不知道香港正在急剧的衰退,他们还有什么资格鄙视内地?他们不知道世界的未来在中国,香港如果不抓住内地就将失去未来,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悲哀,也是香港人的悲哀,如果到今天他们仍然以做英国的殖民地、做英国人的奴仆为荣,那么只能是二十一世界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如果说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们有什么政治野心,那么绝大多数香港人应该保持清醒,美国能够救香港?英国能够救香港?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能够救香港?

  •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戴耀廷的野猪革命

    2012年,即“占中”运动的前一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又向香港投放46万美元援助,受益者包括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CCPL),资助其成立名为“港人讲普选”的网上互动传播平台。戴耀廷正是该项目的核心人物。美国地缘政治智库Land Destroyer研究者卡塔卢奇(Tony Cartalucci)也撰文指证,戴耀廷多次出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活动,还有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在香港举办的论坛。

  • 一些文化汉奸要割断香港与大陆的文化脐带!

    一些文化汉奸要割断香港与大陆的文化脐带!

    香港需要二次回归,需要去殖民化,可当前我们能够做什么呢?是要继续向陶杰和黄某锋们妥协吗?是要继续满足那些街头暴乱分子毫无底线的所谓诉求吗?是要继续害怕美国那些政客们的威胁吗?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香港被人搞得乌烟瘴气吗?

  • 深度沉思:探寻香港长期稳定繁荣的治本良策

    深度沉思:探寻香港长期稳定繁荣的治本良策

    我们坚信,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有智慧、有谋略、有魄力、有胆识,定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彻底解决香港乱局,扫除笼罩在香港社会的一切阴霾,恢复香港社会的良好秩序,焕发香港经济的蓬勃生机,把香港打造成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幸福的新香港,让东方明珠重新放射出更加璀璨的光芒!成功顺利完成港澳回归,完成两岸统一,这是“一国两制”的初衷,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崇高使命。任何分裂势力都不能阻挡中国实现国家完全统一的持续努力,任何敌对势力都不能阻挡中国崛起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进步伐。

  • 新华社: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一些社会深层根源

    新华社: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一些社会深层根源

    就香港而言,房产,是富人的财富,是中产昂贵的门票。没有退路的香港中产,为了获得这张门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极高的负债、透支性的消费以及束缚性的职业生涯。所谓香港中产,就像在房子这个通道里的沙子,随着房价波动,在有产和无产两端之间来回颠倒。持续增长的高房价,将香港社会撕裂成有房者与无房者两大对立面。没“上车”(拥有住房)的想“上车”,“上车”的立刻变成高房价的维护者。正是各种不同利益主体的复杂纠葛,让香港特区政府左右为难,动辄得咎。

  • 在香港驻军这一条,为何寸步不能让?

    在香港驻军这一条,为何寸步不能让?

    中方坚定的态度让英方有了一些缓和,而中方为了赢得时间,也作出了一些让步。陈佐洱说6月18日开会时,获得了北京批准在装甲车提前开进问题上可以采取灵活态度的复电。而英方在会上也表示,英方不再坚持先头部队从水路开进,同意中方提出的从深圳皇岗和文锦渡陆路口岸进入香港。

  • 香港乱局中的“黑哨”

    香港乱局中的“黑哨”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想延续殖民体系的方式来弱化中国的主权是注定行不通的。港人治港,是爱国人士为主体的港人,不是港独更不是洋人,我相信这次香港的司法系统能够做出积极的、正义的判决,还给香港人民一片朗朗乾坤。

  • 余云辉:香港需要一场清除殖民主义的制度再造

    余云辉:香港需要一场清除殖民主义的制度再造

    香港动乱的制度根源在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没有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香港回归之后,“一国”的主权没有得到法律制度的保障,“两制”中的资本主义制度变种为“殖民地资本主义”,“港人治港”实为“洋人治港”。香港作为“法权主导型社会”,稳定香港的关键点是法制建设。《香港基本法》的立法侧重点在于“两制”而不在于“一国”。全国人大应该尽快制定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使香港特别行政区主权法》(简称《主权法》),作为《香港基本法》的前置性法律,进一步明确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法律约定,并迅速完善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执法手段,使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从而为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

  • 不严格执行《基本法》,也就必然导致香港混乱

    不严格执行《基本法》,也就必然导致香港混乱

    如何尽快落实中央止暴制乱、恢复持续,说到底必须回到《基本法》上来,严格按照《基本法》和香港现有法律办事,尽快将骚乱中的暴徒绳之以法,必须在审判中体现“一国两制”中“一国”的原则精神,对“恐龙”审判必须予以大力揭露和挞伐,撕去其虚伪的面具,让“恐龙”法官道德信誉扫地,让真正公平、公正的正义审判得到弘扬。

  • 七问港铁:“暴徒专列”究竟是怎么开出来的?

    七问港铁:“暴徒专列”究竟是怎么开出来的?

    暴徒的行为已经多次干扰港铁的运行,很多上班族不堪其苦。在车厢里,常常有乘客对暴徒们严厉谴责。也有不少声音指责港铁姑息纵容暴徒。但是这些声音似乎被港铁忽略了,因为它并没有对暴徒阻碍列车正常运行的行为作出任何的反应。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港铁的这种纵容态度,暴徒近期的活动越来越依靠港铁,几乎每次发难的地点都选择在港铁站附近,以方便逃走。港铁名义上是在提供暴徒专车,实际上却是在制造暴乱铁路。作为公共交通机构,港铁真正应该服务的难道不是广大市民正常、安全、高效的出行吗?怎么竟然沦为暴徒的快速逃走工具?

  • 罗富强:香港是怎样乱起来的?

    罗富强:香港是怎样乱起来的?

    在美国的策划组织与台独势力、港独势力的全力配合下,乱港分子们上演了一场试图以乱港作为“开幕”,根本目的在于“乱中”、阻挠两岸统一、遏制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戏”。 那么,香港的乱象是怎样形成的?怎样蔓延的?香港今天的乱象,绝非修改“逃犯条例”引发,而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 香港的解药

    香港的解药

    香港的问题有解,根本原因在于两方面:一是大陆十分珍视香港的特殊性,尽管香港目前的政治制度很难谋长远,但大陆对香港在长期规划中的定位是清晰的,并且,大陆非常清楚的了解抑制地产和产业变革的重要性;二是尽管香港某些行业的中产人士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倾向,但香港真正的上层最关注的其实是自己的经济利益,他们对英美政治制度的现实理解要比普通民众深刻得多,香港事件的演变会让他们逐渐认识到,适应全球化的修复期,通过主动介入形成“分蛋糕”机制来重建香港社会向上的阶梯,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 钱昌明:解决香港乱局须抓住“法治”这一主要矛盾

    钱昌明:解决香港乱局须抓住“法治”这一主要矛盾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要求治理香港,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法治”。走自己的正道,让美国霸权主义和大英帝国的老殖民主义去跳吧,让“港独”分子和汉奸、买办分子去哀号吧!天不会塌下来的。

  • 打付国豪的手,砸烂了西方媒体的如意算盘

    打付国豪的手,砸烂了西方媒体的如意算盘

    历史一定会记住这一天,2019年8月13日,一个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仅仅因为中国人的身份,就被暴徒捆绑、殴打!历史也一定会记住付国豪的名字,这个记者孤身一人,在面对着上百个暴徒的情况下,在明知自己很可能被围殴致死的情况下,挺直脊梁,绝不屈服,展现出了中国人的气节!虽千万人吾往矣,付国豪,是真正的英雄!

  • 在香港法西斯兴起的问题上不能自欺欺人

    在香港法西斯兴起的问题上不能自欺欺人

    所以不要自欺欺人,这里主要是说给香港左翼的同志,也是要说给大陆和海外各种抱有良好愿望的左翼同志。现实的香港的运动是法西斯导向的,是与世界法西斯势力一个根上长出来的。首先要承认这一点,还要承认靠左翼打入这种法西斯运动,是完全不会改变法西斯运动性质的。香港左翼要发挥进步的作用,就必须把自己和全中国,全天下的劳动人民的斗争结合起来,要继承伟大的苏联和中国革命的遗产,而不是跟着运动跑,从而跟十几亿中国人民割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