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共为您搜索到52篇文章
  • 贾根良:从联想、中兴和华为看中国技术的不同道路

    贾根良:从联想、中兴和华为看中国技术的不同道路

    贾根良教授认为,华为公司作为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优秀代表,证明了中国新李斯特经济学理论的正确性,代表着中国技术赶超的正确道路,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创新的后发优势。他也指出,制度创新的后发优势的发挥取决于三个条件:第一、较早进入新技术系统;第二、领先国家出现“制度锁定”;第三、制度创新的后发优势能否实现还取决于落后国家相对落后程度、创新活力和发展战略等特定的情境,因此,制度创新具有脉络主义。

  • 5G牌照正式发放!为什么这对华为中兴是极大利好

    5G牌照正式发放!为什么这对华为中兴是极大利好

    虽然美国誓言要赢得5G战争,但由于技术和成本差距,一旦中国开始发力提速5G,预计将在短时间内建设远远超过美国的网络,并且尽快形成部署,承载5G业务。这不仅会帮助中国企业的通信系统设备更具竞争力,在网络建设上取得优势地位,最重要的是通过5G网络和业务建设,极大地提高社会效率,降低社会成本,提升社会管理能力。4G改变生活,已经让每一个中国人深有体会,5G改变社会的情景也会在不久之后到来。

  • 倪光南院士谈中兴、华为事件的教训

    倪光南院士谈中兴、华为事件的教训

    习总书记关于“加快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的指示,是中国建设网络强国的必由之路。国产核心技术和软硬件必须具备替代进口的能力才能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国产自主可控替代不一定是“落后替代先进”,而往往是先进替代落后。我们一定要认清当前的网信领域总态势,吸取经验教训,放弃幻想,奋发图强、自主创新,扎实推进国产自主可控的替代计划,为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而努力奋斗。

  • 倪光南在数博会上谈“华为中兴事件”,一针见血!

    倪光南在数博会上谈“华为中兴事件”,一针见血!

    5月27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2019数博会数字孪生城市建设与产业创新全球论坛上说,自主可控技术可以在原来非自主可控技术垄断的环境下发展起来。这是很大的挑战,全世界目前只有中国可以做,因为我们的创新能力很强、市场很大。比如说,我们正在进行的替代桌面,我们希望我们的办公系统能够更加安全。原来的系统是Windowstel系统,这个是windows加上inter;中国是linux系统加上国内的芯片组成。技术上看起来差异不大,但应用起来很不相同,人家的应用软件几十年的积累,我们这个刚起来,是很大的挑战。怎么做呢?我们放在比较简单的应用环境里,生态环境比较简单。先把简单的做好了,再逐步强化。此外,中国市场大的优势,也给了我们网信技术发展一个很大的支撑。

  • 刘枫:美国搞完中兴搞华为——感慨马宾方案的搁置

    刘枫:美国搞完中兴搞华为——感慨马宾方案的搁置

    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全国集成电路行业固定资产总投入仅15亿元人民币,折合美元仅3亿美元。据报道,现国外建一条有一定规模的存储器生产线投资就要2亿美元。”1984年之前,韩国集成电路本来远远落后于中国。中国的集成电路和日本同步,80年之前,按照马宾的说法,中国已经建立“较完整的设备、仪器、材料、科研、生产的体系”。韩国1977年才搞集成电路,比美国晚16年,比中国和日本晚12、13年。84年之前韩国每年就向集成电路和半导体行业投资1亿美元,从84年至87年,在连年亏损的情况下,每年投资5亿乃至10多亿美元发展芯片行业,韩国四大企业集团到1988年底,以累计投资47亿美元,亏损16亿美元为代价,使得1988年韩国集成电路销售额44亿美美元,出口39.4亿美元,1990年销售额将达54.1亿美元,出口达46.8亿美元。这就是在毛时代远远落后中国的韩国集成电路产业,为什么在80年代反超中国的重要原因。在韩国、日本及中国台湾地区大搞芯片产业的同时,中国花费巨额资金引进电视、收音机等生活消费类电子产品及相关生产技术平台,仅1987年就高达35亿美元之多。如果当时中国拿出相当多比例的经费用于芯片行业,中国芯片也不至于那么惨,资产阶级自由化官员们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 特朗普的变脸背后,是想控制两大权力!

    特朗普的变脸背后,是想控制两大权力!

    美国这次对华发起贸易战,其中很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在技术上遏制中国,美国政府针对中兴、华为的一系列围堵打击,其核心目的就是要打击中国科技公司,要打断中国产业升级与科技进步的进程。所以,在谈判中美国意志在试图达到这一目的,即打断“中国制造2025”计划。如何达到这一目的?美国的办法是,要在贸易谈判的协议条款中对中国进行限制,要求中国在立法等一系列手段上按照美国的要求行事,说白了就是把针对中兴那一套复制到中国政府身上。美国的这一想法,可就真的是太过痴心妄想了,也太不尊重中国了。而美国这么做的本质,就是想通过极限施压来达到对中国实现遏制乃至控制的目的。

  • 从华为、中兴事件看中美关系的本质、误区及重塑

    从华为、中兴事件看中美关系的本质、误区及重塑

    认不清美国上层建筑对中国的遏制与“不战而胜”的本质,与不正确评价前三十年反帝反霸斗争有关。也就是说,美国没有变,改变的是某些中国人自己:一些人用党内纠正斗争扩大化的思维惯性放到中美关系上。把国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态度,错放到与霸权主义的关系上,把美国当年策动的军事、经济、外交全方位封锁,把中国维护独立的自力更生,一概看作是中国自身的所谓“闭关自守”。用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思维方式,根本不能感受当年帝修反反华大合唱的凶险。

  • 18年两次“卡脖子”报道,中国科技经历了什么?

    18年两次“卡脖子”报道,中国科技经历了什么?

    十八年,在我国科技发展的历史长河里并不是一段多长的时期,但发生在2001年和2018年的针对“是什么卡了我们的脖子”的讨论,犹如时空中的前后呼应,赋予了这个18年以特殊的意义。我们看到,18年来,社会上对我国科技领域的关注重点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传统行业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又有很多新近出现的“黑科技”代替前者填补了国人对我国科技前景的焦虑情绪。诚然,十八年后,我们国家依然被国外“卡着脖子”,但被卡脖子的地方的变化,本身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我们的国家,一直在不断打破国外技术垄断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 贸易战下,中国科技企业的未来

    贸易战下,中国科技企业的未来

    中国不是美国,我们起步晚,底子薄,核心技术大部分都在人家手上,我们没资格靠金融收割全世界!我希望中国的企业家,多学比尔盖茨和乔布斯,少学巴菲特,先掌握核心技术,再去考虑翻云覆雨。现在是贸易战周期,我们更多华为这样的企业,去掌握话语权,去占据市场上游优势。国际社会还是个弱肉强食的黑暗森林,竞争大于合作,中国科技企业的竞争力,就是中国的竞争力。

  • 从中兴解禁的笑容联想到《塘沽协定》的办得好!

    从中兴解禁的笑容联想到《塘沽协定》的办得好!

    《塘沽协定》签订于1933年,过了两年,日本又与国民党签订了《何梅协定》,而后搞了所谓的华北五省自治,在国民党的默许甚至是参与下,培养了大批的汉奸,再过两年,爆发了七七事变,到底是谁得到了养精蓄锐的时间,历史已经给了答案!所以,对于这一次中兴解禁一些人所表现出来的快乐,我是断断的没有批评的权利的,如果我稍感表达不满,他们只要一句话就会打得我满地找牙----“只谈技术,不谈政治”,或者说“只谈法律,不谈政治”,这都足以让我掩面而逃!

  • 解禁一个月?美国又玩中兴!中兴要受辱到何时?

    解禁一个月?美国又玩中兴!中兴要受辱到何时?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向死而生,敌人不会对中国发善心,不会对中国人民施仁慈,特朗普是美国总统,他在台湾问题上不停地踩中国底线,在南海问题上不断侵犯中国主权,在半岛问题上反复无常,在贸易问题上贪婪奸诈,都是为了打败中国,洗劫中国,奴役中国,都是为了美国作为“山巅之城”永享繁荣,让美国人民永享幸福。要想不被美国洗劫和奴役,唯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明白了这一点,哪怕是咽下了中兴事件的苦果也算是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