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为您搜索到4729篇文章
  • 郑若麟:中国,明天的胜利者

    郑若麟:中国,明天的胜利者

    法国名义上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真正存在的三大权力是财团(资本)、政权(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和媒体。而其中财团(资本)一手赞助政治家的选举,从而控制着政治家本身;一手拥有法国几乎所有最主要的媒体(除了一小部分为国家拥有、另外一小部分可称之为“独立媒体”之外,两者不超过5%),从而主导着法国的一切选举结果,是法国国家统治的真正的幕后主人。我在法国期间揭露、报道了大量这方面的事实和丑闻,使我对选举体制本身产生了深刻的疑虑……

  •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尽管有人说:“习惯吧,美国已不再是老大”,尽管有人说:“西方世界必将消失”。但这个过程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是短时期内就可以实现的。毛泽东告诫我们:“在人类的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上任第一天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就对中国发出叫嚣,强调美国军方要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这种疯狂叫嚣,反映了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因自身衰退而焦虑万分的阴暗心理、因看不得别国崛起而疯狂挣扎的反动本质。他的叫嚣提醒我们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我们唯一正确选择。

  • 从人种、文化与哲学看中华文明的古往今来

    从人种、文化与哲学看中华文明的古往今来

    建国领袖具有哲学家的思维兼具文化传承意识的,中国只有毛泽东一人。他对华夏文化有着深刻的认识,对中华民族有着坚定的信念。新中国航船的桅顶刚冒出地平线,他就意识到中国文化必须具有自己的民族形式,“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他在1940年发表的观点,提出的任务至今我们未能理解透,真正完成。

  •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们看待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来认识问题和分析问题,而不能简单化、片面性和情绪化,更不能上一些反毛反共的“公知”的当。

  • 对中国国际贸易、利用外资战略的思考与展望

    对中国国际贸易、利用外资战略的思考与展望

    我们预计,在未来,中国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政策将是结构化的,有的贸易可以实施比较自由的政策,有的贸易必须加强管制(如中国已经限制了外国垃圾进口),有的投资可以是比较自由的,有的也需要加强管制(如中国必须限制高科技出口,也应该限制外国金融投资,毕竟,中国并不缺少金融工具)。只有这种结构化的政策才与世界的辩证本质相一致。而且,既然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贸易和投资的主体应该更加转到依靠公有制企业上来。转到依靠公有制企业,就可以使中国的结构化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能够得到更有效的实施。

  •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正是在艰苦的斗争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形成了救亡图存谁也靠不住的意识,同时也树立起救亡图存我可以的信心。当年北伐军面对英国军舰绕过去了,解放军就不绕过去,而是炮打得他们升白旗。物质条件差距依然,但在国格人格上,中国人首先站起来了。

  •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回归前的香港采取的是英国判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的是制定法,为了保持香港的稳定,继续保留香港的判例法制度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香港司法的终审权是超越“一个中国”底线的,因而是不能接受的。否则对于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的案件,香港法院可以做出违背国家利益的最终裁决,对法治的统一性和宪制的统一性是巨大的伤害。即使是采取联邦制的英国和美国,在宪法层面上都只有一个司法管辖区,只有一个司法终审机构,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单一制国家,理应确立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突破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的法治底线后患无穷,当前的香港困局就是其突出表现。

  •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地缘政治的重大失策:两次错误的决策如何葬送两宋

    虽然当前与美国存在激烈对抗,但是尽量不要向那些未知、不可控的势力寻求帮助,联手对抗美国,因为美国对中国,终究还是已知、可控的敌人,而且随着多番交手,中国已经对交手越来越有信心了,此时千万不要犯宋徽宗、宋理宗和小布什的失误,把“未知的”、“不可控的”老虎给放出笼子。因为一旦老虎出笼,就装不回去了。那时候,它先吃谁、怎么吃、会不会吃了中国,也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 人民中国给予世界社会主义以新的鼓舞

    人民中国给予世界社会主义以新的鼓舞

    2017年10月21日上午,上海党的一大会址。参观完后,大家在一大会址门口驻足,看着络绎不绝的人们在门口瞻仰、合影、宣誓,其中有老人、中年人、青年人,还有少先队员,更有青年男女将这里作为婚纱照的背景……大家静静地看着,外宾同志告诉我,这很浪漫,很美,不是吗?

  • 华为的成功令迷信西方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哑口无言

    华为的成功令迷信西方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哑口无言

    短短数月之后,当美国总统特朗普亲自督战,押举国之力,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地逼迫盟国、及美国友邦全方位围堵封杀华为的时候,华为既没有休克,也没有投降,而是毫无争议地站在5G网络,高端智能以及5G手机、芯片研制,和操作系统的最高端。粉碎了美国想通过芯片和操作系统卡死华为的阴谋。华为的成功也令那些迷信西方的所谓主流经济学家们,瞠目结舌、哑口无言。任正非的战略头脑,和高效计划管理水平,使得那些“满腹经纶”,自认为装了一肚子西方经济学理论,受过MBA训练就可以安邦定国的人黯然失色。

  • 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张宇燕: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一百年后的历史学家在回顾人类目前正在经历的这一段历史变迁的时候,可能性比较大的是把百年变局概括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的复兴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东方复兴的回应”。中美两个如此规模巨大的国家,其中一个综合实力迅速上升,一个实力依旧超强但显露疲态;一个努力获取与自身实力相称的全球影响力,一个很不情愿与他国分享权力;一个拥有东方式的古老政治文化传统,一个饱受西方文明和基督教滋养。在它们之间出现各种各样分歧、摩擦,乃至一定程度的冲突,均属正常和自然。

  • 为什么公知总能将投降说的那么清新脱俗?

    为什么公知总能将投降说的那么清新脱俗?

    中华文明是惟一延续五千年没有断绝的文明,能够延续至今显然不是靠投降投出来的,而是打出来、拼出来的。我们可以看到,每到历史关头,总会有英雄站出来带着民众负重前行,他们从不服软,更不服输,这些人才是中华民族的脊梁,而不是那些屈膝投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软骨头。

  • 没想到,香港抗日史竟然如此悲壮!

    没想到,香港抗日史竟然如此悲壮!

    香港中年市民钟华新一行五人大约晚10点左右率先抵达乌蛟腾抗日烈士纪念园,他表示,英雄墓碑上被喷上了“反送中”的字眼非常愤怒,因为这是侮辱中华民族烈士的行为,“已经不是内部政见矛盾的事情了,而是敌我分明的战争。”他表示,明天‘九一八’事变纪念日,“所以(清洁)这个事情不可能等到明天,不可能让我们的烈士在‘九一八’这天被人侮辱。我一分钟也等不了。”

  • 九一八不是关东军少数人的行为而是日本国家行为

    九一八不是关东军少数人的行为而是日本国家行为

    日本天皇表彰了参与具体策划九一八事件的板垣征四郎(文贝称九一八“事件是以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花谷正、今田新太郎四人为核心策划的”)。而“‘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获得大量的奖赏并被日本本土看作是英雄使得当时海军眼红”,则更是表明日本统治集团高度评价日本关东军实施的“九一八事变”。这里日本统治集团并未将此事看作关东军几个少壮派军官的犯上擅自行为,而是认为关东军侵略是在实施英勇并正确的行为而予“表彰”和“大量的奖赏”。

  •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张志坤:他们在怎样挑拨中俄关系

    毋庸讳言,中俄两国内部都有庞大的亲美势力,而中国这股势力尤其壮观。在中美俄关系问题上,他们将发起强大的舆论宣传攻势,把所谓中美“共同利益”的蛋糕描述得比月亮还大,同时把中俄“共同利益”说成一介灰尘;把中美之间的“分歧”描绘成不足挂齿,同时把中俄之间的“分歧”说成险恶死活,以此形成政治作用,从而影响中俄关系的战略推进。

  • 望长城内外:儿歌《一分钱》究竟应不应该修改?

    望长城内外:儿歌《一分钱》究竟应不应该修改?

    大量的事实说明,对民众进行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历史观的教育,必须从少儿时期抓起。“岳母刺字”的故事就发生在岳飞少儿时期。目前在我国,从幼儿园起就开始教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我认为这种做法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即使幼儿园的孩子对《国歌》歌词的内容一时还不能完全理解,但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了“国家”和“爱国”,而这是爱国主义教育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如果单从歌词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国歌》中“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和“把我们的血肉筑起我们新的长城”等歌词,比起“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来说,要让幼儿园孩子理解的难度要大得多,但不能就因此而否定在幼儿园教唱《国歌》的做法。同样的道理,结合教唱儿歌《一分钱》,让孩子们了解历史和开始树立正确的历史观也是十分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