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共为您搜索到141篇文章
  • 李凯城:关于党性及党性教育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李凯城:关于党性及党性教育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党性根本不同于神性、佛性,后者只是劝人们忍耐一时痛苦,以求来世以至永久的幸福。而共产党人不是为个人、为来世而奋斗,而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是为了全人类的解放事业。宗教允诺的来世,谁也没见过,而共产党人的奋斗却给老百姓包括自己及家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和回报。

  • 美“千禧一代”赞同共产主义说明了什么

    美“千禧一代”赞同共产主义说明了什么

    历史有着自己的辩证法。一方面,全球性交往的加深正在塑造联系越来越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也表明技术的社会形态飞速跃进;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全球性问题释放处理,向全人类发出越来越严峻的挑战。这两者联系在一起,虽然不能必然性地带来新的文明类型,但毕竟为经济的社会形态的自我超越提供了动力机制以及空间与技术的基础。

  • 芬兰共产党:共产主义并不等同于法西斯主义

    芬兰共产党:共产主义并不等同于法西斯主义

    法西斯主义把穷人、不同性取向的人、移民描述为我们所有人的敌人。而共产主义则试图展示当前掠夺我们所有人的真正敌人:资本及其代理人。将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捆绑在一起只会使法西斯主义受益。

  • 党员想这些问题不能离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立

    党员想这些问题不能离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立

    共产党员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成员,还要不要投入到当今社会尖锐激烈的斗争实践中?还要不要“冲锋在前,不惧牺牲,为革命甘于抛头颅、洒热血”?还要不要同一切与共产主义根本对立的资本主义和一切剥削阶级的制度、观念做坚决的斗争?最近习近平同志反复强调共产党员的“斗争”精神。同谁斗争?同与共产主义敌对的势力斗争,同资本主义斗争,同中国当今极其严重的历史虚无主义斗争,特别是同形形色色的诋毁、歪曲、污蔑、贬低我们党、军队、国家的缔造者毛主席的错误思潮做坚决的斗争。离开这些具体的斗争内容,谈何做“先锋队”成员?

  • 伊拉克共产党全国委员访谈(2019年10月)

    伊拉克共产党全国委员访谈(2019年10月)

    我们党呼吁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新政府。这个政府应该由政治可靠、以爱国和正直著称的人组成。我们认为,这将有助于减轻对我国穷人的压迫。我们要求政府考虑人民的要求,停止镇压。我们还期待全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更广泛声援。

  • 两个“主体”是我国“显著优势”不可摇撼的基础

    两个“主体”是我国“显著优势”不可摇撼的基础

    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对国有经济提出增强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做强做优做大的要求,这是加强“两个主体”的具体途径,我们相信,只要夯实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主体的基础,中国的制度优势就会越来越明显,历史已经,也必将继续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富强中国。

  • 徐博东:连行刑特务都折服的铮铮铁汉——陈明忠

    徐博东:连行刑特务都折服的铮铮铁汉——陈明忠

    至于“政治学习”,绿岛的政治犯中有一些中共地下党员,但政治认识都很肤浅,大多数是莫名其妙被抓进来的,什么国民党、共产党、毛泽东,一概不知道,当然更不知道共产主义是什么东西。“大家都想要了解,学习热情就起来了,监狱成了共产主义的学校。所以出狱之后,大家来往,互相称‘老同学’。”陈明忠说:“我也是在狱中,开始真正研读马克思主义的”。当时,中共叛徒叶青(本名任卓宜)写的《毛泽东思想批判》,是他们的主要教材。“这本书常常大段的引述毛泽东的话,我们只读这些话,不读叶青的批判。”“很多人被点燃学习共产主义的热情,在政治学习课上,利用各种教材,偷偷抄写毛泽东的文章,藏到牢房里。”陈明忠保外就医出狱后,很快就成为左统派各路人马的核心和纽带。在他的积极奔走推动下,岛内左统派团体夏潮联合会、台湾地区白色恐怖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工党、劳动党、中国统一联盟和原住民部落工作队先后成立,活跃在台湾政坛,成为岛内反独裁反“台独”和促进两岸关系发展的重要力量。他和林书扬是台湾左统派中最受尊崇的两位老前辈和精神领袖。

  • 英媒:美逾三成千禧一代赞同共产主义

    英媒:美逾三成千禧一代赞同共产主义

    “千禧一代是第一代生活前景不如父辈的美国人。学生极大的助学债务负担意味着,许多年轻人推迟大额采购以及与步入成年相关的人生大事,比如买车、买房、结婚。与此同时,在旧金山、洛杉矶、西雅图和纽约等人口稠密的城市,房租已经失控。而且我们没有全国性医保。因此,支付日常生活的基本开支已经变得不可能。我们还一再被告知,社会保障陷入了危机而且将无法维系。有个年轻人对我说,我的退休计划是社会主义”。

  • 熊蕾:遥想白求恩

    熊蕾:遥想白求恩

    如今中加两方在对白求恩的描述上有一点趋于接近,就是:都比较突出白求恩的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精神。这一点,让一些加拿大朋友感到缺憾。比如,加拿大白求恩反法西斯研究会前任会长、心理学教授大卫•莱斯布里奇(David Lethbridge)就强调:几十年来,人们处于利益的考量,试图把白求恩塑造为一个人道主义者、一个医生,这样做,就矮化了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和身份,我们应当还原历史人物的原貌,才不会愧对白求恩的初心。我认为他的提醒很是振聋发聩。

  • 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进程与未来走势

    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进程与未来走势

    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是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探索不同方式和路径,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从而实现全体劳动者的解放并最终实现人类自身解放的社会运动。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是一种客观存在的历史进程,在不同的阶段具有不同的内容、呈现不同的特点。其中,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由共产党领导的共产主义运动是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主体,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与实践是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内容和伟大创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同时也是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实践和理论创新的最重大成果。虽然共产党人所从事的共产主义运动与其他工人政党和派别所从事的社会主义运动有着原则性的区别,但是它们在规避、超越或消除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痛苦和代价等方面又具有很大程度的共通性甚至共同性。在21世纪的视域中考察,在多态纷呈中推进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是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未来走势,为人类求解放是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根本旨归。

  • 超过1/3的美国千禧一代赞成共产主义/社会主义

    超过1/3的美国千禧一代赞成共产主义/社会主义

    许多进步媒体认为,这是新自由资本主义在近几十年造成的破坏的结果。他们指出,考虑到过去几十年美国资本主义的状况,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惊讶。数以百万计的千禧一代正进入成年,华尔街推动的次贷做法促成了2008年的经济崩溃和大衰退,而大约1500万25至34岁的学生欠了4970亿美元学生债务。53%的美国人面临医疗债务以及支付医疗费用的问题。他们认为,美国帝国主义长达数十年的肮脏反共宣传似乎并不十分成功。尽管在苏联和东欧剧变之后,这种反共谎言的口气和伪造历史的行径得到了加强,但年轻的美国人不再买账了。自1917年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的一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苏东剧变30来,共产主义的幽灵仍在困扰着资本家及其仆人,造成贫穷、失业、社会不公和战争的腐朽资本主义制度已经过时。

  •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

    在人类思想史上,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座令人仰止的高峰,除了其科学性之外,还在于其深厚的人民性。科学性解决的是“是非问题”“我是谁的问题”,是认识问题;人民性解决的是“谁是谁非问题”“我为了谁”的问题,是立场问题。马克思主义不是为某个集团或阶级代言的“私器”,而是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而斗争的“公器”,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和历史进步方向。代表人民、为了人民,是马克思主义能够始终占据理论最高峰和道义制高点的真正原因。

  • 从中国军队百年进化史看人民军队为何战无不胜

    从中国军队百年进化史看人民军队为何战无不胜

    红军的理念,是为穷苦人夺天下。每一个为了吃兵饷而给国民党打仗的士兵,只要进了解放军的军营,听上几节课,就会立刻调转枪口去打国民党,军饷什么的都好说,战斗力可以直接飙升10倍。思想,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最锋利的武器,所以解放军才可以做到越打越强,你说半个中国是靠共产主义的思想和理念凭空打下来的,都没什么错。因为具备明确的理念,知道自己为何而战,解放军,才成为了中国的第一支真正的现代化军队。

  • 钱昌明:丹麦真的是“共产主义”吗?

    钱昌明:丹麦真的是“共产主义”吗?

    真相是: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社会里,有了少数资产阶级的富裕和幸福,就不可能再有多数劳动阶级的富裕和幸福。即使是像丹麦那样发达的资本主义小国,同样不能例外。

  •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近几十年来,在我国理论界,民主社会主义思潮不断蔓延、迅速泛滥。他们的手法基本上一样:通过歪曲恩格斯晚年思想,认为其晚年赞成民主社会主义,变成了民主社会主义者,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但实际上,恩格斯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反对的是带有抽象的人道主义的共产主义。通过武装斗争取得政权是一个普遍规律,恩格斯主张革命斗争应该有多种形式,但他始终坚持并强调暴力革命。

  • 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四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四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符合宇宙人生本相的终极信仰是一种纯精神财富。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达到了这个超越物质追求的精神境界,那么人类社会中为争夺物质财富而产生的对立(包括阶级对立)、对抗、暴力、战争就会消失于无形。问题是,迄今为止,追求这种纯精神财富的人始终是极少数。只要这类人始终是极少数,阶级对立、阶级斗争、战争暴力就不可能消失,不但人类解放遥遥无期,而且人类命运岌岌可危。因此,在马克思主义作为当代最先进的社会理论尚未认识这种纯精神财富的重要性的情况下,人类解放的理想就只能是一种美好的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