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共为您搜索到108篇文章
  • 香港局势走到十字路口,警察遭暴徒割颈是风向标

    香港局势走到十字路口,警察遭暴徒割颈是风向标

    目前看,香港风波正走到十字路口。特区政府紧急制定的“禁蒙面法”,对示威者起到了威慑作用。这确实能让整个香港社会冷静下来。近段时间示威人数的显著减少,也证明了这一点。这当然是乱港分子所不乐意见到的情况。于是,他们也不得不将“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这当然是他们走入彻底失败的必由之路。但也必须看到——在这一阶段,暴徒变得越来越疯狂。他们将目标聚焦到警察,以及公正报道的媒体。在警员遇割颈的同时,位于北角柯达大厦的《大公报》遭到暴徒袭击。

  •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而是香港文化、教育、新闻舆论、司法长期沦陷的结果,是美国、英国、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长期釜底抽薪的结果,是我们长期放弃争夺香港教育、司法、文化、新闻舆论阵地的结果。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让香港青年一代重怀爱国之情,就必须坚决夺回香港的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没有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香港的乱局即使这次平息了,以后也还会不断轮回,也还会不断重复上演,香港将彻底失去未来。

  • 许智峰“三抢”拍案惊奇

    许智峰“三抢”拍案惊奇

    许智峰善于利用政治资源。他中学就读屯门仁爱堂田家炳中学,与时任训导主任、教育评议会副主席何汉权有一面之缘:一次,他因头发太长而被何汉权捉入厕所剪头发。选战时,许智峰多次讲述与何汉权这段剪发渊源。当时,何汉权已是香港教育界名流,以何先生的弟子自居,是重要政治加分项。初中时,许智峰就是个狂热的足球迷。的确,许智峰的从政风格,尤其深受发源于英国的“流氓足球”文化影响。但是,许智峰却以“斯文激进派”自居。“我相信斯文讲道理的威力。抗争路线难免被人感到激进,但我主张非暴力的行动,所以不能‘掟蕉’、讲粗言、动粗喧闹,要以合乎于礼、合乎于法规的方式进行。”2014年4月,许智峰对香港媒体大谈“斯文”,并暗讽黄毓民“掟蕉”——向不同政见者投掷香蕉。乱港势力内部相互攻讦杀伐,虚伪、贪财、暴戾恣睢的一张张市井流氓嘴脸,跃然纸上。

  •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最近,香港媒体意外发现,谭文豪早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受益者,他在广东惠州购有楼房。一边“唱衰”中国,一边在内地“扫楼”,谭文豪迅速声名狼藉,甚至为街头暴徒所不齿。

  • 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

    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

    根据曝光的资料显示,2012年4月,毛孟静收受了黎智英50万港元的不明资金。黑金丑闻曝光后,毛孟静一时手足无措、三改其口。她先是矢口否认,又改称是从丈夫手中收取50万港元捐款,再后又表示接受的是香港公民党50余万元捐款,只不过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如实申报而已。侥幸的是,毛孟静收受上述捐赠时,她并未当选立法会议员。法不溯及既往,故议监会无权调查。不过,最近的“反修例”暴乱期间,毛孟静收了多少钱,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毛婆”贪财慕势,人尽皆知。眼看着政治生命日薄西山,她越发变本加厉的敛财,香港媒体形容说“躺在棺材里想金条”。八年前,毛孟静的政治诚信就已开始透支。

  •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好的制度必须是源于有共识的规则,好的民主制度关键在于形成民主规则的共识。香港的民主,有民主之壳,而无民主之实,缺的就是“一国两制”的社会共识,毁就毁在“去中国化”的殖民思想的通识教育上。事实证明,有“一国两制”共识,就有美好的未来;没有“一国两制”共识,香港就永无宁日。笔者认为,香港的未来关键取决于能否在想要什么、依靠谁、怎么发展等重大问题上进一步形成社会共识。

  •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说实在的,方方这次跳出来是极不明智的,纵观中国内地的全社会,自从香港暴乱发生以来,那些曾经上蹿下跳的自由派公知一个个偃旗息鼓,并不是他们要改邪归正,而是港独势力这次玩过头了,出面支持或者同情只能是让自由派公知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名声更加臭,所以他们选择沉默,而曾经有写作《车欠土里》的光辉业绩的方方这次跳出来间接对港独废青表示同情和支持,实际上是自己作死。对于这种人和这种行为,我相信当地有关部门应该不会容忍太久了。

  • 新华社: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一些社会深层根源

    新华社:香港修例风波背后的一些社会深层根源

    就香港而言,房产,是富人的财富,是中产昂贵的门票。没有退路的香港中产,为了获得这张门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极高的负债、透支性的消费以及束缚性的职业生涯。所谓香港中产,就像在房子这个通道里的沙子,随着房价波动,在有产和无产两端之间来回颠倒。持续增长的高房价,将香港社会撕裂成有房者与无房者两大对立面。没“上车”(拥有住房)的想“上车”,“上车”的立刻变成高房价的维护者。正是各种不同利益主体的复杂纠葛,让香港特区政府左右为难,动辄得咎。

  • 唤醒沉默的大多数!为梁振英的“犁庭扫穴”点赞!

    唤醒沉默的大多数!为梁振英的“犁庭扫穴”点赞!

    随着香港警方对暴乱打击力度加大,随着普通香港民众的日渐觉醒,随着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已经认清了这场暴乱的性质,参加激进示威的人数已经明显减少,暴徒们也越来越孤立。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这场暴乱的幕后策划者、组织者必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他们必然还要组织拼命反扑,暴乱与反暴乱,破坏与反破坏,还会继续上演和绞杀,直到想搞垮香港的敌对势力的破坏力量被香港民众反对暴力、维护秩序的正义力量所碾碎,直到一小撮暴乱分子成为人人喊打、无处藏身的过街老鼠。最后我要为梁振英先生点赞,希望梁先生能够如星之烛照,夜之火炬,在今日之香港照亮夜空,在香港市民中形成燎原之势,真能够如梁先生所言,最终在香港“犁庭扫穴”,重建新香港。

  • 周庭的白痴病历

    周庭的白痴病历

    2019年3月17日,周庭与黄之锋、李柱铭被发现相继鬼鬼祟祟进入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一个多小时后又急步离开。适逢星期天,美国领事馆并不办公,这伙人的行为被怀疑是偷偷摸摸密谋乱港之策。两个月后,周庭、黄之锋与美国政客勾肩搭背的照片出现在互联网上,给香港街头被蛊惑的懵懂少年制造出有“美国靠山”的假象。2019年8月30日,周庭与黄之锋等人被香港警方拘捕,但后来又被允许以1万元现金保释,但须“守宵禁令”。但是,8月31日,获得保释的周庭又跳出来,煽动鼓惑民众闹事,继续祸乱香港。而对当日出现的非法集结和暴力行为,香港警方给予了最严厉谴责,并表示,必定对所有违法行为追究到底。

  • 是这个组织,在香港年轻人的心里下毒!

    是这个组织,在香港年轻人的心里下毒!

    一个只有大纲,设置本身又如此紧密结合时政,只能允许各校自编教材的学科,素材主要来自哪里?香港主要中文媒体的报道和评论。香港媒体主要掌握在反对派手中,如果再遇到有鲜明政治立场的教师,由他们自编教材及自行讨论,后果可想而知。但是,通识科是高中生的必修,无法解释为什么香港那么多初中生走上街头。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表示,这里面除了老师的原因,恐怕还跟香港的舆论环境有关。

  • 黄之锋的“忙乱”头绪

    黄之锋的“忙乱”头绪

    四年多来,黄之锋还频繁出境访问、做报告、对外传播其鼓动骚乱的歪理,却总是遭遇闭门羹——2015年5月26日,黄之锋前往马来西亚,抵达槟城国际机场时被马国边防人员强行遣返;2016年10月5日,黄之锋又前往泰国演讲,分享“雨伞运动”的经验,又被泰国拘押遣返;同年11月26日,黄之锋使用Skype与新加坡社会运动人士联络。一个月后,他险些被新加坡警方投入大牢。2019年4月,他的“学民思潮”学社走到尽头,他又野心勃勃地将其改组为政党“香港众志”,想在香港传统的政党政治中扬名立万。如今,黄之锋还在疯狂膨胀,“学生领袖”的衣袍已容不下他的身体。在接受法国《解放报》采访时,黄之锋说他很忙,他没有时间,也没有钱去度假,政治已占据了他的全部时间。

  • 揭秘:香港暴徒就是这样串谋的!

    揭秘:香港暴徒就是这样串谋的!

    香港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日前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这样说。他认为,示威者背后一定有人提供资源。他们表面看起来很分散,但其实组织性非常强,并且很懂得如何利用民众的情绪、不理智的行为。

  • 黎智英不打自招 狂言夺权变天

    黎智英不打自招 狂言夺权变天

    7月21日元朗冲突后,另一名中年女子赵宝琴以市民身份在元朗港铁站接受访问时,声称事发当晚找不到正返回元朗住处的儿子、十分担心云云,并同样以激动、夸张的表情展现出不俗演技,《苹果日报》后来特意专访她、以“揾仔妈妈”的标签制造悲情效应。对此《大公报》再度揭发,赵宝琴早于今年初以“民主派”名义在青衣从事地区工作,大有备战11月区议会选举的架势,又经常与乱港派议员范国威和朱凯廸一起参与政治活动,去年七月更与主张“港独”的戴耀廷一同出席网台节目,谈论戴为操控区议会选举而策动的“风云计划”。

  • 英驻港领馆雇员内地被抓,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

    英驻港领馆雇员内地被抓,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

    一个中国人违反内地法律并被拘留,就算他在英国驻港领事馆工作,又与英国何干呢?英外交部发声明与英驻港领馆对该雇员的家属给予人道主义同情,完全是两码事。至于“被送中”的说法,就更可笑了。郑文杰虽然是在内地被抓,但与“送中”风马牛不相及。是他自己去深圳的,并没有人把他送过去啊。郑文杰违反内地法律而被拘留,这是内地的法律事务。香港和内地有各自的法律体系,井水不犯河水,一般性执法应当互不干涉才是。

  • 这帮自诩“勇武”破坏香港的暴徒到底啥货色?

    这帮自诩“勇武”破坏香港的暴徒到底啥货色?

    早在2014年的非法“占中”期间,所谓“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就已经与“勇武派”在路线与方法上产生重大分歧,“勇武派”当时痛斥“和理非”一事无成,遂发动一连串行动和冲击,独立于反对派的统一指挥之外。在此次的“反修例”导致的一系列示威活动中,“勇武派”与“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也一直龃龉不断,18日反对派在维多利亚公园组织的示威中,大批激进人士涌出维园向位于中环的特区政府总部进发。在反对派的社交媒体群组中,不断有人发消息呼吁“不要冲击政府,尽早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