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共为您搜索到38篇文章
  • 常与共:有感于译者不愿把《宣言》当成自己的作品

    常与共:有感于译者不愿把《宣言》当成自己的作品

    我们能够容忍黑格尔的精神哲学里开出的现象学系列,影响到至今(包括大批马哲研究者),为什么就不能容忍马克思主义有三大分支(在现实层面只能如此罗列,没有办法将其贴上正反合的标签而高悬于学院门廊上)呢?而且科学社会主义恰恰以合题的方式凸显了“改造世界”的行动哲学的意义。所谓囫囵个儿的马克思主义是预设了逻辑完备并且先在的。而马克思恩格斯当然不会在第一个环节上止步,“哲学的世界化”和“哲学的终结”是伴随着而不是“指导着”现实历史发展而必将出现的事实。

  •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待《资本论》的态度是将其看做科学作品和历史作品的统一,坚持由“科学品性”提升“历史品格”——这就是对唯物主义路径的着重阐发;恩格斯进而希望通过自己的扎实辛勤工作,全方位展示他和马克思共同的理论思维——辩证法,用以“伟大逻辑”的建构。要之,恩格斯的工作和《资本论》方法关联的线索有三:一是以《自然辩证法》研究和《资本论》商品章“工作呼应”,希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彻底肃清“蒲鲁东主义”;二是坚持《资本论》的由“自然过程”向“历史过程”进军,对其总体方法论和理论逻辑主张——自然历史过程——进行学理性阐发,又主要归结于发生学的工作逻辑;三是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唯物主义思考,以耄耋之年推动“《资本论》增补”工作,进行巨大的认识推进。换言之,从广义的工作角度看,恩格斯是尝试把《资本论》当作马克思自身要完成而未能完成的“《辩证法》”(即唯物辩证法)的一个全面预演。经由恩格斯的唯物史观化的“辩证法”努力,《资本论》逐渐成为指导科学思考和进行意识形态战斗的武器,这为《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打下了牢靠的基础。

  • 张文木:试论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合力理论

    张文木:试论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合力理论

    在恩格斯的历史合力理论中,我们看到了阶级斗争画面的细部,从而获得了这幅画面的综合的和立体的效果;我们在历史的推动力中,不仅看到了经济力的细部一一贸易、金融等,而且还看到了上层建筑的细部一一国家权力、法、宗教、哲学、艺术等,从而获得了其中诸系统独立运动的同时所进行的相互作用的综合的和立体的效果。

  • 七张图看懂《资本论》——《资本论》思维导图

    七张图看懂《资本论》——《资本论》思维导图

    《资本论》导游是一次历险记。诗云:“敌事奇虚实;司命首因间。兵久衢地合;主客两酩酊。盘锦云霄路;泥泞读书人。旌旗九门立; 一夜风雪紧。”马克思主义历险记终归是勇者之盛宴、机会者之权衡、怯者之逃离!是为记。

  • 究竟应该如何认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关系?

    究竟应该如何认识马克思恩格斯思想关系?

    俞吾金先生“运用差异分析法研究马克思的学说”一文以马克思与恩格斯思想的差异为由,把恩格斯开除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之列是错误的。科学地应用差异分析法应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在正视和承认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本质的基础上研究马克思恩格斯的差异。马克思恩格斯在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过程中基本思路、方法和观点是一致的,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学说不仅是“阐发者”的作用,而且在许多领域也做出了杰出的突出贡献。俞吾金先生把马克思恩格斯没有的思想强加于马克思恩格斯,极力夸大马克思恩格斯的差异,由此做出的结论也是错误的。

  • 马恩关于十九世纪无产阶级革命战略思想初探

    马恩关于十九世纪无产阶级革命战略思想初探

    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十九世纪无产阶级制定了阶级斗争的一系列策略原则。到了十九世纪中叶,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把这种战略思想扩大到亚洲民族解放运动:他们把亚洲人民反对欧洲资本主义的侵略和掠夺的斗争同欧洲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的斗争联系起来考察,从而丰富和发展无产阶级革命战略诸如殖民地革命和民族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同盟军、统一战线、以及在殖民地革命中开展土地革命等方面的思想和内容。

  • 赵磊:唯心主义者能接受唯物史观吗

    赵磊:唯心主义者能接受唯物史观吗

    辩证唯物主义是唯物史观的根基和源头,唯物史观是辩证唯物主义在历史领域的展开和贯彻。换言之,唯物史观的本体(“社会存在”),不过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本体(“物质”)在历史领域的必然的逻辑结论。否认“物质第一性”,必然否认“社会存在第一性”。试问:一个在世界观或自然观上否认“物质决定精神”的人,能在历史观上坚信“存在决定意识”吗?一个在世界观上相信“精神决定物质”的人,能在历史观上反对“意识决定存在”吗?

  •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周新城:民主社会主义泛滥有哪些危害

    近几十年来,在我国理论界,民主社会主义思潮不断蔓延、迅速泛滥。他们的手法基本上一样:通过歪曲恩格斯晚年思想,认为其晚年赞成民主社会主义,变成了民主社会主义者,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但实际上,恩格斯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反对的是带有抽象的人道主义的共产主义。通过武装斗争取得政权是一个普遍规律,恩格斯主张革命斗争应该有多种形式,但他始终坚持并强调暴力革命。

  • 王绍光 | 重新找回阶级分析

    王绍光 | 重新找回阶级分析

    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关注点,不是无差别的个人,也不是中产阶级,而是社会的两极,一方面是急剧膨胀的资本势力,一方面是日益被边缘化的劳动阶层或阶级,往往会关注占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工农大众,他们的经济、社会、政治地位。很多进行阶级分析的人当然也关注中国社会的前途。但是现在重提阶级分析的立场和目的,不再是为了分清敌友、展开阶级斗争,而是认清新形势下的基本社会构成,确认什么是当前的社会主要矛盾,梳理各阶级之间产生矛盾的根源,寻求缓和阶级矛盾的途径,防止非对抗性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矛盾。

  •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

    紫虬:恩格斯论资本主义国企与社会主义国企的区别

    本文是学习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笔记,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国企,既是经济进步,也与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性质截然不同,本质区别在于劳动阶级是否掌握了剩余价值。恩格斯去世后,资本主义被迫做出了缓和阶级矛盾的让步,这种让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拐点,由此造成西方贫富分化程度复归到100年前,生产力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没有变化。这一点是党内外一批占据重要话语权的经济理论界人士竭力所回避的。恩格斯的思想对我国国企改革中的形而上学,有深刻的历史穿透力:1,在吸收、借鉴西方生产力的社会性时,一些片面认识抹杀生产关系差别。2,对私有制的崇拜,使得一些理念无视市场条件下的企业运行规律。3,用经济上的商业性平等竞争,混同于政治上的平起平坐。4、把捍卫公有制丑化为捍卫僵化的国企体制或特权。5,坚定维宪,调整劳资关系以增加企业竞争力,民营工商业者就能始终是自己人。

  • 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如何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恩格斯一段重要论述

    如果当今我们所进行的“改革”,不是“变更”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关系中不适应社会主义生产力的方面,进一步调整、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而是把社会主义公有制改为资本主义私有制,那就是离开社会主义改革的初衷和自我完善发展的本质,这种“变革”的所谓“实践”决不是恩格斯所讲的“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也不是《实践论》、《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里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观念。因而也不可能有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创新和思想解放,相反,是在“发展”、“创新”的名义之下,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和歪曲。同样,如果改革开放的理论依据不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而是以“人本性自私论”为核心和以资产阶级的普世价值理论为依据,那么,以这种理论为依据的“改革”本质上仍然是恩格斯所批判的那种“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的唯心史观和唯心主义思维方法。

  • 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必须坚持学用结合,否则就从根本上违背马克思主义。在学习马克思主义课程中,我们可以学习一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著。通过原著的学习,我们原原本本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学习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许多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这样,我们可以更加体会到马克思主义的博大精深,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和感情。

  • 陈学明:评伯恩施坦修正主义路线的形成及其教训

    陈学明:评伯恩施坦修正主义路线的形成及其教训

    伯恩施坦明确地说他的宗旨是要“弄清楚哪些方面马克思仍然是正确的和哪些方面他是不正确的”。从表面上看,他也确实在这样去做。那么,为什么事实上他最后的结果非但没有正确地做出区分而促进马克思主义健康地发展并使之在现实生活中更好地发挥应有的作用,相反却大大地伤害了马克思主义,他本人也从而走上了修正主义的道路呢?

  • 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是社会发展符合规律的必然趋势

    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是社会发展符合规律的必然趋势

    马克思、恩格斯吸收空想社会主义中合理的思想,运用他们自己发现的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学说,指出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使得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趋势。苏联东欧的垮台,不是社会主义造成的,恰恰是他们抛弃了原来坚持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抛弃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行人道的民主社会主义的结果。我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无论从理论上讲还是从国际国内的实践来看,都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要求的,都是客观的必然趋势,是一种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必然性。

  • 从《反杜林论》看恩格斯的理论批判品质

    从《反杜林论》看恩格斯的理论批判品质

    理论批判是人类思想进步的活水、社会发展的源泉。从恩格斯《反杜林论》中,我们看到了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应有的理论批判品质。在新时代波澜壮阔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实践中,作为理论工作者,我们更应该勇敢拿起并科学利用好理论批判这一有力武器,坚决与各种错误思想进行斗争。

  • 马克思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界定

    马克思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界定

    马克思在世时曾经有人或褒或贬地使用“马克思主义”概念,他们都把“马克思主义”当成了宗派理论。但是,马克思始终不赞成使用这个概念,对于一些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做法更是非常反感、坚决反对,甚至严正申明“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开始使用“马克思主义”概念,并用来称呼马克思和他创立的理论。这既是为了怀念马克思,更是为了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同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作斗争,促进并实现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的正确结合。恩格斯一再强调要正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实质,他在批判和反对各种机会主义和宗派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滥用、坚守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科学性方面,与马克思的立场是一致的;他也在这个意义上同意马克思所说的“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国内外有的学者根据这句话得出马克思自己也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其根本目的还是要否定马克思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