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共为您搜索到75篇文章
  • 光明日报:从生物域看生物安全

    光明日报:从生物域看生物安全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构成了严重的公共卫生安全事件,威胁到了生物安全,继而影响了经济安全、政治安全、科技安全等国家安全体系。因而,生物域安全把生物安全比作一个“作战域”,把维护好生物安全看成一场“战争”,把“准备战争”和“进行战争”作为捍卫生物安全两个常态行为。生物域安全从“作战”的角度认为,要想获得生物安全“战争”的胜利,不能依靠单纯的生物防御,更强调对生命空间控制权的争夺。生命空间控制主导权的归属决定着生物域是否安全,影响的不仅仅是生物安全本身,更涉及国家安全。

  • 习近平谈总体国家安全: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习近平谈总体国家安全: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要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

  • 路风:中国如何战胜美国的技术封锁和“脱钩”威胁

    路风:中国如何战胜美国的技术封锁和“脱钩”威胁

    引进派喜欢说,创新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从逻辑上讲,站在“巨人”肩膀上创新是在“巨人”的成就及其背后的知识、技能和经验基础上创新;如果无力吸收和利用“巨人”的这些“成果”,非但不可能创新,反而只能被“巨人”踩在脚下——这是由中国一些工业部门和企业的经验所证明的。因此,从引进中受益从来不是中国工业发展的主要原因——如果中国核电发展只能依赖美国西屋的AP1000技术,如果中国高铁只能依赖继续购买外国车型来升级,如果京东方也依赖引进生产线,如果中国机床工业只能购买外国数控系统,那么这些工业部门今天会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是不难想象的。

  • 中国核电崛起之谜:华龙一号的技术到底从何而来?

    中国核电崛起之谜:华龙一号的技术到底从何而来?

    为什么当引进路线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时,中国的核电发展没有踉跄,反而更好?为什么当美国要制裁中国核动力工业时,中国只是轻蔑地“呸”了一声?原因就是中国有那样一支队伍。用不着怀疑:如果中国的航空母舰将来成为核动力的,那么其核动力系统也只能由继承前辈精神的那支队伍干出来。而且,他们一定干得出来。

  • 龙芯——国际第四!国内第一!

    龙芯——国际第四!国内第一!

    近几年以来,龙芯中科JVM团队在推进OpenJDK在龙芯平台上研发的同时,也解决了大量其他平台的共性问题,并将这些修复反馈给社区。2020年3月17日,Java 14发布。根据官方发布新闻中的统计报告,甲骨文(Oracle),红帽(Red Hat),思爱普(SAP),龙芯(Loongson)和谷歌(Google)的代码提交数量位列全球前五位。

  • 李光满:关于“外国人永久居留”,再说十点意见!

    李光满:关于“外国人永久居留”,再说十点意见!

    开放外国人永久居留是一件事关国运、事关人民根本利益的大事,而不是一件小事,这件事不应该由某个部门出台一个条例就可以实施,我认为应该由国家立法部门在深入调查、征求民意的基础上进行,我个人认为应该废止这个讨论稿,如果一定要搞外国人永久居留,可以作为尖端人才奖励政策,设定每年获得外国人永久居留的限额,由国家统一掌握而不是由地方审核批准,确保引进的一定是真正的尖端科技人才。

  • 澳国这部《生物安全法》值得学习

    澳国这部《生物安全法》值得学习

    我国生物安全立法的研究和制定工作,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经过20多年努力,去年10月草案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一共七章75条,聚焦生物安全领域主要问题,保护生物资源安全,促进和保障生物技术发展,防范和禁止利用生物及生物技术侵害国家安全。疫情冲击下,我国生物安全法也进入了“快车道”。在这当口,澳大利亚那部“历史悠久”的《生物安全法》,或可作为他山之石。

  • 刘枫:黑“运10”的目的,是忽悠中国走更多弯路

    刘枫:黑“运10”的目的,是忽悠中国走更多弯路

    前三十年工业发展路线,是对革命战争年代红军、八路军军事路线和政治路线的继承和发展。当前中国最大的危险就是把经济改革和实际现实与共产党的本质属性和传统经验进行切割。历史和现实警示我们,走新自由主义道路只能是死路一条。在继承、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的斗争中,在排除新自由主义势力对当今中国工业和金融的破坏性干扰和误导的斗争中,还远远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李立敏:新技术革命与“数据暴力”的诞生

    在数据暴力的行使主体方面,科技巨头力量显著,某种意义上的“数据封建主义”已日益成为现实。面对数据暴力控制模式的技术化要求,传统职业官僚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垄断了暴力行使的公权力故而在一定程度上出现私人化转向。此外,在立法与创制方面,科技巨头、社交媒体、网络集群乃至网络大V在不同程度上似乎都能够挑战现代国家的合法化能力,其中又以科技巨头实力最著。

  • 龙芯董事长胡伟武:“市场换技术”将换来一副锁链

    龙芯董事长胡伟武:“市场换技术”将换来一副锁链

    胡伟武表示,走“市场带技术”的道路,通过自主研发掌握CPU的核心技术,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我们失去的只有锁链,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走“市场换技术”的道路,通过引进技术发展自主CPU产品,只是将一副锁链换成另外一副锁链。“没有什么比为人民做龙芯,为国家和民族建设自主创新的信息产业体系更艰苦和更有意义的事业了。自主创新的信息技术体系和产业生态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 郭建波:龙芯赞

    郭建波:龙芯赞

    龙芯人在胡伟武同志领导下,以毛泽东思想来武装自己,不仅有战天斗地的勇气,更有攻坚克难的方法。他们借鉴农村包围城市的发展道路,坚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乞丐不可与龙王比宝的睿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从行业做起,以嵌入式芯片为主,循序渐进,稳扎稳打,剑直信息产业的巨无霸。龙芯人从毛泽东的方法中吸取智慧,从毛泽东的精神中获得动力,从毛泽东的立场中树立信心,在改革的背景下做到自主,在开放的条件下打破垄断,为人民做CPU。

  • 虚弱的仪器:制造业的薄弱地带

    虚弱的仪器:制造业的薄弱地带

    2009年北京大学、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和国家科学图书馆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专项课题支持下,对国内科学仪器研发现状做了系统调研。长达100多页的调研报告表明这样一个结果:目前我国的科学仪器研究和制造,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不是缩小了,而是逐步拉大,对国外仪器依赖度逐年增高。这其中,分析仪器长期是进口依赖的“重灾区”。

  • 刘元春:不必恐惧技术脱钩

    刘元春:不必恐惧技术脱钩

    从技术经济学角度来看,如果要遏制一个后进国家进行技术赶超,最重要的方法不是封锁,而是有步骤地转让落后技术给后进国家,这种落后技术的转让可以从根本上颠覆后进国家的自我研发体系,特别是当落后国家自我研发刚刚有所收获的时候,发达国家的技术转让会直接让这些自我研发体系在竞争中被摧毁,从而导致落后国家技术积累和技术赶超出现夭折。因此,我们会发现,美国现在所采取的很多策略,从历史上、从理论上来看,并不是很高明的策略,他们全面遏制中国,企图通过技术封锁、技术脱钩来打压中国的战略必将失败!

  •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1971年7月杨振宁回到了魂牵梦萦的祖国,在他访问北京等地后回到上海准备回美国时,读完他的好友邓稼先的简短信件“中国原子武器工程,除了最早于1959年底以前曾得到苏联的极少帮助以外,没有任何外国人参加”后,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杨振宁是在“科学技术也取得重大成就。国防科技业绩显著,民用科技也有突破”的时候回到祖国进行参观访问的。作为世界著名科学家的他,对祖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怎能不感到“大为震惊”呢?

  • 胡澄:科学技术要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斗争服务!

    胡澄:科学技术要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斗争服务!

    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用科学为无产阶级服务,是钱学森那一代科学家崇高的人格境界与坚定的阶级立场。我们在纪念钱学森同志时候,一定要继承他这种凛凛风骨与松柏节操。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看问题包括看科学问题,不能只见物,不见人;只见财,不见义;只见功利而鄙弃道义;只谋发展,而泯灭初心;只见“第一”,不见“最强大”!从历史唯物主义上来讲,科学技术其实是意识形态的一种,只有牢牢地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才能转化为“第一生产力”。

  • 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

    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

    作为社会主义大国,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必然受到西方的防范、限制和围堵。长期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将高档数控机床及其关键配附件视为战略物资,对我国实行限制或禁运。“巴统”解散后,西方国家于1996年又签署《瓦森纳协定》,对向中国出售的高端设备、数控系统、功能部件实行不同程度的控制。我国一些重要企业都被列入美欧日的“禁售黑名单”。当前我国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西方对我国的限制和封锁必然日趋严厉。我们要下决心,坚持自主创新,奋力追赶世界先进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