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共为您搜索到565篇文章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毫无疑问,科学抽象法就是一个,但不断处于“建构”或者说建设状态,因应了学科基础的不断增容和扩展。然则需要知道,科学抽象法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建行动与立足《资本论》的重建行动除开民族工作内涵方面的考虑(由此增设新的研究线索“历史-文化”),本质上是相同的,是“原理初成”向“原理终成”迈进。这种建构进程亦说明方法论成熟对于正确理解共产主义是多么地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讲,原理终成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抽象法将成为向共产主义前进的工具基础。

  • 紫虬:资本是活力之源吗?

    紫虬:资本是活力之源吗?

    《资本的力量》首集名曰《活力之源》。资本被认定为经济的活力之源,企业的活力之源。这个唯资本独尊的片子标题和基调,自然是西方庸俗经济学观点。资本的流动性只是生产的一个因素,它的作用如同水桶理论中的一块板,和其他要素一样,缺一不可。但相对于一切生产要素,劳动者创造剩余劳动的主动性、能力有多少,才是经济活力的根源。把资金的货币职能和市场、客户需求最佳的结合起来,依靠的是活劳动的力量,而不是处在耗散状态的物化劳动的力量,更不是投机资本的资金流。

  • 常与共:六维视角念屈子

    常与共:六维视角念屈子

    “告别屈原人格”?直到今天,依然有人以深刻的偏见和瘠薄的逻辑,在以别具一格的话语,向知识分子群体进行煽惑,其背靠国家崛起的宏大背景和爱国主义的历史强磁场,而裹头扯嗓尖叫的姿势,实在不好看,也越来越没有“票房”。

  • 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

    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

    风展红旗如画,各国人民憎恶资本主义的也越来越多,不排除个别国家出现自己的“张麻子”。张麻子们会不会再次孑然一身,他的兄弟们是不是还那么向往“浦东”,是关乎未来方向乃至成败的关键。同时,大政府、强政府、强人政治成为国际潮流。简言之,疫情将强化国家权力与民族主义。疫情之下,各类政府都会采取紧急措施以防控危机,当危机结束时,它们中的许多会不情愿移交这些新得到的权力。不变的则是世界政治格局的本质冲突。

  • 从特朗普的言论看西方国家体制的丑恶!

    从特朗普的言论看西方国家体制的丑恶!

    西方其他的国家其实与美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没有因疫情而让经济下滑下去的本钱,因为在他们眼中,保住其任期内的经济才能保住他们或者其所在的党派能在下期竞选中获胜。因此,人的生命算个球?这才是西方国家政治体制的虚伪和丑恶。由此更证明了,中国的防疫成功是多么的不简单,完全体现了中国政治体制优越性。因此,说西方没法“抄中国作业”这句话是对的。看到特朗普的滑稽表演,看到美国以及西方国家的疫情越来越严峻,我们应该庆幸自己生在中国,应该庆幸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 从新冠疫情看中国式民主为何行得通、很管用

    从新冠疫情看中国式民主为何行得通、很管用

    党的领导是中国式民主的本质特征和最大优势,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确保了中国式民主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全社会的整体利益。中国式民主实现了政治、资本、社会三种力量的平衡,既有社会力量对政治、资本的监督,更确保了政治力量对资本、社会的领导与管控,以及资本对利润合理追求的保障,三者之间实现了动态平衡。再次,中国式民主实现了尊重个人权利和强调集体利益的统一,在充分尊重个人自由和权利的同时,也重视加强集体主义教育,注重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以集体主义的原则处理个人与集体、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避免了出现西式民主中个人主义泛滥,“权利绝对化”的现象。面对新冠疫情这样的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在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中国式民主通过强大的协调力、动员力、组织力、凝聚力,再次彰显了强大的制度优势,证明中国式民主行得通、很管用。

  • 许略:社会主义批判的若干问题(中)

    许略:社会主义批判的若干问题(中)

    以下试图通过争鸣方式回答两个基本问题:(1)什么是辩证法?(2)什么是科学抽象法?第一个问题的简明答案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把唯物辩证法看成这样的方法规定:既是“唯物主义的辩证法”,同时也是“辩证法的唯物主义”,归根结底,是“唯物论上的辩证法”和“辩证法上的唯物主义”的规定性合成。第二个问题则锁定于“思维学”“逻辑学”“知识论”三者统一的工作路线,一句话,它强调没有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就不会有“科学抽象”。社会主义批判说到底启动的是“劳者”的品格——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理论建构品格,夯实的是劳动二重性实践逻辑的方法地基。从学理上看,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的时代重建是对教科书科学抽象法“解构行动”的引领和超越。谨以此文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暨列宁诞辰150周年!

  •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只有在唯物辩证法这种“更加唯物的世界观”的指导下,抽象过程才能“从最过硬的事实出发”,从而保证“抽象力”的实证性质。如果要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抽象,那么就必须依靠掌握了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人脑来完成。理论和实践证明,只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才是指导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方法论;只有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经济学才能完成科学的抽象任务。为什么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今天依然没有过时?为什么马克思的“抽象力”这么牛?道理就在这里。

  • 常与共:迪斯尼的战疫方案与毛主席的贫农“情结”

    常与共:迪斯尼的战疫方案与毛主席的贫农“情结”

    必须强调,新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所谓“谁穷谁光荣”的号召和景象,除非有些人把历史当“政治小说”写!不要忘了,“使农村中没有了贫农,使全体农民达到中农和中农以上的生活水平”,恰是老人家孜孜以求的,只不过这个目标的实现,一定离不开合作化大生产和社会主义公有制。2013年7月间,习近平总书记参观了位于河北平山县的毛主席旧居,强调“让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 ,同时表示“让农民群众不断过上好日子,是体现我们党的宗旨的一个重要方面”。可谓时代的铿锵回声。

  • 美国疫情背后的政治博弈,或将撕裂美国解体?

    美国疫情背后的政治博弈,或将撕裂美国解体?

    特朗普正在试图制造撕裂来获取支持。这种撕裂指向美国民主党、民主党执掌的州政府,以及中国。历史上,通过煽动情绪、制造分裂来获取支持的失败例子数不胜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股情绪的洪流,最终将特朗普和美国冲向何处?

  • 张邦炜:宋代何来“文艺复兴”?

    张邦炜:宋代何来“文艺复兴”?

    宋代既无资产阶级的兴起,又无新社会的诞生,更无思想解放运动,何来“文艺复兴”?因此,“宋代文艺复兴说”有悖常识与常理,当属欧洲中心论的流弊。

  • 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并未失败,激励并改变了美国政治

    桑德斯的竞选运动并未失败,激励并改变了美国政治

    在建制派眼中,他犯下的罪行不是提出的那些政策,而是他能够激发民众运动的事实。这些运动,如占领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已经正在得到发展,并且转为激进运动,即不仅仅是隔几年露一次面,来施一下压然后各回各家,而是实施持续的压力、持续的激进主义等等,这能够对拜登政权产生影响。

  • 莫让政治偏见误己害人——八问特朗普!

    莫让政治偏见误己害人——八问特朗普!

    尽管两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不同,但是在面对人类共同遭受的重大传染病疫情,美国更应该摒弃优越论的陈旧理念。在这种重大的传染性疾病疫情面前,病毒没有国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没有一个个人能够完全生活在真空环境里。大家现在在一条船上,如果现在不团结还到处捅刀子,最后捅漏的是共同乘坐的这条船!抛弃政治偏见,同心协力抗疫。这才是正道,否则真是害人害己。

  • 陈清:“永居条例”幕后推动者的政治路线图

    陈清:“永居条例”幕后推动者的政治路线图

    而以CCG大规模吸纳前高级别官员加盟,以及拥有近200名各级专家智库研究员,其每年的资金投入数以亿元计,那么2008年以来的十多年间王辉耀不计成本地影响政策制定,推进政策路线图(成立移民局>“永居条例”立法降低门槛>引入东盟劳动力>接收难民>修改《国籍法》允许双重国籍)的巨大资金投入,究竟从何而来呢?所谓的捐赠中,是否有犹太财团的定向提供呢?王辉耀妻子、CCG秘书长苗绿拥有主营人才中介服务的公司,CCG是否应彻底回避永久居留、移民等政策咨询呢?CCG是否已经成为加入外籍留学群体乃至犹太财团谋求利益而影响中国政策制定的游说工具?这都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 公知和美韩两国的疫情政治以及欧洲的“政治疫情”

    公知和美韩两国的疫情政治以及欧洲的“政治疫情”

    瘟疫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我们跟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根本区别在于,他们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可以不惜让本国成千上万的人死亡,而我们即使是对于那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的民众的不幸也感同身受。在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以后,我估计中国会在帮助全世界控制疫情方面有所作为。本文所说的只不过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帮助某些人总结经验教训,假如他们自己不吸取教训而是坚持错误的做法的话,则是会让自己的国家继续滑入灾难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