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价值共为您搜索到112篇文章
  • 千钧棒:越南经济发展会很快赶上中国吗?

    千钧棒:越南经济发展会很快赶上中国吗?

    称越南由于认同“普世价值”所以说很快就会赶上和超越中国,那就是天方夜谭了。我们在消除涉及越南的一些糊涂观念分清是非的同时,应该清楚地看到,这样说的恶人的真实意图是忽悠国人支持自由派的改旗易帜的政治主张,自由派人士之前曾经给国人树立台湾这么一个“世界华人圈的民主典范”的榜样,现在又给中国树立一个由于“认同了普世价值,跟上了民主自由的世界潮流,所以很快会富强起来”的越南的榜样。还真以为国人是那么好忽悠的?

  • 外国好则突出,中国好则淡化——厚彼苛己为哪般?

    外国好则突出,中国好则淡化——厚彼苛己为哪般?

    用西式“文化”给中国人洗脑后会怎么样呢?中国就“民主”了、“普世”了、大家都跟西方人一样过上富裕生活了?笑话!中国只能永远成为西方的附庸,成为西方国家的利益攫取来源,绝大多数中国人只能永远过低下生活,以免像USA前“总统”奥巴马等西方政客所说的那样成为西方人“文明”、“高尚”生活的“灾难”。

  •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笃信普世价值的地方如今都乱成了一锅粥

    伟人告诉我们,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要依靠群众,要相信群众的智慧,这话一点没错,但群众也是需要学习,需要进步的,更需要有人教他们知识和理论,教他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群众也是需要先锋队的。他们需要知道:“我是谁?我需要什么?”

  • 香港的“民主”乱局,是一堂伟大的爱国主义教育课

    香港的“民主”乱局,是一堂伟大的爱国主义教育课

    曾几何时,某些人对所谓的“普世价值”顶礼膜拜,可是,随着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等国一再上演的悲剧,“普世价值”的神话迅速破灭。事实胜于雄辩,公知所鼓吹的所谓“民主”、“自由”非但与真正的民主、自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还面目可憎,不但可以让某些原本安静祥和的国家陷入动荡和混乱,还可以让那些国家原本丰衣足食的国民沦为难民,由此可见,这绝不是什么真正的民主、自由,而是披着所谓的“民主”、“自由”外衣的恶魔。因此,当看到一些香港废青毫不掩饰地羡慕乌克兰的时候,我竟忍不住脊背发凉,很难想象他们到底是天生没脑子,还是真的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竟然不知道乌克兰已经从欧洲的大米仓沦为全欧洲最贫穷、最混乱的国家了吗?

  • 古明浩:凌虐马歇尔与麦克阿瑟的血淋西方

    古明浩:凌虐马歇尔与麦克阿瑟的血淋西方

    大学兄弟会是西洋人才有的玩艺,入会者往往要接受一些考验忠顺的戏弄,闹出人命时有所闻,某君的司法程序尚未终结,就传来宾夕法尼亚大学Beta Theta Pi兄弟会一位18岁新成员蒂莫西•皮亚萨于迎新的“铁手套”仪式中被八名成员活活整死的惨剧。类似兄弟会团体对新进者近乎凌虐的折腾,广泛存在于西方社会,其本质乃一野蛮入行式,意在以凶恶屈服对方,让其明了忠诚胜于良知,以利于日后的对外抱团,而愈是接近国家机器的组织其玩法越是残酷。

  • 论“普世价值”的工具性本质

    论“普世价值”的工具性本质

    “普世价值”是资本主义国家对内实施统治、对外进行扩张的行为解释工具,具有内容主张的绝对性、具体实践的排他性、价值追求的虚伪性等特征。回顾历史,“普世价值”是西方的独特产物,从产生到发展大体经历了宗教传播工具、神权统治工具和资本统治工具三个阶段。“普世价值”蕴含西方资本主义的制度内容,本质上是西方文化霸权的话语工具、政治霸权的战略工具和资本逻辑的利益工具。

  •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意识形态安全视阈中的“普世价值”思潮批判

    “普世价值”肇始于对价值共识和价值理想的追问,凭借西方大国的话语垄断,逐渐演变为一种极具虚伪性、迷惑性和反科学性的错误思潮。在深陷价值多元化困境的时代,“普世价值”以“全人类共同价值”自居,将资本主义社会的核心价值包装成超越物质基础和社会历史的永恒价值,其本质是充当西方发达国家强制推行资本主义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的意识形态工具,企图破坏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认同、文化认同和制度认同。因此,在厘清“普世价值”思潮的兴起背景、理论特质、政治实质、真实意图的基础上,认清“普世价值”的理论谬误和话语陷阱,找到应对“普世价值”思潮的现实途径,仍然是当前意识形态工作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 林剑:关于普世价值问题的辨与思

    林剑:关于普世价值问题的辨与思

    对于是否存在普世价值的争论,并不是近几年才凸现的新问题,而是一个很老的问题。近几年人们关于这一问题争论得很激烈,但有些问题仍需分辨与澄清。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并不是绝对的否认普世价值的存在,但否认理念论、理性主义、康德杜林式的将普世价值作永恒真理的理解。马克思主义认为,在价值领域这种类似“永恒真理”的普世价值即使有,也是极其稀少的,认为价值是生成的,因而是历史的。反对某些阶级将自己的价值取向冒充普世价值。我们认为,被资产阶级宣布为普世价值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等价值范畴并不是普世的,而是历史的。马克思的历史观并不否认有抽象的、普遍的、一般的东西的存在,有具体即有抽象,有个别即有一般,有特殊即有普遍,但马克思主义历史观一方面否认有脱离具体的抽象、脱离个别的一般、脱离特殊的普遍,另一方面,相对于抽象、普遍、一般的东西而言,马克思的历史观更看重与关注的是事物的存在及价值的具体性、个别性、特殊性,因为将一事物与它事物、一种价值观与另一种价值观区别开来的是后者,而不是前者。

  • 去伪求真:透过章莹颖案看美国法制的可恶与可笑

    去伪求真:透过章莹颖案看美国法制的可恶与可笑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2016年1月6日的文章披露,2015共有984人死于警察的枪口之下,而据大赦国际报告,2014年美国经法院判决执行的死刑数只有35人。由此可见,美国的死刑大多无需法院判决而是由警察自由裁量在大街上执行的。最为奇葩的是,美国警察在社会救援时也能依法将被救援者击毙。

  • 韩依殊:香港的祸根是“普世价值”、“宪政民主”

    韩依殊:香港的祸根是“普世价值”、“宪政民主”

    香港回归以来,大陆一直忙发展,香港一直忙"民主"。几十年后看分晓,大陆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香港呢?经济低迷,工作难找,物价高昂,房价高不可攀,普通人尤其是青年人普遍感到前途渺茫,日子不好过,纷纷憋了一肚子无名火。妨碍香港发展的不是别的,正是"公知"们最引以为傲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这就解释了香港的街头暴乱——"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香港经济一手好牌被打成这个烂样,老百姓不满,年轻人愤怒,真要追究起责任来,"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一个也跑不了。那怎么办?简单得很:转移矛盾,嫁祸于人——不管古今中外,凡不想为自己行为承担责任者无不是找替罪羊。一战德国战败,硬说是犹太人造成的。美国霸权衰退,硬说是中国造成的。出现经济危机,硬说是其他民族其他地区的人造成的……古往今来这类把戏还少吗?只有把香港的问题栽脏给大陆,才能转移香港老百姓的怒火,才能推卸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破坏捣乱香港经济发展的责任,才能逃过惩罚。

  • 周新城:鼓吹普世价值,政治目的何在?

    周新城:鼓吹普世价值,政治目的何在?

    鼓吹“普世价值”并不是什么学术问题,而是有着鲜明的政治图谋。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有一股势力,想把我国引向资本主义道路。意识形态领域始终存在着尖锐的斗争,这种斗争的集中表现就是四项基本原则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由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所处的国际国内环境,这种斗争将长期存在,邓小平估计,直到我国实现四个现代化之前这种斗争都不会停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手法可以不断变化,可以宣传新自由主义,也可以宣传民主社会主义,最近又冒出个“普世价值”,但万变不离其宗,其矛头都是指向四项基本原则。鼓吹“普世价值”的人,把英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等封为“普世价值”,然后用这个标准来衡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指责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然后要求按照资本主义的标准改造中国,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成资本主义。

  • 自由、平等、人权真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吗?

    自由、平等、人权真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吗?

    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有的普世价值的鼓噪,其实质正如俄新社在一篇报道中所指出的:美国及其欧洲盟国企图将民主或者人权的标准强加于其他国家。然而,从道德层面来看,它与欧洲当年打着传播文明与基督教的旗号,戕害众多生命甚至文明如出一辙。在美国,为外国谋求人权是一项数亿美元的庞大产业,金钱、激情、意识形态和颠覆行动交织在一起。方法众所周知:倚重许多国家的亲美反对派,或者亲自出马打造一个反对派,将它塑造成为权利与自由的唯一捍卫者,然后对其公开援助。这即是说,美国豢养着全球最大的颠覆机器。这一机器激起了各国对美国的敌视。在当前的形势下,它处处碰壁。

  • 美国“山巅之城”的神话,正在破灭

    美国“山巅之城”的神话,正在破灭

    在如今,美国山巅之城的神话正在破灭,灯塔国的基础正在崩塌。当年他们标榜的“道德优越性”,正被他们自己一一摧毁,那些毫无廉耻的贩卖战争、输出灾难、绑架暗杀、颠覆国家、制造金融海啸.....正在一一浮现,人们发现,那些看似神圣的话语,原来是从恶魔的嘴巴里吐出,那些道貌岸然的牧师,却早已和魔鬼做了交易。摧毁山巅之城的,不是它的敌人,而是那漏洞百出的神话,正在成为彻头彻尾的谎言。正如约翰·温斯罗普所说:“我们将成为笑柄,天下丑闻”!

  • 诸葛亮是怎么对付“投降派”的

    诸葛亮是怎么对付“投降派”的

    诸葛亮借着最后一个来挑战他的程德枢的对话,说出了他对知识分子这个群体的认识,这是整个舌战群儒的中心,也阐明了诸葛亮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人格。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做到两点:坚守崇高的信念,同时脚踏实地。诸葛亮把知识分子分成了“君子之儒”与“小人之儒”。君子之儒“忠君爱国,守正恶邪,务使泽及当时,名留后世。”而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做君子之儒,不要做小人之儒。这是诸葛亮对自己提出的要求,他用一生实践了这个信念;这也是他对所有知识分子提出的要求,穿越千年,直到今天依然振聋发聩。

  •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那么为什么在美帝的丑恶面目已经彻底暴露在全体中国人民面前,一小撮人再也难以继续忽悠之后,突然间所有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全部出笼了并且赤膊上阵了呢?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把美国说成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法治的灯塔国,要求由美国和日本来主导中国的所谓的“民主进程”的是这一小撮人。忽悠民众称美国反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煽动国人与政府作对的是这一小撮人。在特朗普上台以后,由于美帝露出真面目,无法再颠倒是非忽悠人,于是倒打一耙,说是中国首先得罪美国,美国被迫作出反应的,还是这一小撮人。

  • 宋小红:认清西方“普世价值”渗透的实质

    宋小红:认清西方“普世价值”渗透的实质

    从一定意义上说,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是基于人的自私本性建立起来的。西方所谓“民主”“自由”,其实践表明是虚伪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民主从来就没有脱离资产阶级,而广大的工人阶级总是徘徊在政治民主之外。从资本主义的金钱选举可以看出,民主是资产阶级内部的民主,是“钱主”。资本主义的自由也只是资产阶级的自由。西方借用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在网上“包装”西方的经济繁荣、科技进步、资产阶级“博爱”以及传播西方的信息资讯,营造“普世价值”的影响、氛围和环境,使别国民众不知不觉受此熏陶、感染。为此,一些国家的执政者和民众便看低自己,抬高西方,迷信西方。苏联亡党亡国的悲剧,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