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共为您搜索到65篇文章
  • 隐没17年、两次错失诺奖!是什么让他无怨无悔?

    隐没17年、两次错失诺奖!是什么让他无怨无悔?

    今天,他离开我们整整21年,可他为祖国隐姓埋名17年的决心,他那句“我愿以身报国!”的话语,还在激励着我们,共同去实现中华民族的盛世强国之梦!

  •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1971年7月杨振宁回到了魂牵梦萦的祖国,在他访问北京等地后回到上海准备回美国时,读完他的好友邓稼先的简短信件“中国原子武器工程,除了最早于1959年底以前曾得到苏联的极少帮助以外,没有任何外国人参加”后,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杨振宁是在“科学技术也取得重大成就。国防科技业绩显著,民用科技也有突破”的时候回到祖国进行参观访问的。作为世界著名科学家的他,对祖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怎能不感到“大为震惊”呢?

  • 胡澄:科学技术要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斗争服务!

    胡澄:科学技术要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的斗争服务!

    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用科学为无产阶级服务,是钱学森那一代科学家崇高的人格境界与坚定的阶级立场。我们在纪念钱学森同志时候,一定要继承他这种凛凛风骨与松柏节操。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看问题包括看科学问题,不能只见物,不见人;只见财,不见义;只见功利而鄙弃道义;只谋发展,而泯灭初心;只见“第一”,不见“最强大”!从历史唯物主义上来讲,科学技术其实是意识形态的一种,只有牢牢地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才能转化为“第一生产力”。

  • 许光伟 | 事的科学与《资本论》逻辑怎样练成

    许光伟 | 事的科学与《资本论》逻辑怎样练成

    善读善用《资本论》,同时,也要善于进行中华转化;注意从中发掘中国元素,以开放的态度统一中华历史和世界历史,创造新的工作境界和新的理解境界——“国学马克思主义”。一句话,没有民族内涵和工作体式作为支撑,任何门类或流派的经济学都将不可避免地沦为理论空壳,免除不了成为一堆逻辑的空壳。这是现代语境中“创建中国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必然要求。严格意义看,《资本论》是“12部史”:转化史I、转化史II、资本生产史;运动史I、运动史II、资本流通史;生活史I、生活史II、资本积累史;范畴史I、范畴史II、资本批判史。表明:马克思的航程乃是“历史”到“逻辑”,再到“历史”。它的内在的方法、逻辑和工作话语是“历史唯物主义发生学”,这是中华条件下的马克思的“我的辩证方法”工作语境,由此,我们可以在历史探究方面合并叙述“农业史的经典著作——《道德经》”和“工业史的经典著作——《资本论》”。《资本的生产过程》可以说明为历史发生学的“逻辑”;《资本的流通过程》可以说明为系统发生学的“逻辑”;《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可以说明为现象发生学的“逻辑”;《剩余价值理论》可以说明为认识发生学的“逻辑”。其首篇则是对以上逻辑的一个“导引”以及“总括”。将历史发展过程说明为由这些“史”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规定所构筑,乃是升华了《资本论》的工作逻辑。这是绝对的历史主义和行动主义,自然是对“结构主义”、“科学主义”、“形式主义”的最大反动。进一步又可以说,《道德经》和《资本论》的“研究同构”乃是确立社会科学的一个根基。

  • 刘国光:立学为民 治学为国

    刘国光:立学为民 治学为国

    为劳动人民服务是他始终坚守的学术目标。现在,96岁的刘国光依旧坚守着信念,在经济学道路上不断探索。“研究经济学要有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刘国光表示,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和基本方法。经济学研究不仅要与时俱进、兼容并蓄,还要与中国的具体实践、与当代市场经济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 我来科学辟谣——国庆阅兵的受阅飞机没有零件掉落

    我来科学辟谣——国庆阅兵的受阅飞机没有零件掉落

    这件事再次验证了一句真理——“眼见不一定为实”!看见任何事情,听到任何说法,都需要自己动脑思考一下,要不然真会受骗上当,甚至成为造谣传谣者。是不是?

  • 新中国前30年科学技术在人民群众中的普及

    新中国前30年科学技术在人民群众中的普及

    晚近十余年关于“群众科学”的研究超越了“文革”之后围绕该时期科学技术发展的“失败叙事”及技术中心主义倾向,从技术政治视角重新审视其对政治优先性的强调和对平等主义的允诺。该学术转向的发生,既是因为中国的发展本身促使学者重新思考这段历史的意义,也是因为研究者从中发现了一条比建制化、专业化的科学技术更能明显地揭示科学技术与社会、理论与实践关系及其政治面向的道路。在新中国“前三十年”历史中,“群众科学”从“尊严政治”,“去技能化”与“再技能化”,塑造革命身体及巩固国家对基层社会的控制和支配等方面广泛参与了社会主义政治主体和中国现代国家的建构。对它的深入思考不仅有助于清除某种意识形态的遮蔽,丰富对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认识,还有助于在当下这个日益技术化的时代中理解围绕科学技术领域展开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斗争。

  • 正确认识和深刻理解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内涵

    正确认识和深刻理解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内涵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让不同社会成员都能够参与到“共商共建共享”式发展之中,不被强权逻辑和经济利益所囿,让发展的成果惠及全球大多数民众。这不仅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目标,同时也是努力追寻的实实在在的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和指向。在新自由主义给全世界带来众目共睹的种种灾难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继承与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真正共同体”的思想,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强调各国地位的平等性,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最大限度地集合世界各国特别是各国人民投入人类文明与进步事业,具有极大的战略意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当然也汲取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思想,但其根本理论渊源是马克思主义。

  • 大寨科学发展:从科学造田到科学种田

    大寨科学发展:从科学造田到科学种田

    大寨是集体经济,有了一个稳定的集体文化,就是合作文化,而不是单干文化,大寨人最讲究自力更生,最善于独立自主。这些在市场经济里,也是具有先进性的,无疑也是具有超前性的,所以,当1990年代以后,郭凤莲回到大寨,大寨依然走在共同富裕之路的前列。大寨合作文化,为什么具有如此强的生命力,这是个大课题,我们现在远远还没有搞明白,我们还需要深入去研究陈永贵,进而再去深入研究毛泽东、周恩来,深入研究当年主席和总理决策农业学大寨的深谋远虑。大寨人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了的,依靠人民,为了人民,不仅是全面发展,而且是协调发展,变不可持续的发展,为可持续的发展,具有统筹规划特征的发展模式,毫无疑问体现了科学发展的含义,他们科学造田与科学种田,更是科学发展的具体的活生生的体现。

  •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了!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了!

    屠呦呦认为,解决“青蒿素抗药性”难题意义重大:一是坚定了全球青蒿素研发方向,即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青蒿素依然是人类抗疟首选高效药物;二是因青蒿素抗疟药价格低廉,每个疗程仅需几美元,适用于疫区集中的非洲广大贫困地区人群,更有助于实现全球消灭疟疾的目标。

  • 毛泽东为何会说:专门家对于我们的事业是很宝贵的

    毛泽东为何会说:专门家对于我们的事业是很宝贵的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科学家之间建立起特殊的情感,对我国“两弹一星”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我国从上世纪50年代起集中全国科技力量,经过10多年奋斗,在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撤走全部在华专家的情况下,依靠自身力量在原子弹、氢弹、卫星等尖端科技领域的研究相继取得突破。中国人民终于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两弹一星”。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同志在谈到新中国“两弹一星”事业的重大意义时深刻指出:“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如果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

  • 赵磊 赵晓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抑或科学?

    赵磊 赵晓磊:马克思主义:信仰抑或科学?

    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人,在方法论上都堂而皇之地以此作为“科学”的依据:只有能够处理样本数据的数学模型才能称为科学。由此引申出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理论才有资格进入科学的范畴?本文从科学的基本特征出发,讨论了四个问题:其一,科学与实证的关系;其二,科学与理性的关系;其三,科学实证异化为狭隘实证;其四,狭隘实证的哲学根源。由此得出的基本结论是:检验马克思主义的实证方法,并不是几个数学模型,而是人类社会的实践活动。换言之,最有效的实证并不是用几个样本数据的统计检验就可以做到,而是人类社会历史的实践检验。以此判断,马克思主义不仅是一种信仰,更是一种科学。因此,破除经济学对数学模型的迷信,回归马克思主义用实践来检验理论的本质要求,不仅有着重大的理论意义,更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西方研究预设了中东中心论和单一起源论的历史哲学,西方在碳十四测年发明之前一百多年里所估算臆测的考古学绝对年代不可信,在碳十四发明之后所进行的单方面碳十四测年数据也不可信,年代数据的处理也不可信,抛却数据的测定误差和置信度不谈、不排除西方考古发掘技术混乱、不排除西方伪造数据。探讨各种物质、技术、知识的起源和传播,绝对年代是关键,必须锱铢必较,绝不能有一丝含糊,绝不能直接抄写西方年代数据了事,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孙锡良:“院士”在向“爵士”进化?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显然是必要的。但是,应该是真心尊重知识和人才,应该是尊重真的科技人才,而不应该是尊重权力型人才,不应该是尊重财富型人才,绝不应该尊重学棍型人才。真的科学家,真的科技精英,国家给予多高的待遇,老百姓都会鼓掌通过。科学的殿堂一旦沦为权力和财富的角斗场,“院士”迟早都会变成“爵士”,老百姓迟早会放弃对院士们的崇敬。院士爵士化是对科学与技术的最大不尊重。

  •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王宏甲: 写南仁东,不断在访问“不朽”

    “今天的世界,纪实是主流。”王宏甲对报告文学充满了信心。他不使用“非虚构”这个概念,文学在他眼里就是两种,一种是虚构,一种是纪实。就如同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你不能说这是男人那是非男人,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说这是虚构,那是非虚构呢。

  •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科学要为人民服务,很多先生在纪念“五四”的文章上都谈到这一问题,谈得很对,所谈的立场、方向也都很对。但这不仅是观念和方法问题,还有政策问题。事实证明,过去依靠反动统治阶级发展科学是不可能的。国民党将科学变为装饰品,到外国去骗钱,“学以致用”,但是在旧中国,很多学科学的学生毕业后不得不改行,中国旧知识分子对反动统治者早就不存幻想,只有胡适之、傅斯年之流甘心附逆。过去,人民的军队是在农村,中心问题是如何打胜仗,党、政、财经都围绕着这个中心问题,今天,局面已经打开,科学可以一显身手,不过这仅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