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共为您搜索到79篇文章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毫无疑问,科学抽象法就是一个,但不断处于“建构”或者说建设状态,因应了学科基础的不断增容和扩展。然则需要知道,科学抽象法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建行动与立足《资本论》的重建行动除开民族工作内涵方面的考虑(由此增设新的研究线索“历史-文化”),本质上是相同的,是“原理初成”向“原理终成”迈进。这种建构进程亦说明方法论成熟对于正确理解共产主义是多么地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讲,原理终成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抽象法将成为向共产主义前进的工具基础。

  • 比原子弹还难?我们造出自己的高端光刻机还有多远

    比原子弹还难?我们造出自己的高端光刻机还有多远

    对于中国来说,哪怕一件事再难,我们也要做,这不是我们非要逼自己,是敌人非要逼我们。中国如果不做自己的光刻机,类似买一台机器三年都到不了货的事情还会无数次地发生。

  • 张伯礼:中医药要与现代科技结合

    张伯礼:中医药要与现代科技结合

    张伯礼认为,提升中医药的国际竞争力,首要的任务就是实现标准化、数据化,必须改变中医就是老先生“问诊号脉开药汤”的刻板印象,让“望闻问切”有可靠的现代科技支撑,让中药的疗效通过成分、药效、药理、安全性等科学数据来验证。为此,他又组织了跨学科的研究团队,开展中医药关键技术仪器装备研发研究。在诊室,张伯礼是医生,脱下白大褂站上讲台是教师,进了实验室又是研究者,在中央各部委的咨询活动中,他又是战略家。

  • 面对疫情只加强医学科技的投入和科学组织规划够吗

    面对疫情只加强医学科技的投入和科学组织规划够吗

    现在癌症治疗也体现了这一导向,它可以长期服药控制不能根治。这对资本是最有利的,即使研发出特效药也一定会贵到让普通大众怀疑人生,所以科技至上科技可以根本解决问题的看法是片面的。某院士是专家,笔者什么专家都不是,但生活和工作环境使我对专家有一定的了解,专家只在他了解的领域是专家,离开这个领域而涉及其他领域尤其是社会领域的问题时,他们的见解与普通人无异,个别人甚至低于社会平均水准。所以咱老百姓千万不要以为专家说的都是金科玉律。

  • 赵磊:中医究竟是不是科学?

    赵磊:中医究竟是不是科学?

    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如同战争一样严酷的实证检验,再次证实了中医中药明确而显著的疗效。3月23日16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代表国家政府,公布了中医“三药三方”的随机对照研究和临床数据:“临床疗效表明,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由此可见,中医是典型的“经验医学”;换言之,中医具有典型的“实证特征”。

  • 从人工合成胰岛素、核酸看原始创新

    从人工合成胰岛素、核酸看原始创新

    1958年到1960年,全国正处于“大跃进”时期。人工合成胰岛素项目的规划和开展,也不可避免地带上了浓郁的时代色彩。“大家都怀着革命激情,大干快上,希望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攀登世界科学高峰。”人工合成牛胰岛素项目参与者、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有机所)研究员徐杰诚对《中国科学报》说。一方面,在国内科研基础十分薄弱的时候,我国科技工作者敢于摘取世界科学之巅的明珠,坚信在党的正确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就能创造奇迹。这为最终取得世界首次人工合成蛋白质的成功,奠定了可贵的精神基础。

  • 军事科学院彭光谦将军探究如何应对新型生物战争

    军事科学院彭光谦将军探究如何应对新型生物战争

    形势紧迫,除了立即行动我们已夸夸其谈的闲情逸致。为了14亿人民生命安全,为了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有必要认真思考展开我国生物国防的战略规划与战略部署。例如筹划组建中国生物国防军,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与指挥,作为我国应对危机,保卫生物国防的柱石,将原来分散的防原子、防化学、防细菌等“三防”力量集中编组,将地方病毒研究机构统一纳入军队编制,全国、全军一盘棋,就病毒武器、基因武器、转基因武器等新型武器研究进行部署,努力攻关。

  • 怎样落实总书记要求的“依法科学有序防控”?

    怎样落实总书记要求的“依法科学有序防控”?

    在这次疫情发生之后,很多境外媒体和控制水军带风向,将矛头指向了我国的基本制度。然而事实上,国家对于防疫工作是有着良好的制度与法律的,只不过个别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没有遵循相关法律与制定的规定。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只要落实了总书记讲话精神,切实做到了“依法科学有序防控”,我们便一定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战胜疫情。

  • 15年研究证明新型冠状病毒或为转基因技术制造

    15年研究证明新型冠状病毒或为转基因技术制造

    研究方认为:这仅仅是一项新研究而已,可以让相关机构对未来出现这种病毒有备无患。反对方则认为:这根本不是个未来问题,而是个现实问题,因为可感染人的人造病毒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扩散,无法追踪;这种病毒可以直接在实验室制造,而不必经过中间宿主再感染人的自然途径,所以,具有很现实的危险,因为,万一研究人员发疯了,或被控制了,随时可以扩散这种致命病毒。至于这两方哪一方有道理,还是都有道理,现实已经给出了最佳答案!

  •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待《资本论》的态度是将其看做科学作品和历史作品的统一,坚持由“科学品性”提升“历史品格”——这就是对唯物主义路径的着重阐发;恩格斯进而希望通过自己的扎实辛勤工作,全方位展示他和马克思共同的理论思维——辩证法,用以“伟大逻辑”的建构。要之,恩格斯的工作和《资本论》方法关联的线索有三:一是以《自然辩证法》研究和《资本论》商品章“工作呼应”,希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彻底肃清“蒲鲁东主义”;二是坚持《资本论》的由“自然过程”向“历史过程”进军,对其总体方法论和理论逻辑主张——自然历史过程——进行学理性阐发,又主要归结于发生学的工作逻辑;三是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唯物主义思考,以耄耋之年推动“《资本论》增补”工作,进行巨大的认识推进。换言之,从广义的工作角度看,恩格斯是尝试把《资本论》当作马克思自身要完成而未能完成的“《辩证法》”(即唯物辩证法)的一个全面预演。经由恩格斯的唯物史观化的“辩证法”努力,《资本论》逐渐成为指导科学思考和进行意识形态战斗的武器,这为《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打下了牢靠的基础。

  • 黄旭华:核潜艇,一下马就是20几年

    黄旭华:核潜艇,一下马就是20几年

    两个试验成功后,聂力问我有什么感想,我说:“一喜一忧”。当时冷战刚刚结束,很多军工项目都在下马。我高兴因为我打成功了,但大概明天我们就失业了。如果打不成功,我们还可以再吃几年饭,因为你们还会投资。聂力听完也哭笑不得。果然,打成功后,我们项目就下马了,一下就是20几年。20几年过去,美国走了多少型号,冷战结束,战争的危险并没消失。美国(包括日本)的科研工作一点没放松,而我们的科研生产都断线了。团队解散,很多人才都流失了。如果我们也像美日那样,技术抓的很紧,我们的技术水平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不超过美国,也至少不会和他差这么远。

  • 一触碰到资本主义利益,西方科学的精神就荡然无存

    一触碰到资本主义利益,西方科学的精神就荡然无存

    西方世界还是资产阶级主导的世界,而资产阶级对于自身的利益看得是比任何其他的事物都要重的。不论是西方以外的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只要这样的变化不符合西方资产阶级的利益,那么这样的变化一定不会被西方资产阶级所接纳。他们总要想方设法去加以批评、指责,甚至诋毁。多年来,西方资产阶级不就是一贯这样做的吗?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科学本身出现了不利于西方资产阶级利益的现象,那么西方资产阶级也会毫不犹豫地反对这样的科学研究成果以及研究方法。

  • 张捷:科学到底是什么再思考

    张捷:科学到底是什么再思考

    我们过于强调数学和奥数是不对的,虽然逻辑是绝对重要的,但逻辑不是万能的!中国是搞素质教育的反对奥数不要逻辑,只看到西方的皮毛,变成了声色犬马教育,则更是错上加错。西方的教育在逻辑分析之外,其实重视的是对孩子洞察力的培养,是对发现能力的培养,而不是外在的形式。

  • 钱昌明:朝鲜会掌握“高超音速”武器吗?

    钱昌明:朝鲜会掌握“高超音速”武器吗?

    英雄的朝鲜人民选择了后者,这才敢于起来同美国霸权主义作针锋相对的斗争。社会主义的朝鲜虽是个小国,但朝鲜人民在自己领袖的领导下,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国家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各项事业都获得了高速发展。特别是在军事科学领域,更是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赶超。最近两次“重大试验”的成功,更是最有说服力的明证。

  • 隐没17年、两次错失诺奖!是什么让他无怨无悔?

    隐没17年、两次错失诺奖!是什么让他无怨无悔?

    今天,他离开我们整整21年,可他为祖国隐姓埋名17年的决心,他那句“我愿以身报国!”的话语,还在激励着我们,共同去实现中华民族的盛世强国之梦!

  •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胡新民:杨振宁首次回国为什么会大为震惊?

    1971年7月杨振宁回到了魂牵梦萦的祖国,在他访问北京等地后回到上海准备回美国时,读完他的好友邓稼先的简短信件“中国原子武器工程,除了最早于1959年底以前曾得到苏联的极少帮助以外,没有任何外国人参加”后,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杨振宁是在“科学技术也取得重大成就。国防科技业绩显著,民用科技也有突破”的时候回到祖国进行参观访问的。作为世界著名科学家的他,对祖国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怎能不感到“大为震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