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为您搜索到627篇文章
  • 紫虬 | 短评:中美关系——逼上梁山

    紫虬 | 短评:中美关系——逼上梁山

    在博弈矩阵中,彼方的软肋,即是我方的加分。美国对华策略中,所谓中方的经济挑战,价值观挑战,安全挑战,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是,惊恐与忐忑。大疫之中,美国公民的生命权成了笑话,既有矛盾不断激化,我方则好牌在握,风景独好。问题不在于牌有多好,比较优势有多明显,谋略有多么深远,而在于我们阵营中,某些人自我恐吓的心态。——当下最好的谋略,就是认清水桶的这块短板。否则,何来同仇敌忾,只让外交部发言人打头阵嘛?

  • 湖北经济怎么样?习近平提出三个“没有改变”

    湖北经济怎么样?习近平提出三个“没有改变”

    习近平指出,作为全国疫情最重、管控时间最长的省份,湖北经济重振面临较大困难。同时,湖北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多年积累的综合优势没有改变,在国家和区域发展中的重要地位没有改变。党中央研究确定了支持湖北省经济社会发展一揽子政策。

  • 拯救大兵瑞恩、牺牲老人挽救经济和解职罗斯福号舰长

    拯救大兵瑞恩、牺牲老人挽救经济和解职罗斯福号舰长

    即使我们怀着最大的真诚相信大兵瑞恩的故事“完全属实”,那么当年的美国为了拯救一个年轻士兵,牺牲了那么多人,而现在的美国,为了怕泄漏所谓的“军事秘密”,把为五千多名年轻官兵的生死安危着想而冒颜直谏的舰长解职,这就是美国人常常自我标榜的并且被我们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吹得天花乱坠的美国所谓的“人道主义”吗?

  • 朱富强:庸俗化了的应用计量经济学

    朱富强:庸俗化了的应用计量经济学

    现代经济学的实证分析和计量应用变得越来越媚俗化和庸俗化,大多数文章甚至都经不起150年前穆勒所提出的证实规则之逻辑检视,更不要说能够揭示出经济现象间的因果关系。盛行这一学术取向的主要原因大体上在于:(1)研究者知识结构的日益狭隘,使得他们局限于事物的表象解释而无法深入揭示事物的本质;(2)学术界功利主义的日益盛行,使得他们以商人心态偏向容易被接受的主流化研究方法。尤其在当前中国社会,上述两大因素还有深厚的社会环境基础,这使得计量实证分析的形式化和庸俗化倾向更为严重。实际上,众多经济学人在对现实社会环境还缺乏基本理解的情况下就牵强附会地运用计量软件来寻找各变量之间的关系,以至所得出的结果根本无助于现象预测或实践指导,由此也就造成了明显 “下不着地”的学术。

  • 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

    国际局势进入混沌状态,不可测因素越来越多!

    风展红旗如画,各国人民憎恶资本主义的也越来越多,不排除个别国家出现自己的“张麻子”。张麻子们会不会再次孑然一身,他的兄弟们是不是还那么向往“浦东”,是关乎未来方向乃至成败的关键。同时,大政府、强政府、强人政治成为国际潮流。简言之,疫情将强化国家权力与民族主义。疫情之下,各类政府都会采取紧急措施以防控危机,当危机结束时,它们中的许多会不情愿移交这些新得到的权力。不变的则是世界政治格局的本质冲突。

  • 《资本论》“实学”和“虚学”

    《资本论》“实学”和“虚学”

    在考量资产阶级“现代主流经济学”贫困性的同时,马克思主义学科必须实施“虚”“实”强强联合,以具体指导中国经济学教材建设。这方面,需要发挥《资本论》的固有优势,建立“百科版资本论”的新时代理念;以革命版为灵魂,以历史版、文化版为原理、为本位,以哲学版、科学版为理论、为本位,以专业版、文献版为应用、为补充。然则防止单兵突进的办法只能是“整体规划,综合布局”。高校《资本论》教学科研必须贯彻到每个专业和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务虚而立足于实,经济学院务实而渗透于虚。高校各教学单位均需适时开设《资本论》及其方法论课程,消除虚与委蛇的形式应付;本着初级“选读泛读与理论”、中级“原著精读与方法论”、高级“专业结合与时代应用”的步阶,稳妥推进,务使“读得懂”“读得透”,务使“用得好”“用得深”,务使“活学活用”,务使时代“创造性转化”。一句话,《资本论》必须“革命(阶级斗争学说)”“历史(原理)”“科学(哲学批判)”“文化(民族根)”“解决问题(现实根)”五位一体、内容并举。

  • 胡懋仁:这是什么样的胡言乱语

    胡懋仁:这是什么样的胡言乱语

    中国的农业不仅要存在,更要发展。当然,中国农民在现代化农业中的作用和意义与以往的农民会有很大的不同。现代化农业中的农民,不仅具有较高的科技知识与技能,更应该具有发展先进农业的雄心壮志。农民不仅不会被消灭,而且会在新的形势下得到更高更快的成长。别忘了,当年提出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中,就有一个要实现农业的现代化。要实现农业的现代化,怎么可能脍没有中国的农民?不知道王福重的观点是,中国的农业,只需要农业科学家,而不需要农民。农业科学家代替不了农民,农民也代替不了农业科学家。王福重的脑袋瓜里难道是一盆浆子吗?

  • 苍天终不负中国

    苍天终不负中国

    中国现在口罩和呼吸机的高速量产,是多少人的牺牲,和几代中国人在基建上的努力。那个时候,你们正在大空调的HOUSE里面吹冷气,夏威夷海滩度假,在华尔街轻松动动手指收割数亿美金。那个时候,你们认为多数产业没有华尔街的利润来的更快,从来没想过去做这些项目。所有医疗相关的基础供应链,在美国都基本找不到,因为不挣钱!的确,这些基础建设,只能对穷人有帮助,但是穷人在美国,有谁在乎呢?世界,终于公平了一次,苍天,终未负中国!

  • 《国家评论》| 加利福尼亚:美国的“第三世界”

    《国家评论》| 加利福尼亚:美国的“第三世界”

    从许多标准来看,21世纪的加利福尼亚既是美国最贫穷的州,也是最富有的州。近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另外五分之一人口被归类为接近贫困线。但20世纪后期,情况还不是这样。美国三分之一的社会福利申请者现在居住在加利福尼亚。该州无家可归的人数是全国最多的(13.5万)。美国无家可归的人口中大约有22%居住在这个州——而加利福尼亚本身是美国经济体量最大的一个州,造就了美国为数最多的亿万富翁和高收入地区。

  • 贾根良 李家瑞:美企业股东治理模式的困境与启示

    贾根良 李家瑞:美企业股东治理模式的困境与启示

    美国现行企业治理模式失灵是其经济难以真正复苏的主要原因之一。外部大股东介入公司运营非但没有带来理想中的效率提升,反而干扰了管理层的正常决策,加重了对劳动者的盘剥。金融资本家大肆攫取公司资源,严重损害了企业的创新能力。股东治理模式误解了股东与经理人的经济关系,高估了股东投资对于企业经营的重要性,错把股东视为唯一的风险投资者与关键的创新推动者。此外在分析时所采用的同质化抽象处理也不利于普通股东。股东至上的观念本质上属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必然产物,倾向于大股东的利润分配方案根植于以交换为核心的新古典经济学,不能据此来指导企业经营。我国下阶段的公司改革需要以适合我国国情的、专注于提升企业生产创新能力的新型公司治理理论为指导。

  • 如果新八国联军索赔得逞,每个中国人要负担多少?

    如果新八国联军索赔得逞,每个中国人要负担多少?

    这百万亿美元的“天价”索赔,即使中国所有人不吃不喝,6年的GDP都不够赔偿的!100万亿美元约等于700万亿人民币,中国现在14亿人口,算一算,每个人要承担多少赔款?相当于每个中国人要负担50万人民币!比当年的庚子赔款还狠!看着这些国家、这些人,不觉得可笑吗?无耻吗?所谓人权,就是任凭穷人、老人自生自灭。所谓抗疫功绩,就是拼命甩锅。这场疫情就是一面照妖镜,让一些西方国家的丑陋显露无疑。强盗的后代,果然流淌着强盗的血液,一有机会就露出一副强盗的嘴脸。

  •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胡懋仁:新自由主义削弱政府职能

    虽然现在不少经济学的教师和学者不太公开像过去那么讲了,但是总的教学大纲没有变,教学内容没有变,教材也没有变,那么还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呢?往严重的方面说,这是百分之百地在误人子弟。不知道教育主管部门对此到底有什么样的打算,是要真的下决心来改变这样的状态呢?还是由其继续放任下去,继续祸害我们的教育和学生呢?

  • 美国感染人数突破100万,还拿什么领导世界?

    美国感染人数突破100万,还拿什么领导世界?

    对于欧洲人而言,自从特朗普入主白宫,并将“美国优先”变成其政府的指导方针以来,这位美国总统动不动就威胁要拆散数十年的大西洋联盟,撕毁国际协定,欧洲人不得不去适应他的这种随心所欲。特朗普早已称北约是个“过时”的东西,并让美国撤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协议。然而,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欧美先后成为重灾区。这也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第一次基本没有国家向美国寻求帮助,或者希望它出面领导的全球危机。

  •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由于缺乏辩证思维的方法论,使得西方经济学难以运用矛盾分析去把握事物的本质。所以,西方经济学借助于“跑数据”在理论上“归纳”和“抽象”出来的一般范畴和抽象定理,其实大多也是现象层面的认识而已。可悲又可怜的是,在当下的经济学界,不“跑数据”,文章就不能发表,博士就不能毕业,教授就不够资格,学问就没有水平。一言以蔽之:无计量,只有死。瞧瞧已经泛滥成灾、自以为是、乐此不疲的“跑数据”,为什么马克思把热衷于现象层面的经济学称之为“庸俗经济学”,这难道不值得人们警醒吗?

  • 朱佳木:正确认识新中国历史发展的原因

    朱佳木:正确认识新中国历史发展的原因

    当前,探寻和总结新中国历史发展的原因,不仅是新中国历史学者的研究课题,也是理论界和实际工作者探讨的问题;不仅受到发展中国家学者的重视,也引起许多发达国家学者的兴趣,成为世界性的课题,有人甚至提出“中国模式”的概念。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普世”的发展模式,我们不赞成中国照搬别国经验,也不赞成别国照搬中国经验。如果说有一个“中国模式”,这个“模式”只能是社会主义制度中的一种模式。如果说这种“模式”具有普适的意义,这个意义只能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本国具体情况相结合。准确地说,“中国模式”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是新中国历史发展的根本原因,也是发展的基本经验。

  • 许略:社会主义批判的若干问题(中)

    许略:社会主义批判的若干问题(中)

    以下试图通过争鸣方式回答两个基本问题:(1)什么是辩证法?(2)什么是科学抽象法?第一个问题的简明答案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把唯物辩证法看成这样的方法规定:既是“唯物主义的辩证法”,同时也是“辩证法的唯物主义”,归根结底,是“唯物论上的辩证法”和“辩证法上的唯物主义”的规定性合成。第二个问题则锁定于“思维学”“逻辑学”“知识论”三者统一的工作路线,一句话,它强调没有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就不会有“科学抽象”。社会主义批判说到底启动的是“劳者”的品格——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理论建构品格,夯实的是劳动二重性实践逻辑的方法地基。从学理上看,政治经济学方法论的时代重建是对教科书科学抽象法“解构行动”的引领和超越。谨以此文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暨列宁诞辰15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