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共为您搜索到303篇文章
  • 用心荐华:当年英国政府是怎样抹黑林则徐禁烟的

    用心荐华:当年英国政府是怎样抹黑林则徐禁烟的

    林则徐禁烟本是1836年底以来2年多清政府越来越严厉的禁烟举措的高潮,但被英国政府有意歪曲为突然改变制度;虎门销烟则是林则徐禁烟行动的最高潮,却被英国政府有意回避与掩盖。虎门销烟还是人类确立毒品概念的里程碑。在此之前,鸦片只是药品、奢侈消费品,即使被禁,也只是违禁品,但仍然是价值不菲的商品、货物,甚至是英国人自认的合法财产,而中国人果决地将如此大量的鸦片集中公开销毁,“送出大海,涓滴不留!”这是多么能教育人的壮观场面啊!只是英国人选择了视而不见,自欺欺人。

  • 卡夫卡很忙:起底乱港黑手汇丰银行

    卡夫卡很忙:起底乱港黑手汇丰银行

    到今天,汇丰还在那里硬顶,不知道会配合外国势力作出什么幺蛾子来,中国人行使主权,当然是侵害了鬼子的殖民利益,它为了自己的利益拼死挣扎,干出什么事情来都是预料之中的。只是可惜了内地的企业们,你们有点脑子,睁大眼睛看看,帝国主义的金融狗都是什么货色,天天叨逼的商业道德,就是诱骗你过来吊死鬼圈套,等你真伸进去脖子,看是个什么状况?华为上了大当,吃了大亏,后面的人,有点脑子的就该有多远,躲多远,让他们自己玩去吧。

  • 陈辉:渡江前夕人民解放军炮兵与英军的炮战传奇

    陈辉:渡江前夕人民解放军炮兵与英军的炮战传奇

    反对党领袖麦克米伦指出,英舰在中国内河航行的权利,已为1943年的条约所废除,议员罗伯茨批评英政府几个月前“曾给国民党好些军舰,这些军舰无疑要被用于内战。”他追溯历史背景说:“一百多年来英国军舰常常卷入中国事件中,英国的军舰在中国的领水向中国人作战,到处激起中国人的愤恨。”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英国国会叫嚣,要派两艘航空母舰前去“实行武力报复”,而更多的议员则感到,现在已不是“一艘炮舰就能把中国人吓得手足无措的时候了”。4月30日,毛泽东亲自起草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对英国军舰暴行的声明》。驳斥了艾德礼声言英舰有权入中国长江的谬论,斥责了丘吉尔“武力报复”的狂言。

  • 延安时期我党卓有成效的新闻舆论工作

    延安时期我党卓有成效的新闻舆论工作

    在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迫于战争环境的残酷以及开创立身之本的革命根据地的迫切需要,虽然也认识到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歪曲宣传和宣传限制问题,但并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到了抗日战争时期,面对“国民党政府的封锁政策,很多人被蒙住了眼睛”的状况,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认为必须采取有效的办法,以挽救党在国统区、在国外由于国民党的歪曲宣传及宣传限制所造成的诸多不良影响。

  • 批判外交学院施展教授的盎格鲁萨克逊人的推崇论

    批判外交学院施展教授的盎格鲁萨克逊人的推崇论

    施展教授并非不知道这一切,毕竟是外交学院的教授,似乎施展教授对于盎格鲁---萨克逊人有特别的好感,从普通法到清教徒都是,只要沾边的东西都忍不住吹嘘一番,甚至乃至于像布尔人的种族隔离政策都要进行洗白一下,这一点实在让人很不解。施展教授的文章灌输的是政治理念而非事实。

  • 于中宁:自然群体免疫就是人为群体屠杀

    于中宁:自然群体免疫就是人为群体屠杀

    面对疫情,西方的各种毫不在意、延误和错误的应对之策,难道仅仅是愚蠢吗?在西方对策的后面已经隐隐的闻到了血腥味儿,这绝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因为几千年来一直到现在,他们都在做同样的事。历史和文化告诉我们,从马尔萨斯主义到种族主义这条线很粗很长,向前它可以追溯到部落时代,向后一直到特朗普政府,这条线构成了西方的第二个群体意识,而且是比宗教主义更根本的群体意识。特别是现在,移民问题成了西方社会问题的核心,新冠疫情难道不正好是一个用来解决社会问题的良机吗?

  • 金微:群体免疫的吹哨人

    金微:群体免疫的吹哨人

    最简单的,如果说,推行群体免疫,死亡几千几万的,你接受吗?让你放弃自已家的人老人,你能接受吗?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有些人鼓吹群体免疫,应该先问问自己希不希望感染,家人希不希望感染。现在就是英国首相都病重了,由群体免疫的轻症拖到重症,是群体免疫的吹哨人,如果说,这都不能唤醒一些人的顽固想法、一些人跪舔的姿态的话,这些人真是活该送去群体免疫。奇怪的是,群体免疫的吹哨人在西方,但鼓吹群体免疫的人却是在中国,在中国稳住疫情之际,仍然不乏鼓吹者、吹箫人,不得不说,是一种深入骨子里的文化自卑。

  • 美、英、印轮番索赔,公知里应外合初见成效?

    美、英、印轮番索赔,公知里应外合初见成效?

    奉劝那些试图甩锅中国的某些国家,虽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但人不要脸终究是不能天下无敌的,至少,甩锅中国对你们战胜新冠疫情一点帮助都没有。截至目前,全世界只有中国才有能力在第一时间控制住新冠疫情,你再怎么污蔑,再怎么抹黑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有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国家,中国就是行,中国人民就是了不起!

  •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近年来,打开金融国门、放开金融监管的呼声越来越大,其中既有“躺着挣钱”的美好前景诱惑,也西方金融势力的逼迫算计。金融被喻为经济发展的血液,健康良性的金融系统对于国家综合实力发展至关重要。畸形的金融系统会使经济系统患上“血液病”,即使是强大如英国、美国,有“汇通天下”的货币霸权作后盾,能够做到“本国通胀、世界买单”也无济于事。

  • 英国抗疫艰难,根源在自由放任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英国抗疫艰难,根源在自由放任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COVID-19带来的不仅仅是病毒,也是激化社会不平等的毒素。处于这场风波漩涡中的保守党政府只有抓牢公营的NHS作为救命稻草,加大对其财政支援和物资投入。问题在于,保证千万人健康的NHS如今愈发虚弱,成为了紧缩政策的牺牲品。不知道接下来在防治疫情的过程中,保守党将该如何面对这场过去十年埋下的公卫危机?

  • 从一篇洗地文看我大天朝与大腐国结下的不解之缘

    从一篇洗地文看我大天朝与大腐国结下的不解之缘

    13世纪《大宪章》出台,然后就被扔到库房里无人问津,反正也没人遵守。等到17世纪查理一世征税玩崩了,人们才一不小心扒出《大宪章》来。一看,哟,还有这么一个玩意儿。就开始鼓吹什么英国自由传统。这下你就知道所谓“自由传统”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要是英格兰真有这个传统,亚当·斯密还写什么《国富论》?并且,斯密还是一个饱受英格兰人欺侮的高地苏格兰人。然而《大宪章》还是骗了世界上好多人。事实早就证明,那个东西极其不靠谱,因为类似的东西欧洲各国都有,试问哪个部落首领、封建贵族真心喜欢皇权扩张?最后强调一下,说英国自由主义来自于《大宪章》的传统,还真不如说它来自于我天朝“皇权不下县”的传统!!!

  • 活久见!国内双标党的大型翻车现场……

    活久见!国内双标党的大型翻车现场……

    “双标党”们并没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陷入了外媒“双标”的话术陷阱。外媒说我们不民主、不自由,他们就跟着说我们不民主、不自由;外媒说我们的政策不好,他们就跟着说我们的政策不好。他们的脑子里早已没有自己的立场和思想,而是被别人的话术陷阱捕获,习惯了跟着外媒角度亦步亦趋,成为了传声筒、放大器和搬用工。他们给受众传递一些看似高大上的概念,用一个又一个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概念把攻击我们的舆论武器包装成高档的样子,再一点一点儿去影响大众。

  • 英国防疫“何弃疗”插手香港倒“有板有眼”!

    英国防疫“何弃疗”插手香港倒“有板有眼”!

    这次疫情,让全世界认识了中华民族的善良与力量,也让中国人民更加珍爱自己的同胞和国家。但是,英国反华议员和非政府组织不仅漠视其本国的民生福祉,更认不清现实,执意和香港反对派无耻勾结,并妄想对香港长臂管辖,捞取政治和经济资本。

  • 群体免疫:不惜牺牲民众的生命也要保护精英的利益

    群体免疫:不惜牺牲民众的生命也要保护精英的利益

    还有人说,这种群体免疫也符合英国人所谓个人主义的习俗与理念。这个解释我看了好久也没有看明白。如果发生外敌入侵,也是靠单独个人去抵抗侵略者吗?如果出现了洪水灾害,也是靠个人来抵抗洪灾吗?如果是泥石流呢?如果是如同澳大利亚的山火呢?靠所谓个人主义能抗灾防灾吗?如果前面几种灾害都不可能靠个人的力量来抵御,那么凭什么这个新冠肺炎就能凭个人的力量来与之对抗?道理何在?根据何在?

  • 李建秋:庚子年,英国女王西狩

    李建秋:庚子年,英国女王西狩

    德国的社交媒体上此前一直蔓延着:病毒扩散没有什么大不了,死亡率很低,有利于解决老龄化社会发展,年轻人更多的就业机会,变异和自然选择是进化的终极意义等等。我的疑问是:这些德国人真的接受到了透明信息吗?还是德国媒体压根没有正确报道中国的疫情情况?还是没有看到中国花了多大的力气,以整个国家停止运转的代价来遏制病毒?

  • 桃花舍主人:从考文垂惨祸看“群体免疫”

    桃花舍主人:从考文垂惨祸看“群体免疫”

    视人命如草芥,残忍,凶狠,为统治团伙利益而不择手段,这就是当年考文垂惨祸发生的西方“文明”背景。自那以后七十多年来,西方“文明”在表面上显得有所进化,但由于没有经过真正的社会基础和文化理念的文明启蒙与革命改造,其自私残忍野蛮的根性仍在,一遇到政治、经济、自然的灾难发生,其或者向其他族群转嫁灾难,或者让本族群中的底层百姓承担牺牲。英国等“发达民主”国家现在的“群体免疫”的企图和做法,正是这种劣根性的又一次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