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共为您搜索到81篇文章
  •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近年来,打开金融国门、放开金融监管的呼声越来越大,其中既有“躺着挣钱”的美好前景诱惑,也西方金融势力的逼迫算计。金融被喻为经济发展的血液,健康良性的金融系统对于国家综合实力发展至关重要。畸形的金融系统会使经济系统患上“血液病”,即使是强大如英国、美国,有“汇通天下”的货币霸权作后盾,能够做到“本国通胀、世界买单”也无济于事。

  • 吴铭: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排法禁伪运动谈金融实力

    吴铭:从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排法禁伪运动谈金融实力

    山东抗日革命根据地的人民政权,在“排法禁伪”斗争胜利之后,人民政权的“金融实力”是增强了,还是减弱了?当然是大大地增强了。那么,就敌占区来讲,国民党法币、日汪伪币的“金融实力”是增强了,还是减弱了?当然是减弱了,就山东一地来讲,法币、伪币的“金融实力”,完全消灭了。罗荣桓等共产党人、山东军民是立了大功!而不是犯了大罪。

  • 黄卫东:论毛泽东对货币理论的贡献

    黄卫东:论毛泽东对货币理论的贡献

    本文回顾毛泽东主席领导中国在金融方面的实践,指出毛主席第一个成功发行不依赖铸币的纸币,并长期保持物价稳定。毛主席的货币实践,不仅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的货币理论,而且是对马克思货币理论的重大突破,也是人类货币理论史上,迄今为止最重要的理论突破,并且通过实践给予充分证明,从而成为人类社会的共识,也必将成为人类今后唯一的货币发行方式了,等于说是人类货币发行理论和发行方式的终结。人类从没有一项发明能够给人类带来如此巨大而持久的收益,虽然很多人对此有贡献,但最重要的贡献无疑属于毛泽东,是毛泽东真正实施了此项制度,并为人类社会所认可,成为一项主流社会制度。

  • 警惕:美国人可以通过美元购买世界

    警惕:美国人可以通过美元购买世界

    必须要保持国家完全的独立性和自主性。独立的银行体系,独立的货币政策,独立的货币制度,独立的人事制度,独立的金融市场,独立的市场规则,独立的产业体系,独立的创新体系……这些都很重要,也是一个大国的标配,决不能搞什么私有化、市场化或分散化之类。要知道,你的分散,你的弱化,你的退让,你的妥协,你的放弃,正是别人期望看到的结果。而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必须要加强金融管制和市场准入,决不能让美元在自己的市场兴风作浪,否则迟早会成为美国的饕餮盛宴。

  • 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

    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

    国民党货币战失败的根源在于其是城市买办阶级和农村大地主阶级的代表。古希腊神话海神波塞冬与大地母神的儿子安泰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就能吸取无尽的力量,共产党人无论军事还是货币战取得胜利的根源,都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所唱:“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 团结依靠人民是打赢对蒋匪货币战的根本

    团结依靠人民是打赢对蒋匪货币战的根本

    国民党货币战失败的根源在于其是城市买办阶级和农村大地主阶级的代表。古希腊神话海神波塞冬与大地母神的儿子安泰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就能吸取无尽的力量,共产党人无论军事还是货币战取得胜利的根源,都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所唱:“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 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

    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

    向解放区进攻的国军对待解放区人民比日寇还凶残,抗战胜利不久晋冀鲁豫解放区禹县以北之盱花台区被国军包围,国民党军队当场枪杀我区长以下政府工作人员22人。该县文殊店区被国民党军占领后,有40余名妇女被强奸,50余头牲畜被抢走。自1946年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开始,国民党党政军民机关组成的征派机关——军民合作站,向各村征派灯料、柴、菜,猪、鸡蛋、油等军用日用品,按官价给钱(低于市场价二分之一),也因此带来巨额的法币。以晋冀鲁豫解放区为例,郓城、巨野两县,在不满三个月中,至少发出法币十五万万元以上。

  • 阿蒙:解放战争后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一)

    阿蒙:解放战争后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一)

    1948年7月19日,国民党政府公布《金圆券发行办法》,强制施行币制改革。四天后周恩来判断:国民党政府以“币制改革”为名强制发行金元券一事,这将导致一次更大的通货膨胀。同时指出:“这次蒋发行金圆券,是对人民的‘最大的欺骗,也是最大的掠夺’,要在宣传中给以‘最大揭露’。我们应把解放区的法币抛出去,换成银币和物资。”对国民党发行金圆券的目的及未来之命运做出了成功的预断,宛如未卜先知。共产党人不是算命先生,周恩来做出成功的判断是建立在掌握详尽资料,运用唯物辩证法之上的。

  • 钮文新:坚决铲除金融毒瘤

    钮文新:坚决铲除金融毒瘤

    近年来中国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套利化与包括交易场所在内的各色金融、准金融机构爆炸式涌现、野蛮式生长密切相关。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金融的两大特征:第一,包括各类交易场所在内的金融经营必须讲求规模效应,所以新设机构越多,资金争夺越激烈;第二,金融资源是有限的,如果过多的新设机构大规模争夺资金,那金融产品期限必然越争越短、越争越贵。所以,要重新归拢金融资源,使正常金融渠道更好地实体经济服务,那就必须治乱。当然,也需要在治乱和治不好有可能添乱之间系统拿捏,控制好节奏和力度。

  •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对货币供给实施供给侧结构改革已经非常迫切,这不只是企业资本需求之必须,同时也是股市等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之必须。在住户储蓄存款不断走低的情况下,没有长期的资金供给,容忍金融期限错配过度发育,这显然将给中国经济带来重大的风险。这一点,央行无论如何都要提高警惕。

  • 金融开放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困局

    金融开放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困局

    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信用和虚拟资本的分析是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的理论先驱。本文运用马克思—明斯基金融不稳定性理论分析金融开放为什么必然导致发展中国家金融危机频发并陷入金融困局的问题。这种金融困局表现为脆弱的金融系统、动荡的外汇市场、有限的政策空间和越来越难以自拔的依附型经济。在不平等的国际货币体系下,频发的金融危机使得金融自由化的发展中国家对发达国家的依附性进一步深化,而金融不稳定又为外围国家对中心国家的依附提供了金融上的条件。发展中国家因金融开放而导致金融危机频发的历史为我国进一步深化改革、维护金融安全提供了前车之鉴。从而对我国在金融开放中如何确保国家金融安全并通过金融开放推动我国建设高端制造业强国提出一些基本的应对之策。

  • 巨龙:数字的真相与骗局

    巨龙:数字的真相与骗局

    既然“崇洋媚外”是如此巨大的买卖,又有这么巨大的利益在其中。那么引用洋人的报告、洋人的数据、洋人的概念、洋人的学术、参照洋人的标准.......自然就蔚然成风,京城顶级学堂顶级学术机构,大抵如此。到了下面,自然上行下效,你敢跪膝盖,我敢五体投地地跪。反正符合“国际标准”就是好的,自己的东西就是“土的,不入流”的,不跪的没好处,说不定还被各种小鞋,经费还少;吹嘘国外的好,还显得自己见过世面,好处也多拿,经费也不少给。

  • 贾根良:基于现代货币理论对欧美中的三个预言

    贾根良:基于现代货币理论对欧美中的三个预言

    按照这个恒等式,我国积累的美元外汇储备越多,我国就为美国的军事开支、救助华尔街金融利益集团和其未来的“绿色新政”提供的财政支持就越多;我国积累的外汇储备越多,由外汇占款发行的人民币就越多,我国就越不能运用中央政府的财政赤字“无中生有”地创造货币为解决国内所面临的许多重大挑战提供财政空间;我国积累的外汇储备越多,我国民营企业和自主创新就越缺乏资金。因此,我们必须警惕美国民主党将来上台后实施新的“量化宽松”对我国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从现在开始,我国就应该采取逐步降低对美贸易顺差的战略,逐步停止引进外资(引进外资是我国增加外汇储备的主要途径之一),并对金融开放三思而后行。

  • 脸书发行数字货币:跨国资本利益集团的狂欢

    脸书发行数字货币:跨国资本利益集团的狂欢

    有人说,开源、金融、平等的精神贯穿白皮书全文,显示出facebook是站在一个解决人类命运共同问题的高度。你信吗?其实,这无非是因为美元债务的崩溃已经不可避免,跨国资本利益集团以新技术的名义,创造另一个新的跨国货币。这将是一个打着开放的名义,被少数利益集团控制的私人货币。

  •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国际货币关系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每个周期从相对和谐开始,继而进入失衡调整中的高度对抗,最终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进入新的相对和谐阶段。如此周而复始。亨宁把这样的五十年分成五个周期,即:其一,20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其二,1978年波恩峰会解决世界再通胀冲突;其三,20世纪80年中期的美日敌意和广场协议、卢浮宫协议;其四,20世纪90年代前期和中期的衰退与复苏;其五,新世纪的纠纷。在每个周期中,美国政府总是压迫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政府或央行采取扩张举措,而自己则主动实施美元贬值,享尽了所有的好处。

  • 余永定:不排除特朗普搞金融战

    余永定:不排除特朗普搞金融战

    当美国对中兴罚款的时候咱们还没有马上联想到华为,实际上华为任先生是非常有远见的,他们早就做了准备,咱们还想它能找什么借口?能在哪些领域再对中国开战呢?有时候觉得难以想象。当然我们现在就得发挥想象力了,因为特朗普这个人是很有创造力的,你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就有可能使这个事情发生,所以所谓的转移到金融,由贸易战、科技战转到金融战,我觉得这是完全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