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598篇文章
  • 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变化的认识及其时代意义

    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变化的认识及其时代意义

    恩格斯作为19世纪八九十年代社会主义运动的精神领袖,他的晚年思想极为活跃。其中,关于资本主义新变化的认识是恩格斯晚年一系列思想变化的基点,也是科学评价恩格斯历史贡献的基础问题。围绕生产动力、经营方式、资本逻辑、阶级关系和危机形态,恩格斯全面、客观、批判地阐释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图景,为作为理论形态、思想形态和实践形态的马克思主义的“守正创新”开辟了广阔空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世界历史情境中,重温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新变化的认识理路,对深化当代资本主义运动规律的研究具有重要时代价值。

  • 葛元仁:读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葛元仁:读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发展到帝国主义后,其外交、政治、经济、社会、卫生已经都暴露出无法弥补的缺陷,在这次新冠病毒的攻击下显得更加脆弱。新冠病毒对美帝国的冲击,把由垄断资本控制的社会固有的矛盾——生产资料私有和社会化大生产,造成的种族歧视,两级分化一览无余地充分暴露在世人的面前。事实雄辩地说明,社会主义中国与帝国主义美国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调和的余地,更不存在“共同利益”。事实也雄辩地说明,社会主义制度要比资本主义制度优越,资本主义的灭亡和社会主义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对于这种垄断、腐朽、寄生、垂死的资本主义,不管你怎么救,它都是要灭亡的,新冠病毒的冲击加快了它走进坟墓的速度。

  • 美国社解党声明:为遇害黑人伸张正义

    美国社解党声明:为遇害黑人伸张正义

    联邦调查局(FBI)已经开始调查这起谋杀案,但是我们不能指望它会伸张正义。联邦调查局是一个暴力的国家机构,其一直被当作反对美国黑人解放运动的武器。联邦调查局从来就不公平,更不会偏向黑人社区。面对美国资本主义国家的种族主义压迫,只有当人民组织起来、为自己的诉求而斗争时,才能实现真正的正义。只要这个种族主义国家还存在白人至上主义和资本主义,警察就会一直履行他们作为冲锋队的职责。

  • 人民日报:疫情暴露美国民主实质

    人民日报:疫情暴露美国民主实质

    在美国,所谓人权,只是那些有钱人才能享有的东西;所谓民主,也不过是有钱人玩的游戏。美国民主的深层次问题一直存在,疫情只是将其暴露得更充分。疫情在美国爆发式流行以来,已经有多名美国政府官员被解雇,或是因为说出真相,或是由于政见不一,其根源还在美国民主的金钱政治和选票政治。如今,美国政坛“危险的报复模式”,还在不断上演。这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专制思维,这种任人唯亲、独断专行的霸道做派,这种只顾党派倾轧、无视人民利益的残酷现实,哪里有什么民主的影子。

  • 钱昌明:这是一种什么“神”逻辑?

    钱昌明:这是一种什么“神”逻辑?

    特朗普作为大资本垄断的代表,他的所作所为,无不打上了资本霸权的烙印。在本次美国疫情蔓延过程中,他从无视、怠政,到“甩锅”、推责,直至耍流氓、无赖,与科学对抗,与世卫组织对抗,彻底颠覆凡人的常识与人们的三观。正是这种资本霸权,才会让他形成无视疫情,无视生命,认为在美国出现“超级疫情”,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这样的“神”逻辑。

  • 常与共:沙子龙会把“五虎断魂枪”传给孙老者吗?

    常与共:沙子龙会把“五虎断魂枪”传给孙老者吗?

    传或者不传其实并不重要,心里是不是对新时代新天地新生活感到由衷认同,才是最重要的。技艺、手艺都不过是生存之助,关键是心中有道,核心价值要是有了偏差,以复兴传统为名,把“五虎断魂枪”传给孙小者、孙行者,使其见天要重返唐宋元明清去,行拆解人民中国之大厦之实,那就更会撞得头破血流。说白了,封建主义的灭亡,资本主义的胜利,是必然的,资本主义的灭亡,社会主义的胜利,更是必然的。谁要逆潮流而动,谁要做复辟封建专制或资本主义的春秋大梦、江湖美梦,谁就铁定没有好下场。

  • 彭水周:亚当斯密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自我精神分裂

    彭水周:亚当斯密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自我精神分裂

    如果说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代表人类公平正义的太阳,从人性理想、人类社会理想的理论视角构建光明灿烂的可行性未来大同世界,那么亚当·斯密的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则象征黯淡幽冥的星空,从人性本恶、人类社会物竞天择的理论视角构建脱离光明的黑暗绝望的丛林世界。

  • 列宁对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创新性贡献

    列宁对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创新性贡献

    列宁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对马克思经济思想作出创新性贡献的理论家、思想家。列宁对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创新性贡献主要表现在:以对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的深刻研究,把马克思经济思想的主题由发达与不发达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并存的研究,拓展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并存的研究;以对帝国主义时代特征的精辟阐释,深化并续写了马克思的资本主义理论研究成果;以对垄断、垄断价格问题的精湛分析,研究了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在垄断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中的新发展;以对新经济政策理论和实践的深入探讨,书写了马克思商品经济理论运用的新篇章。

  • 我们能够“有国际话语权”的关键是什么?

    我们能够“有国际话语权”的关键是什么?

    西方资本主义统治势力为了转嫁民众的愤怒,为了维持自身的统治利益和世界霸权利益,正在变本加厉地对我国进行污蔑攻击,企图挑拨我国与非西方国家的关系,发动群狼式的对我国的撕咬,利用“国际话语权”来压服我国,以消除中华文明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对它们造成的“威胁”,继续从我国人民身上攫取利益。当此之时,除了继续讲明我国体制和文化在此次抗疫、以及形成优良社会形态等方面的先进性和正义性之外,我们的媒体和对外发言部门,还应该明确地分析指出西方资本体制和文化的人道缺失、功能低下和贪婪凶残,并广泛传播。这样,既是为了教育挽救国内一些被西方观念奴化的群类,实现国内“话语权”的应有功效,也是为了让外国的人民听到文明正义的声音,了解先进高尚的思想观念,由我们来建立正义的“国际话语权”。

  • 于中宁:谁是上帝应许的该死之人?

    于中宁:谁是上帝应许的该死之人?

    资本主义精神正是建立在马尔萨斯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基础之上的,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凡是对形成资本没有作用的人,都是应该被淘汰的人。老人、穷人、非法移民正是这样的人,不顾这些人的生命去恢复生产以产生资本,正是资本主义精神的最好写照。

  • 田辰山:中国的旗帜必须是社会主义!

    田辰山:中国的旗帜必须是社会主义!

    高举社会主义,而不是与资本主义为伍,尴尬地挤在它中间;中国才是走在世界前头,才是提供先进的政治文明——人民政治表率。中华民族、中国人历来不甘于做跟屁虫,不甘于爬行主义,不拾人牙慧,不拿鸡毛当令箭,不炒作资产阶级从西方随随便便丢过来的“新词”。我们要走在自己选择的社会主义大道上,昂首挺胸大踏步地走。我们要有真正坚定的道路自信。面对当前,只有社会主义是一条人民实行必然选择的自救道路。资产阶级已然被整个近现代史证明,它只是一些毁害人类的蠹虫。如果还有拿它来作为幻想的,不能说明什么,只说明这个人白活了一场。

  • 大卫·哈维:我们今天拥有的都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

    大卫·哈维:我们今天拥有的都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

    我们必须承认,19世纪以来共产主义潮流形成了非常重要的政治力量。我不认为这些潮流完全失败了,我认为正是苏联、中国这样的非资本主义国家存在,威胁了资本主义,使资本主义妥协。我认为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在某种程度上都要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比如更好的教育、保健,欧洲、美国都是这样。冷战结束之后,现在的状况是富人变得更富,穷人变得更穷了。这也是促使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支持共产主义的原因,我们应该总结历史上共产主义国家的经验,将好的地方继续保持下去。

  • 贾根良 李家瑞:美企业股东治理模式的困境与启示

    贾根良 李家瑞:美企业股东治理模式的困境与启示

    美国现行企业治理模式失灵是其经济难以真正复苏的主要原因之一。外部大股东介入公司运营非但没有带来理想中的效率提升,反而干扰了管理层的正常决策,加重了对劳动者的盘剥。金融资本家大肆攫取公司资源,严重损害了企业的创新能力。股东治理模式误解了股东与经理人的经济关系,高估了股东投资对于企业经营的重要性,错把股东视为唯一的风险投资者与关键的创新推动者。此外在分析时所采用的同质化抽象处理也不利于普通股东。股东至上的观念本质上属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必然产物,倾向于大股东的利润分配方案根植于以交换为核心的新古典经济学,不能据此来指导企业经营。我国下阶段的公司改革需要以适合我国国情的、专注于提升企业生产创新能力的新型公司治理理论为指导。

  • 资本联盟末日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世界

    资本联盟末日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世界

    不打破一个旧世界,如何去创造一个新世界。疫情吹响了斗争的号角,我们将与资本联盟做个最彻底的决裂,帝国主义已在垂死的挣扎,迟到的审判永远不会缺席,怒吼吧,斗争吧!无产者在斗争中失去的只是锁链,赢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 李光满:美国将全面审查中国四家在美电信运营商!

    李光满:美国将全面审查中国四家在美电信运营商!

    赶尽杀绝,这就是美国的本性,这就是美国的目的,中国该如何应对呢?没有一个强大国家是靠和平取得的,战争,拼杀,牺牲,最后胜利,就像绞肉机一样的上甘岭战役,那是立国之战,那是立威之战,唯有这样,才能不被赶尽杀绝,才能打败敌人,才能昂首屹立于世界之巅,霞光四射,旌旗猎猎。

  • 草根和资本家的自由之间,隔着多少个小目标?

    草根和资本家的自由之间,隔着多少个小目标?

    资本集团只要两头下注,分别支持貌似水火不容的两党,就像赶羊一样把民意驱赶入羊圈,从而让其他政党边缘化、影子化。所谓的西式民主选举那些小党,就是政党界的草根。民主党、共和党,就是政党界的资本家。有人就会说,你说的轻巧,那我们为什么永远都是一党执政?我就要换个党,我就要一人一票!他就不想一想,我们的这个党,和蒋介石的那个党,中国人民在1949年就已经投过票了。美国为资本选管家,公知帮资本倒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