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共为您搜索到234篇文章
  •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江涌 江旭峰:美元霸权何时终结

    未来,在国际金融动荡、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的情形下,中国、俄罗斯、上合组织、金砖国家、欧盟、英国等联合的概率势必会增大。而一旦联手,如INSTEX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或与金砖加密货币等两两或多个成功对接,那么金融经济领域的欧亚大陆将正式形成,美国势必将成为世界经济之孤岛,美元霸权自然会无疾而终。

  •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金融危机后的十年,美元本位制内生缺陷带来的痼疾始终难解,且由于美国为摆脱危机影响,继续执行自利性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将问题进一步推向崩溃的边缘。一方面,美国自身受到经济增长动能丧失、流动性泛滥难以控制、金融自由化积重难返、双赤字问题利剑高悬等负面影响,本位货币价值的基础与信心愈发松动;另一方面,外围国家同样饱受流动性泛滥、资产泡沫膨胀、汇率战与利率战、美元储备过于集中、金融危机阴影的负面影响,无论从市场选择还是从国家选择的角度,都开始考虑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改良与替代方案。更重要的是,一直以来未曾出现的“冲击性事件”随着美国债务总额的飙升,有了可以量化的具象,美元债务危机一旦发生,将直接颠覆美元本位制。

  • 孙晓:特朗普“退群”——竹篮打水一场空

    孙晓:特朗普“退群”——竹篮打水一场空

    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上演针对世界卫生组织的闹剧,无端指责世卫组织,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逃避他应该承担的一切责任,为了自己的选票而转移美国民众的视线,让美国民众继续误解中国,仇视中国,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同时加紧对盟友的控制,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可是,还是那句话,事实胜于雄辩,他的想法在事实面前终究只能成为泡影。

  • 美方干涉香港问题,意在维护美元霸权

    美方干涉香港问题,意在维护美元霸权

    保留HK的特殊地位,对华尔街的金融资本来说,那是极好的,这等于是开了作弊器,本地的渣渣狗满地走,打着自由的双标搞特权,只要你中央政府稍微想过问一下,立刻就能让二狗子们炸毛。所以HK的支柱产业到底是什么?所谓的自由贸易港,贸易的到底是什么?一年万亿美元级的进出口贸易额,这么大的利益在,你以为华尔街舍得放手?

  •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申鹏:美元霸权真的无解吗?

    现在还不是谈美国崩溃、美元崩溃的时候,不要觉得疫情是拐点,疫情不是,美国有低人权优势,死多少穷人平民都不会让他们失去信用,他们的国家信用不包括这个。美国的国家信用,在于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下,资本家的利益不受损,本国乃至世界各国的追随美国的既得利益者、自私自利者可以永远发财。

  • 王玉涛:疫情过后美国会不会设立“疫情纪念碑”

    王玉涛:疫情过后美国会不会设立“疫情纪念碑”

    通过对美国“两次战役纪念碑”的分析和设立疫情纪念碑可能性的展望,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及其政客为实现一己私利,不惜牺牲本国民众及他国人民利益来推行霸权,不计代价追求垄断资本的征服企图,这也充分表明美国国家政权的阶级属性-为垄断资本服务。

  • 钮文新:美元霸权极致化的未来将会如何

    钮文新:美元霸权极致化的未来将会如何

    如果美联储变成美国国债的唯一买家,那将意味着美元霸权被用到极致,世界各国都将意识到美元、美债成为毫无信用可言的废纸。正所谓“物极必反”,极端情况的出现,各国所持美国国债资产会受到严重侵蚀,甚至可能被美国赖账而血本无归。但真那样,美元霸权也就走到尽头了,因为美国将失去牵制各国行为的筹码,破釜沉舟的人们将尽弃美元,甚至跟美国做生意回到“物物交换”的年代,并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改用其他方式进行结算。中国应当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 张志坤:疫情危机让霸权遭遇一场战略性失败

    张志坤:疫情危机让霸权遭遇一场战略性失败

    迄今为止的疫情危机是冷战结束以来霸权所遭遇最大的战略性失败。今后疫情危机很有可能演变霸权更大面积、更深沉程度的失败,从而导致霸权在全球出现战略性大溃退。这样一场失败将粉碎很多中国人对美国战略迷信,提高中国人民的战略觉悟,霸权在中国人民心中将在更广与更深层面上发生从可恨、可怕到可鄙、可蔑的变化,增强中国人民战胜霸权的自信心,从而给中美战略斗争打开新的局面。

  • 王维佳:网络霸权的地缘政治学

    王维佳:网络霸权的地缘政治学

    美利坚的成长史就是一部国家资本力量协同促进、逐步扩张的历史,而信息传播网络正是这种在横向地理空间中不断延展的“强力意志”进行生产控制和社会控制的基础性工具。这就是为什么在这几百年的历程中,资本主义必须打破任何试图阻碍它对传播网络进行全盘操控的理念和机制,无论它是自由主义色彩的公共服务方案,还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平等主义方案,也无论它来自一国内部的新旧产业矛盾,还是来自国际间的争霸竞赛。

  •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近年来,打开金融国门、放开金融监管的呼声越来越大,其中既有“躺着挣钱”的美好前景诱惑,也西方金融势力的逼迫算计。金融被喻为经济发展的血液,健康良性的金融系统对于国家综合实力发展至关重要。畸形的金融系统会使经济系统患上“血液病”,即使是强大如英国、美国,有“汇通天下”的货币霸权作后盾,能够做到“本国通胀、世界买单”也无济于事。

  • 蓝正威:警惕危机中的美国铤而走险

    蓝正威:警惕危机中的美国铤而走险

    当前的美国早已是一个依赖着金融霸权生存的国家,所以美国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即在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维持,即美元-石油环流体系的维持,虽然这是一种庞氏骗局般的模式,但只要这种模式得以持续,美国的霸权就能持续。然而当前美国面对的问题在于,由于自身巨大债务矛盾无法处理,这种模式行将失败,唯有通过将危机向另一个大国转嫁才能实现霸权的延续。

  • 张志坤:人们看到了霸权垮台崩溃的可能性

    张志坤:人们看到了霸权垮台崩溃的可能性

    关于霸权走向崩溃,人们不能犯政治急性病,不能因此发生“左”倾机会主义盲动。“新冠病毒是压垮美国的最后一根稻草”、“美国霸权已成奄奄一息的纸老虎”之类的说法,充其量就是宣传造势,不可引以为行动的指南。但是,疫情危机已经昭示,霸权垮台崩溃不只是理想与愿望,其现实可能性已经直接地摆在那里,这对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都们是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同美国战略斗争的前途尽管道路曲折,但前途越来越光明。

  • 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

    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

    很多我们认为习以为常的事情,都要变了模样。西班牙和法国这次受疫情所迫,大声喊出“国有化”,就是对里根撒切尔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四十年统治造成的大失败的反思。看来新冠病毒还有摘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王冠的功能,这也许是病毒自己也没想到的吧?

  • 陈文玲:美国掠夺世界财富的经济武器与运作密码

    陈文玲:美国掠夺世界财富的经济武器与运作密码

    中美关系走向是影响当前和未来世界格局变化的最大变量。在中美的这场竞争博弈中,我们不仅要看到经贸关系,更要看到美国巩固霸权地位的制度设计。美国通过操控美元、长臂管辖的域外权力、基础研究和科技创新的举国体系、贸易讹诈以及军事打击配合经济战略这些“收割机”,攫取了世界财富,并能继续获得更大利益,形成对中国的全面战略遏制与围堵。中美竞争最后比拼的是制度设计,是现代国家的治理能力。

  • 清江游:M国提抗议带来的启示

    清江游:M国提抗议带来的启示

    面对M国的霸权横行,面对M国强盗般的长期无理抢劫,应该说世界各国也有一定的责任。世界各国对M国的霸权行径说“不”的太少,而支持说“不”的国家也太少。我们可以发现,几十年来M国带领仆从国们能在世界各地顺利地行使霸权,横行霸道,到处“放火”,反对者寥寥无几、甚至还有国家落井下石,难道不是原因吗?冒出一个反霸权的却少有支持的不是原因吗?世界上对M国的“放火”行径放纵太多不是原因吗!

  • 张志坤:“让美国再次伟大”前景很不妙

    张志坤:“让美国再次伟大”前景很不妙

    尽管特朗普的政治前景依然不错,第二届总统任期已经开始向他招手,但是他给自己所赋予的政治使命却前景渺茫。雄心勃勃的特朗普豪情万丈要重塑霸权统治,重振霸权威风,重现霸权辉煌,可惜落水落花春去也,越来越面临泡汤的可能。世界在发展,霸权在下行,试看明天的世界,竟是谁家之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