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共为您搜索到545篇文章
  • 王岩: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意识形态批判

    王岩: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意识形态批判

    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与马克思主义新闻自由观有着本质的不同,它是改革开放进程中西方新自由主义新闻观的理论逻辑与中国媒体市场化改革的实践逻辑相互耦合的结果,其兴起和发展已经成为国内重要的思想文化现象乃至社会政治现象。然而,囿于其独到的产生环境以及其自身理论根基的依附性、价值理念的迷惑性和受众群体的广泛性,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日益凸显出浓厚且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科学揭示当代中国新闻自由思潮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实质,透视其反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本质,探索对之进行批判和引领的有效路径,对于净化新时代我国的新闻舆论生态和维护国家主流意识形态安全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 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变化的认识及其时代意义

    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变化的认识及其时代意义

    恩格斯作为19世纪八九十年代社会主义运动的精神领袖,他的晚年思想极为活跃。其中,关于资本主义新变化的认识是恩格斯晚年一系列思想变化的基点,也是科学评价恩格斯历史贡献的基础问题。围绕生产动力、经营方式、资本逻辑、阶级关系和危机形态,恩格斯全面、客观、批判地阐释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图景,为作为理论形态、思想形态和实践形态的马克思主义的“守正创新”开辟了广阔空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世界历史情境中,重温恩格斯晚年对资本主义新变化的认识理路,对深化当代资本主义运动规律的研究具有重要时代价值。

  • 萨米尔·阿明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观点的比较

    萨米尔·阿明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观点的比较

    阿明认为,中国不能完全按照世界银行的建议行事。世界银行认为它的建议对中国是有利的,但实际上这些建议对国际资本有利,符合国际资本的利益。中国应当与国际组织建立平等对话的基础,另外,中国应当更好地利用国内的市场,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比较独立自主的、同时又是比较强大的国家,以避免重蹈苏联的覆辙。他还指出,集体帝国主义不会放任中国崛起,这使得中国将会遭受更为严峻的外部挑战,甚至很可能会面临战争。

  • 杨承训:学习列宁理论创新的品格和方法论

    杨承训:学习列宁理论创新的品格和方法论

    2020年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导师列宁诞生150周年。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时代的马克思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列宁主义对推进世界社会主义重心第二次变迁有特殊的贡献,既继承了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的血脉,又在新实践中赋予其新的内容,创造了新的理论。我们要认真学习列宁理论创新的品格、学习他全面系统领握社会主义精髓,在批判各种错误思潮中勇于发现和坚持真理,学习他面向实践、把脉时代的辩证唯物主义方法论。在此基础上,结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实际,我们要排除各种错误思潮干扰,矫正一些不端学风,更好地创新运用当代马克思主义。

  • 《资本论》“实学”和“虚学”

    《资本论》“实学”和“虚学”

    在考量资产阶级“现代主流经济学”贫困性的同时,马克思主义学科必须实施“虚”“实”强强联合,以具体指导中国经济学教材建设。这方面,需要发挥《资本论》的固有优势,建立“百科版资本论”的新时代理念;以革命版为灵魂,以历史版、文化版为原理、为本位,以哲学版、科学版为理论、为本位,以专业版、文献版为应用、为补充。然则防止单兵突进的办法只能是“整体规划,综合布局”。高校《资本论》教学科研必须贯彻到每个专业和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务虚而立足于实,经济学院务实而渗透于虚。高校各教学单位均需适时开设《资本论》及其方法论课程,消除虚与委蛇的形式应付;本着初级“选读泛读与理论”、中级“原著精读与方法论”、高级“专业结合与时代应用”的步阶,稳妥推进,务使“读得懂”“读得透”,务使“用得好”“用得深”,务使“活学活用”,务使时代“创造性转化”。一句话,《资本论》必须“革命(阶级斗争学说)”“历史(原理)”“科学(哲学批判)”“文化(民族根)”“解决问题(现实根)”五位一体、内容并举。

  • 列宁对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创新性贡献

    列宁对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创新性贡献

    列宁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对马克思经济思想作出创新性贡献的理论家、思想家。列宁对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创新性贡献主要表现在:以对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的深刻研究,把马克思经济思想的主题由发达与不发达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并存的研究,拓展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并存的研究;以对帝国主义时代特征的精辟阐释,深化并续写了马克思的资本主义理论研究成果;以对垄断、垄断价格问题的精湛分析,研究了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在垄断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中的新发展;以对新经济政策理论和实践的深入探讨,书写了马克思商品经济理论运用的新篇章。

  • 坚持列宁主义的斗争精神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坚持列宁主义的斗争精神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在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的时候,我们欣喜地看到,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层面上,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系统地解析了新时代斗争精神的内涵和特点,并结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践,举起了发扬斗争精神的大旗。共产党人怎样理解和对待斗争精神,习近平提出了系统的马克思主义解读,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发扬。

  • 大卫·哈维:我们今天拥有的都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

    大卫·哈维:我们今天拥有的都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

    我们必须承认,19世纪以来共产主义潮流形成了非常重要的政治力量。我不认为这些潮流完全失败了,我认为正是苏联、中国这样的非资本主义国家存在,威胁了资本主义,使资本主义妥协。我认为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在某种程度上都要归功于共产主义运动,比如更好的教育、保健,欧洲、美国都是这样。冷战结束之后,现在的状况是富人变得更富,穷人变得更穷了。这也是促使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支持共产主义的原因,我们应该总结历史上共产主义国家的经验,将好的地方继续保持下去。

  • 许略:五四特别稿|《资本论》九张机(精图版)

    许略:五四特别稿|《资本论》九张机(精图版)

    无限风光在险峰,新时代《资本论》研读尤其需要青年们的真情奉献、不畏艰险,尤其需要打一场总体战、理解上的遭遇战。哲学家们总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今天,我们纪念五四运动,是强调要“读懂中国”“读懂毛泽东”,也同样“读懂马克思”“读懂恩格斯”“读懂列宁”。只有勇于读经典,才能立于时代潮头。经典的力量是恒久的,经典的魅力是无穷的,青年们,我们传民族精神,冲锋在前!

  • 阵营与阵营对抗|马克思与当代法国社会的阶级分析

    阵营与阵营对抗|马克思与当代法国社会的阶级分析

    热忱支持国民阵线的选民会抵制精英阵营和马克龙。这部分选民有一套自成一派的社会观,在他们的意识中认为移民问题是危害国家主权的因素之一,在这种思路下不难设想出一种解决方法,这种方法也回应了社会的主流期待,也因此这一招在选举中非常有效。平民阵营已经形成,虽然力量还比较薄弱,但在我看来是最有可能颠覆马克龙所代表的中产阶级执政及其所代表的精英阵营的。

  • 常与共:有事业没职业的马克思是真的精英

    常与共:有事业没职业的马克思是真的精英

    不必美化马克思的贫困,物质的匮乏绝不是他的主动选择,就像养育好几个孩子也不是一个什么少见多怪或者别有用心者所暗想的那种“槽点”一样,如果脱离了时代背景谈个体选择,特别是家庭生育选择,那就是以今非古。马克思的贫困,是道义良知和理论自信之下的不得已。不要以为马克思是没本事赚钱养家、买豪车豪宅,“如果明天我愿意去找一个有收入的职业,而不为我们的事业而工作的话,那么,明天我就能结束这种状况”。

  • 美国共产党三十一大的策略主张及其新动向

    美国共产党三十一大的策略主张及其新动向

    2019年是美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该党在芝加哥举行了第三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美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批判了特朗普执政后美国的社会矛盾和问题,揭露了资本主义“利润第一主义”原则对世界性政治经济危机的影响。在分析与判断国内外形势的基础上,美国共产党强调加强工人阶级团结,将马克思主义教育作为党的建设的首要目标,成立全国性的共产主义青年组织,并在大会上制定出新的政策和主张,积极构建与右翼势力相抗衡的统一战线,推动美国社会主义运动更快地发展。

  • 陈先达:推进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大众化

    陈先达:推进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大众化

    如果著作文章满纸都是玄而又玄、晦涩难懂的名词,或者通篇从概念到概念、从理论到理论,这种“阳春白雪”只会知音难觅、和者甚少。实际上,真正有价值、有学术深度的理论文章往往是深入浅出的。应当看到,马克思主义具有鲜明的人民性和实践性,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绝不限于在书斋里进行纯学术著述、从书本中讨生活,从来都是积极投身于火热的实践中,以通俗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人民群众,努力作思想与时代相结合、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哲学与人民相结合的大学问。

  • 赵磊:“中性”的实证,只是一个梦

    赵磊:“中性”的实证,只是一个梦

    众所周知,目前流行于经济学的“定量实证”,已然成了否认经济学有立场选择的科学外衣。其中的典型做法,就是用计量经济学的统计检验(俗称“跑数据”),来代替甚至否定社会实践。然而社会实践本身并不是“中性”的,社会实践的阶级性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在检验经济理论的实践过程中,毛泽东所说的社会实践的各种形式,绝不可能是“中性”的,绝不会是“不偏不倚”的。既然已经习惯于自己的伪娘性别,那么为了标榜经济学的“不偏不倚”,西方经济学用“跑数据”的实证检验来规避丰富的社会实践,也就不奇怪了。

  •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为什么如此重要?

    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为什么如此重要?

    一些社会主义者说,我们这里不需要一个革命党。他们会承认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做了很好的分析,但他们不喜欢革命党这个想法。这些力量会试图让你相信一个马列主义政党是“不民主的”,在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里,你不需要一个纪律严明、团结一致的政党。但是资本主义统治阶级是高度集中的。无论何时,当他们想要以我们的利益为代价来完成一些事情的时候,看看他们是如何团结他们的政客的吧!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支持五角大楼数万亿美元的预算,为银行和华尔街解决困难,并在新冠全球大流行期间继续对委内瑞拉、伊朗、津巴布韦、朝鲜和许多其他国家实施残忍的制裁。

  •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由于缺乏辩证思维的方法论,使得西方经济学难以运用矛盾分析去把握事物的本质。所以,西方经济学借助于“跑数据”在理论上“归纳”和“抽象”出来的一般范畴和抽象定理,其实大多也是现象层面的认识而已。可悲又可怜的是,在当下的经济学界,不“跑数据”,文章就不能发表,博士就不能毕业,教授就不够资格,学问就没有水平。一言以蔽之:无计量,只有死。瞧瞧已经泛滥成灾、自以为是、乐此不疲的“跑数据”,为什么马克思把热衷于现象层面的经济学称之为“庸俗经济学”,这难道不值得人们警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