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共为您搜索到103篇文章
  •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几个重要论述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几个重要论述

    虽然邓小平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有充分的信心,但也考虑到出现意外的情况时中央政府的干预问题。1987年4月17日,邓小平在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指出:“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只有发生动乱、大动乱,驻军才会出动。但是总得干预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二十年后的香港……

    20年弹指一挥间,大陆日新月异而香港却沉沦如斯,祥叔才41岁,但是看上去面容却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可以想象,这二十年经历的磨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很难对祥叔产生同情心,也许,20年前在香港街头发生的暴乱让我记忆太深刻了。

  • 危殆,危殆,危殆……

    危殆,危殆,危殆……

    根据形势需要,引用紧急法颁布一系列紧急规例有何不可?依法赋予警察更多权力,让警队可以更多使用武力,逮捕、搜查、封禁场所有何不可?成立特别法律小组提高检控效率有何不可?成立特别法庭专审暴力案件有何不可?制订传媒管理规例,管制甚至查封叛国乱港、扇阴风点鬼火的黄媒以及连登、高登等反动论坛有何不可?

  • 习近平:止暴制乱 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习近平:止暴制乱 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习近平指出,香港持续发生的激进暴力犯罪行为,严重践踏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我们将继续坚定支持行政长官带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定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

  • 李光满:香港需要一次真正的回归

    李光满:香港需要一次真正的回归

    黑衣人在香港施暴,香港市民依然沉默,如果说黑衣人是暴徒,那么那些沉默的市民就是那些施暴者背后的暗黑力量,那种心理上的支持和情感上的同情使得暴徒们更加猖狂,学校停课还不够,等到整个香港停电停水停网停交通的那一天,等到整个香港变成散发着死气的臭港的时候,等到香港经济和社会奄奄一息的时候,再来一个雷霆一击,如此才能让香港彻底回归,才能实现香港的二次回归,那时才会“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香港才会雨过天清,鬼魅遁形,东方之珠才会重新成为我的爱人,香江才会依然浪漫。

  • 魏南枝:目前香港亟待又一次“去殖民化”

    魏南枝:目前香港亟待又一次“去殖民化”

    对香港回归二十二年来发展得失的判断不应笼统归因于“一国两制”,而应当对香港作为资本主义经济体所面临的普遍性矛盾、作为殖民地回归祖国所面临的“去殖民化”普遍性矛盾、“一国两制”具体实践及其所产生的矛盾进行客观全面的区分。一方面,要在具体制度和实践中切实处理好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香港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要看到香港现有各种政治力量所代表的政治光谱存在大量空白,特别是对中下阶层的政治代表能力是有缺憾的。因此,应当加强中央的主权者心态,既要更“接地气”地深入研究香港社会各阶层,又要结合世界大势反思香港自身,才能全面反思香港治理工作中所存在的偏差,有的放矢地完善“一国两制”的理论与实践。

  • 灵魂拷问:都开始杀人了,谁能救香港?

    灵魂拷问:都开始杀人了,谁能救香港?

    血浓于水,亲情绵长,我们大陆人自然不愿看香港如此沉沦下去,但港人之沉默、暴徒之恶行确实令人失望。的确,对于大陆同胞而言,看到香港如此境况,确实会有“恨铁不成钢”的痛感,但这并不影响大陆同胞追求幸福生活的良好心态,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买的买。香港暴徒的暴力行为,毁的是港人的未来,痛苦的也不过是香港人自己。

  • “从暴力中来,到暴力中去”——反对派的夺权阳谋

    “从暴力中来,到暴力中去”——反对派的夺权阳谋

    暴力升级,可以让我们对这个运动看得更加清楚:运动就围绕对暴力的定义、诠释展开的。什么是暴力?谁可以使用暴力?如何惩治暴力?对暴力话语权的争夺,就是运动的核心。激进反对派的本质目的,是想在政治上、道义上、法律上抢夺国家/政府对暴力/武力的垄断,将暴力作为己方抗争的“合法”、“合理”手段,夺取对暴力的话语权,并最终通过暴力达到瘫痪政府、推动“脱中”的政治目的。

  • 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与美国里应外合,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大肆鼓噪全面私有化,鼓吹“国有企业低效”论、“国有企业腐败”论、“国有企业扼杀公平竞争”论、“国有企业缺乏创新动力”论,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一句话,就是要配合美国和西方国家,让中国的经济主权不掌握在中国政府的手里,最起码,削弱中国政府对中国经济主权的控制力。

  •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香港的黄四郎走了,英国的碉楼建起来了!

    伦敦或者英国,会像香港一般建立起另一个李氏帝国吗?这或许并不重要,但是对我们而言,李富豪的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回到开头长实集团的辟谣,梧桐山隧道的后续是这样的:2011年,历经8年谈判,国企盐田港集团以2.75亿元的价格收购香港达佳集团(香港和黄集团旗下公司)所持有50%股份,随后深圳市政府从盐田港集团以2.5亿完成梧桐山隧道全部资产回收,并于收回后取消10~30元过路费,实现全隧道免费通行。

  •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最近,香港媒体意外发现,谭文豪早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受益者,他在广东惠州购有楼房。一边“唱衰”中国,一边在内地“扫楼”,谭文豪迅速声名狼藉,甚至为街头暴徒所不齿。

  •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回归前的香港采取的是英国判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的是制定法,为了保持香港的稳定,继续保留香港的判例法制度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香港司法的终审权是超越“一个中国”底线的,因而是不能接受的。否则对于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的案件,香港法院可以做出违背国家利益的最终裁决,对法治的统一性和宪制的统一性是巨大的伤害。即使是采取联邦制的英国和美国,在宪法层面上都只有一个司法管辖区,只有一个司法终审机构,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单一制国家,理应确立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突破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的法治底线后患无穷,当前的香港困局就是其突出表现。

  •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好的制度必须是源于有共识的规则,好的民主制度关键在于形成民主规则的共识。香港的民主,有民主之壳,而无民主之实,缺的就是“一国两制”的社会共识,毁就毁在“去中国化”的殖民思想的通识教育上。事实证明,有“一国两制”共识,就有美好的未来;没有“一国两制”共识,香港就永无宁日。笔者认为,香港的未来关键取决于能否在想要什么、依靠谁、怎么发展等重大问题上进一步形成社会共识。

  • 郑松泰的十级梦和一嘴毛

    郑松泰的十级梦和一嘴毛

    在港独势力内部,沆瀣一气与相互倾轧并存。这段录音出自2016年议员选举期间,郑松泰在录音中所提到的“热普城”,是“热血公民”“普罗政治学苑”和“城邦派”三家的临时选举结盟。最终,梁颂恒、游蕙祯、黄毓民三人败北,唯有郑松泰赢得议席。

  •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如何定位香港今后二十多年的位置?香港现在优势无非是:制度安排,政策资源倾斜、有危机时中央政府托底等。不妨换一种思路,假设并畅想一下,假如在2047年以前,中央政府根据“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在香港完整而强制性地实施政治、法律、文化、教育等方面应有主权,将金融、航空等政策资源与内地平等安排,让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与香港在同一政策资源下展开竞争。如此香港,将会是什么样的香港?

  •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其实很可悲,他们既不了解大陆,也不真正了解香港,更不了解美国和英国所面临的巨大困境,他们以为天井里的香港就是整个世界,他们不知道香港正在急剧的衰退,他们还有什么资格鄙视内地?他们不知道世界的未来在中国,香港如果不抓住内地就将失去未来,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悲哀,也是香港人的悲哀,如果到今天他们仍然以做英国的殖民地、做英国人的奴仆为荣,那么只能是二十一世界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如果说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们有什么政治野心,那么绝大多数香港人应该保持清醒,美国能够救香港?英国能够救香港?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能够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