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共为您搜索到52篇文章
  • 余云辉:中兴事件说明中国的工业化之路还很长

    余云辉:中兴事件说明中国的工业化之路还很长

    中国和日本通过各自的洋务运动和明治维新开始了工业化进程。但是,对照上述工业化国家的标准,日本早已成为一个发达的工业化国家,而中国还没有达到工业化国家的标准。中兴通讯事件是所谓“中国工业化已经完成”这一幻象破灭的一个缩影。中国的工业化之路还很长、很长。当中国的土地、利率和劳动者生活成本(包括住房、医疗、教育)等生产要素成本远高于发达的工业化国家的时候,中国工业化面临着中断的风险。

  • 如何看待14亿美元换来的中兴“复活”?

    如何看待14亿美元换来的中兴“复活”?

    中兴事件教训了我们要想快速挣脱掐脖子的黑手,必须加快技术核心的突破。与美国扳手腕,没有强大的实力是不可能取胜的。因此,加大对科技领域的投入,加大在关键领域的投入尤为重要。中国广大的科技人员或许会从中兴事件中感到了疼和憋屈,这正是我们奋起直追的动力。

  • 刚刚,中兴复活了,希望它以后不要再当巨婴

    刚刚,中兴复活了,希望它以后不要再当巨婴

    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都要管好自己的事情,企业存在的目的应该是辅助国家,给国家增加助力,而不是给国家添乱,尤其是这么重要的档口被人拿住把柄来要挟,这种坑爹行为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希望中国不再有巨婴企业。今天对中国来说是警钟日,对中兴是杀是放,全在美国一念之间,中国热衷于金融、地产、互联网等来钱快的行业,而轻视核心科技的研发终于吃到了苦果,看似强大的GDP犹如沙滩上的高楼,一触即溃。美国以芯片来要挟中国经济,让中国高层警钟长鸣,开始强调创新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要求尽快掌握核心技术这个命门,这一点还需要谢谢美国的提醒。

  • 特朗普:我没有故意打美分的脸

    特朗普:我没有故意打美分的脸

    “美分”喜欢把一切负面消息全部提高到政治层面,将过错全归于政府、党以及国家现行体制,把人民视作被压迫被剥削的对象。不从客观角度全盘分析问题,且自视甚高,盲目倾外。在人类学里面,很多“美分”其实是逆向种族主义者。打开天窗说亮话!“逆向民族主义”其实是一种在中国社会甚至知识分子群体中广泛传播的态度,即贬低中国并向西方寻求中国的未来和拯救。这种思潮影响民族的自主性,危害国家安全,还会扼杀中国在文明上的创造力,阻碍科技进步和人文思想的创新。

  • 倪光南:华为靠自主创新,现在可能比联想要快十倍

    倪光南:华为靠自主创新,现在可能比联想要快十倍

    对比联想和华为两家公司,从体量上看,联想集团比华为大五倍。联想最开始靠中科院计算所的技术,后来靠并购、引进,在引进仿制的道路上走得很好。华为从开始没有什么资源,到后二十年赶了上来。华为的研发在世界上都属于先进水平,很多跨国公司都不如它。华为现在堪比思科,全世界都承认。华为还有芯片、计算机,可以与苹果比一比。所以说,坚持自主创新的道路对企业是最好的方法,不要相信引进可以做得很快。

  • “中兴事件”的启示:核心技术需要在试错中发展

    “中兴事件”的启示:核心技术需要在试错中发展

    核心技术产品的难点不在科学原理,而在于工程细节的完善,关键是造出来后如何在应用中试错,在试错中提高。那有没有办法避免耗时的多轮试错,不用爬楼梯,一步就上楼呢?长期以来,我们进行了各种尝试:“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以“市场换技术”、直接收购国外高科技企业。事实证明,这些都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在核心技术的能力积累方面,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地追赶,不要幻想“弯道超车”。

  • 基辛格玄冥毒掌扼杀中国计算机核心软硬件产业

    基辛格玄冥毒掌扼杀中国计算机核心软硬件产业

    实际上,中国芯片产业、操作系统核心技术、核心产品发展受阻、夭折的本质性问题,并不在于用户体验不够,用户不满意,而在于中国政府、企业、投资者、消费者(国民),集体性急功近利,根本没有为这个事关国家民族可持续发展,甚至事关生死存亡的国家战略性产业的核心技术,提供不断完善用户体验的成长机会。而同样的市场培育机会,却以很高的代价,很慷慨、很愚昧、很自残的送给了相关一系列美国企业。

  • 谈谈美国的“法治霸权”:中兴和台湾问题都是活标本

    谈谈美国的“法治霸权”:中兴和台湾问题都是活标本

    美国标榜的法治理念,在国际交往之中,常常表现为法治霸权。回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对中国通过各类法律文件,而屡屡得手的法治霸权主义行为,就可以看到,法治也可以是美国在国际社会中,行使霸权的一种手段。在美国继续不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的存在合理性,不放弃和平演变的战略之前,中美关系中的任何具体问题,都无法得到根本解决。

  • 中兴之难——中华文化摆脱对西方精神依赖的拐点

    中兴之难——中华文化摆脱对西方精神依赖的拐点

    中国的发展是人类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厚重的历史积淀,众多的人口资源,独特的文化结构,悲惨的近代经历,这些都使得我们无法照搬西方的模式,必须走出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新的发展道路。况且,西方的模式本身就具有很多的固有缺陷,本身也不是人类应有的最佳发展模式。如果不服的话,看看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伊朗协议或许能变得明白点儿,在美国体制下,为了核心利益集团在国内选战中的利益,砸锅卖铁都在所不惜。中美之间的较量将是长期的、复杂的,特朗普只是一个插曲,不管特朗普什么时候离开白宫,这种较量都会正未有穷期。

  • 中国芯片加油  砥砺核心技术突破

    中国芯片加油 砥砺核心技术突破

    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空前危机和灾难,但是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每一次都能化危机为机遇。对比历史上的那些空前危机和灾难,这次的中兴事件的挑战并不算什么。我们面对的甚而是历史上最好的机遇。中国人民正处在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关键时期。“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只要我们团结一心紧跟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以我为主,坚持脚踏实地,坚持奋发图强,就一定能实现核心技术的全面突破,成就真正的科技强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 黎阳:从中兴被罚看什么样的文人才可能不撒谎?

    黎阳:从中兴被罚看什么样的文人才可能不撒谎?

    文人只有从事需要实事求是不撒谎的事业、为需要实事求是不撒谎的人服务,才可能具备不撒谎的利益需要。什么事业?改造客观世界的事业,如富国强国。什么人?靠改造客观世界创造财富生存的人,如工农兵,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简而言之是占人口绝大数的老百姓——社会中靠改造客观世界创造财富生存的人必然是多数,否则社会无法存在。文人只有亲身参与改变客观世界的实践并作出了成绩取得了经验,才可能知道什么叫客观实际,才会有事实求说实话的能力——没有实践经验,连什么是客观实际都不知道,想说实话都做不到。

  • 中兴事件,重新认识倪光南

    中兴事件,重新认识倪光南

    没有核心技术,只能给国外企业当“马甲”。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目前中国最大的隐患,而且不要指望能够买到核心技术,因为外国对我们的方针,从封锁禁运变为技术合作,可往往是以合作之名,行穿马甲之实,实际上,是希望中国放弃追赶,停止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这样,中国就会永远的依赖进口。

  • 中兴被制裁,胡伟武说“利大于弊”,听懂的有几人

    中兴被制裁,胡伟武说“利大于弊”,听懂的有几人

    中兴被制裁,是必然中的偶然,放在中美搏弈愈来愈激烈的大环境中来看,中兴只是美国打压中国信息产业的一个牺牲品。“龙芯之父”胡伟武说此事从长期来看利大于弊,当然不单单是对中兴说的,因为制裁恐将导致中兴破产,但此事对整个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有利,甚至对中国重新规划长远的发展战略有利。

  • 倪光南:有件事,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倪光南:有件事,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中兴事件还没有充分暴露出我们在网信安全方面的风险。在传统产业领域,一件产品的安全体现在使用寿命内不出现质量问题,本身产品的安全性是可预期的。而网信安全是不可预期的,黑客攻击、后门、密码这些风险在传统产品中不存在。“棱镜门”事件说明,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信息就可能被别人监控;乌克兰电网被黑、伊朗核电站受攻击事件说明,不掌握核心技术,国家安全就会被人卡脖子。

  • 胡伟武:美国制裁中兴事件,长期来看利大于弊

    胡伟武:美国制裁中兴事件,长期来看利大于弊

    通过引进技术只能在别人掌控的技术体系中做几个产品,不可能形成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只有坚持自主研发,建立自己的技术标准,形成自主的产业体系,才是中国IT产业摆脱受制于人命运的根本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