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共为您搜索到183篇文章
  • 江宇:私有化解决不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

    江宇:私有化解决不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

    通过国有企业私有化来促进经济增长,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发生的,并不说明私营企业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比国有企业更有优势。恰恰相反,目前在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是国有企业发挥的作用不足、公共品供给不足,例如产业结构的碎片化、对劳动者的保护不够、安全生产的欠账、公益性和战略性的科技研发等,都是需要更加发挥国有企业在提供长远性、战略性、公共性产品方面的作用才能够解决。

  • 毛主席这10条经济建设的经验很新鲜

    毛主席这10条经济建设的经验很新鲜

    包括“大跃进”,毛泽东兴修水利,治理河流,在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上奠定了后来发展的基础,工业就建立起完整的工业化体系,西方能生产的产品,中国都能制造。

  • 达沃斯上空的忧虑:中国经济如何实现良性发展?

    达沃斯上空的忧虑:中国经济如何实现良性发展?

    要避免中国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第一,必须坚持以实体经济为本发展中国经济,加厚中国净资产而减低债务率;第二,让金融市场产品更加长期化,有利于资本市场扩张,而不是一味地鼓励短期的货币投机。这两点都是根本问题,不容得丝毫怠慢。

  • 中国经济要一直这么顺需要依靠什么?

    中国经济要一直这么顺需要依靠什么?

    中国到底会不会坠入西方曾经有过的衰退与萧条,更要关注中国对自身整体经济的了解与把握。如果掉以轻心,坠入资本的陷阱,那么中国的灾难也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中国能够尽可能避开资本所开挖的陷阱,或者不被资本的外在的诱惑所勾引,那么中国还是有可能避开这一危险的。殊不知,西方的金融危机没有一次不是在资本的诱惑与勾引下发生了。不贪,就不会掉到沟里。问题是,有多少人能避开资本的诱惑?如果中国能做到,那么中国还是有可能避开这一危险的。

  • 中国经济需要毛泽东愚公移山的十条笨办法

    中国经济需要毛泽东愚公移山的十条笨办法

    人是要有点精神的,一个国家民族也要有精神信仰。毛泽东讲的《愚公移山》,就是一种“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信仰。搞经济建设也需要一种精神。而现在的人还有精神吗?精神算个屁,精神能当饭吃?精神是精神病,愚公愚蠢透顶,他们信仰的是金钱、美女和权力。重拾重振毛泽东愚公移山的民族精神,才能搞好中国的经济建设。

  • 西方人没搞懂市场经济-中国经济资源配置机理探析

    西方人没搞懂市场经济-中国经济资源配置机理探析

    政府代表社会整体的市场交易之手,既属于市场的决定作用,又属于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是市场的决定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的结合部位,不仅优化了后两者,而且是后两者协同作用的基础,为解决中国经济顽症提供了有效手段。通过锚定土地,捆绑土地出让全民分红发行人民币,使得人民的基本红利与劳动者工资和资本的利润之间,通过房地产的价格波动,形成动态的平衡关系,为经济结构的合理化奠定基础。

  • 中国经济怎样才能创造历史,不重蹈美英覆辙?

    中国经济怎样才能创造历史,不重蹈美英覆辙?

    中国现在的经济难题,不仅仅是金融积累的风险问题和房地产的泡沫问题,还有生产过剩和经济脱实向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有同一个根源:资本私有制下的市场自由化倾向。中国要想不步英美的后尘,让“世界市场”的地位得而复失,那就必须克服资本私有制企业的利润动机与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内在冲突,这个冲突实际上也就是生产力的社会化与生产关系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

  • 风暴之前的宁静-2017年世界五百强解读(一)

    风暴之前的宁静-2017年世界五百强解读(一)

    回顾一下去年的500强榜单,2016年500家公司的总营业收入为27.6万亿美元,净利润之和为1.48万亿美元,同比分别下降11.5%和11.3%。入围门槛为209.2亿美元,比去年(2015年)的237.2亿美元下降11.8%。表明2015年,全世界经济形势其实非常糟糕。单单以全球500强经济规模总量来计算,全世界还没有恢复到两年前的水平。(跌11%多,然后微微增长)。这个底部企稳的背后,其实是在酝酿着一场不小的风暴。我宁肯相信,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 为什么说这是关系中国国运的一战?

    为什么说这是关系中国国运的一战?

    一些人以为公有制主体地位只跟党的执政基础有关,却不知道这也跟中国的经济主权的独立性大有关系。中国的国企,现在还是中国民族经济的脊梁,没有强大的国企,中国的私人民族企业很容易被各个击破,被收购被兼并被消灭。

  • 大变革信号:中国经济积极巨变的前夜

    大变革信号:中国经济积极巨变的前夜

    在最危急的关头,中国叫停了金融自由化的改革,开始强调防范金融的系统性风险,把金融安全置于金融改革前面,同时在房地产方面出台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政策。因为金融和房地产是中国经济风险最为集中的领域,所以变化也首先从这两个领域开始。在金融和地产领域的这些政策变化,虽然还远远不够,但可能预示着中国正处于一场经济巨变的前夜,当然,这种变化是中国的买办化资本所不愿意看到的,而他们不喜欢的正是中国所需要的,巨变的原因就是中国开始用行动向市场经济自由说不。在中国能够摧毁中国经济的,就是新自由主义鼓吹的私有化和自由化。

  • 金融吸血——路径依赖和黑幕重重的金融系统

    金融吸血——路径依赖和黑幕重重的金融系统

    金融市场腐败带来的系统性无能,以及黑幕重重的操纵,严重地伤害了国内的经济秩序,让中国的金融市场,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走向理性成熟。

  • 这才是关系中国国运的一战:中国经济积极巨变前夜

    这才是关系中国国运的一战:中国经济积极巨变前夜

    掌握话语权的新自由主义者,不断地炒作国企和私企(民企)之间的矛盾,但实际上,他们是为了外资反对国企,是因为国企作为中国民族工业的脊梁,阻挡了外资控制中国经济的路。中国经济之所以没有变成拉美,变成俄罗斯,而是越来越强,是因为中国顶住了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全面胜利。如果输给新自由主义势力,那不仅意味着中国社会主义的彻底终结,也意味着中国民族独立的终结。

  • 叫停金融自由化:中国经济积极巨变的前夜(一)

    叫停金融自由化:中国经济积极巨变的前夜(一)

    在最危急的关头,中国叫停了金融自由化的改革,开始强调防范金融的系统性风险,把金融安全置于金融改革前面,同时在房地产方面出台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政策。因为金融和房地产是中国经济风险最为集中的领域,所以变化也首先从这两个领域开始。在金融和地产领域的这些政策变化,虽然还远远不够,但可能预示着中国正处于一场经济巨变的前夜。

  •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设置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加以批评,主要是西方经济学的内容占的比例太高,而且这种课程在意识形态上,公开与马克思主义唱对台戏,甚至贬低、讥讽和诬蔑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学整体教学体系中,必须始终贯彻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等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在这个问题上,不允许有任何含糊,不允许有任何敷衍,不允许有任何走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