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为您搜索到4552篇文章
  • 总统违宪和独裁:危机时刻美国渡过难关的法宝

    总统违宪和独裁:危机时刻美国渡过难关的法宝

    如果说英国、法国在国家进入战争等危机状态时,是以议会主动放弃程序性活动和权力为代价,造就一个强大的战时政府的话,在美国,总统权力的扩充,往往就是主动争取而来的。林肯在美国内战期间的所为,形成了某种先例;而西奥多·罗斯福甚至宣称,宪法没有明确禁止的职责,总统都可以为之。富兰克林·罗斯福在新政期间其实已经多次动用各方面的紧急权力。不仅如此,“美国政府和民众缺乏在危机时撤换不称职总统的合适机制”……“尽管美国十分幸运,每逢遇到大危机时都恰好是强力的总统在理政”。

  • 中俄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世界也获益

    中俄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世界也获益

    中俄的友好交流,中俄的有效合作,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有利于世界更加平衡,而不是让世界更加失衡。失衡之后单边利益的膨胀,单边主义的盛行,直接会带来灾难。所以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有利于世界意图达到重新的平衡,而不要再产生新的失衡。

  • 访谈倪光南院士:中美芯片产业差距在哪?

    访谈倪光南院士:中美芯片产业差距在哪?

    发展集成电路产业,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和投入,不能指望短短几年就获得回报,真正把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起来,恐怕还要一二十年的时间,我们要有决心,也要有定力,要把行业“短板”补齐,踏踏实实坚持做下去。

  • 吴宣恭:“竞争中性决定所有制中性”是一个伪命题

    吴宣恭:“竞争中性决定所有制中性”是一个伪命题

    当一系列鼓吹私有化的计谋被揭穿之后,目前又出现了所有制中性和竞争中性的理论。他们提出要想谈市场竞争的公平就不要谈企业的所有制,企图以掩人耳目的方法麻痹人民的社会主义性,以便暗渡陈仓进一步推行私有化。马克思讲过私有制作为公共的、集体所有制的对立,只是在劳动资料和劳动外部条件属于私人的地方才存在。私有制的性质与所有制的性质不同。私有制的性质依私人是劳动者还是非劳动者而有所不同。所以,私有制主体决定了其所有制的性质。各种所有制都有不同的主体,这些主体在社会生产目的、经济活动方式以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地位不同,其在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发挥作用也不同,结果所获得的社会财富形式和份额也有所不同,所有制主体的差别决定了各种所有制的地位和社会作用。

  • 抗日名将吉鸿昌竟然被蒋介石枪杀

    抗日名将吉鸿昌竟然被蒋介石枪杀

    11月23日,国民党北平军分会组织所谓“军法会审”。吉鸿昌在法庭上义正词严地说:“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我为我们党的主义和纲领而奋斗。我摆脱了旧军阀的生活,而转到为工人、为劳动群众、为全国国民、为全人类的正义进步而奋斗的阵营里,这是我毕生最大的光荣。”11月24日,面对“立时枪决”的命令,吉鸿昌镇定安详地向敌人要来纸和笔,挥笔疾书,写了自己坎坷曲折而终于走向革命道路的一生,还在给夫人胡红霞的遗嘱中写道:“夫今死矣,是为时代而牺牲……”殉难前,吉鸿昌披上斗篷,从容不迫地走向刑场。他用树枝做笔,以大地为纸,写下了浩然正气的就义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 “天平已向中国一方倾斜”

    “天平已向中国一方倾斜”

    美国《华盛顿邮报》也直接道出特朗普不愿正视的事实:他对施压战术的依赖,正表明效果在递减。该报称,从攻击朝鲜的“火与怒”言辞到升级对华贸易争端,再到针对墨西哥的新最后通牒,特朗普对他国采用羞辱、威胁和惩罚措施。但是,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达到12年来的高峰,关税战令华尔街陷入极度紧张,平壤也恢复了短程导弹试射。特朗普的施压政策在过去两年半几乎没有收获红利。“历史经验证明,试图通过泼脏水、拆台、极限施压等手段达成协议,只会破坏双方合作关系,错失历史机遇。”白皮书称。

  •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始终正视中外技术差距的客观存在。他在一次讲话中强调,中国离世界先进水平还很远,永远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如果我们不向美国人民学习他们的伟大,我们就永远战胜不了美国。另一方面,任正非也并不认为有什么技术是中国人无法掌握的。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中国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一定能够迎头赶上,化不可能为可能。这种集中攻关的工作方式,给任正非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成为后来华为研发过程中的典型工作方式。1994年,成为华为发展史上关键转折点的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研发出来的。

  •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中国怎样在阿富汗成为最大赢家?

    阿富汗是一个帝国坟场,但也可以是一个“中亚的瑞士”,任何想征服这一地区的国家都失败了,我们必须换一种思维,走出历史的陷阱,不是征服,而是以和平的方式、以经济发展的方式改变阿富汗,改变了阿富汗,就稳定了中国西部的安全局面,一带一路就能够得以畅通,阿富汗这个战争之地就能成为和平和繁荣地带。解决阿富汗问题对中国很重要,但再重要也不能急,千万别想对阿富汗进行军事征服,或在阿富汗与美国进行正面军事冲突,也不要与俄罗斯发生重大利益冲突,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军事和政治渗透与阿人民一起在阿富汗埋葬美国,埋葬不了就赶走美国,最后通过经济发展实现阿富汗和平,实现中国西部安全,确保一带一路畅通,如此则中国能够成为阿富汗的最大赢家。

  • 中国为什么不能做“日本”?

    中国为什么不能做“日本”?

    中国的发展,已经让西方智库学者看出来,中国不可能像德国、日本、韩国那样,只满足于做世界产业链的一环,只满足于做全球工业体系的一部分。中国的策略是——我全都要,不管强不强,总之我都要有!

  • 曾让欧洲颤抖的工业大国,被美国忽悠到崩塌

    曾让欧洲颤抖的工业大国,被美国忽悠到崩塌

    1991年,乌克兰末代最高苏维埃主席克拉夫丘克转任总统。于是,乌克兰开始大搞“休克疗法”。顺理成章地,乌克兰经济从停滞变成了彻底的混乱——物价飞涨、货币贬值,大量的工业企业停工,民怨沸腾。随之上台的库奇马,大权在握之后,他任人唯亲大搞裙带政治。再后来,西方将拉扎连科扶植上了总理宝座。别看他担任副总理和总理的时间加起来不过两年多,可就是这两年多,乌克兰经济彻底落入深渊。早在上台前,他就利用跟总统库奇马的紧密关系伺机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当上副总理、总理之后,更是扶植了一批能源方面的寡头作为自己捞钱的“白手套”。1997年,拉扎连科跟库奇马闹翻,最终丢了官,不得不逃亡海外。这时,他已经聚敛了数亿美元的巨额财富!在工业转轨急需资金的关键时刻,如此巨额的资金被贪官寡头们侵吞,无疑让乌克兰丧失了极为重要的发展机会。对乌克兰,这可能是重现辉煌的唯一生机。

  •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记住那些当代中国“皇协军”的丑恶嘴脸

    那么为什么在美帝的丑恶面目已经彻底暴露在全体中国人民面前,一小撮人再也难以继续忽悠之后,突然间所有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全部出笼了并且赤膊上阵了呢?鼓吹所谓的“普世价值”,把美国说成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法治的灯塔国,要求由美国和日本来主导中国的所谓的“民主进程”的是这一小撮人。忽悠民众称美国反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民,煽动国人与政府作对的是这一小撮人。在特朗普上台以后,由于美帝露出真面目,无法再颠倒是非忽悠人,于是倒打一耙,说是中国首先得罪美国,美国被迫作出反应的,还是这一小撮人。

  • 驳斥美对中国的指责,坚持积极稳妥对外开放

    驳斥美对中国的指责,坚持积极稳妥对外开放

    美国现政府发动和升级对华贸易战的根本目的是要遏制中国,对中国的种种指责站不住脚,最主要的错误是自私自利、只顾自己,所以必然失道寡助、众叛亲离、以失败告终;扩大深化开放必须自主平等、积极稳妥、互利共赢,特别要注意防止形成对国外的依赖和在重要方面受制于人。

  • 张志坤:中俄联合将产生怎样的战略影响

    张志坤:中俄联合将产生怎样的战略影响

    中俄两国实现新战略联合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伟大战略事件。尤其值得赞赏的是,围绕新战略关系,中俄两国之间一定为此磋商了相当一个时期。这就意味着,在中美进行艰难的经贸谈判的时候,中国方面已经做了两手准备,已经为有备无患之计。这实在令人高兴、令人赞赏了,对此应给予最充分的肯定。笔者真诚祝愿中俄关系的发展,这完全不是什么权宜之计,而是战略大计,今后应努力将中俄新时代的战略关系做实、做深、做大、做强,使之真正发挥战略稳定与和平保障的作用。

  • 毛泽东领导建设的新中国前三十年改革与开放的伟大

    毛泽东领导建设的新中国前三十年改革与开放的伟大

    新中国70年的历史是一部完整的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辉煌史,也是一部着眼站起来改革、立足富起来改革、致力强起来改革的奋斗史,更是毛泽东开创站起来时代、邓小平开创富起来时代、习近平开创强起来新时代的创造人间奇迹史。纪念建国70周年,务必牢记习总书记的教导“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铭记毛泽东领导建设的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不朽功勋,铭记毛泽东领导建设的新中国前三十年改革开放的伟大,创造习近平新时代的更加辉煌。

  • 张文木: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

    张文木: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

    历史上许多政治人物不败在战略逻辑的严密性,也不败在战略意志的坚定性,而是败在缺乏对本国国力底线和极限的经验性的认识和了解。21世纪初的美国小布什外交战略的失败,便是这一原理的最近说明。导致1905年俄国在东北亚失败的别佐布拉佐夫的经营远东的理论,以及导致美国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失败的凯南遏制理论等,其失误多不在战略逻辑是否合理——事实上它们在学理逻辑上非常完美,而在于这些战略理论提出者对当事国的国力底线和极限缺乏经验性的了解,他们以充足的理由推导出的却是只有上帝才能完成的目标,其结果使他们的国家不是惨败就是为这个目标疲于奔命。这种战略研究就是那种于事无益、于国无补的研究。

  • 韩东屏:中国曾经是世界上唯一摆脱三农危机的国家

    韩东屏:中国曾经是世界上唯一摆脱三农危机的国家

    在全世界,在整个第三世界国家因绿色革命的冲击,受三农危机肆虐的年代,中国农村、农民和农业却在不断向好。许多西方学者到中国来,看到中国的发展,把中国看做是第三世界的样板,人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