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共为您搜索到68篇文章
  • 发扬“五四精神”,走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发扬“五四精神”,走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

    “五·四运动”一百年来,或公开,或隐蔽,跌宕起伏的阶级斗争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知识青年走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不能丢,不能改,必须坚持,直到我们的“初心”实现,“使命”完成。在此之前,知识青年只有和工农大众融为一体,才能使他们在“三大革命斗争”的实践中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确保他们成为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此事关系到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的安全和共产党执政地位的政治安全。我们要宣传,发扬“五·四运动”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精神,一代一代的“接力”下去,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终实现我们共产党人的“初心”,完成我们的“使命”。

  • 五四百年,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奋斗?

    五四百年,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奋斗?

    当前中美之间正在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美国以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卡中国的脖子,对中国实施金融狙击,对中国进行颜色革命和各种超限战,只要我们放松警惕,失去斗志,丧失战斗精神,中国随时都可能被美国及其它帝国主义国家所颠覆、瓦解、打败,一旦中国在贸易战争、科技战争、军事战争、文化战争等等战争中失败,所有帝国主义国家一定位蜂拥而上,重新踏上中国领土,分裂中国,蹂躏中国,嘶咬中国,奴役中国,方志敏在《可爱的中国》中所描写的一幕一定会重新出现在中国土地上。

  • 五四运动一百年(三)

    五四运动一百年(三)

    历史唯物论告诉我们,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而知识分子与工农大众真正地结合起来,知识分子才可能与工农大众一起参与到创造历史的伟大过程当中来。而那些个别的知识分子,由于与工农大众相切割,结果他们就有可能走到人民的反面。这样的历史教训实在是数不胜数。那么今天的青年学生们到底要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难道不值得他们认真思考吗?

  • 鹿野:继承五四精神和弘扬传统文化并不矛盾

    鹿野:继承五四精神和弘扬传统文化并不矛盾

    从性质上看,在五四运动之前的新文化运动其主题的确是鼓吹向西方文明接轨,带有明显的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色彩,本质上是一种资产阶级的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之后相关的文化运动则发生了明显的转向,弘扬马克思主义已逐渐变为主流,成为了无产阶级与社会主义性质的文化运动。从结果上来看,五四运动之前的早期新文化运动,以鼓吹“公理战胜”被巴黎和会打脸为标志,证明了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胡同;而五四运动开启的马克思主义新潮流则促进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奠定了中国革命斗争通往胜利的基石。

  • 钱昌明:“红五月”的断想

    钱昌明:“红五月”的断想

    五四青年节留给后人的启示很多,除了反帝爱国、反封建的革命精神以外,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知识青年必须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这是青年运动唯一正确的方向。知识青年如果脱离了工农,脱离了实际,必将一事无成。

  • 毛泽东论五四运动

    毛泽东论五四运动

    如果“五四”时期不反对老八股和老教条主义,中国人民的思想就不能从老八股和老教条主义的束缚下面获得解放,中国就不会有自由独立的希望。这个工作,五四运动时期还不过是一个开端,要使全国人民完全脱离老八股和老教条主义的统治,还须费很大的气力,还是今后革命改造路上的一个大工程。如果我们今天不反对新八股和新教条主义,则中国人民的思想又将受另一个形式主义的束缚。至于我们党内一部分(当然只是一部分)同志所中的党八股的毒,所犯的教条主义的错误,如果不除去,那末,生动活泼的革命精神就不能启发,拿不正确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恶习就不能肃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就不能得到广泛的传播和发展;而对于老八股和老教条在全国人民中间的影响,以及洋八股和洋教条在全国许多人中间的影响,也就不能进行有力的斗争,也就达不到加以摧毁廓清的目的。

  • 千钧棒:走向“深红”的青年一代

    千钧棒:走向“深红”的青年一代

    越来越多的青年人“胸怀忧国忧民之心、爱国爱民之情,以一生的真情投入、一辈子的顽强奋斗来体现爱国主义情怀”。在新一代航天人的行列中,在军人的队伍里,在为了人民利益英勇牺牲的消防员和警察中,在各行各业的岗位上,越来越多的青年人自觉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他们也许不一定像他们的前辈们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那样慷慨激昂,但是他们的牺牲奉献的精神不亚于他们的前辈,中国进一步强起来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 金民卿:五四运动的宝贵精神财富及其当代传承

    金民卿:五四运动的宝贵精神财富及其当代传承

    100年前,先进青年知识分子是五四运动的先锋;今天,广大青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我们要加强对广大青年的政治引领,引导广大青年自觉坚持党的领导,听党话、跟党走。回答好为什么当代中国青年运动的主题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为什么当代青年必须把个人理想融入民族复兴伟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找准当代中国青年运动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的着力点,激励广大青年在各行各业发挥生力军和突击队作用。深入研究当代青年成长成才的特点和规律,引导广大青年把树立远大理想和脚踏实地统一起来,让广大青年在五四精神激励下,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周恩来:纪念五四运动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科学要为人民服务,很多先生在纪念“五四”的文章上都谈到这一问题,谈得很对,所谈的立场、方向也都很对。但这不仅是观念和方法问题,还有政策问题。事实证明,过去依靠反动统治阶级发展科学是不可能的。国民党将科学变为装饰品,到外国去骗钱,“学以致用”,但是在旧中国,很多学科学的学生毕业后不得不改行,中国旧知识分子对反动统治者早就不存幻想,只有胡适之、傅斯年之流甘心附逆。过去,人民的军队是在农村,中心问题是如何打胜仗,党、政、财经都围绕着这个中心问题,今天,局面已经打开,科学可以一显身手,不过这仅是一个开始。

  • 张健:纪念五四运动 发扬五四精神

    张健:纪念五四运动 发扬五四精神

    就思想启蒙本身而言,五四运动前的新文化运动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主要表现在它缺乏广度和深度。缺乏广度,是指它没能深入到广大民众中去,直到声势浩大的五四运动爆发,知识分子才普遍认识到民众中蕴藏的巨大力量。缺乏深度,是指五四运动前的新文化运动主要是追求个性解放的民主主义思想文化启蒙,五四运动后期才提升到传播马克思主义科学真理的新境界。上述两方面缺陷归结为一点,就是五四运动前的中国先进知识分子没有将新文化运动与广大工农群众结合起来,没有把思想文化启蒙与民众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结合起来,因而没有能够将广大工农群众唤醒发动起来,这也是五四运动未能全竟其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 金冲及:五四运动百年祭

    金冲及:五四运动百年祭

    像五四运动这样席卷全国、具有如此规模和声势的爱国群众运动,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这是一场广大群众参加的爱国救亡运动。拿它同甲午战争失败时康有为等一批举人“公车上书”请求代奏的温和态度比一比,就会发现时间相隔只有二十来年,而中国的社会状况和民众觉悟程度已经发生多么大的变化!它也使许多原来因辛亥革命的结局而陷于极度苦闷中的中国先进分子看到在人民群众中竟蕴藏着如此排山倒海的巨大力量,看到了中国复兴的希望所在。要改造社会,只有依靠民众才能实现。如果只靠少数人的呼吁,没有广大民众的奋起投入,力量自然十分单薄,不足以战胜强大的旧势力。这是中国近代历次变革失败的根本原因。

  • 中国共产党成立——五四运动的最大成果和最大收获

    中国共产党成立——五四运动的最大成果和最大收获

    正如当年如饥似渴地学习和研究资本主义一样,五四以后,中国的先进分子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和研究社会主义。如果说,五四运动开始时,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还只是李大钊这样个别的人物,那么,五四运动以后,中国先进分子中就有一批人经过对于各种社会主义思潮的比较研究,逐步地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集合起来了。尽管当时的马克思主义者还为数不多,他们的影响也还没有来得及扩展到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去;但是,他们的出现,是近代中国历史上全新的因素,是中国即将发生伟大变革的预兆和前奏。他们所宣传的思想,所从事的事业,是符合近代中国社会发展的需要,具有远大的发展前途的。所以毛泽东说:“这时,也只是在这时,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时期。”

  • 高长武:周恩来如何看待五四运动和历史文化

    高长武:周恩来如何看待五四运动和历史文化

    周恩来是五四运动的亲历者。他后来多次谈到五四运动,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对五四运动及在此前就已经兴起的新文化运动进行了分析和评价,并基于此对如何正确看待历史文化问题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

  • 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新时代中国青年要热爱伟大祖国。孙中山先生说,做人最大的事情,“就是要知道怎么样爱国”。一个人不爱国,甚至欺骗祖国、背叛祖国,那在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都是很丢脸的,也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对每一个中国人来说,爱国是本分,也是职责,是心之所系、情之所归。对新时代中国青年来说,热爱祖国是立身之本、成才之基。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高度统一。

  • 刘润为:关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批孔的问题

    刘润为:关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批孔的问题

    在儒学已经为一切反动势力所利用、成为统治者压迫中国人民的工具的这种极端严峻的形势下,如果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前驱们以一种学究的态度来对待儒学,一边批判它的缺点,一边又充分铺陈它的优点,那就根本不可能改变当时的思想文化格局。要终结腐朽的儒家文化的统治地位,就必须造成强大的舆论定势;而要造成强大的舆论定势,就必须对腐朽的儒家文化采取激烈批判的方式。大势所趋,情绪偏激、说话过头,是很难避免的。但是,我们在看到这些问题的同时,还必须看到:如果没有这种激烈的批判,就不能祛除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深重毒素,中国传统文化就有可能因为毒素的持续扩散而趋于消亡。

  • 德、赛两先生所遮盖的鲁迅的“问题”与“主义”

    德、赛两先生所遮盖的鲁迅的“问题”与“主义”

    鲁迅晚年手定《三十年集》目录,以早期古文起头的《坟》被置于其首,盖有深意。后人编辑《鲁迅全集》,一律遵循,善莫大焉。此犹朱子解《论语·学而》所楬橥的,“此为书之首篇,故所记多务本之意,乃入道之门,积善之基,学者之先务也。”由“科学”、“民主”出发而探得西方文明之“本根”在“神思”,于是断然罢黜百术,独尊“涵养吾人之神思”的“文学”,而且守此志业,终生不渝,故阐述此理的早期古文也是《鲁迅全集》的“入道之门,积善之基”。今天纪念和反省新文化运动,正也不妨以此为“学者之先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