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共为您搜索到35篇文章
  • 项国兰: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由中国共产党人提出

    项国兰: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由中国共产党人提出

    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之时,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主要依据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导的全球化中的矛盾及其量变而呈现的不可逆趋势。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三个世界划分一脉相承,来源于中国共产党人在兹念兹的人民情怀、对过渡时期人类所处具体方位的敏锐洞察。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世界还不是社会主义的,但是过渡时期的必经阶段。中国共产党人将引领世界进步政党、被压迫国家、阶级和人民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视为自己的使命担当。

  • 李殿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之追求与路径

    李殿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之追求与路径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是我们处理对外关系、加强同世界各国合作的基本遵循。在信息网络文明时代,人类的共同利益、责任、命运的联系更加紧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平、发展、公正、民主、自由是全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和谋求幸福的共同愿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实现这一共同价值和共同愿望追求的必然途径。全球的问题需要全球应对,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或单独应对各种挑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人类休戚与共的责任担当。

  • 安德烈·卡托内: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马克思国际主义

    安德烈·卡托内: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马克思国际主义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符合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描绘的人类未来,是马克思国际主义在21世纪的当代体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战略提议与“和平共处”和“相互依存”理念不同,它也可以解释为一个针对整个世界的重大的新经济政策,一个漫长的过渡阶段,其间,不同经济和社会制度、不同文化和文明共存,以实现人类进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广泛的世界转型战略,是一个指南针,可以指导共产党、工人运动、社会主义者和进步力量的行动。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推翻剥削、饥饿、苦难和落后的世界统一战线。

  • 诺维科夫:俄罗斯看“一带一路”和新经济全球化

    诺维科夫:俄罗斯看“一带一路”和新经济全球化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的提出,为世界提供了除由美国财团控制的帝国主义全球化以外的另一种方案和选择,为构建包括双多边联系在内的多层次一体化新型国际关系提供了可能。这不仅有益于加强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长期互利关系,同时也有益于加强这些国家相互之间的联系。中俄两国关系是新国际关系体系的基石,中国和俄罗斯应借助“一带一路”项目的开展和落实,继续加强中俄在经济、社会和文化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

  • 从大历史观看人类命运共同体

    从大历史观看人类命运共同体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参与。应该凝聚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不同地域人民的共识,共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业,努力建设一个远离恐惧、普遍安全的世界;一个远离贫困、共同繁荣的世界;一个远离封闭、开放包容的世界;一个山清水秀、清洁美丽的世界。我们不仅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且一定会实现“天下大同”的世界梦!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是科学真理!

  • 一带一路并非地缘政治扩张,而是发展平台

    一带一路并非地缘政治扩张,而是发展平台

    西方国家热衷用地缘政治扩张解释中国“一带一路”实践,本研究综合跨学科理论探索“地缘发展政治经济学”的可能性,为“一带一路”提供新的理论资源。“一带一路”并非地缘政治扩张,而是地缘发展政治经济平台,通过点上集聚、线上畅通、面上联通、型上成势构建发展的地缘政治经济平台,通过发展新型共同发展模式、新型国际协作模式、新型国际交往模式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 滕文生: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世界发展的历史必然

    滕文生: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世界发展的历史必然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重大命题和重要思想的提出,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坚实的人类共同利益支撑,为世界未来发展指明了正确方向,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和支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中国和世界人民思想智慧的创新性发展,不仅中华传统文化中蕴含着有益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智慧,在世界各种文明中都蕴含着这样或类似这样的历史智慧。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建立在人类利益共同体基础之上的,命运共同体与利益共同体紧密相联、存亡攸关。构建人类利益共同体又是以构建经济利益共同体为基石的。因此,推动新型经济全球化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然要求。

  • 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解放进程中的里程碑

    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解放进程中的里程碑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及其实践已经成为联合国共识,在人类解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这是一种双重解放。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是这轮人类解放的“头脑”,“一带一路”是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平台,世界各国进步政党、进步精英、民众及被压迫国家和民族是参与、推动、促进这种解放的力量。解放进程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但是进步的变革或早或晚。这轮解放已始于资本主义最薄弱的环节,最终必定在全世界逐步实现。本文主要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所包涵的人类解放意蕴。

  • 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

    全球化实际上指随着交往实践日益扩大,使得世界在生产、生活、消费、观念以及生态等领域相互交错、相互影响、相互规约的历史进程,当今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主导。随着21世纪全球金融危机、文明冲突、政治动荡和生态恶化的加剧,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先天缺陷和后天弊端愈加暴露无遗。斯克莱尔、罗德里克、中谷岩作为资本主义中心区域的代表性学者,在批判资本主义全球化过程中提出了各种替代方案。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博采东西方思想之长,提出构建以价值共同体、伙伴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政党共同体为主要内容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力图克服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痼疾,努力实现全球化的再平衡,促进世界共同发展。

  • 葛浩阳:经济全球化真的逆转了吗?

    葛浩阳:经济全球化真的逆转了吗?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提出,既是对经典马克思主义经济全球化理论的发展,也是对解决当前逆经济全球化现象提供的“中国智慧”。从某种程度而言,新自由主义主导的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其实是为“资本的全球性”提供了便利,最终建构起来的也只是“资本命运共同体”,因此才带来了诸如国与国之间和一国内部贫富差距加剧、落后国家经济增长乏力等难题,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则明确地提出经济全球化的方向和目的是构建全世界范围内的人类命运休戚与共的整体,这对进一步推进经济全球化和塑造新型国际关系提供了有力的指导。

  • 新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历史演进

    新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历史演进

    在对新中国对外开放史的认识中,常存在将改革开放前30年视为顽固的闭关锁国,从而坐失对外开放良机等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倾向。追溯新中国对外开放的历程及其战略思想的形成,能起到驳斥这些错误思潮、帮助人们树立正确历史观的作用。新中国成立近70年来,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及其后的几代领导人,带领全国人民,善于抓住时机、果断决策、敢于斗争、利用矛盾,先后制定了“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一边倒”等开创新中国外交新局面的三大决策,以及坚持维护国家主权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等战略方针。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开展“乒乓外交”奠定对外全面开放的基础,通过实施全面对外开放战略向社会主义强国迈进,最终形成了十八大以来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引领世界交往新潮流的对外开放新局面。

  • 经济全球化面临的挑战及对策选择

    经济全球化面临的挑战及对策选择

    经济全球化是生产力和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当前在全球经济增长的动能换挡期,经济全球化发展主要面临着全球经济风险增加、贫富差距和收入不平等扩大、文化危机日益凸显、生态危机不断加剧等多重挑战。从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历史进程上来看,资本逻辑的内在否定性是经济全球化现实困境产生的根本原因,新自由主义是经济全球化现实困境产生的直接原因。有效应对这些危机,推动经济全球化健康发展,要着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经济全球化发展提供新思维;着力推进全球经济治理,让经济全球化更具包容性;着力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推动全球经济强劲、可持续增长。

  • 用“人类命运共同体”战胜“文明冲突”

    用“人类命运共同体”战胜“文明冲突”

    用“文明冲突”的逻辑,不仅不能正确解释当今世界的现状,更不能引领我们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行,只能使我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压迫民族国家与被压迫民族国家,即北方国家与南方国家的对立,转移了曾为马克思揭示出的资本中心国的国内工人阶级与资本家阶级的对立矛盾,“公平”的买卖关系掩盖了北方国家与南方国家之间的剥削与被剥削的对立关系。当这种对立发展到极端,处于弱势的一方就会用极端的方式做出反应,这就是美国所谓的“文明冲突”和“国际恐怖主义”。通过消除民族间的剥削压迫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对“文明冲突”和“国际恐怖主义”釜底抽薪,可以设想,这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天幕上一定有四个清晰的大字:“社会主义”!

  • 未来五年的中西冲突--西方从未中断反华舆论动员

    未来五年的中西冲突--西方从未中断反华舆论动员

    目前美国正在精神领域与中国进行着一场无声的争夺战。美国妄想对中国实施“精神殖民”,其核心就是要在“中国梦”里植入一个“民主原罪”,即企图诱导中国普通民众相信这一谬论:“因为中国领导人不是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因此中国政权就没有合法性,中国注定要崩溃。”这也将是未来五年期间中美之间交锋最为激烈的战场。

  • 倡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中国大有裨益

    倡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中国大有裨益

    从实践层面看,倡导并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中国的复兴崛起大有裨益!其一,这一命题有助于抢占价值高地,支撑中国的国际关系话语权;其二,这一命题能拓展对外交往的渠道和范围;其三,这一命题不在于终极目的,重在过程与效应。从上述三个维度看,提出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中国大有裨益。为此,我们不应求全责备,要看重的是这个新逻辑的支撑作用,而不能对号入座。

  • 化“锐实力”为“睿实力”

    化“锐实力”为“睿实力”

    从“软实力”和“锐实力”的概念和话语体系层面中可以看出,这显然是西方媒体和学界试图调整话语策略,改用“边缘替中心代言”的方式来争取国际舆论的同情,其根本目的仍然是进一步凸显“我们”与“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鸿沟”,从而抗拒接受中国所倡导的以促进世界各国共同发展、不同文明交流互鉴为核心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