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共为您搜索到94篇文章
  • 虽有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虽有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看到这里,武汉人会泪崩,此时此刻,处于疫区、封城状态的一千多万武汉市民最能体会什么叫感动,谁没有家庭?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孩子?除夕之夜,大年初一,谁不想和家人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可全国全军的这些医疗战士,这些白衣天使,告别家庭,冒着生命危险,奔赴武汉,参加抗疫战斗,怎不叫武汉人深深感动?世上有真情,人间有大爱,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有解放军的救援,无论多么严峻的疫情,无论多么巨大的灾难,我们都能沉着应对,取得最后的胜利。感谢您们,中国军人救援队,感谢您们,全国各地的医疗救援队,有你们在,就有大爱在,就有希望在,就有胜利在。

  • 王弢:刍议毛泽东人民卫生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王弢:刍议毛泽东人民卫生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毛泽东善于把党的群众路线和医疗卫生事业有机结合,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逐渐形成了“人民卫生事业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一切为了人民健康”“治病救人,救死扶伤是医务工作者的天职”“坚持预防为主的基本方针”“坚持中西医结合的发展方向”“开展群众性爱国卫生运动”等一整套人民卫生思想。这一思想至今仍有重要的时代价值,能够推动中医药传承创新、加强医德医风建设、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

  • 王绍光:中国公共卫生的危机与转机

    王绍光:中国公共卫生的危机与转机

    过去十几年,我国一直在探索如何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改革医疗卫生制度。由于经验不足,认识上出现偏差,走了一些弯路是难以避免的。如果这次非典危机敲起的警钟能使我们清醒认识到"投资人民健康"的重要性和迫切性,认识到现行医疗卫生体制的种种弊端,那么坏事就可以变成好事,使危机变成重建中国公共卫生体系的契机。

  • 李玲:医改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李玲:医改与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下一步中国深化医改就是要建立中国特色的医疗卫生制度,而且必须能够满足中国老百姓的需求,符合中国国情和制度优势,而不是单纯地学习美国。再重复一下,就医疗卫生而言这是整个学界的共识:不要一味迷信美国,不要学美国的制度。我们要充分发挥中国制度优势,充分利用信息化、智能化手段。另外,发挥中医药和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优势。之所以中国能够取得较高的健康绩效,一是我们政府的治理,另一个就是国人健康养生习惯。所以不要丢掉我们的文化优势,把这些优势集成起来,创造一个全球领先的健康模式,如果能够得以实现,这就是对人类的贡献。

  • 何新:真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医院曾经是这样子

    何新:真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医院曾经是这样子

    市场化商品化改革以前,由于医院行政支出和医疗费用全部由国家全部负担,医生的薪水国家支付,医生都是在编的公务人员。所以那时的医生一心只管治病救人,那时的医生脑中没有任何的金钱、私利的概念。医院领导也无权过问治疗过程和结果以及治疗费用的多少!那时,公立医院以“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为最高宗旨。医院全心全意于救治服务所有的患者,是真正体现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原则的医院。

  • 生老病死——对中西医之十问

    生老病死——对中西医之十问

    医患关系紧张是医疗市场化下背景下,被人为制造的矛盾,本应该齐心协力共同完成一个目标,医方被想象成以利为本的群体,患者被制造成人和财双向损失的受害者,这是行业道德和社会信任的危机。但无论如何医生不应该成为牺牲品,毕竟这里面他们才是于双方都贡献最大的群体。

  • 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医患冲突根源是医疗市场化

    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医患冲突根源是医疗市场化

    将整个医疗服务推向市场之后,除了过度医疗,医生不可能再去帮助病人做行为的改变——去告诉别人怎么戒烟、怎么运动,这个是没有费用的。甚至有的院长说:“胡教授,你让病人前面预防,后面康复,我们还怎么能够赚到钱呢?”所以,把医疗服务变成完全的商业模式后,医患双方的矛盾肯定会越来越激烈。而且,从我们整个医疗体制来看,只有技术,没有服务。

  • 王占宇 尹俊芳:论毛泽东医疗卫生思想的群众路线

    王占宇 尹俊芳:论毛泽东医疗卫生思想的群众路线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医疗卫生思想的群众路线特征主要体现在毛泽东既强调医疗卫生工作要尽可能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特别注重为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提供必要的医疗服务;也体现在医疗卫生实践要依靠和教育广大人民,创造性地培养大量赤脚医生。同时还体现在医疗卫生工作要集中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团结中西医。当前,进一步深化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仍然需要坚持群众路线,从思想认识、制度设计等层面始终坚持把群众路线作为医疗卫生工作的行动指南和评价标准。破解看病贵、看病难和医患关系紧张的难题,关键在于使医疗卫生事业真正回归公益本性,始终把为人民服务作为医疗卫生领域的指导思想和重要特征。

  • 江宇:养老教育医疗是“三驾马车”“三座大山”?

    江宇:养老教育医疗是“三驾马车”“三座大山”?

    中国人民确实对养老、教育、医疗有着现实的需要,但这和拉动内需是两回事。人民群众需要,并不意味着就可以用市场化、商业化的方式提供这些服务,更不意味着可以让养老教育医疗成为资本竞相追逐的“盛宴”、“肥肉”、“蓝海”。人民群众需要的是公平性、公益性、成本适宜的服务,而不是资本逐利动机下产生的两极分化、商业化、贵族化的服务。如果是以老百姓带来沉重负担、巨大的社会不公平、影响长期发展能力为代价,这样的经济增长有什么用呢?靠资本进入民生事业追逐利润,结果不可能是拉动内需的“三驾马车”,只能是压垮人民群众脊梁的“三座大山”。

  • 杨文医生死得冤

    杨文医生死得冤

    你说,他们十年寒窗,读研读博,夜以继日坐门诊、查病房、一台手术接一台手术,图个什么?图个命在旦夕朝不保夕吗?人家费尽心思护你健康,保你性命(还是那句话,医生绝对是最希望你好起来的人),你却把他们当仇人?这叫恩将仇报,禽兽不如。大家都是人,都是共和国的公民,又不是你家的仆人佣人 ,凭什么由你打杀?杨文医生不是第一个,王浩医生、王云杰医生、李宝华医生的血还没有干。你知道他们如果活着,能救多少人吗?

  • 医患关系是如何异化成消费关系的?

    医患关系是如何异化成消费关系的?

    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里,我国的公立医院一直坚持公益性的性质。尽管那时的医疗条件不如现在,但看病住院动手术收费都很低,城市农村还有公费医疗;医务人员遵照毛主席“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的教导,对患者的服务态度也比较好。因此,在那个时候,医患关系比现在好得多,医务人员被民众称为“白衣天使”,医患暴力冲突事件更是极为罕见。

  • 医疗,到底应该是什么?

    医疗,到底应该是什么?

    我们其实有很成功的经验,赤脚医生能证明,我们完全有办法通过挖掘传统中医的精髓,让医疗服务做到真正的廉价且有效,为什么非要走一条很贵价的路呢?有些人钱很多,非要吃几万一疗程的药才能感觉自己好点,那就让他自己吃去吧。

  • 70年 | 永不停歇的战斗:中国疾病防治70年

    70年 | 永不停歇的战斗:中国疾病防治70年

    我们的国家正是通过这些细小的方式,一点一点增强全民素质,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在很短的时间内,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就突飞猛进,从新中国成立前的35岁上升到77岁。如今,我们与疾病的斗争仍然从未停止过。2003年的非典,再到后来的流感、禽流感、手足口病等,我们在与各种各样的传染病的对抗中,不断积累经验,一次次取得了胜利。在埃博拉肆虐的非洲国家,也可以看到中国人的身影,援助非洲人民战胜埃博拉……

  •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医改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人”,这是根本的理念,体现了方向道路问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就建立了公共医疗系统和保障系统,普遍改善了社会卫生健康状态。毛主席说:“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我国80%的人口是农民。可见,公益性的医疗体制是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必然产物。医药卫生是一个特殊领域,不能生硬地以一般经济学道理硬套,也不能简单地走市场化路子,它关系到公平正义。

  •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一名45岁妇女下车时不小心左腿踩进列车与站台间缝隙,大腿深陷卡得动弹不得。在现场目击的《波士顿邮报》记者Maria Cramer于推特写道:“她痛苦啜泣,皮肤撕裂,腿部扭曲流血。如此狼狈,她还是恳求大家不要叫救护车,‘那要3000美元,我付不起。’她悲叹。”受伤这么严重却不敢叫救护车,只因担心付不起费用,制度的冷酷与小民的恐惧让人怀疑国人趋之若鹜的山巅之国真的是一个好的社会吗?

  • 危害数千年,祸害千万人,这三类疾病怎么消失了?

    危害数千年,祸害千万人,这三类疾病怎么消失了?

    血吸虫病是新中国遭遇的一个重要地方病,也是一个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1955年冬,毛泽东同志发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1958年6月,江西余江在全国取得第一个以县为单位根除血吸虫病的伟大胜利,在全国血吸虫病防治战线插上了“第一面红旗”。毛泽东同志看到报道后欣然命笔,写下名篇《七律二首·送瘟神》。70年后,这片插上血防“第一面红旗”的土地,不仅送走了肆虐数百年的“瘟神”,更在新的疫情面前继续弘扬血防精神,将新的血防策略推向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