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共为您搜索到977篇文章
  • 香港历史教科书初探之“港史内嵌”消解国家认同

    香港历史教科书初探之“港史内嵌”消解国家认同

    第一、二章中的《香港新石器时代的古石刻》《先秦时期的香港》就是想告诉大家:香港自古以来就有人居住繁衍,并且拥有陶器和青铜器等文化遗存,同时还给出了一个词汇叫做“香港先民”。第三章就迫不及待的直奔主题:“香港归入中国版图”。我们联系第一、二章的标题: 《香港新石器时代的古石刻》和《先秦时期的香港》,再想想这节的标题,细品之下不难发现,受众会很容易理解成:香港自古就有香港先民居住繁衍,并且发展出有别于中原的文化,直到秦始皇攻占南越,香港才并入中国。说的再直白点就是:香港最初不是中国,秦侵略南越后,香港并入中国。

  • 生民无疆:说说举报、或者告密

    生民无疆:说说举报、或者告密

    毫无原则的赞成、反对举报,都是不对的。如果举报属实,被举报者确实有问题,那么,就应该对举报者予以鼓励和保护,对违规者予以处理。如果举报有误,对被举报者予以慰勉即可;倘若举报者是刻意诬告,依法处理即可。总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以取信于社会。果如是,学校就形成了良好的纠错机制,逐渐养成教书育人的风气。那么,大学就能够回答钱学森之问了。

  • 张志坤:发展核武器,为什么有人要反对

    张志坤:发展核武器,为什么有人要反对

    要不要发展核武器,历史早已经给出答案。自从中国开始发展原子武器那一天起,反对的人就层出不穷。在国外,前苏联赫鲁晓夫曾经反对,说社会主义大家庭中只要苏联有了就可以了,别的国家就不需要了。在国内党内,也曾有人反对研制和装备核武器。时至今日,仍然有人极力反对中国发展包括核导弹在内的高新技术武器,这些反对者中包括美国当局,霸权正就此大造“中国威胁”舆论,极力把破坏和平的帽子扣到中国的头上;也包括上述那些中国“公知”,他们同霸权站在一个战壕里,基本上用同一种声音嚎叫。

  • 胡新民:为什么有的高校教师会时常发表不当言论?

    胡新民:为什么有的高校教师会时常发表不当言论?

    到现在为止,正如金冲及2011年所说的,“社会上混乱的思想还相当多”。这些年不断出现的一些党内外名人的不当言论就是一个明证。尽管这些不当言论对社会的冲击,已经没有了往日“杀气腾腾”那样的力度,也阻挡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向繁荣富强的步伐。但是,不当言论引起的对社会资源的耗费也是不可小视的。“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为“一定要认真扭转”所付出的成本,是要全体民众(纳税人)来承担的。

  • 刘仰:中国历史档案观念在当今米国的体现

    刘仰:中国历史档案观念在当今米国的体现

    美国政府与美国媒体在公开性、知情权方面的抗衡、较量,常常只在美国社会内部。在美国以外,它们两者经常互相配合、协调一致,将公开性、知情权作为一致对外的工具,以共同维护美国的利益。最典型的就是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天真地接受了这个冠冕堂皇的说辞,结果成为苏联分崩离析的原因。进一步说,在美国推动的很多“颜色革命”中,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都共同把公开性与知情权当成最主要的手段。而那些天真地将其视为“普世原则”、“世界惯例”的人,最终都深受其害。没有清晰地认识到美国政府和美国媒体在对内、对外两个方向上双重标准。

  • 陈先义|三个月抗疫斗争的历史性重大收获

    陈先义|三个月抗疫斗争的历史性重大收获

    一次疫情,让中国人民接受了一次最为现实最为直观的社会主义教育课。我们的人民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时刻,来理解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一系列战略部署,具有极大的现实教育意义。不管世界的疫情会是以怎样的一种态势结局,我们必须准备,美国阻止我们发展进步的罪恶用心不会改变,世界大的格局也正在酝酿新的变化。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坚信党的领导,坚信我们的社会主义道路,我们一定能会战胜一切自然的和国内外的敌对势力人为制造的政治病毒,我们一定能够沿着党中央为我们制定的两个一百年的辉煌目标,到达最为光辉的顶点。

  • 朱佳木:用马克思主义史学方法论研究新中国的历史

    朱佳木:用马克思主义史学方法论研究新中国的历史

    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方法论与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是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认为,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人的社会意识,历史发展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相互作用的结果,阶级社会中的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直接动力。因此,在这一历史观指导下的史学方法论必然主张:分析不同时期的理论和社会思潮的变化,要注意分析那个时期经济、政治、文化、国际关系以及群众生活的状况;分析不同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变化,要注意分析那个时期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状况;分析不同时期的重大历史事件,要注意实事求是地进行阶级分析,等等。我们研究新中国的历史,同样要运用这样的方法论,只有这样才能正确认识和解释新中国史。

  • 共产党和工人党五一声明:资本主义不是历史的终结

    共产党和工人党五一声明:资本主义不是历史的终结

    资本主义不是历史的终结,共产党和工人党试图通过国际联合斗争以将其彻底推翻。争取和平、工人权利和公共卫生保护,拯救环境以及消除贫困和失业的斗争,需要社会主义,需要工人的力量,需要共产党和工人党以及工人阶级和人民的共同奋斗。

  • 朱佳木:正确认识新中国历史发展的原因

    朱佳木:正确认识新中国历史发展的原因

    当前,探寻和总结新中国历史发展的原因,不仅是新中国历史学者的研究课题,也是理论界和实际工作者探讨的问题;不仅受到发展中国家学者的重视,也引起许多发达国家学者的兴趣,成为世界性的课题,有人甚至提出“中国模式”的概念。我认为,世界上不存在“普世”的发展模式,我们不赞成中国照搬别国经验,也不赞成别国照搬中国经验。如果说有一个“中国模式”,这个“模式”只能是社会主义制度中的一种模式。如果说这种“模式”具有普适的意义,这个意义只能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本国具体情况相结合。准确地说,“中国模式”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是新中国历史发展的根本原因,也是发展的基本经验。

  •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赵磊:马克思的“抽象力”为啥这么牛?

    只有在唯物辩证法这种“更加唯物的世界观”的指导下,抽象过程才能“从最过硬的事实出发”,从而保证“抽象力”的实证性质。如果要进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抽象,那么就必须依靠掌握了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人脑来完成。理论和实践证明,只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才是指导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方法论;只有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经济学才能完成科学的抽象任务。为什么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今天依然没有过时?为什么马克思的“抽象力”这么牛?道理就在这里。

  •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叛徒的成长史,作风建设绝不是小事!

    白鑫的叛变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领导干部不以身作则,不加强自身作风建设,沦为叛徒就是一步之遥!前段我的一位忘年交,讲军队政治工作传统,他是军事干部,自然从这个角度观察政工,提出军事干部也要做政治工作,首先就是身先士卒,要求别人做的,自己先做到。人心向背看作风,人们对一政党、一团体、一地方、一个人,乃至一国家的评价,最直观的依据,就是其作风的优劣。

  • 李玲 江宇:化危为机 开辟经济增长新空间

    李玲 江宇:化危为机 开辟经济增长新空间

    正如恩格斯所说: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疫情防控阻击战让人们更加认识到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是多么有力,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是多么宝贵,织密织牢基层党组织是多么关键,做优做强做大国有企业、坚持公立医院为主导、坚持卫生健康事业公益性是多么不可或缺,加强意识形态工作、凝聚全民族精神意志是多么重要。这场阻击战说明,只要把我们的党建设好,把正确的道路坚持好,没有任何外部力量会打败我们,任何危机都必将被我们战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航船仍将乘风破浪前进。

  • 常与共:迪斯尼的战疫方案与毛主席的贫农“情结”

    常与共:迪斯尼的战疫方案与毛主席的贫农“情结”

    必须强调,新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所谓“谁穷谁光荣”的号召和景象,除非有些人把历史当“政治小说”写!不要忘了,“使农村中没有了贫农,使全体农民达到中农和中农以上的生活水平”,恰是老人家孜孜以求的,只不过这个目标的实现,一定离不开合作化大生产和社会主义公有制。2013年7月间,习近平总书记参观了位于河北平山县的毛主席旧居,强调“让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 ,同时表示“让农民群众不断过上好日子,是体现我们党的宗旨的一个重要方面”。可谓时代的铿锵回声。

  • 关于战略谈判,中国需要坚决顶住美国的压力

    关于战略谈判,中国需要坚决顶住美国的压力

    中国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从美苏冷战的历史经验看,当年前苏联同美国搞了各种形式的战略媾和,从所谓的戴维营精神到古巴导弹危机,直到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前苏联一步一步被引到美国所设定的战略陷阱当中,而销毁中程导弹则成了美国搞垮苏联的第一手棋,直接开启了苏联走向垮台崩溃的历史进程。这是一个十分惨痛的历史教训。现如今俄罗斯敢于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同霸权玩火共舞,自有他们自己的考量与算计,但中国却完全没有必要去蹚这趟浑水。中美俄三家坐在一起搞战略武器裁军谈判,中国将无法把握美国战略武器库,也无法把握俄罗斯的战略武器库,结果很可能只是自己的战略武库被别人所盘算,听从别人的安排。这样的前景无论如何不可接受。现在不能接受,就是在可预见的将来,也同样不可接受。

  • 国之基石:社会主义中国国家主权理论的历时性考察

    国之基石:社会主义中国国家主权理论的历时性考察

    社会主义中国国家主权理论经历了救亡时期、发展时期与新时代三个时期的发展与变化。国家主权理论在中国的发展与实践过程表明;主权是民族国家维护自身独立与发展的最根本支柱,是构建和谐有序的国际关系的基石。从地位上看,中国国家主权理论也由最开始的学习与追赶,到发展与创新,再到如今具有着西方国家因自身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而无法超越的先进性与合理性。新时代的中国国家主权理论顺应国际社会的发展趋势,在继承了主权原则的坚定性、发展了主权理论的灵活性基础上,实现了对主权内涵的全新拓展。中国国家主权理论反映并代表着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诉求与主张。今后中国也将不断发展、创新主权理论,为实现国家富强与民族振兴,从而为中国腾飞于世界奠定国之基石。

  • 陈先达: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及其实现

    陈先达: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及其实现

    苏联曾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也是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大国,但二者发展的方式和命运却是如此不同。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就,为我们从历史唯物主义高度理解历史必然性和人的主体活动的关系提供了丰富的历史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