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共为您搜索到217篇文章
  • 黄四郎最怕什么?

    黄四郎最怕什么?

    黄四郎之生平,我素知之,汝世居南海之滨,商贾出身,借妻舅之力起家,以鹅城百姓之住房致富,以国家为后盾成大业。理当为国为民,履行职责、助我华夏一统、百姓安康。何期投机倒把、损公肥私、两面三刀、左右骑墙,食膏血而自肥,移资产以事敌?鹅城之弊,尔无责乎?

  • 唐律疏议:淮海战役国民党是怎么输的

    唐律疏议:淮海战役国民党是怎么输的

    整个战役过程中可以看出,尽管参战解放军总兵力不如国民党军(解放军两大参战野战军总兵力大约60万,大致相当于国民党军5个兵团;国民党军参战有7个兵团约80万人:黄百韬、黄维、邱清泉、李弥、孙元良、李延年、刘汝明;60万对80万,这就是为什么毛泽东说淮海战役是“夹生饭”),但是每次解放军都能集中一整个野战军(大约相当于国民党军3-4个兵团)围歼国民党的一个兵团。如黄百韬兵团面临的就是几乎整个华东野战军;黄维兵团面临的就是几乎整个中原野战军。最后的邱清泉李明孙元良三个兵团面临的则是中原野战军加上华东野战军。

  • 牛戈:国共两军的指导员有怎样的不同

    牛戈:国共两军的指导员有怎样的不同

    国民党军的失败,原因很多,它不能像中共军队那样把支部建在连上,从而确保从上到下对军队的有效掌控,也是其中的一条。国军在抗战时,经常出现整团整师的投敌叛变,到了解放战争时,也有整军整师的倒戈投诚,可你看看中共军队的历史,投敌叛变的有多少?这其中有一个原因,即国军的政工干部要么没有配齐,而就是配了也形同虚设,不起作用,军队主官说怎么就怎么。红军、八路军也有投敌叛变的,比如龚楚、邢仁甫等,可你看他能拉走一个人吗?因为像部队转移、开动这样的大事,没有党的会议的通过,没有政委的同意,军事主官一个人的命令没用。

  • 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

    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

    国民党货币战失败的根源在于其是城市买办阶级和农村大地主阶级的代表。古希腊神话海神波塞冬与大地母神的儿子安泰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就能吸取无尽的力量,共产党人无论军事还是货币战取得胜利的根源,都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所唱:“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 接着黄锵的八卦,说道一哈肿么判读历史文献

    接着黄锵的八卦,说道一哈肿么判读历史文献

    判读战史资料,且得按捺住浮躁心态,甭见着一点就鸡冻得要扯倒立。还是那句话,判读历史文献,要注意全息性、系统性、关联性,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寻找必然性。否则,笑话那是有得闹的!比如黄锵,当年忽悠得果府上下乃至倭国前倭军人士,都五眉三道了!大陆这边一票果粉鸡冻万分,可这架得住历史的检验么?

  • 漫画三毛流浪记,照出了浪漫化民国时代者的虚伪

    漫画三毛流浪记,照出了浪漫化民国时代者的虚伪

    对于那些把民国时代描写得过度浪漫的人,《三毛流浪记》可以说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他们的虚伪;而对于那些把民国时代理解得过度浪漫的人,《三毛流浪记》可以说是一个当头棒,让他们警醒和认识到问题。

  • 双石:就“石英剖腹验鸡”与某果粉商榷

    双石:就“石英剖腹验鸡”与某果粉商榷

    果新编19师,在衡阳保卫战打响时,已然不在战场。“剖腹验鸡”的故事发生时,新19师已在全州,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衡阳以东的高真市!衡阳保卫战后期,果新19师在果第46军编成内,配合第100军,从东南方向增援衡阳,在雨母山地区与倭军发生过战斗。但此时衡阳守军已经投降,这次增援实际上是劳而无功。而据黄锵自述,他率所部是在8月11日才归建新11师,实际也没有参加战斗。这也就是说,在衡阳四十八天作战中,黄锵及所部,实际上连一天战斗也没有参加过!

  • 团结依靠人民是打赢对蒋匪货币战的根本

    团结依靠人民是打赢对蒋匪货币战的根本

    国民党货币战失败的根源在于其是城市买办阶级和农村大地主阶级的代表。古希腊神话海神波塞冬与大地母神的儿子安泰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就能吸取无尽的力量,共产党人无论军事还是货币战取得胜利的根源,都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所唱:“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 《铜墙铁壁》:中共将一盘散沙凝聚成强大力量

    《铜墙铁壁》:中共将一盘散沙凝聚成强大力量

    当年中共领导的革命,其本质上也可以说是将“一盘散沙”凝聚而成强大的力量以击退野蛮、捍卫文明的努力。由《铜墙铁壁》中农民出身的金树旺、石得富等基层党员干部组织沙家店村的村民支前抗敌、为战争胜利作出其所能作的最大贡献,可以知道这个努力一定会成功——当然,新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努力成功了。

  •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西安事变不杀蒋介石是毛主席和中共的重大失误吗?

    一方面,如果要是蒋介石死了,国民党中掌握军权的顽固派分子主持国民党大局,而这些人的反动性决定了他们很可能投降日本,这也意味着杀掉蒋介石以后,中共要同时面对日军、伪军以及顽固派领导的国民党三股势力,这无疑大大增加了抗战的艰巨性。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会让日本扩大侵略,给人民群众带来灾难。而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与民主人士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很少考虑自身的私利,而是始终把减少人民大众的苦难放在第一位。另一方面,人民群众对事物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像抗战后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在重庆谈判和政协会议中愿意承认蒋介石集团的主导地位,在遵循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的基础上搞多党派参政议政的联合政府,如果蒋介石集团接受了,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恐怕就会推迟很多年。能不能说中国共产党的这种做法错了,应该在抗战后立即和国民党开战呢?显然不能,因为当时大多数人还没有清晰的认识蒋介石的面目,也不愿意再打仗。如果中国共产党在抗战后立即主动和国民党开战,解放战争恐怕很难像后来一样顺利。

  • 这支原国民党军队如何在短短两年脱胎换骨?

    这支原国民党军队如何在短短两年脱胎换骨?

    在调查的基础上,徐文烈等政治工作干部做了个“实验”:“倒过来讲”,先从士兵亲身感受乡镇保长、甲长和恶霸地主的剥削压迫讲起,从士兵所遭受长官的欺压讲起,再来讲蒋介石统治集团维护阶级压迫制度。果然,一“倒过来讲”,几乎是瞬间,便激发了起义士兵的阶级仇恨和政治觉悟。台上人讲着讲着,嚎啕大哭,台上台下,哭成一片,有些人甚至哭得晕厥过去。《心路沧桑——从国民党第六十军到共产党第五十军》写道:控诉会上,有的哭得痛不欲生,有的哭得口吐白沫死去活来。第472团2营召开诉苦大会,第一次大会就哭昏倒了31人,第二次大会又昏倒了35人。一位叫何思勤的士兵诉苦后,哭得精神失常,耳朵听不见了,也不吃饭了,谁劝他,他都不理睬……

  • 一个人,可以买几张火车票?

    一个人,可以买几张火车票?

    中国有些人,真的是巨婴,是些完全的“精致利己主义者”。生在社会主义国家,却对什么是社会主义一无所知,内心总是想过上民国老爷太太的生活,总觉得多花钱就可以获得更多的特权和利益,想要特权,想要与众不同,请穿越回1949年之前,拿大洋去砸小火车,保证尊贵独享,你可以带着八个姨太太,吃着火锅唱着歌,一路好山好水好心情,除了土匪军阀国民党,没有人跟你抢座位。

  • 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上)

    李闻血案,中共的阴谋?蒋记民国的催命符?(上)

    蒋氏临近败逃之际,他对于中国,或者说中国人对于蒋氏的期望:既然不带来福音,那也不要临走了遗祸众生。然而,蒋氏最后一爪子:金圆券,把他最后一缕在大陆的残魂也带进了千载骂名的十八层地狱:城市小资产阶级对他的一点亲近感也荡然无存。这家伙已经不把大陆当家了!现在的台湾岛上,蒋氏的雕像扳倒、锯断不知多少,蒋公如有残魂,不知现在该魂归何处?看如今这般身后事,还真不如当年静悄悄的远去!

  • 胡新民:淞沪会战为何会失败?

    胡新民:淞沪会战为何会失败?

    关于军民关系,刘孤帆的《持久战与国民生活》中特别提到了军民关系的重要性。他引用国军师长宋希濂将军在淞沪会战时的话:“我们军队开到之后,能帮助我们的老百姓都逃走了,留下的都是汉奸。”“汉奸他们不光是破坏我们的交通,放信号,还把我们的军情报告给敌人,作敌人的向导,替敌人拉夫。汉奸之多如蚁,每天杀也杀不完。”由此可以看出,当时国军与民众的关系是处在一个怎样的水平。

  • 一支染血的旁开门盒子炮——国军匪徒的兽性人生

    一支染血的旁开门盒子炮——国军匪徒的兽性人生

    如今的标准,只要是抗战时和日本鬼子打过一仗的,甚至是只要在抗战期间恰巧在国军中当过兵的,那么不管他之前或之后有过怎样的罪恶,都可以忽略。那个血洗莲花中亲自操刀的陈光中的把兄弟、国军少将旅长李伯蛟,后来在淞沪战场被敌炮击中身亡,2014年被民政部定为烈士,也成为很多人笔下的大英雄。历史有时就是这么既简直又复杂,既合理合法又充满无奈。

  • 双石:张国华两降及时雨

    双石:张国华两降及时雨

    国民党军史政编译局所撰《勘乱战史》所列人民解放军蚌西北作战的参战部队中,并没有列出豫皖苏军区、豫西军区的“土八路”,看来他们数十年后也没闹明白:在蒋二公子战车部队助力之下却始终拱不下的“共军”中,有这么一一支地方“土共”。实际上这也很容易理解,豫皖苏和豫西军区部队接防的阵地是原中原野战军第二纵队和华东野战军六纵队结合部的阵地,豫皖苏和豫西军区部队中又各有原中野和华野“地方化”的主力兵团,国民党军史政编译局数十年没拎清爽,应属正常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