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共为您搜索到55篇文章
  • 国际金融危机孕育着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的复兴

    国际金融危机孕育着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的复兴

    世界左翼和马克思主义思潮复兴植根于全世界内财富占有与收入分配急遽两极分化的丰厚的经济沃土。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带来的,一是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在全球重新得到青睐;二是国际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广大民众对资本主义普遍不满,罢工运动频起;三是各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本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积极开展对国际金融危机的研究和应对。大的复兴,当然尚需时日,但是,辉煌与苦难相伴。当今仍未见底的国际金融危机愈是深化,人们便愈是觉醒,社会主义便愈是复兴和发展,社会主义是人类发展的必然结果,后社会主义时代最终也必然接踵而至。

  • 库尔德工人党:左翼抑或恐怖组织?

    库尔德工人党:左翼抑或恐怖组织?

    在中国许多左翼人士看来,库尔德工人党是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它正在进行反抗民族压迫、争取民族解放的正义斗争。但事实并不如此,库尔德工人党机关报并公然支持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一切分裂主义运动。它声明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和中国的维吾尔人都以相同的方式被镇压;将Rabia Kadeer介绍为“一个为维吾尔人权利发起国际斗争的代表人物”;赞扬由世界维吾尔族代表大会、维吾尔族美国协会、国际维吾尔族人权和民主协会、及华盛顿美国议会大楼中的自由之家这些组织所举办的会议;将达赖·喇嘛称作“流亡中的西藏精神领袖”;报导为了抗议“中国政策”和“西藏流亡议会”而自焚的藏族人以及其他类似事件。事实上,库尔德工人党是一个把平民百姓作为目标的恐怖组织。库尔德运动并不意味着独立,它依赖于美国。在美国的帮助下,它通过“伊拉克模式”在伊拉克北部建立了事实上的库尔德国。

  • 西方左翼学者看资本主义

    西方左翼学者看资本主义

    这些西方左翼思想家对当今资本主义社会中所存在的种种弊端的分析,实际上也就是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批判。正因为他们能够把所有这些弊病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联系在一起进行分析和批判,从而使这种分析和批判显示出一定的深刻性。他们的分析和批判使我们透过资本主义社会中那些表面看来是零碎的、偶然发生的、局部的种种弊端,洞察到资本主义深层的、必然的、系统性的、全面的、本质性的危机。

  • 法国总统大选左翼党竞选人梅朗雄:达赖应该在寺庙而不是政坛

    法国总统大选左翼党竞选人梅朗雄:达赖应该在寺庙而不是政坛

    梅朗雄:我并没有参加达赖喇嘛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的演讲。我认为宗教与议会政治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教皇来了,我会尊重他的出现,但只能是在教堂里。同样,达赖喇嘛也应该出现在寺庙里,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欧洲议会里。我不会把政治和宗教混为一谈,达赖喇嘛作为政治领袖的诉求是没有道理的。

  • 脱欧前后,英国左翼做了什么?

    脱欧前后,英国左翼做了什么?

    在英国左翼内部,从脱欧公投开始之前就辩论不休,到底是留欧、脱欧还是都不要。左翼当中有支持脱欧的“左翼脱欧派”,也有把移民工人权益摆在第一位的“留欧派”。面对公投的结果,左翼的反应也大相径庭。但是面对公投后甚嚣尘上的种族主义和政局变动,英国的左翼团体依然声明我们需要团结一致、斗争到底。

  • 政治与足球:左翼足球兴衰史

    政治与足球:左翼足球兴衰史

    自从足球这项运动诞生以来,有关足球与政治的关系的争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毫无疑问的是这种争论也会一直继续到海枯石烂。有些人认为足球应该和政治划清界限,井水不犯河水,离得越远越好;但是还有一些人看到了足球乃至整个体育范畴的能量,这种能量能够改变政治版图,能够揭露出社会潜在的问题,然后给那些边缘人民发出呐喊的机会。

  • 十字路口的拉丁美洲左翼

    十字路口的拉丁美洲左翼

    巴西奥运会行将到来之际,国内却政治动荡到将总统弹劾至停职。不仅巴西,整个拉丁美洲,左翼政权纷纷遭遇危机。本文分析了这种普遍危机的原因,作者相信,有着丰富反新自由主义斗争经验的拉美工农会再次站出来,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 激进左翼崛起--法国版“占领华尔街”的社会背景

    激进左翼崛起--法国版“占领华尔街”的社会背景

    自2011年9月美国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引发世界性反响后,这一模式开始向欧洲蔓延。从3月31日至今,法国巴黎的共和广场也兴起了“不眠夜”运动,希望也能发展成为一场类似“占领华尔街”的革命,抵制政府刚刚颁布的《劳动法》。最新消息显示,多加工会组织决定在4月28日进行下一轮抗议活动,这将是一个月内第六次抗议活动。

  • 巴西左翼政权的终结

    巴西左翼政权的终结

    安德森感叹,随着巴西左翼政权的落幕,一个政治周期结束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这片大陆既产生了反抗新自由主义的社会运动,也产生了相应的左翼政权。但现在,这些左翼政权一个接一个走向了终结。2008年以来,社会反抗层出不穷,然而却未能产生建筑其上的左翼政权。巴西左翼政权终结了,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还没有真正的接力者。

  • 玻利维亚公投结果折射拉美左翼式微境遇

    玻利维亚公投结果折射拉美左翼式微境遇

    除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左翼受挫外,同属拉美左翼的秘鲁和巴西,情况也值得关注。秘鲁今年4月将举行总统选举,右翼政党很有可能重掌政权;而巴西在经济和政治两方面都遇到难题,总统罗塞夫支持率已经跌至个位数。

  • 警惕某些人伪装成左翼摧毁国有经济

    警惕某些人伪装成左翼摧毁国有经济

    要判断某些人的言论到底姓「资」还是姓「社」,不是看他们那些肤浅造作的、引人发笑的叶公好龙式的伪装而是看他们对于政治经济问题的根本立场。

  • 厄瓜多尔:褪色的粉红革命,酝酿中的新左翼运动

    厄瓜多尔:褪色的粉红革命,酝酿中的新左翼运动

    自从2013年查维兹病逝、2015年美国与古巴外交关係破冰以来,这一波「向左转」的风潮明显走衰,去年(2015)年12月,委内瑞拉、阿根廷相继举行国会大选,结果都由反对派胜出,更让许多观察家一致断言粉红浪潮已然煺去。这篇综合编译报导,扼要地呈现了科雷亚所面临的左右夹杀,以及背后所反映拉美左翼政权当前一一身陷的严峻挑战。

  • 徐世澄:拉美左翼政权面临严峻挑战

    徐世澄:拉美左翼政权面临严峻挑战

    目前拉美国家的左翼政府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一是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二是党和政府内部腐败严重引起民众不满。三是国内保守势力和反对派的进攻。四是左翼政党和执政联盟各政党之间,左翼政党内部以及左翼政党与新社会运动之间存在分歧。五是美国明里暗里干涉拉美左翼国家的内政。

  • 拉美政坛左翼力量 正在步入下行通道

    拉美政坛左翼力量 正在步入下行通道

    如果“胜利阵线”丢失江山,这对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等南美国家的左翼运动来说将是一记沉重的打击。从现况来看,拉美政坛左翼力量正在步入下行通道。

  • 华尔街及中情局会资助什么样的“左翼”媒体?

    华尔街及中情局会资助什么样的“左翼”媒体?

    是否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原理、是否坚持剩余价值学说、是否坚持阶级斗争理论和人民民主专政、是否坚持毛泽东思想,将成为区分真假左翼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