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共为您搜索到125篇文章
  • 〔俄〕阿巴尔金:苏联经济的命运、矛盾及发展演变

    〔俄〕阿巴尔金:苏联经济的命运、矛盾及发展演变

    长期以来,苏联时期的经济发展始终没有得到足够客观的评价。尽管苏联经济发展走过不少弯路,但其辉煌成就无可置疑;尽管计划经济缺乏激励和创新,人民为优先发展重工业付出了沉重代价,但保障了国家在艰苦卓绝的战争中取得胜利。二战结束后,苏联曾多次尝试经济体制改革,却长期受到冷战的牵制,以至于屡次错失改革良机。后来经济严重停滞,社会矛盾尖锐,苏联不得不下决心进行大力度改革。但是,经济上的困境被一些思想已经“西化”的政治家利用,他们急于推行私有化,从而使改革偏离了正确方向,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事实上,苏联经济的根本问题不完全在计划或市场,而在于能否建立一个发达的公民社会及其相应的制度体系。这是一个惨痛教训,值得当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引以为鉴。

  • 阿南:吴市场?不,不,是货真价实的吴私有!

    阿南:吴市场?不,不,是货真价实的吴私有!

    吴先生说的完美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包括国有经济在内的公有制经济完全退出资源配置过程,把公有制经济这个社会主义的“核心或基础”斩草除根,彻底私有化!

  • 鹿野:为什么《流浪地球》打不开美国市场?

    鹿野:为什么《流浪地球》打不开美国市场?

    不只是中国一国,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电影方面打开过美国市场。以2017年为例,进口电影只占了北美电影票房的3%,包括合拍电影在内的本土电影则占了票房比重的97%。《流浪地球》为代表的中国电影打不开美国市场,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却可以长期占据中国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主要原因并不是两国电影水平的差距,而是两国发行政策与舆论宣传的不同。美国只让进口电影在极少数场馆放映,主流媒体也几乎不进行宣传,中国却容许好莱坞电影在各大场馆普遍放映,某些主流媒体也全力吹捧,自然就会导致这种惊人的逆差了。

  •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当共享经济的交易起点和终点都不是占有,而是使用和收益时,对于公有资本,是合乎逻辑的效益回归,对于私有资本,是一种贪婪后的自我挽救。总之,是一种社会化生产力的扩张,是对私有桎梏符合价值规律的扫荡。

  • 朱富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何如此迷恋市场

    朱富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何如此迷恋市场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极力推崇自由市场机制,其中,新古典经济学构建了逻辑化的市场来为市场出清辩护,奥地利学派则将自由市场与企业家才能发挥结合在一起,而这成为当前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主要理论基础。然而,奥地利学派的分析逻辑却存在严重局限:(1)在市场主体的“异质”内涵的设定上,仅仅关注自然性差异,而忽视了更为重要的社会性差异;(2)在市场主体的行为逻辑的理解上,将自然性差异嵌入在理性分析框架中,从而忽视了社会性差异带来的权力因素对理性的侵蚀;(3)在企业家精神的内涵认知上,主要从警觉性而非创造性来定义企业家精神,进而就理想化了市场机制的协调作用和企业家的逐利行为;(4)在社会大众的能力认知上,承袭了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分析框架,从而忽视了有限理性的市场主体往往会被错误的信息以及强烈的诱惑所误导;(5)在分析思维和范式上,克服了新古典经济学根基于科学主义认知观的科学不思,却又陷入了根植于神秘主义认知观的科学不思。

  • 市场经济已经有了,现在需要解决社会主义的问题

    市场经济已经有了,现在需要解决社会主义的问题

    我国近年来也出现了严重的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现象。为什么会出现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现象?根本原因是分配机制问题。我们常说,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可实际上,“按劳分配”虽然在参与社会总收入分配的人数上是“主体”,但“按资分配”却在分配的金额上成了“主体”,也就是说“大多数人分了较少的钱,而少数人分了较多的钱”。其结果就是资本收益增长快于劳动收入增长,致使劳动者群体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持续下降,穷富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

  • 美国绞杀华为5G遵循哪门子市场规律

    美国绞杀华为5G遵循哪门子市场规律

    特朗普判定亲美的新自由主义势力,已相当程度影响与主导了中国的政治经济秩序,美国对中国采取极限施压打击方法,中国会最终向美国妥协投降,割让巨额国家核心利益。为此,对华为连下“黑手”。1.给华为扣“屎盆子”。2.拉帮结伙遏制华为。3.公然实施跨国绑架。试问:鼓吹“市场万能”的公知精英,咋都一声不吭?从发动“鸦片战争”到搞贸易制裁,帝国主义的本性不是破坏市场经济规律?斯坦福大学一位博士发帖:“孟晚舟这件事情最大的意义,应该是给中国精英阶层的一次警醒。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一个秩序井然理性正义之地,国与国之间薄薄的一层文明下面都是弱肉强食。”

  • 贾根良: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

    贾根良: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

    马祖卡托的著作雄辩地说明,美国是一个在创新领域中政府干预最多的国家,正是国家而非私人风险资本才是技术创新的真正开拓者,美国政府并非只是一个局限于纠正市场失灵的“有限政府”。在对西方经济学的市场失灵理论进行批判性分析的基础上,马祖卡托从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传统出发,针对产业政策或国家在经济发展中如何发挥作用的问题,提出了一种新的研究纲领:首先,国家可以在生产和创新中发挥企业家、风险承担者和市场创造者的“企业家型国家”的重要作用。其次,国家可以像投资人那样,通过下注于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挑选赢家。最后,通过新的制度改革解决技术创新中“风险社会化而收益私人化”的机制失调问题,探索一种替代新自由主义的社会积累体制。美国“企业家型国家”的真相再次证明了我们在多年前就已经提出的经济政策制定的格言:“按美国所做的去做而非按美国所说的去做”,但在我国,“企业家型国家”只有建立在新李斯特经济学的国家致富新原则之上,才能取得成功。

  • 西方发明“用技术换市场”,指责中国实在荒谬

    西方发明“用技术换市场”,指责中国实在荒谬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发表言论,称美国要优先发展与相同价值观的国家间关系。事实上,只要他坚持“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政策,美国的价值观就和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价值观大相径庭。美国宣扬的美国利益至上的价值立场,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遵从的多边合作,包容共存的理念截然不同。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世界上没有与美国价值观相同的国家。美国只能是个“独立(独自而立)”“孤芳自赏”的国家。中国政府发布了有关中美贸易争端的“白皮书”。在这个文件中,中国政府以翔实的数据和事实向世人公布了中美两国贸易关系的复杂性和重要性。贸易纠纷只能用贸易手段来解决,而不能把贸易问题意识形态化,更不能政治化。这样会把中美两国关系引向危险的境地,对中美的未来发展和世界经济发展均会产生严重影响。

  • 政府与市场的“互荣共融”: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

    政府与市场的“互荣共融”: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影响市场经济国家经济发展绩效的关键。经济自由主义与国家干预主义由于存在政府与市场的“二分法”、注重静态配置效率以及忽视市场经济和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多样性等局限,难以准确定位和解释现实世界政府与市场的作用及其演进。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发展目标,坚持政府与市场共进共生、积极渐进的演变方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第三条道路”。“中国经验”表明,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能否取得良好的经济发展绩效,关键在于能否在目标选择、生产组织、技术创新、制度变迁以及规制调节等方面形成政府与市场之间互融共荣的新型关系。

  • 黄树东:美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真相

    黄树东:美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真相

    把美国的成功归结为政府无所作为,甚至有的学者用《国富论》来解释美国的经济成功,是对美国经济发展历史一无所知的表现。美国搞的是市场经济,但是美国的成功首先不是市场经济的成功,美国的经济奇迹首先不是市场奇迹,恰恰相反,美国的成功是对《国富论》说“不”的成功,是“美国学派”的成功。

  • 钮文新:“中国市场预期管理”很欠技巧

    钮文新:“中国市场预期管理”很欠技巧

    针对市场预期管理,很多人认为“只说好,不说歹”就能强化信心,这样的做法往往会给人以掩耳盗铃的印象,不利于市场建立的信心。那怎么办?既然“歹”明摆着,就不能回避,而重要的是给出解决方案。只要有了解决方案,只要让投资者看到“未来不可能更坏”,并意识到“现在就是市场最坏的情况”,那市场立即“见底”。

  • 关于成立“中国资本市场上市企业稳定基金”建议

    关于成立“中国资本市场上市企业稳定基金”建议

    成立“资本市场政府稳定基金”,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锁定公司股票的合理价值,防止个股无底线暴跌;有利于保护各个产业中的上市龙头企业,免遭恶意做空,免遭控制权丢失;有利于保护银行和券商的股票抵押物安全;有利于保护广大投资人的财产安全。百姓的证券投资来自于储蓄。保护上市公司就是保护社会生产力,保护百姓投资就是保护居民储蓄。

  • 黄树东:中国绝非全球化天然受益者

    黄树东:中国绝非全球化天然受益者

    中国既需要全球化,也需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中国是认识到了全球化的弱点的。中国的2025战略产业规划,其实就是强调要独立自主,就是决定了在这些关键的产业里面,我们不能简单依赖现有的全球价值链。我们要改变和超越现有价值链。如果完全相信全球资源的市场配置,我们就不需要2025战略规划了。在国际形势错综复杂的今天,控制好全球化的风险,我们就能更好地运用全球化。

  • 与吴敬琏商榷——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正走向穷途末路

    与吴敬琏商榷——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正走向穷途末路

    全球经济的对比表现说明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已近穷途末路。在下一轮改革关键时刻,曾对市场经济发展功不可没的吴敬琏,由于所坚持理论和治学的片面性,走过头了,最近终于借助弗里德曼88年荒诞的游说抛出国有企业彻底私有化的杀手锏。然而,这毕竟是“图穷匕首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会按照彻底私有化的幻想前进。如果万一彻底私有化了,中国就不是社会主义了。然而“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中国面临的将不是所谓的改革,而可能是人民再一次革命了。

  • 王今朝:打破西方政府与市场两分法的理论误区

    王今朝:打破西方政府与市场两分法的理论误区

    至少早在20世纪90年代,政府与市场的两分法就在中国经济学界流行。表面上看,这种两分法是有道理的。在西方经济思想的派系斗争中,以重商主义、凯恩斯主义为代表的经济理论主张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而以亚当·斯密、李嘉图、哈耶克、弗里德曼为代表的新旧学者则主张或似乎主张让市场起主导作用。正是在这两大流派的交锋中,西方政府与市场的两分法形成了。这种西方的两分法形成传入中国,也被中国许多学者接受了。然而,南橘北枳,在西方政府与市场的两分法构成西方两大经济学流派在经济理论上的对立,在中国,却毋庸接受这两种对立。西方上述两大流派尽管在理论主张上对立,但都统一于对资本主义的维护之中。西方上述两大流派在理论上的这种对立统一用于中国,就会对中国具有摧毁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