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共为您搜索到130篇文章
  •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简新华:新结构经济学之我见

    新结构经济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结构经济学只是研究和强调经济结构问题、用结构理论解释一切的片面性。但是,经济发展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除了结构方面的发展战略选择、经济运行方面的市场和政府选择这两大关键因素之外,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因素——以所有制和分配方式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基本经济制度,而且经济发展方式、经济运行机制或者说资源配置方式也是受基本经济制度制约的,因此新结构经济学无论是对经济发展的一般原理研究,还是对中国经济发展实际的分析,还必须进一步深入到基本经济制度的分析研究。

  • 赵磊:“伪均衡“批判

    赵磊:“伪均衡“批判

    市场经济能否自动实现均衡的关键,在于供求失衡之后的经济波动是“正反馈”还是“负反馈”。历史证明,市场经济走向“正反馈”的趋势,乃是资本主义的常态。经济危机的结果,就是通过“暴力去产能”使得失衡的市场供求被强制性地恢复均衡。离开“暴力”和“强制”的经济危机来谈“市场均衡”,只能是“伪均衡”。晚近以来,虽然“市场均衡”理论已经为很多学者所证伪,但这些证伪工作大多并没有对“市场均衡”的基本逻辑提出反思。在本文中,笔者运用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所导致的“有购买力的消费不足”理论,对市场经济的“伪均衡”做出批判性的分析。最后,笔者进一步讨论了“矛盾分析”与“均衡分析”的区别: 二者的区别不仅在于对矛盾状态的定位不同,还在于二者的逻辑不同。换言之,“矛盾分析”是“辩证逻辑”的展开,而“均衡分析”则局限在“形式逻辑”里面兜圈子。

  • 美国拒绝中国移动进入美国市场值得深思

    美国拒绝中国移动进入美国市场值得深思

    在中国很多城市都可以见到沃尔玛(Wal-Mart)、凯马特(Kmart)、好市多(Costco)等美国连锁企业(超市),可谁在美国看到过中国的连锁企业?这当然不是因为企业的商品质量问题,而是美国对外资进入的保护。所以,在美国很难见到外资连锁企业。如果有人愿意梳理还可以发现不少这样的例子。可见,美国禁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以“国家安全风险”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这次美国拒绝中国移动进入美国市场有不少值得我们深思的地方。

  • 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曲折历程

    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曲折历程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改革开放的历程不是一帆风顺的,存在着理论和实践中的不断探讨和不同意见的争鸣。邓小平为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起了最终决定性作用,但他的有关理论思想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中央关于市场取向改革的目标模式,也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庆祝改革开放取得的重大成就,既要总结成功的经验,这是主要方面,也应总结改革中出现过的某些缺失,这样可全面总结改革开放的得失是非,有利于更好地前进。

  • 张云东: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与政策选择

    张云东: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与政策选择

    扩大对外开放是中央既定的战略决策,吸引外商投资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我认为吸引外资还是应该以直接投资为主,直接投资可以与实体经济直接对接,利大于弊。债券、股票,特别是金融衍生品投资弊大于利。

  • 〔俄〕阿巴尔金:苏联经济的命运、矛盾及发展演变

    〔俄〕阿巴尔金:苏联经济的命运、矛盾及发展演变

    长期以来,苏联时期的经济发展始终没有得到足够客观的评价。尽管苏联经济发展走过不少弯路,但其辉煌成就无可置疑;尽管计划经济缺乏激励和创新,人民为优先发展重工业付出了沉重代价,但保障了国家在艰苦卓绝的战争中取得胜利。二战结束后,苏联曾多次尝试经济体制改革,却长期受到冷战的牵制,以至于屡次错失改革良机。后来经济严重停滞,社会矛盾尖锐,苏联不得不下决心进行大力度改革。但是,经济上的困境被一些思想已经“西化”的政治家利用,他们急于推行私有化,从而使改革偏离了正确方向,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事实上,苏联经济的根本问题不完全在计划或市场,而在于能否建立一个发达的公民社会及其相应的制度体系。这是一个惨痛教训,值得当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引以为鉴。

  • 阿南:吴市场?不,不,是货真价实的吴私有!

    阿南:吴市场?不,不,是货真价实的吴私有!

    吴先生说的完美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包括国有经济在内的公有制经济完全退出资源配置过程,把公有制经济这个社会主义的“核心或基础”斩草除根,彻底私有化!

  • 鹿野:为什么《流浪地球》打不开美国市场?

    鹿野:为什么《流浪地球》打不开美国市场?

    不只是中国一国,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电影方面打开过美国市场。以2017年为例,进口电影只占了北美电影票房的3%,包括合拍电影在内的本土电影则占了票房比重的97%。《流浪地球》为代表的中国电影打不开美国市场,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却可以长期占据中国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主要原因并不是两国电影水平的差距,而是两国发行政策与舆论宣传的不同。美国只让进口电影在极少数场馆放映,主流媒体也几乎不进行宣传,中国却容许好莱坞电影在各大场馆普遍放映,某些主流媒体也全力吹捧,自然就会导致这种惊人的逆差了。

  •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当共享经济的交易起点和终点都不是占有,而是使用和收益时,对于公有资本,是合乎逻辑的效益回归,对于私有资本,是一种贪婪后的自我挽救。总之,是一种社会化生产力的扩张,是对私有桎梏符合价值规律的扫荡。

  • 朱富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何如此迷恋市场

    朱富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何如此迷恋市场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极力推崇自由市场机制,其中,新古典经济学构建了逻辑化的市场来为市场出清辩护,奥地利学派则将自由市场与企业家才能发挥结合在一起,而这成为当前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主要理论基础。然而,奥地利学派的分析逻辑却存在严重局限:(1)在市场主体的“异质”内涵的设定上,仅仅关注自然性差异,而忽视了更为重要的社会性差异;(2)在市场主体的行为逻辑的理解上,将自然性差异嵌入在理性分析框架中,从而忽视了社会性差异带来的权力因素对理性的侵蚀;(3)在企业家精神的内涵认知上,主要从警觉性而非创造性来定义企业家精神,进而就理想化了市场机制的协调作用和企业家的逐利行为;(4)在社会大众的能力认知上,承袭了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分析框架,从而忽视了有限理性的市场主体往往会被错误的信息以及强烈的诱惑所误导;(5)在分析思维和范式上,克服了新古典经济学根基于科学主义认知观的科学不思,却又陷入了根植于神秘主义认知观的科学不思。

  • 市场经济已经有了,现在需要解决社会主义的问题

    市场经济已经有了,现在需要解决社会主义的问题

    我国近年来也出现了严重的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现象。为什么会出现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现象?根本原因是分配机制问题。我们常说,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可实际上,“按劳分配”虽然在参与社会总收入分配的人数上是“主体”,但“按资分配”却在分配的金额上成了“主体”,也就是说“大多数人分了较少的钱,而少数人分了较多的钱”。其结果就是资本收益增长快于劳动收入增长,致使劳动者群体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占比持续下降,穷富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

  • 美国绞杀华为5G遵循哪门子市场规律

    美国绞杀华为5G遵循哪门子市场规律

    特朗普判定亲美的新自由主义势力,已相当程度影响与主导了中国的政治经济秩序,美国对中国采取极限施压打击方法,中国会最终向美国妥协投降,割让巨额国家核心利益。为此,对华为连下“黑手”。1.给华为扣“屎盆子”。2.拉帮结伙遏制华为。3.公然实施跨国绑架。试问:鼓吹“市场万能”的公知精英,咋都一声不吭?从发动“鸦片战争”到搞贸易制裁,帝国主义的本性不是破坏市场经济规律?斯坦福大学一位博士发帖:“孟晚舟这件事情最大的意义,应该是给中国精英阶层的一次警醒。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一个秩序井然理性正义之地,国与国之间薄薄的一层文明下面都是弱肉强食。”

  • 贾根良: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

    贾根良: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

    马祖卡托的著作雄辩地说明,美国是一个在创新领域中政府干预最多的国家,正是国家而非私人风险资本才是技术创新的真正开拓者,美国政府并非只是一个局限于纠正市场失灵的“有限政府”。在对西方经济学的市场失灵理论进行批判性分析的基础上,马祖卡托从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传统出发,针对产业政策或国家在经济发展中如何发挥作用的问题,提出了一种新的研究纲领:首先,国家可以在生产和创新中发挥企业家、风险承担者和市场创造者的“企业家型国家”的重要作用。其次,国家可以像投资人那样,通过下注于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挑选赢家。最后,通过新的制度改革解决技术创新中“风险社会化而收益私人化”的机制失调问题,探索一种替代新自由主义的社会积累体制。美国“企业家型国家”的真相再次证明了我们在多年前就已经提出的经济政策制定的格言:“按美国所做的去做而非按美国所说的去做”,但在我国,“企业家型国家”只有建立在新李斯特经济学的国家致富新原则之上,才能取得成功。

  • 西方发明“用技术换市场”,指责中国实在荒谬

    西方发明“用技术换市场”,指责中国实在荒谬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发表言论,称美国要优先发展与相同价值观的国家间关系。事实上,只要他坚持“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政策,美国的价值观就和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价值观大相径庭。美国宣扬的美国利益至上的价值立场,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遵从的多边合作,包容共存的理念截然不同。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世界上没有与美国价值观相同的国家。美国只能是个“独立(独自而立)”“孤芳自赏”的国家。中国政府发布了有关中美贸易争端的“白皮书”。在这个文件中,中国政府以翔实的数据和事实向世人公布了中美两国贸易关系的复杂性和重要性。贸易纠纷只能用贸易手段来解决,而不能把贸易问题意识形态化,更不能政治化。这样会把中美两国关系引向危险的境地,对中美的未来发展和世界经济发展均会产生严重影响。

  • 政府与市场的“互荣共融”: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

    政府与市场的“互荣共融”:经济发展的中国经验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影响市场经济国家经济发展绩效的关键。经济自由主义与国家干预主义由于存在政府与市场的“二分法”、注重静态配置效率以及忽视市场经济和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多样性等局限,难以准确定位和解释现实世界政府与市场的作用及其演进。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发展目标,坚持政府与市场共进共生、积极渐进的演变方式,走出了一条自己的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第三条道路”。“中国经验”表明,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能否取得良好的经济发展绩效,关键在于能否在目标选择、生产组织、技术创新、制度变迁以及规制调节等方面形成政府与市场之间互融共荣的新型关系。

  • 黄树东:美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真相

    黄树东:美国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真相

    把美国的成功归结为政府无所作为,甚至有的学者用《国富论》来解释美国的经济成功,是对美国经济发展历史一无所知的表现。美国搞的是市场经济,但是美国的成功首先不是市场经济的成功,美国的经济奇迹首先不是市场奇迹,恰恰相反,美国的成功是对《国富论》说“不”的成功,是“美国学派”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