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共为您搜索到71篇文章
  • 假如“死磕派”遇上美国警察

    假如“死磕派”遇上美国警察

    前段时间律师界出现了某些引起国内舆论广泛争议的现象,主要是少数“维权律师”出于不同目的热衷做律师不该做的事,充当“异见领袖”,把一些普通案件搞成公共舆论事件,宣扬对抗,煽动“死磕”,产生了负面影响。但是人强烈的好奇心让人们不得不猜想,假如“死磕派”把他们那一套用于美国警察身上,或者美国警察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遇到“死磕派”的胡搅蛮缠,会发生什么呢?

  • “死磕派”律师已经成为笑柄

    “死磕派”律师已经成为笑柄

    “死磕派”律师,一个曾经对于督促司法机关严格实施法律,依法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发挥积极作用的群体,最终沦为使用各种下三烂手段以达到政治目的的犯罪团伙,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被民众称之为“法痞”——即懂法律的流氓的意思。可见“死磕”若是从死磕案件,死磕程序,发展到死磕法律,死磕体制,成了“司法政治家”,就只能走向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

  • 警惕个别律师成为颜色革命的马前卒

    警惕个别律师成为颜色革命的马前卒

    律师作为法律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进法治建设的重要力量。因此,作为保护人们合法权益不被侵害、抗衡公权力不被滥用的、守护社会公平正义和道德良知的重要角色,在引导公民思想、信仰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一部分“死磕律师”,他们以舆论场为舞台,通过签名造势、煽动围观、聚集施压,破坏现行体制,触犯法律底线。通过妖魔化政府、警察、法院等等,把个案打造成舆论危机。

  • 西方为什么热衷庇护犯案“死磕律师”?

    西方为什么热衷庇护犯案“死磕律师”?

    西方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太“剑走偏锋”了,他们出手庇护的人,几乎清一色都是中国政治体制的对抗者,以及中国法律秩序的挑战者。对周世锋等人涉嫌犯罪的依法审理则在国内舆论场上帮助实现了一次厘清,它在客观上回应了西方舆论的挑衅。

  • 评雷洋案:陈有西等律师急急忙忙下结论耐人寻味

    评雷洋案:陈有西等律师急急忙忙下结论耐人寻味

    对有疑问的案件,公众质疑是必须的,而且是有利于中国的法治的,但是这其中某些媒体和律师却直接发表了结论性的语言: "被警察打死 " "栽赃抹黑 " "排除猝死 "警方 "统一证词,掩盖真相 "等等,须知即使三位便衣警察真的涉嫌犯罪, "疑罪从无 "的法律原则同样适用于他们,调查结果和法庭判决出来之前,谁都无权给别人定罪.这些人急于为此事定性,显然有着与公众不同的意图--就是 "打‘打嫖’ "--即打击 "扫黄 ".

  • 律师在舆情事件中的定位该怎样?

    律师在舆情事件中的定位该怎样?

    律师对于法治进程的推动,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但在一些舆情事件中,个别律师往往扮演着与身份不相符合的角色,他们借助舆论进行死磕和碰瓷,放弃法律途径,仅仅以舆论炒作来为自身提高价码,这对于法治建设不仅没有帮助作用,反而会形成阻力,变成破坏,对于司法进程则是一种严重的阻碍。

  • 警惕!

    警惕!"十大维权律师"也有假!教你如何识别“黑律师”!

    “黑律师”往往称自己可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或者“薄利多销,以量取胜”,很容易博得一些经济条件差、法律水平不高的当事人信任。有些“黑律师”无固定居所或只有临时住所打“游击战”,收取代理费后,或敷衍了事,或一走了之。

  • 斯诺登律师:斯诺登不打算在近期内离开俄罗斯

    斯诺登律师:斯诺登不打算在近期内离开俄罗斯

    库切列纳称,斯诺登在俄罗斯,他“一切都很好”。库切列纳还就媒体提问的斯诺登是否会在近期离俄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 维基解密曝韩国情院曾监控一名律师电脑 韩否认

    维基解密曝韩国情院曾监控一名律师电脑 韩否认

    据韩联社报道,近日,维基解密网站曝光的邮件显示,韩国情报机构曾通过意大利黑客公司Hacking Team入侵韩国一名律师的电脑。对此,韩国国家情报院否认。

  • 不能让少数律师成脱缰野马

    不能让少数律师成脱缰野马

    严厉打击违法律师的执法行为从一定程度上清洁了律师行业,消除了一批害群之马。

  • 美国真相:法治还是律师治?

    美国真相:法治还是律师治?

    美国从总统到老百姓,干什么事情是否合法,都要咨询律师。别看奥巴马克林顿都是律师出身,总统决定什么事情,都要法律顾问把关。这叫rule of lawyer。大家不是按照法律来办事,因为大家都不懂法律,法律是有的,谁都可以看,就是谁也不敢说自己看懂了,一定要律师说可以才可以。

  • 陈有西律师不该为造势而背德

    陈有西律师不该为造势而背德

    律师要做的是给委托人做轻罪或无罪辩护,而不是要扭转王林的公共形象。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说话,为了打赢官司或自我炒作而“不择手段”,即使最终赢了官司也会输了道义。

  • 死磕派律师认罪忏悔

    死磕派律师认罪忏悔

    “我认罪,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犯罪嫌疑人、北京市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认罪忏悔。


  • 为被抓律师辩护的人,思维上犯了什么错误

    为被抓律师辩护的人,思维上犯了什么错误

    为律师辩护的一些法律人,在思维上犯了把“律师”本质主义化了的错误。所谓本质主义,就是认为某一事物必然与某种特定的恒定不变的本质相连的观念。这样的思维方式并非都是错的,关键要看如何运用,将本质主义运用于对七星瓢虫的认识,是没问题的,用于认识律师,并把律师跟法治直接挂钩,就大错特错了。

  • 维基解密曝韩国情院曾监控一名律师电脑 韩否认

    维基解密曝韩国情院曾监控一名律师电脑 韩否认

    据韩联社报道,近日,维基解密网站曝光的邮件显示,韩国情报机构曾通过意大利黑客公司Hacking Team入侵韩国一名律师的电脑。对此,韩国国家情报院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