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形态斗争共为您搜索到39篇文章
  • “洗脑”之辨:到底谁在洗脑?

    “洗脑”之辨:到底谁在洗脑?

    在改革开放之后,不少旧的观念沉渣泛起,西方资产阶级的东西打着所谓现代、科学的旗号进入中国。其实,这些资产阶级的观念,并没有多少新东西,无非是说资本主义是好的,资产阶级的那一套也是好的,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学科理论都是科学的。这无疑是在对中国人洗脑,特别是对广大青年学生与一些年幼无知的知识分子,还是颇有一些效果的。在整个八十年代,相当一些被洗脑的青年学生与知识分子,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脑子里也中了这样的毒害。

  • 真相:这些行为意味着何种网舆专政?!

    真相:这些行为意味着何种网舆专政?!

    实践证明,落实网络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加强阵地建设和管理的根本问题是网权力问题。例如百度贴吧的朝鲜吧,表面上高悬《【吧务公告】关于加大力度整改朝鲜吧贴吧氛围的通知》,实际上吧主却依仗手中网权力一手遮天,反其道而行之。有人在百度贴吧得意洋洋地说出反话:“这就叫无产阶级钻政……共产主易的人治。”此话真是不打自招,它提醒网权力问题已到必须彻底解决的时候了,我们必须警惕某些人实行反社会主义的网络舆论专政。

  • 梁孝:坚定文化自信,走出西方意识形态的思想陷阱

    梁孝:坚定文化自信,走出西方意识形态的思想陷阱

    正因为社会科学的普遍性受到制度和文化的制约,西方社会科学在其他国家频频“失灵”。如果不能坚定文化自信,忽视本土的经验和智慧,把西方社会科学视为普遍适用的科学,就会跌入西方社会科学抽象的“普遍性”的思想陷阱。

  • 中国的媒体莫要充当美日喉舌,抹黑我们自己的历史

    中国的媒体莫要充当美日喉舌,抹黑我们自己的历史

    在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国际影响力日渐增强的今天,我们一些媒体从业人员,尤其是从事国际传播事业的媒体从业人员,缺乏甚至丧失国家意识,成为影响国际传播事业健康发展的一个障碍。学习外国语言,学习外国好的东西,不等于我们应该在思想上被他们同化,在意识形态上和国家体制上否定自己。提倡在国际传播中要重视国外受众的接受习惯和能力,也不等于我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接受那些含有意识形态倾向的语言。

  • 普京签署外国代理人法案,不仅仅是媒体战升级

    普京签署外国代理人法案,不仅仅是媒体战升级

    通过俄罗斯普京总统签署的这项法案,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分析如下:首先,这是美俄媒体战的进一步升级,这是毋庸置疑的。其次,美俄媒体战背后,是美俄国家关系进一步博弈加剧的真实写照。再次,媒体战背后,是舆论战,外交战,国家意识形态的战斗和博弈。最后,法案的签署和国家博弈的本质是“和平YB”和“颜色GM”。媒体战,舆论战,其实都是意识形态斗争的表面形式。俄罗斯和普京已经用自己曾经的祖国苏联自身崩溃的遭遇切身体会了一把。看到美俄斗法,我们就要想想自己。中国崛起和民族复兴的进程中,我们面临的最大的困难之一,毫无疑问就是意识形态的斗争。

  • 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还是立场和利益问题?

    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还是立场和利益问题?

    中国的问题,中国人当然自己很清楚。尽管有所谓信息不对称的现象,但不等于群众对于中国存在的问题就没有深入的了解。在十八大之前,可能许多贪官犯罪的事实细节并不为公众所详知,但广大群众同样对那时的腐败及其严重性深恶痛绝。按照这段文字作者的观点来看,群众不是很容易愚弄的吗?那群众是不是就对官员的腐败无感呢?显然不是这样的情况。那时无论是普通党员,还是更多的普通群众,才真是对国家存在的危险感到焦虑。

  • 十九大报告的几个引人注目之处

    十九大报告的几个引人注目之处

    19大报告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建设到意识形态与生态文明,从内政到外交都有着众多引人注目之处,在理论创新方面是多年来未有的。如果把1956年到1978年称之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上篇,1978年到2012年称之为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篇,那么十八大以来可以说进入了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下篇。19大报告及其提出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堪称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于这一下篇文章的全面回答。

  • 北大院长的屁股为何坐在美国一边?

    北大院长的屁股为何坐在美国一边?

    今天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知名学者普遍亲西方,其实道理非常简单。主要是因为80年代以来中国学者的评审机制就是以西方为标准的。在这种氛围之下,不但导致中国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学术刊物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版面费,更大的问题是导致中国的整个学术圈子成为西方反共反华宣传机器的附庸。

  • 冷战、胁迫之术与作为意识形态的现代化

    冷战、胁迫之术与作为意识形态的现代化

    2017年6月25日,“传播与文化权利学术研讨会2017暨批判传播学年会”在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举办。上午论坛的主题是“冷战、胁迫之术与作为意识形态的现代化”,《胁迫之术》一书的三位译者作为为引言嘉宾,分别从各自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心得。

  • 刘祖禹:去“意识形态化”是至为荒唐的

    刘祖禹:去“意识形态化”是至为荒唐的

    我们现在面临着历史虚无主义对我党发出的轮番进攻,持续搅乱我国政治生活。而“去意识形态化”和历史虚无主义从来都是搭档、联袂,同台演出的。今年我们见证了理论学术领域去意识形态化的种种表现,近期还见识到《软埋》这一为地主阶级喝彩,翻土改的案,深挖我党执政和合法性墙脚的小说,被一些大肆吹捧。识者对这一文艺界的丑恶表演称之为中国文艺界的一次颜色革命的彩排。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 儿童节:“语文教科书修订”让人步步惊心

    儿童节:“语文教科书修订”让人步步惊心

    近年来中小学语文教材修订已在网络引发了多次争议。认真梳理相关信息后发现,各出版社的语文教材修订确实存在严重的导向问题。经过十多年的暗渡陈仓日积月累,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再不立即纠正就会发生“颠覆性的错误”了。

  • 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失衡现象及对策研究

    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失衡现象及对策研究

    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确立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主导地位,并整体保持和谐稳定的平衡状态,但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一些值得注意的失衡现象。正确认识这些现象的危害和实质,深入分析问题产生的根源,认真思考应对策略,对于主动做好新时期意识形态工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 与勒索病毒相比,这种网络病毒更需要防控!

    与勒索病毒相比,这种网络病毒更需要防控!

    互联网已经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在网络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谁掌握了网络,谁就抢占了意识形态斗争战场的制高点,谁就按住了信息时代国家安全和发展的命脉。

  • 郭松民:什么力量捧红了方方和《软埋》?(未删稿)

    郭松民:什么力量捧红了方方和《软埋》?(未删稿)

    “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掌握在反对共和国的人手中,这一画风是荒诞的,但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实际上,《软埋》发表在中国文学第一刊,批评《软埋》的文章只能在网络上自生自灭,这种格局本来已经说明了全部问题。

  • 渗透基层、争夺群众-当前意识形态斗争的国内特点与国际新动向

    渗透基层、争夺群众-当前意识形态斗争的国内特点与国际新动向

    随着我国改革的深入和社会矛盾凸显,意识形态工作面临的内外环境非常复杂,境外反动势力通过各种方式拉拢扶持异见分子,既有“文化精英”,也有“民间草根”,既有与我们斗争多年的“老对手”,也有近几年新露头的“新生代”,势力遍布教育、社科、法律、文化、经济、民族宗教等领域。